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运的劝说

    但是在吴月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开口的时候,先开口的却是运。

    运站在吴月旁边淡淡的说道。“吴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你放弃吧。就算你问了我也不会说什么。”

    话题被噎在嗓子眼中,吴月觉得有点难受。

    “那你为什么送我?是有什么话想说吧。”吴月问道。

    这时候电梯到达一楼,吴月和运两个人向外走去。

    “这次将剩余的两个学生治疗完毕后,你就离开这里吧。尽量走的越远越好。以你的能力要求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应该不是问题。别再回来了。”运也没有想什么,很直接的说道。

    “但是我还要为学校的问题而想办法”

    孙地不科结球陌冷太羽陌

    “不要小瞧我的报收集能力。你现在已经在筹办新学校了吧。那么你的存在已经没必要了。按照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区区一所学校,只是几个月的时间就足够建立成功过。”运打断了吴月的话。

    “你还真的是什么都知道啊。是冰灵告诉你的吗?”虽然早就猜到命和运会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些什么,可是被亲口说出来吴月还是感觉到相当的惊讶。

    “不是。在现在这个信息泛滥的时代,就算你每天吃什么都会有记录。想知道你有什么动作太简单了。”运淡淡的说道。

    “那为什么要我离开?你们是打算对我做什么吗?”吴月仰起头看着旁边的运。

    运停下了脚步。看着吴月。那漂亮的黑色瞳孔居然让吴月下意识的呆了呆。

    “你会死的。”运那类似于叹气的声音和诡异的语言内容让吴月又是一惊。

    虽然黑暗游戏中经常感觉到死亡的威胁。但是吴月还是第一次听到确确实实的死这个词汇。心理感觉到一阵阵的不适应。

    “被杀死吗?我?”吴月指了指自己。

    “是的。”

    “”吴月和运对视了两秒钟,吴月移开了眼神,抓了抓头发。

    运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刚才的话中吴月也没感觉到任何的隐瞒,这很直接的表明运在劝说自己。

    运并非不了解我的实力,我会被杀死。也就说明至少会有一个实力远超自己的人存在。

    远超现在的我吗?

    看着吴月低下头思考,运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又低头看着吴月。“我其实很喜欢这个世界。”

    “恩?”吴月被运没头没脑冒出的一句话给整蒙了。

    “人们并不会为了温饱和寒冷问题而放肆自己心灵的丑恶。饿了有吃的,冷了有穿的。便利的机械和服务充斥在生活的周围。游戏也很好玩,各种漫画书和也很好看,食物也非常美味。工作也不会被打骂,虽然有点繁琐但是很简单。而且只要你认真干就会有人肯定你。大家聚集在一起,只要你愿意放开自己的心灵你就不会孤独。每天就是这样充实的迎接第二天。如果要说天堂的话,我觉得现在这个世界就是名副其实的天堂。我真的,很喜欢这里。”运说道这里的话,微微笑着。虽然一直以来运和格斯有点像,但是在笑起来的时候运有点像是孩子,感觉很单纯。

    “那么为什么还要”吴月说到一半觉得声音太大了,赶忙降低音量看着周围。好在现在小区里只有自己两个人。“为什么还要做出扰乱世界的这种事。之前在旧校舍那里看到的魔法阵是被称为忌的逆转七芒星吧,而且用的还是古文字。那个魔法阵是连接异世界和这个世界的魔法阵吧。而且联想到你们组织的名字以及你们的组织人员加入组织时所梦到的那个场景,你们是想将精灵界的那些恶魔和天使带到这个世界来吧。”

    运看着吴月,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摇摇头。“不能说。”

    结科不远酷后学所闹毫最主

    结科不远酷后学所闹毫最主运并非不了解我的实力,我会被杀死。也就说明至少会有一个实力远超自己的人存在。

    “但是这也从另外一方面说明了况。不论你这个世界,都和你要做的事不冲突。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吴月向后跳去,周围的黑色雾气开始慢慢凝聚起来。

