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四章 尴尬的体育课

    “那么加上我的抽牌阶段,我抽两张牌。”吴月看着自己抽到的卡片后说道。“墓地中等级偷窃虫的效果发动,天帝埃忒耳的等级下降1.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发动手中次时代鸟人的特殊能力,将天帝埃忒耳的卡片回到手牌。次时代鸟人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墓地中真源的帝王的效果,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开岩,在场上守备表示。等级3的次时代鸟人和等级1的等级偷窃虫同调,同调召唤武器手(等级4,攻击力1800,守备力1200)。等级5的真源的帝王等级下降1,等级偷窃虫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真源的帝王和等级偷窃虫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天帝埃忒耳。天帝埃忒耳的效果,从卡组中将另一张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深怨送入墓地。将卡组中的另一张冥帝厄瑞玻斯特殊召唤。8星的冥帝厄瑞玻斯和8星的天帝埃忒耳同调,同调召唤no38,希望魅龙银河巨神(阶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武器手的效果,装备给希望魅龙银河巨神,银河巨神的攻击力增加1000点,到达4000点。因为一时休战的效果没办法给你伤害。那么我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3800,3)

    “可恶。我的回合,抽牌。”美萱萱抽出自己的手牌后说道。“发动魔法卡,黑洞。破坏场上所有的怪兽。”

    “还真是不巧,银河巨神的效果,1回合1次,魔法卡的效果在场上发动时才能发动。那个效果无效,那张卡在这张卡下面重叠作为xyz素材。黑洞的效果无效,作为超量素材给银河巨神。”吴月立刻说道。

    场上原本流转起来的漩涡被银河巨神吸收,化为了一个光球旋转在了银河巨神的周围。

    “我知道。目的是这个。发动魔法卡,贪之壶。将墓地中的青眼亚白龙,青色眼睛的贤士,魔道杂货商人,青色眼睛的少女和青眼混沌极龙回到卡组,从卡组中抽取两张卡片。”美萱萱再次将手牌补充到了三张。“魔法卡,银龙的轰咆。特殊召唤墓地中一只龙族的通常怪兽。白色灵龙在墓地是当做通常怪兽。所以白色灵龙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白色灵龙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以对方场上1张魔法·陷阱卡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张卡除外。破坏你的盖牌。”

    光芒在白色灵龙的口中凝聚,瞬间冲破了吴月的盖牌。是陷阱卡对活路的希望。

    “原来是骗我的效果。无所谓。发动墓地中白色眼睛的祭司的效果。让墓地的这张卡回到卡组,以自己场上1只效果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送去墓地,从自己墓地选那只怪兽以外的1只青眼怪兽特殊召唤。我将白色灵龙送入墓地。特殊召唤墓地中的真青眼究极龙。接下来发动魔法卡,究极暴风弹。选择真青眼究极龙可以攻击三次,这一次你墓地中已经没有超电磁龟了。你的怪兽攻击力只有4000.看你还怎么躲。战斗。”美萱萱指向吴月。

    “在你的战斗阶段,发动手中妖形杵的效果。自己或者对方的战斗步骤才能发动。这张卡从手卡特殊召唤,自己回复1000基本分。”吴月立刻将一张手牌放到决斗盘上。“战斗阶段开始我特殊召唤,你的真青眼究极龙可就没办法了。那么同时发动妖形杵的第二个效果。把这张卡解放,以自己场上1只表侧表示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表侧表示怪兽的攻击力直到下个回合的结束时上升1000,这个效果可以在你的回合发动。妖形杵解放。希望魅龙银河巨神的攻击力增加1000点。变为5000点。”

    “你......”美萱萱的手就僵硬在空中。“我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看也没看自己抽到的卡片,指向青眼究极龙。“银河巨神,攻击真青眼究极龙。”

    银河巨神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猛地挥动,雷电聚集在手心中冲向了青眼究极龙的体上。青眼究极龙的体爆炸,爆炸的旋风冲击到美萱萱的体上。美萱萱的生命值顿时下降,变为0.

