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 组队决斗

    吴月捂着脸扭过头。默默的向着另一边移动。坚决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远处的格斯就坐在公园旁的娱乐设施上的长椅上,看着手里刚刚买到的报纸。不过报纸上并没有格斯需要的信息,只有娱乐圈的名人信息和一些公司的信息,以及一些国家中对于政策的调整和贪官的抓捕。看来雷恩所报告的事终究只是发生在未来,在过去没有什么要发生的预兆。

    毕竟接下来只有6个人了。三场对决同时进行,而且吴月毕竟是和两个人进行决战。所以在结束了两个人的决斗之后,其余六个人的决斗也已经进入到尾声。

    这么一来,人数就只有四人。

    这个时候,裁判突然出来说道。“因为时间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为了节省时间就不一个一个的战斗了。现在选择一个比较特殊的决斗方式。那就是组队决斗。”

    组队决斗?还真是喜欢做一些预料之外的事。这种组队决斗,如果不是两个人特别具有配合度的话,到了后期根本就是一挑二。这裁判是有多想省事才会搞成这样?

    不过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的确浪费了不少时间。但是早不弄晚不弄都最后四个人了你开始玩这手,大家一路打到现在都精神非常紧张了好伐?你还嫌大家不够乱吗?

    不过吴月也只能够在心里想想,实在是不好意思说。毕竟旁边的三个人已经在拿起自己的卡组在考虑组队卡组的可能

    “组队决斗就按照共用场地和墓地来规范。生命值共享,为16000点。除了第一个人不能抽卡外第一回合都可以抽卡。其余和普通决斗相同。还有什么要说的?”裁判说道。

    众人摇头。

    “那么开始抽签吧。里面放入了两对号码。”裁判双手抱着一个小箱子。“四个号码分别是一对一和一对二。抽到相同号码的人就是一对的。上来抽取吧。”

    “”吴月看了看周围。看着旁边的一个年龄和自己相仿,戴着眼镜的男生。他是使用幻影骑士团卡组的人。可以说是剩余在场的人中实力最好的。卡组也是最麻烦的。

    怎么办?要把他作为对手吗?如果之后和他对战的话应该能够成为比较有趣的决斗吧。

    “那么就先由我来吧。”使用幻影骑士团的男生走上前,第一个开始抽取。拿出来后,将纸条向众人展示。

    是1

    “那么接下来就是我吧。”另外一个女生说道。她使用的也是帝王卡组。女生抽出来后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是2

    另外一个瘦高的男生走上前,抽出来后,放在了一旁。是1

    吴月抽出了最后的2,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如果是平时的决斗的话,我自然是希望以最大胜算的方式来选择决斗。吴月看着旁边桌子上的便条,向着已经站好位置的女生点点头。

    女生也是点点头。插好卡组,打开了自己的决斗盘。

    “决斗!”

    顿时,场上四个骰子开始旋转起来。

    吴月是2,女生的是3瘦高男生是2,而使用幻影骑士团的眼镜男生则是6

    “我选择我们队伍后攻。”眼镜男生想了想后说道。

    “那么由我先攻吧。你多抽一张牌。”吴月对着旁边的女生说道。女生点点头表示赞同。

    瘦高男生和眼镜男生转换了位置,站在了吴月的对面。指了指自己,又指向吴月旁边的女生,最后指向眼镜男生。“那你过后是我。之后是她,最后是他,没问题吧。”

    众人都表示没问题。

    “那么开始决斗。由我先攻,抽牌。”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众人也在同时,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

    “发动魔法卡,强而谦虚之壶。翻开卡组最上方三张卡,选择一张加入手牌。这回合我不能够特殊召唤怪兽。”吴月拿起了卡组最上方的三张卡。泛神的帝王,真源的帝王和冥帝厄瑞玻斯。“我将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发动魔法卡帝王的深怨,展示手中的光帝克莱斯,将卡组中的真源的帝王加入手牌。然后舍弃手中真源的帝王,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从卡组中抽两张卡。接下来发动魔法卡,强而贪之壶,将卡组最上方十张卡除外,我抽两张卡。”

    看着自己抽到的两张卡,吴月将卡片加入了自己手牌。“埋伏一张卡,发动魔法卡,手札抹杀。双方舍弃所有手牌,然后抽出相应数量的卡片。”吴月将卡片拿起来塞入了墓地中。众人也同时丢弃自己的手牌,再次抽出五张卡。