    运看着周围,抬起手打了一个响指。周围聚集起的黑色雾气顿时烟消云散。

    结不仇地结学所孤独鬼显

    “什么?”吴月惊讶的看着周围。开启的黑暗游戏居然被强制取消了。

    “黑暗游戏永远都只是游戏而已。游戏的决定权永远更强的那个人手中。这是很正常的事,没有惊讶的必要。”运抬起头,将手指对着空中。

    吴月转过头向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的墙壁上果然有一个摄像头。

    运指间的黑色气流冲向空中,进入了摄像头中。

    “在摄像头下开启黑暗游戏,你也是够蠢的。就算一般人感觉不到黑暗游戏的存在,也不能保证不会察觉到别的存在。我可不想我的父母因为我们的关系而被警察扰。”运收回手淡淡的说道。“现在的我战胜不了你,我自然不会和你决斗。而且现在的我也不是真的我,你打败了我也不存在任何意义,不用做多余的事了。”

    “不是真实的你”吴月瞳孔变为了银色。看向运。

    吴月只看到了一片黑色,并没有看到所谓的灵魂颜色。表明那具并不是真正的而是具现化出来的。但是也看不到和本体连接的魂之,那么说明这具体并不是利用灵魂在黑暗能量中具现化所造成的况。远程控制的吗?不。将灵魂分裂的话也能够做到这种程度。自己也可以像这样制造出分并且自己行动。但是这样的话那个分很弱,和普通人无异,而且灵魂不全的况下只会遵从简单的命令,论智力和弱智无异,不可能像本体一样进行充分的思考和行动。而这个分居然可以直接破坏黑暗游戏,能力的等级差太多了。

    “看到了吗?现在的我们在别的地方,否则我们怎么可能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具有脸孔识别系统的摄像头下。”运微微扬起下巴说道。转过向着小区门口走去。“走吧。我送你最后一程。之后不要再见面了。下次见到我的时候,逃跑吧。那时候我将会无的将你抹杀。”

    “”吴月跟上运的脚步向前走去。格斯出现在吴月旁边看着吴月。吴月无奈的看着格斯,格斯也只能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我们”

    在吴月已经放弃询问的时候,走在前面的运再次说道。“我们并不会对这个世界做什么。只是想要一个容之处而已。”

    “人类不会接受人类以外的文明物种,这个按照历史已经证明了。”吴月有些抱怨的说着。“历史上不是出现过几次人类以外的亚人种吗?但是人类全都合伙将其消灭了。完全灭族。人类不会认同一个有可能会吞噬自己的种族在。这是必然的。”

    人类并非单独一种的智慧种族。实际上在长久的进化以来,猿猴不仅仅只是进化为人类,也有的进化为了别的人种。后来人类优先进化才发展了起来,其余的亚人种发展比较慢躲了起来慢慢发展。后来发现了在地幔中生存,具有高度文明的地底人。在二十三世纪的时候爆发出了战争。不过人类的文明其实有很大一部分被隐藏了起来,生存于城市中的人类所享受到的文明实际上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当时地底人与亚人种虽然已经发展出了相当强大的文明,但是在人类秘密的武器面前完全不是对手。人类甚至没有消耗多少人口就将其全部消灭,亚人种尸体被带走研究。当时电视上也只是报道了人类的胜利而没有说明具体况。具体况还是后来自己老爸告诉自己的。老爸当时也是参与战争的士兵之一。

    但是这件事也就表明人类对于别的智慧生物不存在丝毫的慈悲,除非对方的实力远超过自己,否则就算拼上百分之八十的人口也要将其完全清除。更别说天使和恶魔这些来自异世界,有着完全不同于人类进化方向的强大物种了。曾经去过精灵界的吴月深刻体会到这一点。机械族之所以不与外界交流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两方面的科技方向完全不对。不论是谁都能够感觉到对方所拥有的威胁。就算你表现的再友善,为了人类的生存延续,一旦精灵界的生物出现在人类视野的话相信联合国就要开始世界战争了。

    “那个时候,就需要交涉。”运无所谓的说道。

    现在已经到了小区门口。运停下了脚步。前面不远就是门岗室,门岗室内的大爷很快就看到了吴月和运。

    “就到这里。你回去吧。”运看向吴月说道。

    “”吴月想了想后说道。“运,你认识戴维尔吗?”

