第七百四十六章 被问话的萧命

    ()

    萧命家

    难得回到地球的萧命在努力的逛了一天街购买了各种游戏和零食后,满足的回到了家。

    在萧命正在愉快的吃着薯片打游戏时,大门被有些粗暴的敲了起来。

    因为是新买不久的房子,再加上是黄金地段,周围的邻居基本上都是些大公司的老板,平时也都不怎么见面。所以与周围都不怎么熟,再加上还没有告诉亲戚搬到了这里,物业费也已经事先交好了,应该没有客人会来才对。

    在二楼自己的房间打游戏的萧命也只是这么想了一下,就继续将注意力集到了游戏上。

    正在做饭的母亲赶忙去开门。打开门后,门外站着的两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把母亲吓到了。而在两位西装男人的旁边,还站着位警察。并不是平时随处可见的保安,通过那摄人的眼神,母亲很确定这个人是平时专门负责抓犯人的那种刑警。

    “您好张女士。我们是税务局的。”最前面那位西装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递给了张女士。“关于您的儿子奖的奖金问题,我们希望能够带走您儿子进行一些问话,可以吗?”

    “我我我儿子那钱是他奖得到的。不是干非法的事(情qíng)得到的。”萧命的母亲算是普通的家庭主妇,突然见到政府的人一时间有些结巴了。但是还是为自己儿子说着(情qíng)。“警察兄弟,我儿子是做了啥事吗?”

    萧命站在二楼的栏杆处看着大门口的(情qíng)况,心里不(禁jìn)有些紧张。利用彩票奖这点是货真价实的。但是一方面是因为g组织有人是在私人办理的彩票心工作,另一方面,自己给了彩票心的人一些钱,并且奖金主要由自己提供,从而造成这种自己奖的状况。真的说起来的话,除了是自己花钱把自己的钱给自己这种比较蛋疼的事(情qíng)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税金的话,是在奖之后自动扣除的,那应该不存在税金问题。都是一个组织的人,再加上那些原本应该是自己奖的钱由自己出了,那么多出来的那些奖金就由那些彩票心的人自由支配了。这种好事应该不会让他们把我的事(情qíng)抖出来才对。

    那些人看来不是简单的过来问个话啊。

    “没什么问题。主要是资金的问题。”税务局的那个人笑道。“可以的话,请将张先生叫出来可以吗?”

    “不用了。我来了。”萧命慢慢从二楼的楼梯上下来。看着大门口那些人高马大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吴月在一起经历了不少事(情qíng)的缘故,看着面前这些人,萧命意外的没什么感觉。“有什么事吗?”

    “关于你奖金的问题。我们想要和你谈谈。”税务局的人将怀里的证件再次向着萧命展示着。

    看了下对方里的证件,萧命确定是刚才在二楼用查到的税务局的证件。是真正的税务局的人。沙赫。

    “那到底是有什么问题?税金的话,在得到奖金后应该是由彩票站自动扣除的。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自然是彩票站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才对。”萧命说道。

    “你的奖金有什么问题你自己清楚,非要我们挑明吗?”站在一旁的另一位西装男子淡淡的说道。

    “”萧命觉得有些不妙了。不(禁jìn)心里叹了口气。

    “儿啊。你这钱真的是彩票得到的吗?”母亲赶忙走到萧命旁边,抓着萧命的胳膊担心的问道。“是不是你干了什么错事?是的话那赶紧把钱交上去吧。”

    “放心吧。我的钱是干净的。不存在任何违法的问题。”萧命笑着摊开双。“我想主要的问题,应该是彩票站的那些人做了些什么。他们想要来询问一些(情qíng)况吧。是吧?”