    “召唤,鬼青蛙(等级2,攻击力1000,守备力600)。鬼青蛙的效果,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将卡组中一张等级2以下的水属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卡组中等级2的粹蛙(等级2,攻击力100,守备力2000)送墓。除外墓地中帝王的深怨,真源的帝王守备表示召唤。回合结束。”(16000,3)

    “我的回合,抽牌。”瘦高男孩抽出了自己的卡,看到后,立刻将卡片放在了决斗盘上。“我召唤暗黑格雷法(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1600)。发动魔法卡,同胞的牵绊。支付2000基本分,以自己场上1只4星以下的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和那只怪兽相同种族·属·等级而卡名不同的2只怪兽从卡组特殊召唤(同名卡最多1张)。这张卡的发动后,直到回合结束时自己不能把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暗黑格雷法,将四星的暗属战士族怪兽从卡组中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终末之骑士(等级4,攻击力1400,守备力1200)和卡组中的命运英雄钻石人(等级4,攻击力1400,守备力1600)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终末之骑士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将卡组中一张暗属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卡组中的元素英雄影雾女郎(等级4,攻击力1000,守备力1500)。影雾女郎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才能发动。从卡组把元素英雄 影雾女郎以外的1只英雄怪兽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第二张命运英雄钻石人加入手牌。”

    英雄卡组啊不,应该是钻石人命运英雄卡组啊。算是一个fun卡组之一吧,不过加了影雾女郎来看,应该是加了假面,那也算竞技卡组吧。而且第一回合不能攻击但是还召唤出一堆怪兽来给自己的伙伴来打下下回合进行叠放的基础。还不错嘛。不过我旁边的女生应该有办法给他解场。

    “我发动暗黑格雷法的特殊能力发动,舍弃手中一张暗属的怪兽,将卡组中的一张暗属怪兽送入墓地。我舍弃手中的绝对王j革命(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将卡组中的命运英雄暗黑天使(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送入墓地。绝对王j革命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送入墓地的场合,从自己卡组上面把3张卡确认,用喜欢的顺序回到卡组上面。”瘦高男孩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拿起来,看了看后,改变了第二张和第一张的顺序便放了回去。“我发动场上命运英雄钻石人的效果,可以确认自己的卡组最上面的1张卡。那个是通常魔法卡的场合把那张卡送去墓地,下次的自己回合的主要阶段时可以发动那张通常魔法卡的效果。我卡组最上方的卡片是通常魔法卡命运抽卡。我将其送入墓地。这样下回合到你的时候,你就可以多抽两张卡。”瘦高男孩是对着眼镜男孩说道。

    “好。多谢了。”眼镜男孩说道。

    “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14000,3)

    “我的回合,抽牌。”女孩也立刻抽出了自己的手牌,看了看后指向了吴月盖在场上的卡片。“我发动盖牌,魔法卡,贪而无之壶,主要阶段1的开始时从自己墓地选择3只不同种族的怪兽才能发动。选择的3只怪兽加入卡组洗切。那之后,从卡组抽2张卡。这张卡发动的回合,自己不能进行战斗阶段。我将墓地中战士族的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魔法师族的冥帝从骑以及恶魔族的邪帝盖乌斯回到卡组。抽两张卡。”

    吴月将墓地中的混沌战士拿了出来,而女孩则将墓地中的冥帝从骑和邪帝拿出,放回了卡组中。紧接着抽出两张卡。

    除了我之外貌似第一回合基本上都补充了不错的手牌嘛。而且场上铺的也可以。各位的运气都不错。虽然我旁边这位抽卡是我铺的场就是。

    “发动魔法卡,旋风,破坏你场上的盖牌。”。

    随着场上挂起的龙卷风,瘦高男孩场上的盖牌被吹了起来。在空中化为了碎片。是陷阱卡技能突破。还真是麻烦的卡片。帝王没有怪兽效果可就没用了。

    “接下来除外墓地中的冥帝从骑,将墓地中的天帝从骑在场上特殊召唤。天帝从骑的特殊能力发动,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可以选择卡组中一张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卡组中的冥帝从骑特殊召唤。冥帝从骑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回合我可以多一次上级召唤的能力,不过我不能够从额外卡组特殊召唤怪兽。除外墓地中的泛神的帝王,我将卡组中的三张帝王的深怨向你展示。我将其中一张加入手牌。其余两张回到卡组。发动帝王的深怨,展示我手中的怨邪帝盖乌斯,将卡组中的帝王的烈旋加入手牌。接下来将我场上的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怨邪帝盖乌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怨邪帝的效果发动,除外你场上两张卡片,并给与1000分的伤害。我除外你场上的命运英雄钻石人和暗黑格雷法,给与1000分的伤害,并将除外卡片中的同名卡从你的手牌,卡组,额外卡组,墓地中除外。”女孩指着瘦高男孩场上的怪兽说道。