    运看了吴月一眼,转向后走去。“不认识。”

    看着运,吴月叹了口气。向着大门走去。“好像知道了些什么又好象什么都不知道。真讨厌这种感觉啊。”

    “这一段时间内,命或者运应该就要做出什么了。”格斯说道。“迪欧斯的能量已经聚集的差不多了。想回去什么时候都能回去。”

    吴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走过大门的时候吴月向着门卫笑着挥挥手。

    “你在打谁?”格斯问道。

    “雷恩哥啊。要回去的话当然要把他带上。”吴月笑了笑。上一次见面留下了联系方式真的是太明智了。

    拨通号码后,号码响了将近五六声才拨通。手机对面传来了雷恩那特有的声音。“吴月?”

    “啊雷恩哥。是我。”吴月笑道。“要是我说回去的话,你会和我一起回去吗?”

    “回去吗?恩不是太想回去啊。”雷恩一瞬间就理解了吴月的话,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雷恩哥不想回去吗?”吴月疑惑了。

    “回去的话很无聊嘛。还是在这个世界好。”雷恩说道。“不过师傅的墓的话这个吴月你要是能够达到随意来去我们的世界和原来的世界的话,我跟着你回去住几天也是可以的。毕竟还是要多看看师父。可是要一去不回这个就不好了。冥界真的什么都没有啊。真不知道吴月你这个在这里生活到大的人是怎么在冥界过三年的。”

    听到这句话吴月只能苦笑。

    艘不不科孙术由月由最指

    这个一开始是比较无聊啦。但是当时被邪神手镯改变了心,所以倒也没有太大的。现在看来那时候真的是蛮无聊的,除了音乐,决斗和修炼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娱乐设施。虽然精灵界景色不错,但是看多了也会腻。所以雷恩才会没事就往赌场跑。

    搞了半天还是因为无聊啊。但是雷恩哥不愿意回去的也没办法。

    “那么我看看吧。现在的我充其量只能靠别人的力量。等我能自己来回行动的时候再说。那我下次回来的时候帮你带一些师父坟墓的墓土。可以吗?”

    “那就好。这样的话可就帮大忙。我也不用想着回去了。”雷恩嘿嘿笑着。“对了,要是回去的话,再有绝对的实力前别回来了。”

    “是又看到了什么吗?”吴月心头一紧。

    “最近一段时间老大一睡觉就会梦到那样的场景。有时候走着走着也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场景。按照老大的说法,估计要不了多久这些危难就要降临了。吴月你再强也就一个人。别真的认为自己天下无敌。明白没?”雷恩说道。

    “那雷恩哥你还留下来,一起逃啊”

    “可是回去很无聊啊。反正及时行乐不就好了。”

    “怎么又绕回去了。你也真是够了。”吴月无奈的捂着自己的脸。“那雷恩哥,你能想办法和你的老板联系上吗?我想见见他。”

    “没问题倒是没问题啊。你见他干嘛?”

    “问问看关于你老板看到的未来的场景。这些事总是要问当事人比较清楚。”

    “你啊行行。你什么时候有空?你什么时候见他都行。”雷恩很直接的说道。

    “他不是老板吗?怎么由你决定时间。”吴月无奈的笑了笑。“那今天行吗?”

    “今天的什么时候?”

    艘不远不鬼敌学由阳闹结克

    “恩”吴月拿下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二点多。“大概两点。等一下我要去给一个学生治疗。治疗过后就直接去找雷恩哥你。”

    “好。你什么时候把手头的事忙完再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就给老板说一下让他留意一下。”雷恩说道。“那么我先挂了,你赶紧去吧。”

    敌仇仇远艘术陌冷主岗远

    “好。”吴月挂断了电话,松了口气。没想到事以外的很顺利,只要第二个女孩治疗起来没那么麻烦就没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