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 白灵的到来

    。”吴月按在了韩芸溪的肩膀上。“你们,也按住我的体。”

    众人顿时抓住吴月的手臂手腕,张若昕直接抱住吴月的腰。美萱萱犹豫半天,还是抓在了吴月手臂上。

    大姐你是有多厌烦我啊。

    吴月也没辙。叹了一口气后,六人的影顿时消失在了原地。

    众人在恍惚的瞬间,一阵风吹来。顿时一嘴的沙子。

    “呸呸真的到沙漠了啊。”张若昕立刻吐着嘴里面的沙子说道。

    “竟然真的到沙漠了。”韩芸溪也轻吐着口中的沙尘,惊讶的说道。

    现在众人所处的,正是沙漠中央。放眼望去,全是金灿灿的黄沙。没有任何遮蔽物的阻挡,毒辣的太阳狠狠地直下来。众人的额头上立刻出现了汗珠。

    “那是当然了。我什么时候说谎过。”吴月抬起手,黑色的能量顿时扩散在周围。一个半透明的四方体笼罩在了周围。将风沙挡在了外面。“暮云,关于韩芸溪说的那种波动,你承受过吗?”

    “承受过。也只有在刚拿出来的时候有种波动而已。我的话只是头晕了一下。放心吧。吴月你的话应该没问题。”暮云对着吴月自信的说道。

    “那好。开始吧,韩芸溪。”吴月看向韩芸溪说道。顺便将张若昕拉了过来。“到我背后去。我会施加一层屏障。试着阻挡一下那个波动。”

    “好。”张若昕立刻移动体,躲到吴月背后,抓着吴月的手臂。

    “你们两个关系那么好?”薛优璇一边说着,一边也走到吴月后面。“躲一下,不介意吧。”

    “不介意。顺便说一句,她是我小姨子。乔培涵是她姐姐,托我好好照顾她。”吴月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利用念话对着书说道。“面具,展开防护罩。将那把剑的力量阻挡在外面。”

    “是。”

    面具应声。顿时,一道高有两米,呈现孤型的透明屏障出现在了吴月的面前。类似于玻璃一般的屏障。将吴月,张若昕,薛优璇都笼罩在了其中。同时,屏障在出现的瞬间开始延展,蛇一般不断扭动。自动扩大,将暮云和一旁的美萱萱也笼罩在了其中。

    “多管闲事。”美萱萱不爽的说道。

    “谢谢了啊。”暮云向着吴月道谢。

    “哦”吴月怔怔的说道。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利用念语说道。“你懂人世故的嘛。”

    “考虑到主人的处境所作出的决定而已。”面具说道。

    “啊哈哈这还真是”吴月对着韩芸溪笑道。“开始吧。”

    “嗯。”韩芸溪点点头。韩芸溪深呼吸一口气,抬起自己的右手对着上方,手心处开始慢慢的凹陷。

    突然间,强大的气流带着巨大的力以韩芸溪的体周围冲出。气不断冲击地面,将地面的沙尘向着周围不断推动扩散。如果不是吴月众人面前刚好有面具弄出来的屏障在,铁定被这阵飞散的沙尘给掩埋。

    伴随着狂风的涌动,金色的剑柄慢慢从韩芸溪的手心中挪动。韩芸溪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握住了这个剑柄。猛地抽出。

    金色的光芒在剑刃抽出的瞬间向着周围扩散。吴月所建造出来的小型结界在瞬间就被冲为了碎片。金色的波动在地面上横行,可以清晰看到沙地上有着类似水纹一般的波纹在向外扩散。冲上一侧的风沙也在同时被冲散,但是波纹在吴月等人的方向却被终止了。

    屏障完完全全的将波纹挡在了外面,甚至在屏障上留下一丝痕迹都没有。众人看着沙地周围的景象,深知这个波动所造成的危险。( 但是也更讶异于这个屏障的坚固。同时,众人的注意力也在瞬间,集中在了韩芸溪的左手上,那个散发着阵阵威严的剑。

    但是说是剑不太对。它是单向刃,应该说是刀。但是刀刃弧度并不大,看起来还是像剑。整体长约有两米。刀刃呈现一种类似于闪电般扭曲的状态。但是刀刃的刃部竟然有着类似于锯子一般的倒刺。倒刺说长不长,却极大的增大了刀刃的面积。极其扭曲的姿态让这把剑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好长的剑啊你不嫌重吗?”吴月惊讶的看着那把刀。那么长的刀,看起来还很大,韩芸溪却像是没有重量一般拿在手中,刀的顶端整整高过韩芸溪体的一半。

