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奥特马雅卓尔金

    白灵再次拿出卡组上方的两张卡,看了看后送入墓地。“没有光道怪兽,所以莱登不增加攻击力。送入墓地的光道的裁决的特殊能力,这张卡被光道怪兽的效果从卡组送去墓地的场合才能发动。从卡组把1只裁决之龙加入手卡。因此将裁决之龙加入手牌。”白灵将裁决之龙展示给吴月后加入手牌。“因为卡片又从卡组送入墓地,所以光道的神域效果,再次增加一个光指示物。发动魔法卡,简易融合。支付1000分生命,将额外卡组中的混沌男巫等级4,攻击力1300,守备力1100特殊召唤。然后等级4的莱登和等级4的混沌男巫叠放,超量召唤,光道圣女密涅瓦阶级4,攻击力2000,守备力800。光道圣女密涅瓦的特殊能力发动,把这张卡1个xyz素材取除才能发动。从自己卡组上面把3张卡送去墓地。那之中有光道卡的场合,自己从卡组抽出那个数量。除外一个超量素材。”

    孙科仇地孙学战冷酷封酷

    白灵再次将卡片从卡组上方拿起来,看了看后说道。“三张卡分别是光道战士加洛斯等级4,攻击力1850,守备力1300。光道少女密涅瓦等级3,攻击力800,守备力200。光道召唤师露米娜丝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1000三张。因此根据圣女密涅瓦的效果,我抽三张卡。光道的神域增加一个指示物。送入墓地的光道少女密涅瓦的效果,这张卡从手牌,卡组送入墓地时,把自己卡组最上面一张卡送入墓地。这么一来光道神域有四个光指示物。”

    这卧槽的抽牌。没感觉到命运力,看来只是白灵单纯的运气好。白灵不使用命运力的话,我也不好使用。

    吴月无奈的看着白灵抽出三张卡,手牌增加到7张。

    “发动魔法卡,太阳交换。舍弃手中的光道圣骑士简,抽两张卡。然后卡组丢两张卡。光道的神域增加一个指示物。到五个指示物。”白灵看了看手牌后,将抽到的其中一张放入墓地。“光道的神域效果,1回合1次,把手卡1只光道怪兽送去墓地,以那只怪兽以外的自己墓地1只光道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作为对象的怪兽加入手卡。我舍弃手中的光道兽沃尔夫等级4,攻击力2100,守备力300,将墓地中的光道召唤师露米纳斯加入手牌。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7000,6

    这堆墓堆得,下回合再到白灵的时候裁决之龙就已经能够出来了。果然白灵不论什么时候还是那么狠啊。明明现在各种卡组都进化了,光道这个很久之前的卡组为什么还是那么具有威慑力。

    吴月无奈的抽出卡片。“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看了看后说道。“发动手中的怪兽效果,圣刻龙泰芙龙等级6,攻击力2100,守备力1500的特殊能力,对方场上有怪兽,而我场上没有怪兽存在的场合,这张卡从手牌特殊召唤。然后将圣刻龙泰芙龙作为祭品,上级召唤,邪帝,盖乌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邪帝的特殊能力发动。上级召唤成功的场合,除外场上一张卡。除外光道的神域。”

    “启动盖牌,陷阱卡,神之通告。支付1500分的生命,邪帝的效果无效并破坏。破坏邪帝。”

    随着白灵打开了盖牌,体向外散发出黑色气息的邪帝突然被自己体的黑气笼罩,化为了一个黑球,缓缓沉入了地下。

    “那么墓地中的圣刻龙效果也发动,这张卡被解放的场合,从手牌,卡组,墓地把一只龙族通常怪兽攻击力守备力变为0特殊召唤。我从卡组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拉长石龙等级6,调整,攻击力0,守备力0。发动魔法卡,卡片上移。查看卡组最上方五张卡,以我喜欢的顺序改变。这回合增加一次上级召唤的机会。”吴月将卡片从卡组上方五张抽出。看了看后改变了下顺序便放了回去。“发动永久魔法卡,恶魔的宣告。支付500分的生命,宣言1张卡的名字。那个场合,翻开自己卡组最上面1张卡,若这张卡是被宣言名字的卡,将其加入自己手卡若不是,将其送去墓地。我宣言抵价购物。”