    “漂亮!”吴月下意识的说道。

    不错嘛。选择的很好嘛。这个卡组很明显以钻石人的墓地魔法效果和暗黑格雷法的送墓效果为核心来补充手牌,估计还有别的战术。如果同名卡都给除外的话,这个卡组就不足为俱了。

    “我舍弃手中的效果遮蒙士(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调整),选择你场上的怨邪帝,怨邪帝的效果无效。”这时候,还没有轮到他回合的眼镜男孩突然将手牌送入了墓地说道。

    在怨邪帝手中聚集起黑色的气流的时候,效果遮蒙士出现在了空中。那宛若薄纱一般的羽翼在空中慢慢摆动,轻盈的白色光芒慢慢落在了怨邪帝的上。怨邪帝手中凝聚起来的黑气顿时消散在了空中。

    “但是送入墓地的天帝从骑效果也发动了,这张卡送入墓地的场合,选择自己除外的一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回到手牌。我选择泛神的帝王回到持有者手牌。”女孩看向吴月。

    吴月也立刻将手伸向自己的除外区。“我将除外区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

    “然后我发动场上的鬼青蛙的特殊能力,一回合一次,选择我场上一只怪兽回到手牌。我选择场上的怨邪帝盖乌斯回到我的手牌。”女孩将怨邪帝拿了起来,向着男孩展示道。“然后发动帝王的烈旋,这回合可以将你场上一只怪兽作为祭品来上级召唤,而我因为冥帝从骑的效果,还拥有一次上级召唤的能力。”

    “干得好。”吴月再一次在一旁赞叹道。这女孩还真是神队友啊。我们两个卡组差不多,相很好。还熟悉运用了我在场上留下的鬼青蛙。不错。这要赢看来不是难事。

    女孩笑着点点头。指向男孩场上蹲着的终末之骑士说道。“我将你场上的终末之骑士和我场上的真源的帝王作为祭品,再次召唤,怨邪帝盖乌斯。怨邪帝盖乌斯的特殊能力发动,除外你场上的命运英雄钻石人和暗黑格雷法。给与你1000点的伤害并将你的同名卡全部除外。”

    这次怨邪帝从手心中发出了两道黑色的雷电,雷电击中了钻石人和格雷法。钻石人和格雷法化为了粉末消失在了空中。瘦高男孩无奈的将卡组拿起来,将卡片拿出来放入除外区,生命值再次下降,还剩13000点。

    “可恶”男孩懊恼的将卡片拿起来放入除外区。

    “我将鬼青蛙转为守备表示。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16000,4)

    “我的回合,抽牌。”眼镜男孩终于抽出了自己的手牌。“在我的主要阶段,发动墓地中命运抽卡的效果,再抽两张卡。”

    这次是七张手牌会怎么出呢?

    吴月心里没底的。

    “我特殊召唤召唤疾行机人贝陀螺集合体(等级3,攻击力1200,守备力600),自己场上没有怪兽存在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然后发动疾行机人贝陀螺集合体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从卡组把疾行机人 贝陀螺集合体以外的1只疾行机人怪兽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竹蜻蜓电子人(等级3,攻击力600,守备力1200)加入手牌。接下来竹蜻蜓电子人的特殊能力发动,我方场上有风属的怪兽存在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然后等级3的竹蜻蜓电子人和等级3的贝陀螺集合体叠放,超量召唤,阶级3,彼岸的旅人但丁(阶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2500)守备表示召唤。但丁的特殊能力发动,除外一个超量素材,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送入墓地。”眼镜男孩将卡片拿了起来,看了看后放入了墓地中。

    堆下的三张卡分别是暗之惑,幻影骑士团沾尘袍和幻影翼。堆下的真的非常好啊。陀螺卡片和幻影骑士团的杂牌卡组吗?