    “我...竟然输了?”美萱萱无力的坐在了地面上。

    “嗯......”吴月抓了抓自己的脑袋。“那之后就请多多指教吧。”

    “吴月你怎么了?好像什么地方怪怪的。”暮云看向吴月奇怪的说道。

    “不知道。刚才挨了一击后好像什么地方出问题了。以前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吴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以前在冥界里的那种感觉现在又回来了。真是诡异。“美萱萱,没关系吧。”

    “既然输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美萱萱从地面上站起来,拍了拍自己体,看着吴月。“以后我会遵从约定和你成为战友。”

    “看来事总算是解决一部分了。”薛优璇笑道。随即看着吴月。叹气说道。“但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吴月你怎么了?你现在已经脱离我的控制了。”

    “什么?”吴月这个当事人反而不懂是怎么回事?

    “就是这样。”薛优璇手指在空中滑动。众人的体突然开始生长。原本还只是小孩子一样的张若昕和美萱萱的体也在开始生长。从原本的小萝莉开始变成美少女。而周围的暮云,白灵和韩芸溪这样青少女的形态也在慢慢生长,成为了具有成熟气质的美妇。

    但是只有吴月好端端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变化。

    “虽然这里众人的外貌是根据各位的精神年龄来判断,但是毕竟是我的空间,要如何处理还是看我的安排。众人都如我所愿成长了。”薛优璇说道。“可是只有吴月你,完全不受我的控制。你明明在我的空间,可是就像是另一个次元一样丝毫不受影响。明明你在刚进来的时候还是受我控制,可是自从第一局被打飞过后就完全脱离我的控制了。”

    “是不是我飞的太远了所以不受控制了?”吴月不确定的说道。

    “这个空间里的所有东西都在我掌控之中。比方说这样...”薛优璇再次挥动手指。吴月周围的场景突然变化,成为了一个牢笼。就像是兽笼一样将吴月牢牢困在了中央。“吴月你试着出来看看。”

    “......”吴月抬起手摸了摸面前的牢笼。握紧,五厘米厚的铁棍被吴月捏成了麻花。吴月双手撑开,完全将铁笼给硬生生扭开了一个空隙。吴月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铁笼我设定是绝对坚硬。”薛优璇摇摇头。“刚才的决斗本已经不公平了。不在我的控制之下的话,刚才的决斗应该又有命运力作祟了。”

    “输了就是输了。我也不想说什么。”美萱萱无奈的说道。

    “既然卡片决斗不行,要不试试武力。”白灵又开始在旁边提议道。

    “可以啊。”吴月说道。

    “你真的想这么战斗的话我也奉陪。”美萱萱似乎又找到了新的方向,有些傲的说道。

    美萱萱说完,吴月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你让吴月先出去了?”暮云奇怪的看着薛优璇。薛优璇疯狂摇头。

    “吴月已经失去了在我的控制之下。我不可能让他出去。是他自己出去的。我们也出去吧。”

    ===============================================================

    吴月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菜刀和菜板上被切成丁的猪

    “格斯大哥你在做饭?”吴月看向旁边漂在自己旁的格斯。

    “露茵说中午要在这里吃饭。”格斯说道。“比赛怎么样了?”

    “我赢了。但是好像又胜之不武了。我脱离了薛优璇的灵梦空间的控制。所以打算在现实中在进行一次武斗。然后我自己就出来了。”吴月无奈的看着格斯。“格斯大哥,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没有。你很正常。不用把对方的失败归结在自己上。”格斯淡淡的说道。“对方输掉只是因为自己太弱了。”

    “格斯还真是护短啊。”露茵走进了厨房,对着吴月打着招呼。“欢迎回来。”

    “她们还没回来?”吴月奇怪的说道。“我这一下子就回来了啊。”

