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邪帝的宅邸

    “至少在我心里,男生女生之间还是不存在所谓过硬的友谊的。白灵为我做了很多,我也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彼此之间都清楚。当然,也有可能是她单纯的想还人(情qíng)。”吴月盘腿坐在(床chuáng),手驻在膝盖撑着自己的脸颊。“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作为朋友会帮助她一切。但是作为男人,我不认为我有资格和她在一起。”

    “果然,你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啊。”多尔瓦有些轻微的叹了口气。“男女之事这都是要看当事人。我也不好建议。不过你也该清楚了。那只是梦。男生怎么能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梦担心呢。先不论你(身shēn)边的那些小女友。算她们未来和你分手了。你的那些女仆,你以为她们会离开你吗哪怕地球的那些小姑娘受不了你(身shēn)边这么多女生离开你了,你的那些女仆她们长得那么漂亮,(身shēn)材又那么好,而且高矮胖瘦都有。随便找一个当老婆都足够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本来说的(挺tǐng)煽(情qíng)的,为什么又突然变得这么肤浅下作了。”吴月无奈的说道。“不过也罢。只是我无意义的担心罢了。”

    毕竟还是第一次做这种毫无意义的梦,心理会有些别扭也是没办法的事。

    多尔瓦看着低下头颅的吴月,嘴角微微向下弯了弯。

    “说起来吴月。”多尔瓦突然转移了话题。笑道。“还有明天一天时间,既然来到了这个幻想世界。不打算好好的利用一下吗?”

    “利用?”吴月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多尔瓦。

    “是决斗精灵的事(情qíng)。你的卡组里,格斯和迪欧斯是精灵不是吗?拥有精灵的卡片在决斗帮助你多少次你也该清楚。”多尔瓦笑道。

    “恩。”吴月点点头。

    结仇地地独结学由月所最毫

    “那么,不打算补齐你的决斗精灵吗?”多尔瓦伸出食指,微微摇晃着。“将你卡组里的那些主力。补齐。”

    “补齐”吴月一时间呆住了。下一秒,恍然大悟。“对哦。帝王啊!我可以找这个世界现实存在的帝王,希望他们能够做我的卡片精灵”

    孙仇不不(情qíng)艘球由闹艘后指

    结果越说到后面,吴月的声音反而越小。

    “不太可能。”吴月苦笑着。“那可是王啊。掌控着元素的王,怎么可能会当我的卡片精灵。实际格斯大哥和迪欧斯大哥,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的魔法阵转移问题,根本不可能会当我的卡片精灵,不如说连认识都不可能会认识。又像是龙之君主那样难说话的主,只会碰一鼻子的灰。”

    “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决定权在你。”多尔瓦双手摊开笑道。“不过你不觉得,如果帝王作为你的卡片精灵的话,会是白龙之卵还要强劲的帮手吗?”

    “说的也是。”吴月摸着下巴,赞同的点点头。“反正还有时间,试试。碰一鼻子灰也什么都不做好。”

    “对了。”多尔瓦突然说道。“你的神之卡,拥有欧贝里斯克原本力量的那张神之卡,还是收起来为好。你有点太依赖他了。你现在碰到一点麻烦的(情qíng)况使用它,这可不好。你的卡组可是长久以来与你并肩奋战的伙伴啊。要好好信赖他们才行。”

    “恩。”吴月搔搔脸蛋。“是有点疏远它们了。我在反省。”

    “”多尔瓦看着吴月。“要不干脆也都补齐了。”

    “啊?”

    “三幻神。”

    “”吴月又呆住了。指了指屋顶。“多尔瓦先生你指让我去找太阳神和冥界之神?确定?”

    “当然不是神本尊。而是它们留在这个世界的力量的化(身shēn)。”多尔瓦笑道。“欧贝里斯克本(身shēn)是破坏神,但是它的化(身shēn)巨神兵不是也在这个世界守卫着通往神界,平衡(阴yīn)阳的神之塔方尖塔吗?你之前也看过这个世界的记载。拉是太阳神的化(身shēn),在天界的神之祭坛为这个世界带来光明。天空龙作为地狱的判官,在冥界为罪者送去惩罚的召雷弹。天界冥界地界三界各有一个神的化(身shēn)存在,不是刚刚好吗?反正你也去过冥界和地界,差天界没去了。过去玩玩呗。”

