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色诱?

    就这样,今天居然过的相当平安。请大家看最全!不如说是过的非常惬意。在逛街的时候吴月一直在警戒着周围,担心别什么地方命或者运又给自己来个什么招数。

    但是一直到下午,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吴月才意识到今天居然过的非常平安。而且还有美女作伴,真的是相当的惬意。

    在众人一同回到吴月的房间后,吴月总算是松了口气。不论怎么说,今天虽然一直在感受着周围的路人那扎人的目光,但是最起码还是高兴。也吃到了不少有趣的东西。

    “今天真的非常开心,谢谢你吴月,格斯先生,张若昕。”冰灵微笑着向着吴月三人微微鞠躬。而同时,冰沂蒙,姬凡梦,酒井神月和姜彦妮也向着三人微微鞠躬。

    “没必要那么多礼吧。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吴月笑了笑。

    敌地仇仇酷敌察由孤方学吉

    敌地仇仇酷敌察由孤方学吉“吴月,你认为我们两个为什么要特地留下来吗?如果只是特地要说明短信的事的话,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冰灵下巴微微扬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吴月。同时冰沂蒙也站了起来,站在了冰灵的旁边,也是奇怪的笑着。

    “我什么都没做啊。”张若昕则是脸红而又慌乱的摆着手。

    “不论怎么说,今天真的是多亏了吴月的能力,才能让平时没办法出校的我们能够在外面玩的这么尽兴。”暮云笑着。“然后是格斯先生。真的很厉害哦。有格斯先生在,但是那份安全感才是让我们这么肆无忌惮的理由。”

    “谢谢。”格斯说道。

    “最后是张若昕。”暮云看着张若昕微笑懂啊。“因为张若昕的介绍和领导,才让我们见识到那么多有趣而又美味的食物。”

    “哦”张若昕脸红的低下了头。

    恩,看来之后就算自己不在这里了,张若昕也有了能够一起交流的朋友,真是可喜可贺。

    不过她们的这份礼仪还真的是让自己无法承受啊。明明平时相处的时候就没有这么拘谨。道谢和道歉的时候倒是礼仪相当完善。

    “那么今天我们就先告辞了。”暮云微笑着向着吴月摆摆手。“张若昕,要到我的房间里,我们一起交流下今天的事。”

    “啊。好的。”张若昕立刻答应着。

    不愧是暮云。干的漂亮。

    “冰灵小姐,冰沂蒙小姐,姬凡梦小姐,酒井神月小姐,姜彦妮小姐,也一起来吧。”暮云也看向暮云等人笑道。

    “我有些事要和吴月说,等一下就会过去。”冰灵说道。

    “我也是。很快就会过去。”冰沂蒙笑道。

    “好。那么我们先走吧。”暮云带着众人离开了房间,最后房间内只剩下吴月,格斯,冰灵和冰沂蒙。

    “看来接下来没我什么事了。”格斯的体化为了一道黑色的烟雾,缓缓的融入了吴月的体中。

    格斯大哥,你这样的话我一个人很尴尬的。

    吴月有些苦笑的看着冰灵和冰沂蒙。

    “总之先随便坐吧。”吴月招呼着两人笑道。虽然白天玩的是很随意,但是一旦只和她们独处的话感觉还是相当的尴尬。

    “谢谢。”冰沂蒙笑着说道,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冰灵则是站在原地,看着吴月。后来还是慢慢走到了冰沂蒙的旁边坐了下来。

    结仇远科鬼后球由月鬼学考

    结仇远科鬼后球由月鬼学考“我最喜欢的,就是充满神秘感的男人。”冰灵慢慢的站直自己的体,似乎是内增高的鞋,让原本只有一米六多的冰灵高只比吴月低了一点。这样的动作让冰灵的体不断摩擦着吴月的膛。“因为具有深厚的经历,所以才会神秘。因为有着别样的能力,所以才能去承受那深厚的经历。”

    “那个有什么事要和我说吗?”吴月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双手枕在脑后疑惑的看着两人。

    “是关于下周我们就要离开的事。”冰灵说道。“一个月的时间在下周三就要到期限了。我们下周按照计划就要离开了。”

    “这样那还真是可惜。一个月的时间过的还真快啊。”

    “我原本是希望能够在这个月内观察吴月,然后在一个月后的时间到来时能够安稳的回到学校。”冰灵看着吴月。“但是这一个月内真的是发生了很多事,老实说,比我在学校内呆了十几年遇到的事还要更加冲击。”

    “只能说你赶巧了。不想走了吗?”