    “灵梦空间是将意识脱离体的一种精神系魔法。除了控制空间的本体之外,其余的意识融合回来可不是一秒钟就结束的事。吴月你在心之房中刚起来不也是需要一段时间吗。看吧。”露茵向着吴月示意着客厅的方向。吴月看向客厅。薛优璇已经坐了起来。但是像是刚睡醒一样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周围的女生也在慢慢爬起来。

    “但是我就立刻回来了啊。而且还真正常。”吴月奇怪的指了指自己。但是手中拿着菜刀不合适。

    “吴月,给我制造一个体。”格斯说道。

    “哦。”吴月手指指向旁边。黑色的气从手指向着前方凝聚,自动凝聚成吴月的体。格斯进入了这个体中。

    “吴月的话,因为这个吧。”露茵指了指吴月右手上的邪神手镯。“刚才突然发光了。”

    “不是隐形了吗?什么时候显形的。”吴月惊讶的抬起自己的右手说道。不仅仅是邪神手镯,连书和面具的戒指都出现在手指上了。

    “不用在意这些无聊的事。”格斯拿起了吴月放在案板上的菜刀。站在了吴月刚才的位置。“去决斗吧。”

    “免了。我不知道吴月你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现在的状态再和美萱萱这孩子战斗的话绝对是虐菜。萱萱那么可的孩子我可不想被你给污染了。”露茵说道。暮云也出现在露茵的旁边。“吴月,事就这样结束吧。你和美萱萱说一下。别再把事搞得更复杂了。”

    明明我才是被动的一方啊。为什么反而好像我是坏人?

    “好吧。”吴月点点头。向着客厅走去。

    “格斯先生,中午吃什么?”暮云飞到格斯旁边问道。

    “咖喱饭。讨厌吗?”格斯转过头看着暮云问道。

    “我最喜欢吃咖喱了。”暮云欢呼道。看着旁边放的一排排的香料。“要用这些做吗?不是有咖喱块吗?”

    “利用香料做出来的味道会更好。”格斯说道。

    “太好了。原来格斯先生的厨艺这么好。吴月的手艺也这么好吗?”暮云两眼小星星的问道。

    “熟能生巧而已。吴月的话不怎么做菜,所以只会一些简单的菜。平时都是帮我打下手。”格斯说道。“刚才在灵梦空间里发生了什么?”

    “吴月被打飞了回来之后就变得怪怪的了。”暮云想了想后说道。

    “原来如此。”格斯喃喃的说道。考虑到刚才现实中发生的事,格斯大概猜到是吴月受到刺激后,和邪神手镯与暗黑道具发生了共鸣。

    但是这么一来,吴月真的是邪神吗?

    格斯还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太对。

    “格斯。吴月戴的那个手镯和戒指到底是什么?”露茵走到格斯旁边,帮忙切起胡萝卜。

    “我也不清楚。”格斯摇摇头。“有段时间我离开了吴月的边。在那段时间内,吴月就拥有了这个手镯和戒指。”

    “看来吴月发生了不少事。”暮云漂浮在空中看着外面正在和美萱萱交流的吴月。

    美萱萱之前失败过一次,似乎也不打算再死缠烂打,吴月说美萱萱现在状态不好,等更好了再继续,美萱萱点头同意。在吴月老老实实的说明接下来在这里吃饭后,美萱萱也点头接受了这里。张若昕立刻想冲向厨房偷吃。吴月抓住了她的衣领防止她过去碍事。众人都愿意留下来吃饭。

    关于吴月所说的魔法回路的事。众人商议过后最后还是打算帮助吴月。再怎么说也不能放任吴月自己四处乱逛。关于女生宿舍的问题,她们会帮忙支开学生。那时候就由吴月曲负责去领略那里的魔法回路。

    没有被抵制或者厌烦已经很好了。从各方面来说事总算是解决了。美萱萱不再对自己话里有刺,属于一般关系了吧。张若昕和美萱萱之间的关系仍旧一般般。但是张若昕对她们所有人好像都保持着距离,毕竟本来都不怎么熟悉。现在应该不算是更坏的况。