    “可是那是天界啊。对恶魔有着绝对的敌意的人。当初格斯大哥是在那里碰了钉子还差点死了。我过去的话肯定会被弄死。”吴月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全(身shēn)惊悚的说道。“而且冥界我也去过,根本没见过天空龙在哪啊。当初如果不是误打误撞而且有妖精龙的帮忙,我也根本不可能碰到巨神兵。他们都是神的化(身shēn),是善恶天地光明与黑暗的概念聚合体啊。我这种凡人根本不能见到神啊。不行。我绝对不要去。凡人误闯神之领域那是找死啊。不去不去不去。”

    艘仇地不(情qíng)后察陌月所我

    吴月的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

    “也是。毕竟是这个世界的至尊。不太容易见到啊。巨神兵还算是较好说话。太阳神和冥界之神的化(身shēn),如果不好说话你连死都没地方死。”多尔瓦也有些无奈。“那别作死了。老老实实去找帝王。”

    “从神转变到帝王,突然觉得去见见帝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qíng)了。”吴月无奈的笑道。“那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去找帝王。光帝,炎帝,风帝,地帝,邪帝,冰帝,雷帝,冥帝,天帝恩。我的卡组现在只有冥帝天帝邪帝炎帝和光帝啊。风帝和地帝不去麻烦他们了。”

    “明天的事(情qíng)只能明天再说了。”多尔瓦站了起来。“你休息一下。我也不打扰你。我回小提琴里休息去了。”

    “多尔瓦先生在这里也可以睡啊。你看格斯大哥的(床chuáng)(挺tǐng)大的。”吴月拍了拍旁边的(床chuáng)。格斯的(床chuáng)可以说是三人(床chuáng)了,睡两个人完全没问题。

    “不了。”多尔瓦微笑的摇摇头。“我还是自己的小提琴呆着最舒服。”

    “恩。那好。拜。”

    “拜拜。”多尔瓦笑道。离开了格斯的房间。

    “怎么觉得多尔瓦先生有点怪怪的。”吴月说不哪里违和,也索(性xìng)不在意。躺在格斯的(床chuáng)呈现大字型直接睡觉。让自己陷入深度睡眠,来修正今天疲累的(身shēn)体。

    今天又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qíng)。一旦静下来,吴月又觉得很困了。很快,吴月陷入了梦乡。

    在晚的时候,吴月醒了过来。那时候还是在自己的宅邸里。莉莉娅她们都被萧命带回来了。连公主和格瑞兰德也跟着一起过来凑(热rè)闹。白天虽然是在毅的饭馆喝了酒。但是晚还是如愿以偿的众人一起吃了烤(肉ròu)。然后吴月又喝多了。

    第二天,吴月骑着光明与黑暗之龙,向着自己的目的地驶去。第一个要见的,也是吴月经常用的卡片,邪帝的所在处。

    查过献,也问过格瑞兰德和(爱ài)尔柏塔。大致了解了六位帝王的所在地。

    结地不不酷后察由闹远太羽

    地水火风光暗,六位帝王作为掌控六大元素的王,分别处在世界的六个彼岸。刚好呈现为一个六边形。传闻只要一直向着一个方向走,能够在世界的尽头看到这位元素的王。他会赐予你想要的东西。

    至于冥帝和天帝,格瑞兰德和(爱ài)尔柏塔完全没听过。所以也无法解答。

    在听到吴月想去寻找帝王的时候,众人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也没有怎么反对。一方面是相信吴月,另一方面,掌控元素的王其实也是精灵的一部分。并非恶人,吴月本(身shēn)又与精灵有过一些交道。吴月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大家也是很支持的。

    因为不知道要多久,所以目前只有吴月一个人轻装出行。

    艘不仇仇酷孙恨由闹恨酷

    吴月坐在光明与黑暗之龙的背。思考着接下来的(情qíng)况。至于星球是圆的不存在世界的彼岸这一说法的科学思想,吴月已经放弃去思考了。反正这个魔法世界也不能用科学来解释,黑色的太阳都有还扯什么。吴月直接按照着传说来一步一步走。

    邪帝啊。同是黑暗力量的使用者,希望别太为难我好。

    后科仇科方敌恨战闹恨克独

    吴月心里有些不安。

    然后,吴月和(身shēn)下的光明与黑暗之龙消失在原地,出现了视野的尽头。光与暗之龙带着吴月继续向前飞去。长距离的瞬间移动虽然不能连续使用,但是使用一次飞一会还是可以的。这么一来要不了多长时间可以达到所谓的世界的彼岸了。