    “我除外墓地中的幻影骑士团沾尘袍,发动其效果,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才能发动。从卡组把幻影骑士团 沾尘袍以外的1张幻影骑士团卡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幻影骑士团无声靴(等级3,攻击力200,守备力1200)加入手牌。接下来召唤手中的第二张幻影骑士团沾尘袍。发动手中无声靴的效果,自己场上有幻影骑士团怪兽存在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无声靴特殊召唤。接下来等级3的无声靴和等级3的沾尘袍叠放,超量召唤,幻影骑士团断碎剑(阶级3,攻击力2000,守备力1000)。幻影骑士团断碎剑的效果发动,除外这张卡一个超量素材,选择双方场上一张卡,选择的卡片破坏。”

    “启动盖牌,陷阱卡技能突破。我选择你场上的断碎剑。效果无效。”女孩也立刻发动了自己的盖牌。这次的卡片效果很成功的发动了。幻影骑士团的效果在中途被打断了。

    “被躲过去了啊。无妨,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13000,3)

    真是漫长的一回合。双方都是各种展开啊。就倒数第二场比赛而言,的确是不错的战况。周围围观的人也都发出了哦~~之类的赞叹声。看来裁判也不是什么都没想就选择了这种做法。

    “在你的结束阶段,发动墓地中真源的帝王的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烈旋,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女孩拿出了自己墓地中帝王的烈旋,看着吴月说道。“该你了。加油。”

    “那么我将真源的帝王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然后是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自己的卡片。看着自己5张手牌,又看向女孩盖下的另外一张卡。

    魔法卡,增援。希望我能够从卡组中拿出天帝吗?艾玛这场组队决斗打的还真是和谐啊。太舒服了。虽然各个都还不熟悉,但是卡组的相真的是意外的好。

    “我发动盖牌,魔法卡增援。将卡组中的一张等级4以下的战士族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等级1的天帝从骑迪娅(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从卡组中加入手牌。墓地中等级偷窃虫效果发动,等级8的怨邪帝等级下降1,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 吴月将卡组中弹出的卡片加入了手牌。“鬼青蛙的特殊能力发动,选择我场上一只怪兽回到手牌。”吴月再次指向自己场上的鬼青蛙说道。“将场上的怨邪帝盖乌斯回到手牌。虽然可以在召唤一只青蛙怪兽,不过现在手牌中没有,就不召唤。接下来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舍弃手中的帝王的烈旋,从卡组中抽两张卡。”

    再次抽出自己的两张手牌后,吴月指向自己场上的等级偷窃虫说道。“发动魔法卡,强制转移。双方选择一只怪兽交换控制权。因为我们两个是共用场地,所以是我们两个场地交换怪兽。我选择等级偷窃虫。”

    “选择哪一个?”眼镜男孩看向旁边的瘦高男孩。

    “还是但丁吧。断碎剑的话风险太高了。”瘦高男孩说道。

    “也好。选择但丁交换控制权。”眼镜男孩点点头说道。

    场上的两只怪兽所处的空间突然一阵晃动,接下来同时出现在了对方的场地上。

    “我发动我场上但丁的特殊能力,除外一个超量素材,从自己卡组上面把最多3张卡送去墓地才能发动。这张卡的攻击力直到回合结束时上升因为这个效果发动而送去墓地的卡数量x500。因此但丁的攻击力上升到2500点。”吴月拿起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看了看后送入墓地。

    “墓地中泛神的帝王效果发动,除外墓地中的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的两张帝王的深怨和一张帝王的烈旋向你展示。选择其中一张加入我的手牌。”

    “帝王的烈旋加入手牌。”眼镜男孩说道。“在你墓地中有真源帝王存在的场合,可不能再让你堆下多余的帝王魔法卡陷阱卡。”

    “反正结果都没差。发动永久魔法卡,冥王的宝札。”吴月将一张卡片插入决斗盘。

    这样的话自己场上就有鬼青蛙,但丁,真源的帝王。要小心使用才行。

    “然后我召唤天帝从骑,天帝从骑的效果,召唤成功时,将卡组中一张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选择卡组中的冥帝从骑在场上特殊召唤。”

    “启动盖牌,陷阱卡,激流葬。”眼镜男孩突然发动了自己的一张盖牌。

    “卧槽。”

    “什么?”

    吴月和女孩顿时呆住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场上的五只怪兽在突然涌起的水流冲击下完全化成了碎片。

    “喂,你墓地中的断碎剑可以发动效果再次特殊召唤幻影骑士团。你忘了发吗?”瘦高男孩看眼镜男孩没动作,提醒他说道。

    “别忘了他手中还有怨邪帝,我如果特殊召唤了墓地中的幻影骑士团导致卡组中的同名卡再次被除外的话,我的卡组展开就会降低。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不要召唤。”眼镜男孩说道。“你刚才不是刚刚才吃过这种亏吗?”