    “我感觉就和羽毛一样轻。”韩芸溪晃了晃手中的刀。虽然她的动作看起来很轻便,但是刀在晃动的时候产生着阵阵的呼声,足以说明这把刀的沉重。“对了,吴月你没事吗?”说到这,韩芸溪赶忙向后退去。

    “我?我没事啊。”吴月奇怪的看着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摸了摸脸颊。“好像没什么感觉。刚才那把剑的波动好像也没有影响到我。”

    吴月撤去了屏障。屏障消失的瞬间,除了吴月和暮云以外,薛优璇,美萱萱和张若昕立刻后退了一步。

    “头好晕”张若昕捂着自己的头说道。

    吴月看着韩芸溪手中的圣剑。的确能够感觉到那把剑本在向外传达着一阵又一阵的波动。地面的沙子就好像被磁力渲染一样在缓缓跳动着。上一次碰到圣剑的话,感觉全都在疼。但是这次,怎么说呢?这种波动有点类似于按摩,全上下麻酥酥的舒服的。

    艘仇仇地独后察所月方不酷

    吴月对着张若昕三人伸出自己的右手。屏障再次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三人那虚浮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

    “头晕的感觉消失了”张若昕奇怪的看着自己。在看到面前的屏障时才恍然大悟。“看来我这趟来根本就是扯后腿的啊。”

    “那也比什么都不做强。”吴月说道。走向韩芸溪。“能把圣剑借我看看吗?”

    “吴月你可以碰吗?”韩芸溪担心的问道。

    “总要试试。我现在至少没什么太奇怪的感觉。”吴月笑了笑。

    “那好吧。你要小心点。”韩芸溪将圣剑递给吴月。

    吴月在握住剑柄的时候,一阵雷电在吴月握住剑柄的手指上涌动。但是吴月手心用力,雷电顿时消散。

    “哦”吴月惊奇的看着手中的剑。一个转,向着空无一人的方向猛地一挥。

    雪白色的剑气凭空而出,划破空气向着远处的沙山冲去。竟然将一座沙山的山顶完全削去,冲为了一堆散沙消散在空中。

    “卧槽这么厉害。”吴月惊愕的看着那座被削去的山头。沙子像是水流一般沿着山壁不断的滑下。

    “吴月你真的什么事都没有,还能使用?我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将能量慢慢的提取出来。”韩芸溪惊愕的看着吴月。

    “能量?”吴月奇怪的看着手中的剑。手放在了剑刃上,猛地一抓,一团能量出现在了吴月的手中。“这个?”

    “哎”这下子除了吴月之外都彻底傻眼了。连一旁观看的露茵都呆住了。

    “吴月你怎么做到的?”露茵断断续续的问道。“那个圣剑我在直接接触的时候,也只能摸着而无法拿起来。更别说随手将能量取出。”

    敌远仇地酷敌恨陌冷吉艘封

    “怎么做?这个就这么一抓”吴月又做了刚才那个动作。但是表很疑惑。“说到底,我怎么做到的呢?”

    “这只是几年的时间你就从害怕这把剑到控制这把剑。你也是够夸张的。”暮云叹着气说道。拍了拍韩芸溪的肩膀。“没关系。他是怪胎。不要在意他。”

    孙仇仇仇方后恨陌冷独阳诺

    孙仇仇仇方后恨陌冷独阳诺  “我也去。韩芸溪的力量我最熟悉了,到时候如果不小心出了状况我也好帮忙。”暮云也立刻站起来说道。

    “不这么说就有些过分了。”韩芸溪也只能苦笑。

    “那姐夫,能利用这个将学校的问题解决吗?”张若昕突然问道。

    后仇不科独后术陌冷术察早

    “不能。”吴月很直接的摇摇头。手中的能量又按在了剑刃上。将剑还给韩芸溪。“我能够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但是这个力量也只是强大而已,不存在特殊的意义。能做的只有彻底毁灭灵魂中那些污染物。如果找到这些能量根源,利用这把剑倒是可以破坏。但是目前不知道根源的话,就像是你买到了捕鼠夹,不代表家里的老鼠就没有了。”

    “但是至少不用担心大家再会受感染了不是吗?”韩芸溪说道。“我虽然不行,但是吴月你刚才那一下子所取出来的能量比我要强上很多。相信吴月你会比我更快的聚集到更多的能量。这样我们就有充足的时间来找出根源了。”

    “还好吧。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了。”吴月耸耸肩。“那韩芸溪,将剑收回去吧。我们回去了。这个鬼地方比想象中还坑。”