    另外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就是。从这顿之后,众人跑吴月这里蹭饭的行动好像变得很频繁了。基本上一周内有三天的午饭都会跑到吴月这里来吃饭。但是众人也并非不学无术,点心和简单的饭菜做的都很漂亮。所以来吃饭的时候都会一起帮忙做饭,有时候也会带一些小点心过来。

    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美萱萱也和吴月熟悉起来。虽然不能说像是暮云一样和吴月很随意,但是至少说话已经平常起来。张若昕也总算是融入了众人。那个决斗的事,吴月也老实把它放在心底,美萱萱好像知道现在实力的差距,也没有再提。但是有时候吴月会看到美萱萱在一些健美房里大汗淋漓的锻炼。看来是准备着后再战。

    另外一件事,原本需要三个小时才能掌握的魔法回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其中的感悟突然提高了很高。大约一个多小时就能够掌握周围十米的地区。以前的话是三个小时七八米,能力大幅度的提升。看来又是邪神手镯的作用。有了暮云她们的帮助,自己现在在白天也能够去收集回路。不过毕竟占用时间太长。所以不能总是在白天出去。只有在暮云能够将女生们调离的时候吴月才能在别的女生的监视下过去,也不能隐形。说实话有些煎熬。反正那些敏感区域就先不管它,先把没事的区域解决了再说。

    体育课。

    “哎......”吴月拄着腮帮子盘腿坐在一旁的地面上。左手按在自己的大腿上。这个姿势是个男人都明白什么意思,但是这里的都是女生,而且都是很少见到男生的女生。还以为吴月除了什么事。都有些担心的看着吴月。

    “吴月,体不舒服吗?”体育老师看到吴月叹气,还是走过来关心的问道。“等一下要到你跑步了,能跑吗?”

    “我能休息一下吗?我愿意跑两倍的量。等一下我自己跑,就不和同学们一起了,可以吗?”吴月有些尴尬的说道。

    “可以是可以。”老师有些担心的蹲在了吴月的面前,仔细的端详着吴月。吴月的脸蛋更不自然的扭到一旁。“你脸好红啊。是不是发烧了?要去医务室吗?我背你去吧?”

    “不不不我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吴月赶忙摆手说道。但是左手一直按在自己的大腿上。

    “......”老师看了看吴月的左手,不捂着嘴轻笑。“好吧。那你休息一下吧。”

    被发现了。

    看着体育老师那似笑非笑的表,吴月捂着脸,半天不愿意抬头。

    在老师离开后,白灵坐在了吴月的旁边。“有反应了?”

    “让我一个人呆会。一会儿就好了。”吴月抬起头脸大红着说道。带着邪神手镯真的很少有这样绪波动的时候。吴月现在感觉尴尬的要命。

    吴月为什么不敢抬头,不就是因为已经抬头了吗?

    本来嘛,这是女校。都是女生。如果是男校的话估计上体育课往场一看全都是光膀子的,有的更直接的估计就穿条内裤。而女校上体育课,学校发的体服自然都是适合运动的,清一色黑色紧裤和白色紧背心,材质和丝袜一样是具有很高的延展,所以都很方便运动。这里的女生吴月就没有见到几个丑的,这个学校的食量又是荤素搭配分量刚好,所以学生们的平均重量都是**十斤。吴月放眼望去清一色细腰长腿。因为运动而让汗水在那些清秀的脸蛋上,淡淡的红晕更迷人。而且紧裤只到大腿,一双双保养良好白嫩的大腿晃在吴月面前。白色的背心让那雪白的皮肤和香肩露在外面。而且在她们运动的时候,某些比较有料的女生前一跳一跳的,还有后面丰满的部一抖一抖的,导致吴月在课程开始十分钟后就坐在地面上不能动了。尤其是刚才那个体育老师,长期锻炼让她的人鱼线非常清晰,部和部都非常的匀称。更夸张的是刚才蹲在吴月的面前,紧裤完全勒住了那里,那里的形状吴月看的一清二楚。吴月感觉最起码五分钟内应该是冷静不下来了。

