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毅?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最新章节!

    “老爷,请把手张开,我们为你换衣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莱奥萨那,伊卡走到吴月的(身shēn)后说道。

    “我去拿更换的衣服。”莫特说道。

    “不不不,你们淡定点。你们理解的逛街和我说的有点出入。”吴月赶忙退后两步摆手说道。“逛街是穿着自己随便的衣服,随便的走在街道,看到有趣的人打声招呼,看到喜欢的东西买下,看到有趣的风景拍下来。是这样一种随便的行为而已。不用乘马车,不用换衣服,随意出去随意回来而已。不用特别准备。是这样而已。你们的私生活到底是有多么无聊啊。”

    “打扫房间,修剪花坛,整理衣服,还有是想想老爷。”布莱尼想了想说道。

    “没事别撩我。我可受不了。”吴月无奈的笑着摆摆手。“你们打算这样出门吗?要不要换换较方便走路的衣服?”

    “我们只有这些衣服。”布莱尼双手提起自己的衣裙。“而且这些衣服足够了。方便清洗而且也很轻便。”

    “哪有。总要有自己喜欢的衣服吧。”吴月走到一旁,将手按在了地。

    孙不远不独孙察陌孤诺最术

    哗啦!

    一瞬间,大批大批的东西突然从吴月的右手倾泻到了地面。十数个巨大的衣架出现在了偌大的客厅。每个衣架都挂着数件美丽的衣服。长裙短裙长裤短裤长袖短袖外(套tào)丝袜什么都有。旁边的柜子里也放有各种各样的鞋子。凉鞋运动鞋长靴短靴皮鞋什么样式的都有。全部都是女式的。

    结仇科不鬼敌球由冷恨接仇

    “这是”布莱尼四人一时间都呆住了。

    结仇科不鬼敌球由冷恨接仇  “我的运气也不差嘛。”毅笑着抽出自己的卡片。“由我先攻。”

    “在这里挑一些自己喜欢的衣服鞋子来穿吧。有喜欢的也都拿走吧。”吴月拍了拍旁边的衣架。

    敌地不远鬼后察接闹接考我

    嘛,多亏了乔培涵的福。这妮子平时和自己逛街的时候总是不论款式大小(性xìng)别买各种衣服,然后全都扔到吴月的左手。按照她所说,既然自己的右手能够储存东西,自己又能够改变各种外形,多多储存各种东西不是坏事。也许在某一天能够用到了。现在也算是以别的方式用到了。

    不过吴月感觉乔培涵的意思是想看看自己女装的样子。因为买回去后总是以各种方法引(诱yòu)吴月去穿这些衣服。变成小孩变成大人变成青年去穿。吴月现在也是没辙。好在地球和这里的审美观差距不太远。所以这些衣服看起来也没有太怪。

    “老爷这些是”布莱尼被面前琳琅满目的衣裳惊道了。

    “衣服啊。我的世界所拥有的衣服。幸好我买了很多。不过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你们看到自己适合喜欢的拿走吧。”吴月向着四人摆摆手。向着大门走去。“你们自己换衣服吧。我先到外面去等你们。拜。”

    吴月走出了客厅,留下四个一脸呆滞的女仆。

    街道

    结不仇科酷艘学所孤鬼球

    吴月走在街道,惬意的看着周围。虽然过了五年了,不过大部分的店铺还是没怎么变。毕竟这里的店铺都是这里定居的人,所以只是五年的时间也没什么变化。

    布莱尼,伊卡,莱奥萨那和模特四人跟在吴月的(身shēn)后,也微笑着看着周围。(身shēn)穿着一如既往的女仆装。不过好在这个城镇的人对她们都较熟悉了,所以也没有觉得什么违和。

    明明可以让她们随便选的。结果吴月在外面等了半天,进来后,四人还只是穿着女仆装,一筹莫展的看着吴月。

    吴月拿出来的衣服有点耀眼了,让她们无从下手。也不好意思穿着这些衣服去逛街,最后还是想要只穿着自己的衣服。

    因为这个结果倒也没有太出乎吴月的意料,最后还是选择这样让她们出门。衣服的话以后慢慢让她们穿吧。到了地球后总要熟悉这些,要不然穿着女仆装街绝对是所有人的视线聚集点。

    恩?

    在吴月还在看着周围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带着头巾,正在一个小店里扫地的人非常的眼熟。

    吴月仔细的看了看那个人,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的看了看,有些吃惊。“毅?”