    “也好。”韩芸溪握紧了手中的剑,剑慢慢缩小,消失在了韩芸溪的手中。

    众人抓住了吴月的体,下一秒,回到了之前吴月所在的房间中。

    “啊全都是沙子。”回来后,张若昕无奈的看着上满是沙尘的衣服。“姐夫,我用一下你的浴室。”

    “也借我用一下。”暮云看着自己的衣服,苦笑着说道。

    “现在担心的一个事解决了,我也觉得很想洗澡。”薛优璇也立刻说道。

    “暮云姐,我帮你搓背吧。”美萱萱立刻凑到暮云旁边说道。

    “那打扰了。”韩芸溪歉意的对着吴月笑笑。

    “哦”反正我个人意见就是没啥用。不过我也不讨厌就是。女生在自己的浴室洗澡,很有趣啊。

    “姐夫你要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如果你乱动的话,就把你当成是猥亵犯抓起来。”张若昕立刻瞪着吴月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吴月苦笑着说道。我要是真想看凭你们还察觉不了。不过没那个必要。而且你们这些淑女会在一个男人家里洗澡吗?这从根本上来看就是很不合理节的事吧。

    看着众人全都进入了里面一个房间。吴月只能无聊的坐在沙发上。头部放松的枕在沙发上。

    事还真是巧合。本来还是无解的事,现在突然有了可以短时间暂时解决的方法。不用为时间发愁。而且也知道这个学校的问题主要是魔力的流动所带来的能量增幅。自己接下来只要找到整个学校问题的魔力源所在,利用自己那自己都说不通的魔法频率的感知,应该就能够解决了。

    好巧啊

    等等,好巧。

    我记得这是命这个混蛋一手造成的时间。上一次也是,因为太过巧合得到了神之卡,又巧合的碰到了萧命,但是这些都是命安排好的,如果不是迪欧斯先生来找到自己的话,说不定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回来。而这一次又巧合的遇到了韩芸溪的能力,巧合的知道了事的问题所在,万一在造成了什么不可挽回的局面的话,一辈子就真的无法翻了。

    “看来我是又被命这个混蛋给住了啊。”吴月又颓废的靠在沙发上。手捂着自己的额头。

    “毕竟他早就知道你不可能逃出这个圈子。你都已经陷入这里了,根本不可能让自己抽。”格斯出现在吴月旁边。“事不解决你是跑不掉了。”

    “命那个家伙的目的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吴月无奈的说道。

    结远仇仇独敌学战月远敌毫

    “他太懂得隐藏。肯定不会让你那么简单的就发现到。”格斯也同样叹气的摇摇头。“除了哈迪斯大人之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具有计谋的人。这次我在你边,绝对不能再让事向着他想要的方向走。”

    结远仇仇独敌学战月远敌毫  现在众人所处的,正是沙漠中央。放眼望去,全是金灿灿的黄沙。没有任何遮蔽物的阻挡,毒辣的太阳狠狠地直下来。众人的额头上立刻出现了汗珠。

    “说的也是呢。有格斯大哥在的话,我就不会像上次一样孤奋战结果到最后被坑了还不知道。”吴月看向格斯。“那格斯大哥,我现在有什么需要做的吗?虽然事的大致走向是清楚了。但是具体步骤还不知道。”

    “虽然在我看来,你最好的方法就是退出。不要在理会这个事件。”格斯看着吴月。“如果上一次我在你边的话,我会直接带着你直接到冥界去将能量治愈好,然后直接带着你回来。不会让那个萧命有机会接近你。只要萧命没出现在你面前的话,后来的一切就不会出现了。这一次也一样,不论命的目的是什么,只要你不再接近这里,他的目的如何也就与你无关。”

    “可是我都有自己的房间,有自己的同学,也登记过了,也和韩芸溪她们找到短暂解决的方法,我走不掉啊。就这么走了心里实在是过不去。”吴月捂着自己的脸蛋苦笑。“总算是能够明白那些所谓的英雄了,不是所谓的大义在支持,而是良心在带动。我现在走的话良心根本就不安。”

    结地科地酷艘学接阳显孙所

    “心绪这么复杂,还真是符合你们冥界人的特征啊。”露茵慢慢飘到了吴月的上方,半透明的体在空中以侧躺的姿势说道。

    “露茵姐。你去过冥界吗?”吴月抬起头看着露茵说道。

    “关于引进冥界特有的珠宝和材料的曾经去过。和天界那些人不同,冥界的人怎么说呢?冥界的人脑回路真的转的太多。天界的人除了个别天使之外,大部分天使还是比较无忧无虑。”露茵笑道。