    而且竟然还让我和一群女生在一起跑步500米?跑步我是不介意还让我站中间?我站远处看着已经这熊样了,还和女生一起跑步,让我近距离的看着面前女生那浑圆的小翘在我面前抖啊抖的,还有旁边女生那雪白的小白兔跳啊跳的。还是算了...我还是就这么坐着。真的跑起来我已经能够想到我在跑步一分钟之后的窘迫了。

    这不能怪我啊。你们不考虑考虑我这个男人的感受,我只能先罢课了。刚才那老师的表,绝对是发现了自己的窘状。用了黑暗能量流转全虽然短暂的冷静了下来但是放眼望去吴月又不冷静了。啊...好想跳河。

    “你这样很突出啊。”白灵看着周围笑道,眼睛弯弯的肩膀在轻抖,白灵现在是很拼命的忍笑。很多女生都看着唯一坐在地面上,左手还按着自己大腿的吴月。这让吴月感觉更冷静不下来。

    “我穿的是和你们一样的紧背心和短裤啊,我的裤子和你们相比也没有松多少?你让我怎么起来。”吴月无奈的说道。

    “谁让你平时不找你老婆给你解决一下。你那么多女朋友不好好用一下。”白灵笑着站了起来。“那你自己一个人呆会吧。下面该我跳远了。就不陪你了。你脑子里别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不就好了。美萱萱看到你这样又该挖苦你了。”

    “我尽量吧。”吴月苦笑着。

    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学校里面可还有游泳课啊,我已经能够想到那时候的熊样了。我去这要是现在站起来绝对是回头率百分百。

    吴月苦笑着。拼命在体内流转黑色能量。

    “吴同学......”这时,旁边传来了女生有些怯懦的声音。

    “啊?”正全神贯注冷静心的吴月突然被叫住,茫然的抬起头应声道。站在旁边的是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生。而且,部很大。吴月坐在地面上往上看看的更清楚。吴月立刻又低下头。

    “我看你好像不舒服。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女生有些担心的问道。

    “谢谢...我没事。”吴月笑着摇摇头。这个忙你怎么帮?要是真帮我把现在的状况解决了,之后我就被抓起来进行人工切除手术了。

    “我看你的手肘一直在捂着肚子,应该是肚子疼吧。你如果站不起来的话,用不用我去叫老师过来?”女生以为吴月是在客气,立刻说道。“或者我扶你去医务室,好吗?我学过急救知识,可以帮你看看。”

    原来在你眼中我现在是这个样子啊。吓我一跳。

    “咳咳...我没事了。”吴月站了起来。现在感觉冷静的差不多了,最起码没有刚才那么明显。

    “没事就好...”和吴月对视还有些难度,女生有些害羞的转过头。“老师说你要跑1000米。随时可以跑。”

    “好的,真是谢谢你。”吴月向着女生鞠躬道谢。走向了跑道。

    真好啊。在学校里还从来没女生这么关心过自己。有教养就是不一样啊。

    体育老师在一旁拿着档案本和秒表正在记录学生们的跑步时间,看到吴月走过来,眼睛下意识的瞄向吴月的下边。

    吴月也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吴月,你真的要跑一千米吗?没问题吧。”体育老师看着吴月笑了笑,问道。

    “没事。只是一千米而已。”吴月伸展着自己的胳膊,以前的话跑一千米肯定是要死不活的,但是现在已经没什么问题。体几乎和人类划开距离。

    看到吴月要跑步,旁边自由运动的女生开始围观过来。

    干...干嘛?不就跑一千米吗?我们学校的女生上体育课也都是跑八百米,虽然之后女生们全都趴在地上不想动。。

    吴月看着周围都是一脸惊讶看着自己的女生,不惊愕。

    “有什么了不起的。”