    这个用着娴熟的手法扫地的人正是毅。因为气质改变了很多,所以吴月一时间还真的没认出来。当初的毅总是一种得过且过的虚无眼神,而且还像是没睡醒一样。后来决斗胜利后夺回了感(情qíng),不过也有种相当经过大风大浪的宁静感觉。但是面前的毅,眼神变得开朗了很多。好像是一个真正的少年一样。也难怪吴月没有认出来。

    那次决斗事件过后,吴月有到毅的家里好好看过(情qíng)况。作为领主,为毅的家庭送了数目不小的抚恤金。外加毅的母亲平时也有做裁缝的工作,毅本(身shēn)又是个年轻壮小伙,所以生活应该不是问题。后来吴月也去看过毅几次,好像都有在看书,吴月也没有打扰。现在看来,毅的生活已经开始走正轨。

    不过毅好像只有十几岁吧。如果是在地球的话,现在应该正在学才对。不过在这里没有所谓的义务教育。没有钱学的话只能打工来维持生活。这个世界对于知识的重视程度也只限于学习生活基本知识而已。毕竟魔法知识这玩意不会魔法的人学了也没啥意义。高数物理什么的这个世界估计也只有机械族掌握,但是他们严(禁jìn)外传。所以自己那个世界的一个小孩在这里基本可以被当成学者了。

    “哦吴月啊。”毅抬起头看到了吴月,一时间愣了愣。最后有些惊。“真是好久不见啊。恩七年八年?不过你怎么一点都没变啊。”

    结地不不独孙恨接闹后克战

    这么说起来,还真的是八年没见了。自己在冥界呆了三年,然后这个世界又过了五年。年龄来看的话,毅估计有二十岁了。 难怪毅现在开始打工了。恩看起来成熟了不少。

    “哈哈我也没想过会隔那么多年才能和你见面。你也变了不少啊。看起来像是个大人了。”吴月笑着说道。

    “我都已经结婚,还有一个两岁的孩子。你说呢?”毅看着吴月笑道。

    厄

    吴月呆在了原地。

    “结婚?孩子?”吴月喃喃着。“你吗?你今年多少岁啊。什么时候结婚的?”

    “今天二十。十七岁结的婚。”毅看向旁边的柜台。那里的柜台处正有一个绑着马尾辫的女生在看账本。“晓晓,过来一下。”

    女生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吴月,有些怯生生的走过来。

    “不用害怕,吴月是个很随和的人。而且他现在已经不是领主了,不用担心自己会有过分的举动。”毅搂着女生的腰部,向吴月说道。“吴月,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婆,晓晓。我们的孩子现在在家里有我妈妈在照顾。”

    “您您耗唔”小小赶忙向着吴月鞠躬。因为太紧张一开始还咬到了舌头。捂着嘴向着吴月鞠躬。虽然长相并非很漂亮,但是怎么说呢。这种女人是所谓的小家碧玉吧。一看是个非常贤惠的人。

    吴月看着小小,心里有种很温暖的感觉。

    当初那个眼神涣散,因为父亲的缘故而心充满了仇恨的人,现在已经能够眼神温和的看着自己的(爱ài)人,有了一个完整的家庭了。

    “吴月?有什么好哭的。你可是男人啊。”毅一巴掌拍到了吴月的肩膀笑道。“你可是最高位的伯爵啊。看着我这种小市民都产生了羡慕的(情qíng)绪要怎么样啊。”

    “哭?”吴月抬起手指抹了抹眼角。抹掉了一点泪痕。吴月赶忙抬手用手背擦掉眼泪。“没事。只是太高兴了。你长大了啊。毅。想着当初的你再看着现在的你,心里不免有些感慨。说的也是,时间总是在流逝。人都是要长大的。”

    “可不仅仅只是我哦。”毅笑着看向一旁围观的一个人。走到一个较年轻的男生旁,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向着吴月笑道。“吴月,认得出他是谁吗?”

    那个男生看起来很年轻,大概十五六岁吧。总觉得很面熟。被扯了出来,有些害羞的笑着看着吴月。

    “特尔的弟弟?你不是特尔的弟弟吗?”吴月不(禁jìn)惊呼出声。“在我刚来到这个城镇的第一天见到的那个兄弟的那个弟弟。是你吗?”

    “是的。领主大人。”少年向着吴月微微鞠躬。“我叫特瑞。”

    “你也长这么大了啊。那一次见面明明才这么高。”吴月对着自己的腰部了。看着面前几乎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特瑞。惊喜的说道。“那特尔呢?他现在也结婚生子了吗?”

