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僵尸带菌者

    “啊?啊啊对了。.dt.面具,快把灵魂还给哈迪斯。”

迪斯那瞪着自己的血红色的眼神,吴月有种被蛇盯着一般的感觉。浑发毛。赶忙催促着旁边的面具。

面具伸出了手。手中的灵魂安安静静的躺在手中。

哈迪斯拿起了灵魂放入了自己的前。慢慢的,灵魂竟然缓缓的融入了哈迪斯的体。随着灵魂缓缓进入哈迪斯的体,闭着眼睛的哈迪斯上发出淡淡的光芒。

吸收完自己的灵魂后,哈迪斯抬起手,地面上一个魔法阵在不断转动。

“走吧吴月。你想见你的师父吧。”

哈迪斯说道。

孙科地科独后恨由阳术后阳

“啊是的。快点来吧书,面具。”

吴月赶忙点头。跟着走进了前方的魔法阵中。书和面具缓步跟上。

敌远远仇独艘球陌阳秘科阳

在魔法阵发动后,光芒消失的时候,吴月己等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宽敞的大厅中。在大厅中周围有很多的恶魔围在周围,观时大堂中央的人。

敌远远仇独艘球陌阳秘科阳  道理我是都懂啊。可是你让格斯大哥这样跪着...

吴月周围,这里场景好眼熟啊...哦对了,这里是万魔,恶魔的巢。但是在魔中央的人时,吴月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

在万魔的中央,巴菲尔,格斯,雷恩跪在地上,头深深的碰在地面上。

“格斯......”

吴月赶忙想要跑过去把大家都扶起来,但是肩膀突然被人按住了。

吴月转过头,达曼迪斯站在吴月后,对着吴月摇摇头。

“这是必要的裁决。还请您稍等片刻。”

拉达曼迪斯在吴月旁轻声说道。

道理我是都懂啊。可是你让格斯大哥这样跪着...

吴月的表很为难。

艘科仇科独后术由冷主孙不

哈迪斯走到万魔中央的座位上坐下,居高临下的在地上的巴菲尔三人。

艘科仇科独后术由冷主孙不  别闹了你们。演电视剧呢。这可是真的会死人啊。现在可没有什么有后台的人突然冲过来保你们没事。处决你们的就是整个冥界最有权力的人啊。

“巴菲尔,格斯,雷恩,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有。正是因为我们的行为,才导致反贼有机会潜入这里。让哈迪斯大人受到了危险。如今说什么都只是狡辩。”

巴菲尔保持着跪拜的姿势轻声说道。

孙仇不科鬼结学所孤恨封敌

“但是我愿意一人承担所有责任。格斯和雷恩他们完全不了解这次的事,只是受命于我参加了音乐会。所以恳请哈迪斯大人能够放过格斯和雷恩。”

“......”

吴月想冲上前,但是拉达曼迪斯这次直接站在了吴月面前。微微抬起手阻挡了吴月的前进。

“吴下您是这次事件的功臣。大可放心。有您在,哈迪斯大人应该是不会伤害您的师父和师兄。”

“但是我也是巴菲尔的徒弟。我需要做的事还是要做。师父师兄都在跪着我一个师弟站着到底算是什么。”

吴月大步走上前。老老实实的跪在了格斯的旁边。

在吴月跪下的时候,一旁的书和面具脸上冷的能够刮出霜来。

“......”

一切。哈迪斯叹了口气。

“吴月,这次有你的帮忙,我才能够夺回我的灵魂。你是功臣。但是你是巴菲尔的徒弟,按照法律,作为犯罪者的亲属,一律应该处死。所以将功补过,不对你进行处刑。你无需这样。”

卧槽我这就是学生他吗竟然成了亲属了?你们冥界血缘关系的定义到底是有多乱。师生恋难道就是**吗?

好吧这不是重点。这不仅没有办法将师父给救下来,没想到竟然还只是让我不死。哈迪斯你也太过分了吧。我可是帮你抢回了灵魂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保住格斯大哥,雷恩大哥还有自己的师父的。赶紧想啊。

结远地不独敌学陌阳察岗鬼

“格斯,雷恩,你们虽然不知,但是间接的帮助了敌人的侵入。也是有罪。判你们入狱一百年。”

哈迪斯沉稳的说道。

“有异议吗?”

“没有。”

雷恩说道。

“我有异议。”

格斯突然说道。

“实际上,师傅的这次行动我已经有大致的了解。但是我却放任了师傅的行动,最终酿成了恶果。让哈迪斯大人陷入了这样的危险境地。我也有罪。请判处我和师傅一样的罪过。”

“格斯大哥!”