    说到这里,萧命看向了一旁的税务局的人。

    “是的。张女士,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例行问一些问题罢了。”刚才拿出证件的人微笑着说道。“如果有什么问题,欢迎随时拨打我们局里的电话来询问(情qíng)况。”

    “在我家里谈不行吗?”张女士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不行。其涉及一些比较**的问题。”沙赫很直接的摇摇头。“放心吧。问完话就带萧命回来了。”

    “没关系妈妈。没啥事。”萧命也对着自己母亲微笑道。

    “那你自己小心点啊。”张女士担心的抓了抓自己儿子臂。

    “我知道了。”萧命点点头。跟着门外的五个人进入了停在房间外,带有警徽的面包车上。

    还好老爸现在还在工作,他那个暴脾气如果碰到了这件事,肯定会大吵大闹。那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

    萧命坐在面包车里,通过后视窗看着站在门外担心看着这边的母亲,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萧命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坐在车里看着窗外。除了开车的一位警察,其余四个人都坐在自己旁边,看着自己。

    “你似乎很冷静啊。”沙赫笑道。“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吗?”

    “那你倒是说说我做错了什么。了彩票没给你分红吗?”萧命无所谓的看着沙赫。

    “你刚才不是说彩票站的老板出事了吗?不觉得是这里有问题吗?”沙赫问道。

    “打住。咱们别兜圈子了。浪费时间。”萧命伸出无奈的说道。“你们是龙组,暗影或者谜影的人吧。有啥问题赶紧问吧。问完赶紧送我回去。真把我在外面关一整夜我爸回来非要闹到警察局不可。”

    “我还想更隐秘的说出来。”沙赫耸耸肩。指了指旁边穿着西装的那个男子。“不过可惜,我不是。这位是。”

    那个一直低着头的男子对着萧命点点头。“你好。我叫张山。龙组的。”

    “还真是。”萧命无奈的摇头。“要是真的找我有事咱能在白天的时候,提个礼物像是拜访一样到我家吗?这整的跟抓贪污官员一样,我妈现在估计都害怕的和我爸打电话了吧。”

    “毕竟你的资金原本就有问题。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出钱让自己奖的。”沙赫看着萧命。“把你带出来一方面是龙组找你有事,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

    切。还真把我供出来了啊。真是麻烦。

    “好吧好吧。我理亏。咱有事赶紧问。我肯定知无不言。”萧命无奈的说道。

    “那么第一个问题。”张山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和一个小本子。开始写着什么。“你是g的人吗?”

    上来就这么高难度啊。

    “你们都来抓我了还不确定吗?我是g的人。”萧命无奈的说道。

    “恩。第二个问题,你知道你们的首领的姓名,年龄,家庭状况和自(身shēn)资料吗?”张山点点头后再次问道。

    “我不知道啊。我们首领是一对双胞胎,我们一般都称为命大人和运大人。其余就不知道了。我们首领一向是见首不见尾的。而且据说他们经常更换居住的酒店和自(身shēn)的(身shēn)份证。好像连相貌都经常换,不知道是不是整容了。”萧命无奈的摇摇头。

    “那第个问题,你们有特定的聚集地点吗?”

    “没有。有什么任务一般都是首领把任务,时间,地点和人选发送到对象的。事成之后,奖金就会自动打到我们的卡里。”萧命说道。

    “没有集合地点。那你们是如何加入这个组织的?总要带你们到一个地方去办理一下续什么的。”沙赫惊讶的问道。

    “又不是公司或者传销什么的。”萧命笑道。“我们会加入这个组织,都是因为一场梦。老实说什么梦我现在记不起来了。好像是一场非常夸张的梦。醒来后,里就传来了来源不明的短信。恭喜我成为g的成员。大致就是这样。除了特别有能力的人是直接被邀请加入的之外,我们组织里很多人都是像我一样这么进来的。”

    “这么草率”沙赫有些无语。“你就这么加入了,不觉得诡异吗?”