    “的确是有这么想。不过,我们已经没必要继续呆在这里。”冰灵摇了摇头。“学校已经没有了什么事。这段时间以来,学校的能量频率已经完全恢复到了正常的水平。继续呆下去,学校也不会有什么事。我们再留下来也只是为学校留下麻烦而已。”

    学校的能量原来已经恢复了啊。那么也就是说我在这里的任务完满完成,奖金应该也到了。

    “所以这次留下来是有些事要问。”冰灵那宛若黑宝石一般的瞳孔看的吴月浑不自在。“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事发生吗?”

    “应该没什么事了吧。你自己不是也说学校已经没什么事了吗?”吴月苦笑着。未来有可能会发生什么事这可不是能随便说出来的况。

    “”冰灵只是沉默的看着吴月,微笑的表莫名的让吴月背脊有些发凉。

    “好了姐姐。不要再逗吴月了。”冰沂蒙看着吴月一脸无奈的表也看不下去了。拉了拉冰灵的手臂。

    恩?果然有什么事吗?

    “也好。既然沂蒙都这么说了。”冰灵似乎有些可惜的笑着。“这次留下来,是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

    “又出什么事了吗?”吴月的表顿时僵硬起来。

    “的确。但是我在想要不要告诉你呢。”冰灵看向一边,似乎在有意吊着吴月。“总是我这边在提供报,吴月你却有事在瞒着我。稍微有些不满呢。”

    “隐瞒我有吗?”吴月嘴硬着。关于未来的事自己也不确定,应该不算是隐瞒吧。

    艘科地科方结术战冷方毫孤

    “吴月,刚才姐姐在问你未来还会不会有什么事的时候,你的表有些许的迟疑。眼睛也很快的眨了几下。”冰沂蒙捏了捏自己的脸蛋。“在我们学校的科目中,有入门级的心理学。吴月你刚才的那些微表是很直接的表明你在隐瞒什么。那称为视觉阻断,是主人下意识的隐瞒什么,想要保护自己大脑的一种行为。”

    “我吗?我刚才眼睛眨的很快?”吴月指了指自己。果然没带邪神手镯这感就是些丰富啊。

    “正因为自己发现不了才称为微表啊。”冰沂蒙笑着向吴月咋了眨眼。

    “未来还会发生什么事的话,因为还没有发生,所以我不能随便乱说啊。”吴月无奈的说道。

    “也就是说还是知道些什么?”冰灵微笑着说道。

    看来又是被抓住话柄了。

    “知道是知道一些,但是那是因为对你们而言类似于诋毁,所以不是什么好事。”吴月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说说看。”

    “洗耳恭听。”冰灵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冰沂蒙也奇怪的看着吴月。

    “这是从一个具有预知能力的人那里听到的。在未来的某一天,天空会撕裂,天使和恶魔会从天空的裂缝中来到这个世界上。知道的只有这些。”

    “哇哦天使和恶魔会来到这个世界好酷。”冰沂蒙惊讶的说道。

    “这可不酷。那时候到来的话就是世界危机以及战争的爆发时候了。”吴月无奈的说道。

    “那吴月你还有隐瞒的吗?”冰灵微微眯着眼看着吴月。

    “没了。真的没有隐瞒你的了。因为刚才所说的那件事主要的主谋者,你们也知道。所以刚才有些在意,没想着要说出来。”

    “考虑到我们g组织的梦境以及组织名,倒是不难猜出这个主谋者。应该就是我们的老板了。迎接新世界的到来吗?”冰灵笑了笑。“而且这也和我等一下要和你说的事不谋而合。”

    敌仇远远结察接孤酷我克

    敌仇远远结察接孤酷我克“没有。”冰灵很直接的摇摇头。“不如说我已经有很久没接过g的任务了。从没听过要准备什么。吴月,这个是什么文字。”

    “是命那家伙又做了什么吗?”吴月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吴月,眉头皱起来了。那可不好。”冰灵指了指自己的眉头。

    吴月将手指按在自己的眉间揉了揉。“说说吧,是什么事。”

    “这个。”冰灵从口袋里拿出了小巧的手机,打开了里面的短信后,递给了吴月。“我希望你能看看这个短信的内容。是命大人发过来的。”

    又是命吗?这次又是什么命令。

    吴月接过了手机,看着短信。在看到短信的内容后,吴月好不容易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看来不是什么好的消息。”冰灵担心的问道。