    “还没有。哥哥现在在华兰城。”特瑞摇摇头。“哥哥他现在已经是职业决斗者。现在在华兰城考取职业决斗者的证明。之前传来消息,已经获得证明了。现在还在那里游玩。”

    孙仇仇仇独艘术由阳孙考显

    “职业决斗者?那真是恭喜他了啊。真厉害啊。”吴月惊的说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他的白骨卡组对决,他连卡片重置都不懂。现在居然已经是职业决斗者了。在这个决斗世界,职业决斗者像是专业的运动员和学者一样拥有着相当珍贵的价值。可以说成为职业决斗者,在这个世界也算是名人和具有相当能力的人士。最起码衣食无愁了。

    孙仇仇仇独艘术由阳孙考显  吴月(身shēn)也在同时涌起了强大的命运力,硬生生将毅(身shēn)的力量给压了回去。

    “你们没有去吗?”吴月又看向毅和特瑞。“毅,你的决斗不是很强吗?而且你还有那张卡不是吗?”

    “特瑞这孩子还在学习决斗。不过实力已经非常不错了,现在一边在这个小饭店打下手一边学习决斗。至于我。”毅笑了笑。“我已经是职业决斗者了。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有钱开的了这个饭店呢?”

    “原来这个店是你的啊。”吴月呆了呆。“真好啊。你的生活这样平稳了。你的母亲也很高兴吧。”

    “当然了。这可都是托你的福。”毅微笑的看着吴月。“不是你的话,我现在应该已经暴尸荒野了吧。因为我当初那样鲁莽的决定。所以我母亲一直都把你的恩(情qíng)挂在嘴边。如果不是找不到可以报答的地方,我妈妈应该会倾家((荡dàng)dàng)产来报答你吧。”

    “虽然在我看来我什么也没做。”吴月看着周围。现在饭店里人不多,周围围观的都是这里的员工。饭店不大但是很整洁,而且装修也很精致。可以看出是个花费了不少心思的饭店。

    “说起来吴月,既然你这次回来,选择把领主的位置给弗里德大人,在这个城镇是呆不久吧。”毅问道。

    “是啊。”吴月笑着说道。“大概过几天走了。”

    “这也没办法。吴月你可是个能人。越有能力的人,生活轨迹也越和一般人不同。”毅笑了笑。“既然如此,要来决斗一场吗?我们当初因为决斗认识的,也算是善始善终吧。你的离开我想以我的(身shēn)份也不可能有办法送你。”

    “哦敢挑战我?”吴月嘴角扬。“看来要让你再次了解了解我的强大啊。”

    “我知道。是知道才挑战的。”毅笑道。向着外面走去。“走吧。善始善终的最后一局决斗。我可不会放水啊领主大人。”

    “当然了。你以为我会放水吗?”吴月也笑道。跟着毅向外走去。布莱尼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一切。从瓦尔特听过这里的事(情qíng),布莱尼也了解到吴月和毅之间的事(情qíng)原委。

    在看到吴月刚才落泪的时候,布莱尼内心也有了一丝颤抖。也真心为自己有一个如此温柔的主人而感到高兴。

    吴月和毅站在了街道旁的空地处,两人打开了决斗盘。

    “决斗!”

    吴月和毅同时喊道。顿时,场两个巨大的骰子开始飞速的旋转着。

    “哎?”看到毅场的骰子吴月呆了呆。“什么时候你的决斗盘都有骰子了?”

    “还不是因为领主大人您的决斗盘的特殊(性xìng)所带来的影响。利用骰子来决定先后攻这个还是(挺tǐng)公平的。所以现在好一点的决斗盘基本都有这个功能。”毅笑了笑。“那么,来看看我们谁更强吧。”

    一瞬间,毅的(身shēn)体爆发出了强大的命运力。吴月看到龙骑士d终的虚影在毅的(身shēn)后一闪而过。

    看来毅这么长时间以来还真的没闲过啊。这么强的命运力,如果是三年前的我的话,应该是没办法抵抗吧。

    艘远远科酷孙术战冷故技

    吴月(身shēn)也在同时涌起了强大的命运力,硬生生将毅(身shēn)的力量给压了回去。

    “看来还是我更强一点。”吴月笑着说道。“还有别叫我领主了,我现在只是个普通的贵族而已。”

    “好的领主大人。没问题领主大人。”毅笑道。

    “你这混蛋”吴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时候,两个骰子也停了下来。吴月的是1,毅的是6

    “我的运气也不差嘛。”毅笑着抽出自己的卡片。“由我先攻。”

    “切。还只是个开始而已。”吴月也抽出了自己的五张卡片。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