    旁边传来了极其熟悉的声音。吴月扭过头,美萱萱站在自己旁边,做着伸展运动。

    “你这是......”吴月疑惑的看着美萱萱。

    “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出风头。别以为就只有男生能跑一千米,女生也行。”美萱萱仰起头,不服气的看着吴月。

    “我不是出风头,我是刚才那个...额...算了。”吴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还是老老实实站在出发点等待跑步。

    “美小姐,你也要参加跑步吗?可是你的跑步成绩不在我这里记录。你跑了的话也没成绩。”体育老师看着在吴月旁边蹲在地上双手按在地上一脚蹬地做出准备起跑姿势的美萱萱,不问道。

    “没关系。我和吴月比赛。我不在乎成绩。”美萱萱毫不客气的说道。

    “这样的话...”体育老师终究只是老师,和一般的学校不同,在这个贵族学校,学生才是大爷。只要不添麻烦,学生怎么说基本上就怎么做了。体育老师也没得选,只好无奈的看着吴月。“那你多多加油。”

    “嗯。”吴月也是苦笑。虽然美萱萱不再挖苦自己了,但是不代表不会和自己对着干。像这样的事也是正常。幸好不是一个班,要不然估计会被烦死。

    “那么...开始。”

    老师下令,美萱萱如离弦的弓箭一般冲出。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已经跑出来十米远。和她相比,没有做出任何准备动作的吴月在老师下令时还在原地愣了半天才开始跑。一开始就和美萱萱拉下了一大截。

    吴月在美萱萱后方跑着,眼睛却向另一边看去不好意思往前看。美萱萱跑的动作幅度并不大,但是紧裤让她的部曲线显得尤为人。她泡在内圈,吴月都跑在外线圈了还是觉得眼睛不知道往哪放。

    美萱萱降低了速度跑到了吴月的旁边。“你个色狼,眼睛往哪放呢?”好在声音比较小。要不然吴月真不知道脸蛋往哪搁。

    “我不是故意的啊。”吴月一脸冤枉。

    “你脸红的嘛。心里肯定在对我想一些很下流的事。是不是。反正男人肯定都想着对女人做些这样那样下流的事。”美萱萱有些骄傲的笑着。

    “你材那么好是吧...还跑我前面,要体谅一下男人。”吴月苦笑着。

    “那你跑前面不就好了。”美萱萱一边跑还一边整了整自己的头发。

    “你确定......你肯定又不服气的在我后面追。一千米啊,我的体和你不一样,我就算再跑两倍路程也没事,可是你跑一千米应该就不行了。”吴月说完就觉得哪里不对了。这样说不就更像是挑衅吗?

    “有什么不一样的。你难道还是机器人吗?”美萱萱眯着眼看着吴月。

    “差不多。”吴月搔搔脸蛋。

    “哦?”美萱萱惊奇的看着吴月。“跑一个我看看。不用管我。我看你一千米能多快?”

    “你不生气?”

    “我决斗赢不了你打架也胜不过你我找些我能赢的方法不就行了。如果真的在跑步方面我无法战胜你,我总要找到别的办法在别的方面赢你。”美萱萱说道。“说吧。我看看。”

    “哦...”吴月怔怔的点点头。开始加速。美萱萱在吴月后继续保持着自己匀速仍旧比较快的速度,看着几乎是以百米赛跑的吴月。而且吴月的速度还在慢慢上升。以这种速度奔跑的话,美萱萱知道自己支持一分钟就已经是极限了。吴月能够支持这个速度超过一分钟,美萱萱就认输。

    但是美萱萱和周围围观的女生开始慢慢发出惊呼。在一旁看着的暮云和白灵也有些惊讶。吴月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已经到了腿都转的几乎出现残影的地步。原本需要四分多钟的路程,吴月竟然跑了两分钟多一点就到头了。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