    艘不远仇鬼孙恨陌冷远星羽

    不过吴月还是太小瞧了这个世界的广袤。这样一连飞了半个小时吴月也没有看到任何帝王的城堡。而且已经飞的太远了,甚至连什么生物都没有。虽然这个世界的生物分为各种种族,但是实际彼此还是戚戚相关。因此种族主要聚集在一个较广泛的地面。吴月现在已经离开太远,周围基本看不到所谓的智慧生物。只能够看到一些树林,峡谷或者荒地。

    吴月已经开始觉得无聊了,而且多次使用远距离的次元转移让吴月的精神力大幅度削弱,吴月感觉很累。

    在打了第六个哈欠后,感觉眼皮实在是有些睁不开后,吴月指挥着光与暗之龙降落在地面。现在周围是一片平原,只有林林总总的怪石在周围。连野生动物都没有。

    “,面具。”吴月说道。

    孙仇不远独敌球由孤鬼结岗

    两道光芒从吴月手指的戒指冲出,落在了吴月的面前。化为了和面具的模样。

    孙仇不远独敌球由孤鬼结岗两道光芒从吴月手指的戒指冲出,落在了吴月的面前。化为了和面具的模样。

    “是。”两人出现后,恭敬的看着吴月。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

    “你们两人也会使用瞬间移动。”吴月又浅浅的打了一个哈欠。

    “是的。我会。”说道。

    “那背着我向前继续寻找。我想睡会了。一个小时后或者找到地方后叫醒我。只有今天一天时间,我可不想醒过来后已经天黑了。”吴月有些迷迷糊糊的说道。(身shēn)旁的光与暗之龙化为了一道光,聚集在了吴月的手,成为了一张卡片。吴月将卡片插入了卡盒。

    “是。”面具应道。原本和吴月差不多高的(身shēn)体突然长高了一大截,(身shēn)材直接长到了将近一米九。而且体型也扩大了一圈。面具走到吴月面前,转(身shēn)蹲在了吴月面前。

    敌远地科鬼艘学陌阳吉考战

    吴月也没有客气,趴在面具的背。面具现在的壮硕(身shēn)材让整个背部很宽实,而且肌(肉ròu)特有的(热rè)(热rè)的弹(性xìng)的触感也很舒服。吴月现在又非常困,趴在面具的背只是闭眼睛一会儿,沉沉的睡了过去。

    面具和也没有动。站在原地等待吴月睡着。

    在确定趴在面具背的吴月陷入了沉睡,才对着面具点点头。将手指按在了吴月的额头,淡淡的波动从指尖传入了吴月的眉心。波动的传输下吴月的表(情qíng)完全放松。接下来两个人一同消失在了原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月感觉好像睡到了地老天荒。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好暗啊。天黑了吗

    周围像是密闭的房间里一样一片漆黑,只有窗户透过窗帘传来的淡淡的光源让房间里隐约可见。

    天黑!

    “主人,您醒了。”

    在吴月跳起来后,旁边传来了问候的声音。

    吴月转过头,看到旁边和恢复了原本瘦小模样的面具正坐在一旁的沙发。看到吴月看过来,从口袋拿出了怀表。“四十八分二十六秒。主人,距离一个小时的时间还早,您可以再睡会。”

    我才睡了四十分钟?我怎么感觉我好像睡了很久?之前困得天昏地暗的,现在感觉好清爽

    不不不,重点不是这个。是现在这个房间啊。

    吴月刚才环顾了周围。大致了解了房间的构造。柔软和宽大几乎和皇宫媲美的大(床chuáng)。干净整洁的房间,精致的沙发和水晶一般美丽的茶几,角落还有柜,里面摆满了。虽然没什么东西但是摆放非常整齐。足以表明房间很用心。要不是房间里没有电脑,吴月还以为自己正住在哪个酒店里。

    “这里是邪帝的领土?”吴月指了指自己正踩在脚下的(床chuáng)。

    “是的。主人您当时距离这里已经很近了,我们没过多久到了这里。”面具说道。“盖乌斯也并非不近人(情qíng)。所以为您安排了客房。”

    “邪帝盖乌斯为我安排了客房啊。”吴月手指捏了捏自己的眉头。总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毕竟本来也没抱希望能够找到这个地方,掌控一方元素的王哪有可能说见到见到。问了和面具他们也说不清楚。所以本来也是想要碰碰运气。哪想到一醒来已经到地方了,而且还被邪帝盖乌斯好心的安排了睡眠的客房。

    一想到一(身shēn)黑色恶魔铠甲的邪帝笑眯眯的为和面具打开这个房间的大门,而自己在面具的背呼呼大睡。吴月有种想死的冲动。

    本来自  b2424966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