    吴月将卡片翻了起来,当然是抵价购物。

    “发动永久魔法,抵价购物。舍弃手中八星的冥帝厄瑞波斯,抽两张卡。”吴月将抽到的两张卡拿到手牌中。“接下来舍弃手中的帝王的轰毅,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从卡组中抽两张卡。除外墓地中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三张帝王魔法卡向你展示,你选择其中一张加入我的手牌。我选择卡组中三张真源的帝王。所以就不由你们选择,我自己随便拿一张。”

    吴月将卡片加入手牌,其余两张放回卡组。看了看手中的四张手牌。“将手中的真源的帝王送入墓地,发动墓地中冥帝厄瑞波斯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在墓地的场合,1回合1次,自己对方的主要阶段从手卡丢弃1张帝王魔法陷阱卡,以自己墓地1只攻击力2400以上而守备力1000的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加入手卡。我选择墓地中的邪帝盖乌斯加入手牌。发动魔法卡,灵魂交错。这回合以战斗阶段为代价,可以将你场上一只怪兽代替我的怪兽来解放。我选择你场上的光道圣女作为祭品,上级召唤邪帝盖乌斯。盖乌斯的特殊能力发动,除外你场上的光道的神域。”

    “结果到最后还是解场了吗?而且不是破坏的话,光道圣女也没办法发动效果。”白灵有些无奈的说道。

    “接下来等级6的邪帝盖乌斯和等级6的拉长石龙送入墓地,同调召唤,奥特马雅卓尔金等级12,攻击力0,守备力0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

    天空突然开始撕裂,在血红色的裂痕中,浑散发着血红色气息的红色的龙扇动着那宛若骨翼一般鲜红色的翅膀缓缓从天空的裂痕中飞出,飞到了吴月的上空。

    “切。”吴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现在也算是比较敏感的时期,刚才一看到天空出现裂缝就心里一冷。真是讨厌的感觉。

    “怎么了吴月,召唤出红龙有什么让你不满意的地方吗?”看到吴月的眉头皱了皱,白灵问道。

    “没事,刚才有些头疼罢了。看来是特效太厉害吓到我了。”吴月笑了笑说道。“埋伏一张卡,发动奥特马雅卓尔金的效果,一回合一次自己场上有卡片盖放的场合,从额外卡组中特殊召唤一只七星八星的龙族同调怪兽。同调召唤,水晶翼同调龙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回合结束。”75001

    “我的回合,抽牌。”张若昕抽出了自己的卡片。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和张若昕决斗吧,这小妮子会用什么样的卡组?

    “发动魔法卡,增援。”张若昕将卡片插入决斗盘。“将卡组中等级4以下的战士族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卡组中的暗黑战士格雷法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1600加入手牌。”

    暗属吗?还真是不太符合女孩子格的卡组啊。

    “召唤格雷法。发动格雷法的特殊能力,一回合一次,可以从手卡丢弃1只暗属怪兽,从自己卡组选择1只暗属怪兽送去墓地。”张若昕将手牌塞入墓地。“舍弃手中的命运英雄魔人,将卡组中的僵尸带菌者等级2,攻击力400,守备力200送入墓地。”

    麻烦的卡组来了。

    “发动魔法卡,同胞的牵绊。支付2000分的生命,以自己场上1只4星以下的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和那只怪兽相同种族属等级而卡名不同的2只怪兽从卡组特殊召唤同名卡最多1张。这张卡的发动后,直到回合结束时自己不能把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我场上的暗黑英雄格雷法。选择卡组中的元素英雄影舞女郎等级4,攻击力1000守备力1500和终末之骑士等级4,攻击力1400,守备力1100。终末之骑士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的场合将卡组中一张暗属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卡组中的命运英雄神人送入墓地。影舞女郎的效果,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才能发动。从卡组把1张变化速攻魔法卡加入手卡。”