    “我们是什么人你应该知道啊。你觉得我们会在意吗?”萧命看着沙赫说道。萧命的话让沙赫直接语塞了。

    “虽然会有些在意。但是啥都不干每个月一万二的工资对我来说也不错啊。就冲着这一点我就加入了。”下一秒萧命就摸着下巴相当自豪的说道。

    “那么第四个问题,你的钱是如何来的?”张山又问道。

    “卖宝石啊。你们既然都查到我头上了自然也该知道我是怎么得到钱的。”萧命拄着自己的腮帮子看着沙赫。“我卖个宝石然后自导自演奖应该不犯法吧。毕竟直接把钱给我爸妈我担心她们心脏会爆掉。”

    “那你的宝石是如何得到的?价值一千百万的纯天然蓝宝石。我不相信是你挖到的。”沙赫问道。

    “别人送的。帮了点别人小忙,别人给送的。”萧命很直接的说道。“至于是谁,那个人你们也认识。反正你们也知道我就不说了。”

    “谁?”沙赫问道。

    “你们自己查不就知道了。我要是现在说出来的话,我们两个好不容易变得好一点的关系又要被我搞僵了。”萧命摊开双。“这又不违法。你们可没权强行命令我说出来。”

    “但是别人有可能违法。”沙赫说道。

    “那就是他的问题了。和我没关系。我是不会说的。”萧命笑着看着沙赫和张山。“如何?还有啥问题。”

    “你所知道的g成员,都有谁?”张山问道。

    “谁?我不知道啊。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没有聚会地点。彼此之间也不怎么联系。任务的时候我们见面都是叫代号。而且彼此多多少少都有些遮掩。再加上我这个人又有点脸盲。之后就更想不起来了。你们给我照片的话,我倒是能够给你们指出来。但是如果让我描绘长相的话还是饶了我吧。”萧命说道。

    “你这么配合是为什么。想要背叛g组织吗?”张山又问道。

    “毕竟本来就没什么感(情qíng),也不存在背叛不背叛的。”萧命摇头晃脑想了想。“况且本来就是为了钱才加入那个组织的。现在不怎么缺钱了,我干嘛还要参与那些那么麻烦的事(情qíng)啊。我已经有将近个月没有和g有什么联系了。不如说现在就算有任务我也不想做了。”

    “都是什么任务。”沙赫问道。

    “(挺tǐng)奇怪的任务而且相当任(性xìng)。我的话,目前为止也就参加过个任务。一个是到名字非常长又绕口的小国去拍摄一些人地理状况。一个是到北极去取一块冰山心的冰块。一个是护送货车安全到达地点。”萧命掰着指头算到。当然,第四个任务跟踪吴月这个是没办法说的。“我们每个人的任务在上的短信都有标注。到地点后我们就会自动离开。所以更多的信息我也不知道了。”

    “短信还有吗?”沙赫问道。

    “没了。短信点开后十秒后就会自动删除。”萧命从口袋掏出递给了沙赫。“你们能恢复数据的话就拿去用吧。”

    “”张山的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的笔记本。“那萧命,你的能力是什么?”

    “标记。”萧命想也没想的说道。

    “什么?”张山疑惑的问道。

    “就是在某一个物体上设下一个只有我自己能看到的标记。然后接下来不论那个东西被藏到哪,我都知道。就是这样奇怪的能力。”萧命笑道。“这也是让我帮忙护送东西的理由。只要我在,就不用一遍遍确认东西在不在了。”

    “”张山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后说道。“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问完,我们就把你送回家。如何?”

    “好啊。能在我爸回来之前把问题解决我自然是求之不得。问吧。”萧命很直接的说道。

    “你是怎么和吴月认识的。”张山问道。

    “”萧命呆住了。

    “怎么了?是不能说的事(情qíng)吗?”张山盯着萧命的眼睛问道。

    “这个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qíng)。”萧命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眼睛。“只是这个问题也涉及到了吴月的**。所以我不能乱说。”

    “吴月也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qíng)?”张山问道。

    “不会吧。想不出动。”萧命摇摇头。

    “那为何你不方便说。”张山追问。

    “都说了这个涉及到**了。你们要是真想知道,我打个电话问问吴月你看行吗?他说可以我就告诉你。”萧命苦笑道。

    “可以。问吧。”张山把还给了萧命。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