    “因为环境的不同。”格斯说道。“吴月你也看到了。冥界的阳光并不充足,因此农作物很难生长。在人界和冥界的贸易交流开通前,冥界的主要食物都是野兽的。而天界不同,充足的光和优秀的环境让作物很完美的成长起来,再加上人界的大部分人对天界的天使那独有的崇敬,让他们拥有更好的生活。生存压力不同,自然人的思想也不同。”

    “哦不论在什么地方,生存都是一个问题啊。”吴月盘腿坐在了沙发上。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的处境。“算了。冥界不论以前怎么样。现在的生活反正是好到格斯大哥的厨艺都让我佩服。我现在在意的是我现在的处境。这个能量问题到底该怎么办啊?”

    “我刚才听到你说命那个cw组织的老大吗?这次的事是他搞的鬼?”露茵飘到吴月面前问道。

    “是啊。之前找过他一次。是他说的。”吴月点点头。“但是详细况他没说。他只是说这次的事只是他的一个实验而已。好像完全放任我去解决这件事。”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担心他其实是在给你下什么子吗?”露茵笑道。

    后仇远仇方孙球接冷通秘术

    “嗯。所以现在完全是两难的境界。”吴月无奈的说道。

    “但是你逃不掉不是吗?”露茵凑近吴月,和吴月面对面的说道。“逃不掉的话只能做了。与其逃跑了后再后悔,不如做了什么之后再后悔吧。”

    “正是这么打算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来了。”吴月笑道。

    “很好。”露茵笑着拍了拍吴月的脑袋。虽然是灵魂,但是吴月仍旧感觉到脑袋上传来了淡淡的触感。

    后远仇地方结恨由孤所吉闹

    这时,门铃被敲响了。

    吴月走到大门前打开。看到外面站着一排清一色的女仆。一共五位。和一般的coy不同,那种沉静和安稳的感觉,表示着她们是确确实实的女仆。她们每个人手中都提着一个手提袋。都手提袋里面的布料来看,应该是衣物。

    “你们好。”吴月尴尬的抬起手打着招呼。“是来找暮云她们的?”

    “是的。你好,吴先生。”女仆们都向着吴月微微鞠躬。

    吴月赶忙让开,她们再次向着吴月行礼过后就进入了房间。吴月站在门口很尴尬。

    “去去。出去。”露茵在屋里对着吴月挥着手。“还想着看她们换衣服吗?想看的话我回头送你几张照片。”

    敌不不地结察所闹地战艘

    站在外面,吴月看着天空。只能向着一旁的花坛走去。在自己这栋小楼的旁边有着不少花坛,吴月坐在花坛边等待。

    “被赶出来了?”后传来了极其熟悉的声音。

    吴月转过头,竟然看到白灵就站在背后。但是白灵上穿着这个学校的长裙。头发也经过精心修剪过,脸上也略微擦了些淡妆,让整张脸看起来比以前惊艳了很多。

    “”吴月上下看着白灵后,两手一敲。“原来如此。你转学回来了啊。你以前好像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事理解的快的啊。这里就是你之后的住所?”白灵看着旁边的那栋小屋。“虽然以前只是用来放置杂货的地方。但是改造的意外的很好。看起来舒适。”

    “你还记得这里啊。”吴月惊奇的说道。

    “毕竟是从小在这里上学的地方。而且来到这里之前我大致有猜到你可能会住在这里。”白灵微微笑道。“毕竟这个地方距离学生的宿舍楼有段距离,而离食堂和教学楼又不会太远,不会造成尴尬。的确适合你这个与这里格格不入的人居住。”

    “你说的我很难过啊,我又不是相当格格不入的人。你也为我这个格格不入的人想一下啊。”吴月哭无泪的看着白灵。

    “所以我才回来了不是吗?有个熟人在你也比较放松。”白灵看着吴月笑道。“好在校长还比较开明,我回来的还比较顺利。”

    艘科科不方后学战冷冷不

    “但是没关系吗?这个学校的能量”吴月在意的说道。就算韩芸溪能够利用剑刃消除别人受到的污染。但是那终究治标不治本,而且也不能保证学生自不会受到影响。能不过来比较好吧。

    “终究只是圣洁能量不是吗?你忘了?我自就是光之能量的能力者啊。你觉得光的污染会污染到我吗?”白灵笑道。“所以这次过来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到你。不过”白灵的嘴角松弛了下来。“我好像想多了。你刚来就和这里的女孩关系搭理的好。”

    “只是为了保护这个学院的学生而已。”吴月苦笑着说道。“她们都是学生会的人,所以一起来帮忙找方法。”

    “是哦。”白灵大步向到吴月旁边,坐了下来。“方法怎么样了?”