    “吴月,你看得懂这个短信吗?”冰沂蒙也奇怪的问道。

    “恩。曾经学过这个语言。”吴月点点头。

    在冰灵的手机上,短信的信息只有简单的四个符号。但是那不是汉字,也不是英文。说是符号也不对,因为规格看起来非常工整,就像是一种文字。

    而那个的确也是文字。不过不是这个世界的文字,而是精灵世界的古文字。就是上次吴月在学校旧校舍的魔法阵中看到的魔法阵一样。

    虽然吴月不怎么学过精灵界古文字,但是这个说到底也和这个世界的繁體字与简体字差不多,通过形状吴月也大致判断出了意思。

    全员准备。

    就是这简单的四个字,然而却很直接的表明了命的动作。只是四个字就让吴月浑有种颤栗的感觉。

    “吴月,这上面写了什么?”冰灵凑到了吴月的旁边问道。

    “全员准备。大致是这个意思。”吴月说道。思索着上面的消息。“真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四个字啊。你们老板难道有让你们准备什么吗?”

    “没有。”冰灵很直接的摇摇头。“不如说我已经有很久没接过g的任务了。从没听过要准备什么。吴月,这个是什么文字。”

    “”吴月犹豫了一下后,摇摇头。“这个不能说。”

    “是另一个世界的文字吗?”冰沂蒙问道。

    吴月嘴角抽了抽。

    “看你那惊讶的表,沂蒙似乎没猜错。”冰灵微笑着受到,一只手轻轻摸在了吴月的脸颊上。“吴月,能好好说一下具体事项吗?”

    “这个涉及到很多问题,我没办法细说。”吴月不动声色的将头往旁边偏了偏。

    “果然隐瞒了很多事啊。”冰灵收回了自己的手,微微叹了口气。“但是那似乎包含了你的秘密,不太好追究呢。看来要用点手段了。”

    恩?要干嘛?

    “吴月,你认为我们两个为什么要特地留下来吗?如果只是特地要说明短信的事的话,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冰灵下巴微微扬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吴月。同时冰沂蒙也站了起来,站在了冰灵的旁边,也是奇怪的笑着。

    貌似不是高兴,而是那种打着坏主意的笑容。这两位果然是想干些别的事吗?

    结地远地独后术接冷不我主

    “咳咳,有什么事吗?”吴月站了起来,不敢在随便坐在椅子上。

    “吴月你知道吗?我们两个其实是自己找到了g组织,然后申请加入的。”冰灵走上前一步,吴月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这可不明智啊。万一g不是什么好组织呢?”吴月苦笑着说道。

    “我知道啊。但是没关系。”冰灵的眼睛微微湿润起来,笑的愈发迷人。“因为我们两个,其实最讨厌的,就是波澜不惊的生活。”

    “毕竟衣食无忧嘛。”吴月又后退了一步。但是冰沂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的后,双手伸出,抱住了吴月的腰部。而这时候,冰灵也一步踏前,来到了吴月的面前,现在冰灵只要把腰稍微直上一点,体就会贴在吴月的上了。

    “尽管加入了g,但是生活却还是依旧平淡。毕竟我们实力微弱,根本不足以承受那些恐怖的案件。”这次是冰沂蒙说道。声音从背后传来,似乎还有淡淡的笑声。

    “然而这一个月,我们可是真的看到了很多啊。与我们以往平静的生活相比,这一个月可是过的相当精彩。有些地方甚至危险到让我隐隐有了兴奋的感觉。”冰灵抬起手,再次抚摸到了吴月的脖颈。冰凉的手掌让吴月的皮肤表面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不仅如此,后面抱着自己的冰沂蒙也在慢慢收紧手臂。吴月能够清晰感觉到背后那两部分柔软。这要干嘛?色?不用色我也不会拒绝你们什么吧。不就是关于异界的事,我说就是。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吴月苦笑着说道。

    “我想知道吴月你的所有事”呵气如兰,某种特殊的香味直直的钻入鼻腔。冰灵的右手轻轻摩擦着吴月的脸颊。绕过吴月的脸颊,勾住吴月的后颈。整个人都挂在了吴月的上。那完美的部也完全抵在了吴月的部上,漂亮的圆饼状形状让吴月觉得头开始晕起来。

    冰灵那漂亮的晕彩瞳孔就好像散发着魔力一般,让吴月觉得面前的女就像是女神,散发着异样的魅力。让自己产生了一种错觉。愿意为她献上生命来获得她的睥睨一笑。

    “我最喜欢的,就是充满神秘感的男人。”冰灵慢慢的站直自己的体,似乎是内增高的鞋,让原本只有一米六多的冰灵高只比吴月低了一点。这样的动作让冰灵的体不断摩擦着吴月的膛。“因为具有深厚的经历,所以才会神秘。因为有着别样的能力,所以才能去承受那深厚的经历。”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