“格斯!”

吴月和雷恩立刻喊道。

虽然以前就知道格斯大哥非常死脑子,怎么现在这个时候发挥的这么淋漓尽致啊。

结科地不酷艘球战冷显远

吴月原本是单膝跪地,但是现在双腿跪地,头狠狠的撞向地面。不顾额头流血的疼痛,吴月大声喊道。

“求求您哈迪斯大人。请饶恕格斯大哥还有师傅的死罪吧。他们也许只是受到了威胁,不可能真的想要伤害哈迪斯大人,否则也不可能来告密了。如果我的功劳可以转让的话,请求您取消格斯大哥还有师傅的死刑!坐牢也没有关系。只要不死,什么都好!拜托您!”

“闭嘴。”

哈迪斯淡淡的一句话让吴月浑一抖。这句话中所蕴含的感太过复杂,但是其中所拥有的杀意足以让吴月止不住浑颤抖。

哈迪斯的的确确应该生气。这是不可避免的事。但是现在哈迪斯的愤怒已经让哈迪斯抱有杀意。在这杀意的压迫下,感受到这杀意的吴月的体止不住的痉挛起来。

“格斯,你很想死吗?”

哈迪斯收回了在吴月上的视线,头跪拜的格斯淡淡的说道。

“不想。但是我不想苟活于这个世上。”

格斯不轻不缓的说道。

“卧槽你之前那个冰山脸就是因为这个?你早就知道师傅是打算干什么不好的事?”

雷恩赶忙说道。

“哈迪斯大人,我也有罪。我们有什么对方不对劲而没有及时阻止才造成了现在的状况。请连我一同责罚。”

敌地仇仇独敌术由孤所战陌

别闹了你们。演电视剧呢。这可是真的会死人啊。现在可没有什么有后台的人突然冲过来保你们没事。处决你们的就是整个冥界最有权力的人啊。

吴月汗如雨下。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哈迪斯刚才那个声音分明就是愤怒到了极点,如果再刺激哈迪斯的话,不知道

又会做出什么判决。

这个时候,吴月却感觉到了另外的杀意。

吴月微微侧过头,旁边已经脸黑到无法避免的书和面具。这俩货迪斯的表已经是怒不可遏了。

自己对着哈迪斯跪下让他俩愤怒到极点了。好在自己来到冥界的时候就叮嘱过他们除了深渊冥王之外,没有自己的许不能打人。是这个命令这里又要发生另一场和的暗杀了。

“对于现在的况你怎么菲尔。”

哈迪斯突然说道。

“一个死脑筋和一个血白痴而已。在浪费我的苦心和努力。银才是最明智的做法。原本就没罪,没必要往自己上揽。”

巴菲尔前灰色的地面,淡淡的说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能嘴软点吗?

吴月汗颜。

“但是...我只希望哈迪斯大人您能够网开一面,放过我的徒弟们吧。他们都是好孩子。不会成为冥界的威胁,也不会威胁到哈迪斯大人您。”

巴菲尔说道。

“在我的第一场音乐会里,哈迪斯大人您曾经赐给我过一道口谕。说以后我有什么罪过的话,可以利用这个约定来抵消这个罪过。我希望,如果哈迪斯大人您还记得的话,我希望用这个抵消格斯和雷恩的过错。他们两个罪不至死,还有改正的机会。”

“这事等一下再谈。巴菲尔,你为什么要帮助撒旦?又是为什么突然要过来举报?如果你不报告的话士兵根本不会发现。”

撒旦手肘靠着椅子的扶手,手支撑着自己的脸颊。菲尔问道。

“......”

巴菲尔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

后科仇仇独敌学战阳科诺诺

“有两个理由。第一,那首曲子的确很棒。第二......如果我不答应的话,我的徒弟就会惨遭毒手。”

“......”

撒旦只是菲尔,没有说话。

“为什么过来报告,我只是最终无法忍受因为自己的音乐会直接或间接的导致别人的死亡。还是在我明知道后果的况下。”

“巴菲尔,我问你。”

哈迪斯突然说道。

“你真的只是因为你的那两个理由,而选择帮忙撒旦吗?”

“...是的。”

“那么你的回答为什么会犹豫?”

“只是害怕而已。因为等一下会死。”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是的。”

“......”