    “不过可惜根据发动的场合原因,影舞女郎是连锁2,终末之骑士是连锁1连锁影舞女郎,发动水晶翼同调龙的特殊能力。”吴月立刻喊道。“1回合1次,这张卡以外的怪兽的效果发动时才能发动。那个发动无效并破坏。这个效果破坏怪兽的场合,这张卡的攻击力直到回合结束时上升这个效果破坏的怪兽的原本攻击力数值。无效影舞女郎的效果并破坏卡片,水晶翼的攻击力上升1000电脑,到达4000点。”

    “发动魔法卡,收缩。选择你场上的水晶翼同调龙,原始攻击力变为一半。水晶翼同调龙攻击力变为2500点。”

    吴月场上的水晶翼同调龙体开始慢慢变缓缓缩小为原本的一半。攻击力也开始飞快下降,到达2500点。

    话说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人加收缩这种老卡。真是朴实啊。

    “魔法卡,团结之力。装备给暗黑战士格雷法。格雷法上升我场上的怪兽数量乘以800的数值。所以格雷法的攻击力增加到3300点。战斗!格雷法,攻击水晶翼同调龙。”张若昕指向吴月场上的水晶翼喊道。

    水晶翼在和五星以上的怪兽战斗时会增加对方的攻击力,看准了这一点所以用四星的怪兽攻击吗?

    “可惜!启动盖牌,陷阱卡沙尘之大龙卷。以对方场上1张魔法陷阱卡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张对方卡破坏。破坏团结之力。”吴月立刻启动了盖牌,场上掀起了一阵巨大的龙卷风。在龙卷风的刮动下,格雷法的攻击力瞬间下降,降低到1700点。

    “什么?”

    “接下来是沙尘之大龙卷的另外一个效果,我可以选择手中的另外一张卡盖在场上。”吴月将最后一张手牌盖在场上。“在这瞬间,奥特马雅卓尔金的效果,因为我盖下了卡片,特殊召唤额外卡组中的闪珖龙星辰等级8,攻击力2500,守备力2000。”

    伴随着嘹亮的龙吟,通体雪白,宛若散发着光辉一般美丽的龙扇动着翅膀出现在吴月的场上。

    “可恶!因为你场上出现了新的怪兽,所以我卷回攻击。埋伏一张卡。”张若昕将最后一张手牌插入决斗盘。“回合结束!”50000

    “那么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慢慢抽出了自己的卡片。

    “姐夫你也是的。不让让我啊。”张若昕气呼呼的看着吴月。

    “姐夫啊”

    在听到张若昕叫吴月姐夫,周围的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吴月也感觉到周围的视线开始膈应人起来。

    后仇科远方孙球由阳陌艘酷

    “”吴月无奈的扶着自己的额头。“你们二对一还说我没有让你们吗?而且你刚才想干什么一看就知道了。召唤暗爪?这么一来我也就什么都不用干了。当然要阻止。”

    “哼!”张若昕气呼呼的扭过头。

    “算了,我的回合继续。”吴月看着自己抽到的手牌。虽然现在形式看起来是自己有利,但是白灵有着充足的手牌,张若昕也在墓地中增添了充分的资源。下一回合一到他们,自己场上的况应该就会被解了吧。也罢,继续做自己能做的事就好了。

    “舍弃手中的连击的帝王,发动墓地中冥帝厄瑞波斯的特殊能力,将邪帝加入手牌。发动盖牌,魔法卡暗之惑。抽两张卡,然后除外一张暗属的怪兽。”吴月打开了自己的盖牌,看着自己抽到的卡片后将一张卡片拿了起来。“然后除外我手中的邪帝盖乌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接下来埋伏一张卡。发动奥特马雅卓尔金的特殊能力,特殊召唤额外卡组中的琰魔龙红莲魔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000。然后打开盖牌,魔法卡上级抽卡。解放我场上的闪珖龙星辰,从卡组中抽两张卡。”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