    “哦对。我给忘了。”瘦高男孩苦笑着说道。

    “”吴月摸了摸自己的头。艾玛太久没有中坑了脑筋都有点不灵光了。以前召唤两三只怪兽都特别小心,现在展开的太顺利都给忘了。没事吃饱了撑的召唤那么多怪兽干嘛。“算了。因为冥帝从骑的效果,这回合我还有一次上级召唤的能力。舍弃手中的怨邪帝盖乌斯,发动魔法卡,抵价购物,抽两张卡。”既然对方场上没卡,这张卡就没必要先卡手里。吴月直接抽出自己的两张手牌。看着自己来回辗转剩余的五张手牌。又说道。“除外墓地中的鬼青蛙,将墓地中的粹蛙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墓地中真源的帝王效果发动,除外墓地中帝王的烈旋,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然后等级5的真源的帝王等级下降1,等级偷窃虫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接下来等级偷窃虫和粹蛙解放,上级召唤。冥帝厄瑞玻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

    “启动盖牌,永久陷阱卡幻影雾剑。只要这张卡在魔法与陷阱区域存在,作为对象的怪兽不能攻击,不会成为攻击对象,效果无效化。那只怪兽从场上离开时这张卡破坏。我选择你场上的冥帝厄瑞玻斯。这样你就不能继续堆墓,并且也不能攻击。”眼镜男孩启动自己的盖牌立刻说道。

    真是麻烦的卡啊。

    “那么我发动场上的冥界的宝札的特殊能力,每当以2只以上怪兽作为祭品的祭牲召唤成功时,从卡组抽2张卡。我从卡组中抽出两张卡。”吴月再次抽出了自己的两张手牌。“冥帝厄瑞玻斯的等级下降1,等级偷窃虫在场上守备表示。回合结束。”(16000,6)

    “看来要不是从骑将你的额外给封了的话。估计接下来你就要各种展开了。真是被救了一命。抽牌。”瘦高男孩苦笑的抽出自己的卡片。“除外墓地中的命运英雄暗黑天使和命运英雄钻头人。发动暗黑天使的效果,自己准备阶段从自己墓地把这张卡和1只d-hero怪兽除外才能发动。双方玩家各自从卡组选1张通常魔法卡在卡组最上面放置。我选择卡组中的悄悄靠近的黑暗放到卡组最上方。”

    “我将卡组中的死者苏生放到卡组最上方。”吴月将卡片拿起来展示后,放到卡组最上方。

    “我将帝王的深怨放到卡组最上方。”女孩说道。

    “我选择妖鸟的羽毛扫。”眼镜男孩说道。

    “那么我发动命运抽卡,舍弃手中的第二张命运英雄暗黑天使,抽两张卡。”男孩再次抽出了自己的两张手牌。“发动偷偷靠近的黑暗。除外墓地中的两只暗属怪兽,绝对王j革命和命运英雄钻头人。然后从卡组中将等级4的暗属怪兽死灵之颜(等级4,攻击力1200,守备力1800)加入手牌。接下来召唤,死灵之颜。这张卡召唤成功时,从游戏中除外的卡全部回到卡组洗切。这张卡的攻击力上升因这个效果回到卡组的卡的数量x100。我们双方将除外的卡片全部回到卡组。”

    双方都拿起了自己的除外区,将其中的卡片放入了自己的卡组中。卡组开始不断的洗切起来。

    得,本来还指望着下回合抽到的。这下子一洗牌,是甭想抽到了。这卡组考虑的还真完全。

    吴月看着自己那自动洗牌的卡组只能无奈。

    “发动手中的影蜥蜴(等级4,攻击力1100,守备力1500)的特殊能力,自己场上的四星怪兽召唤成功时,这张卡从手牌特殊召唤。”男孩继续召唤着怪兽。“等级4的影蜥蜴和等级4的4的死灵之颜叠放,超量召唤,暗叛逆xyz龙(阶级4,攻击力2500,守备力2000)。暗叛逆xyz龙的效果发动,除外这张卡两个超量素材,选择你场上的冥帝厄瑞玻斯。冥帝厄瑞玻斯的攻击力变为一半,而暗叛逆xyz龙的攻击力上升同等数值。所以暗叛逆xyz龙的攻击力上升到3900点。”

    瘦高男孩场上黑色的龙开始不断地怒吼,冥帝上慢慢涌出了黑色的气息向着暗叛逆xyz龙涌去。吸收了能量的黑龙攻击力开始不断上升,增加到了3900点才停下,而冥帝的攻击力也开始不断下降,降低到了1400才停止。

    “接下来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墓地中的元素英雄影雾女郎。发动影雾女郎的特殊能力,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才能发动。从卡组把1张变化速攻魔法卡加入手卡。我选择卡组中的假面变化加入手牌。战斗!暗叛逆xyz龙,攻击你场上的冥帝厄瑞玻斯。”瘦高男孩指着吴月场上的冥帝喊道。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