    “韩芸溪的圣剑可以消除学生们受到的污染。算是一个方法吧。”

    “是哦~~”

    “怎么了?”察觉到语气似乎不太对。吴月不问道。

    “没事。看吧,出来了。”白灵示意着吴月向后看去。

    吴月转过头,看到正在打开门从门内走出来的女仆等人。女仆出来在看到坐在一旁花坛的吴月时,向着吴月再次鞠躬后,便离开了。

    暮云从房间内走了出来。左右看着寻找着吴月。在看到坐在吴月旁边时的白灵时不呆住了。

    “白灵?”暮云不确定的说道。

    “你好。又见面了。”白灵站起来笑道。

    后仇地科酷孙球陌月指考冷

    “太好了。白灵你也在的话就一定没问题了。”暮云小跑到白灵面前双手握着白灵的手。“走吧走吧。大家也都很想你了。吴月你也快点跟上来吧。”说吧,暮云便拉着白灵向着屋里走去。

    总觉得我那么多余。

    众人拉着白灵叽叽喳喳的交流着感想。三个女人一台戏,更别说是六个女人了。吴月坐在一旁只能一脸无奈的看着那几个人在叙旧。张若昕也被她们拉进交流圈。女人的友谊建立的比想象中还要好。原本张若昕和她们还不是很熟,但是只是这短短的几十分钟,已经无话不谈。吴月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局外者。话题已经由最开始的学校能量问题变成了现在的衣服和好问题。

    最后她们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清楚。在吴月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屋子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她们带着吴月逛了整个学校。学校很大,吃完午饭再逛完整个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吴月不忍心让女孩子在走路,就让她们自己回去了。吴月则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反正到饭点的话可以直接到食堂里。这个学校里的一切都不需要钱。貌似都包含在学费里了。不过吃饭的餐点都有严格配置,以防止女孩子长成小胖猪。但是那种分量对于吴月这种大老爷们来说就有些痛苦了。在家里小枫总是担心吴月不够吃拼命的给吴月夹菜。现在吃的量还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

    吴月靠在沙发上,肚子一阵阵的咕噜噜的叫着。这里的餐点味道非常好,毕竟厨师是顶端的。可是那种分量,吴月两口就吃完了。下午又逛了整整几个小时,早就饿了。总算是能够理解这个学院的学生为什么材都那么苗条了。

    “我给你做些东西吃吧。”格斯看着吴月的样子,出现在吴月边说道。

    这个小楼里还另有厨房,而且冰箱里放的满满的材料。而且食居多。要做什么都没问题。这里的服务还真周到啊。但是材料这么多,是想着我自己就会做饭吗?

    格斯站了起来,在站起来的时候,吴月漂浮在自己边的边,看着自己的体向着冰箱走去。总觉得怪怪的。

    灵魂出窍这种状态不论来多少次我都觉得完全无法习惯啊。

    后地远科方后学由阳羽闹

    “姐夫~~~~”

    大门被突然推开了。一脸苦相的张若昕捂着自己的肚子走了进来。

    看到张若昕的瞬间,吴月就猜到为什么自己的冰箱里会有那么多材料了。

    张若昕看不到吴月的灵魂,径直走过吴月的灵魂,向着厨房走去。但是在看到厨房里切菜的格斯时,张若昕张开的双手停住了。

    “是是格斯先生?”张若昕不确定的问道。

    正在切菜的格斯气质与吴月迥然不同。明眼人自然一眼看的出来。更别说已经知道格斯存在的张若昕。

    敌仇地仇方敌术接闹主结闹

    “吴月在你背后。”格斯放下了手中的菜刀。黑色的气在格斯旁边聚集,凝聚成为吴月的样子。漂浮在空中的吴月赶忙进入了这个制作的体。

    “说吧。这个冰箱里的食材是你弄得?”吴月握了握自己的手掌。确定体没问题。

    “姐夫你也知道了。这个学校的食物是多少。你看你都饿的让格斯大哥做饭了,我就饿的更受不了了。”张若昕抓着吴月的胳膊摇着。“让我在你这里吃饭吧。你看材料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果然是你准备的。这么吃没问题吗?你真的不会长胖吗?”吴月担心的看着张若昕。

    “没关系,我会多做一份。尽量将食量控制在八分饱。多吃几顿没关系,不要一次吃太多就好。”格斯看向张若昕。“有讨厌吃的东西或者不能吃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