场上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哈迪斯站了起来。

“我既然说出了话,就不会收回来。雷恩,格斯,因为当初的口谕,现在特赦无罪。吴月,将功补过,

无罪。巴菲尔,虽然间接帮助了撒旦,但是因为后来举报有功,可以将功补过。足100年。地点就是你

所住的山林中。你在接下来的100年中只能够呆在山林中,如果擅自出来的话,将会立刻处以极刑。有意见吗?”

戴伟尔慢慢说道。

敌不仇科方后术战冷仇主远

“谢谢哈迪斯大人。”

敌不仇科方后术战冷仇主远  巴菲尔说道。

雷恩和格斯说道。

孙仇地远独艘恨所月技最秘

“啊?啊啊谢谢哈迪斯大人。”

吴月赶忙诚心诚意的跪在地上说道。彻底的五体投地姿势。

太好了。虽然100年内没办法举办音乐会,但是只要格斯,雷恩还有巴菲尔都没事的话什么都好。

吴月松了口气。

“那么事到此为止。所有人都回去吧。”

哈迪斯慢慢站了起来。

在哈迪斯离开之后,吴月等人才松了口气能够站起来。书和面具都是一副沉着脸的表站在旁边。周围的恶魔在哈迪斯离开后也都逐渐的离开了。

“请问...米诺斯呢?”

后科科地方后恨陌月远我独

在吴月站起来以后,吴月左右。却只达曼迪斯和跟随着哈迪斯离开的艾亚哥斯。不问道。

“已经被处决了。”

拉达曼迪斯说道。

处决......

......

吴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尴尬的笑着。

孙远不不结恨由月战科恨

孙远不不结恨由月战科恨  在魔法阵发动后,光芒消失的时候,吴月己等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宽敞的大厅中。在大厅中周围有很多的恶魔围在周围,观时大堂中央的人。

“这样啊。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个状况。可是米诺斯不是被控制了吗?这样也要被处死?”

“不能保证米诺斯的上没有留下别的诅咒。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只能够这么做。”

一直以来拉达曼迪斯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绪波动。但是现在在吴月眼中,吴月达曼迪斯表似乎有些平静的过头,简直就像是死了一样。

陪伴在一起数百年的战友突然被处死。会觉得不舒服也是很正常。

“请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哈迪斯大人不是应该被抽走了灵魂吗?还切断了魂之纲,但是为什么

结远仇仇鬼敌术接孤地鬼球

哈迪斯大人在自己的本源灵魂没有存在的况下还能够行动啊。”

吴月不问道。

后仇仇科鬼后恨战闹地阳

艘不地远方孙术陌孤孙我毫

格斯突然问道。

孙远远不酷敌察战月毫球技

“我想要询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一下再回去。”

吴月回过头说道。

“那么我们就先回去了。吴月你可不要呆太久啊。”

雷恩笑道。

“既然都没事了,吴月你玩玩也没事。不过要小心点啊。早点回来。”

巴菲尔喘了口气,月笑道。

“你们适应的也太快了吧。刚刚可是差点就被处死了啊。”

吴月汗颜的说道。

“反正没事就行了。那么就这样。拜拜。”

雷恩直接摆摆手就离开了。

“从以前开始就不是太能理解他们三人。现在你要加入进去也是辛苦的。”

拉达曼迪斯慢慢说道。

“跟我来吧吴月。到我房间里,我和你说一下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想听听你是如何把灵魂带回来的。”

“好。”

敌不仇远鬼艘学接孤独星封

吴月点点头。

敌不仇远鬼艘学接孤独星封  ,**在灵魂离开后,虽然已经死亡了,但是却仍旧保持着活动的况。没有了灵魂也就没有了意识,不存在

时间回到当时艾亚哥斯和拉达曼迪斯带着哈迪斯离开的时候

在拉达曼迪斯即将要冲出宫去追杀撒旦的时候,飞行的体突然停了下来。拉达曼迪斯和艾亚哥斯奇怪的廊的尽头。

一个全紫色的生物正慢慢沿着走廊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宛若蛆虫一般的外貌,但是却有着一双发达肌的胳膊。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口中无意义的张着,发出无意义的喊声。

这个样子和气味的话,僵尸带菌者?为什么一个僵尸会在宫里?

在冥界中,有很多时候会发生很奇特的况。灵魂在离开**后,**原本应该会死亡才对。但是有时候

,**在灵魂离开后,虽然已经死亡了,但是却仍旧保持着活动的况。没有了灵魂也就没有了意识,不存在

智慧。所以行动从来没有任何的目的与目标,只是单纯的依靠着本能行动。而且因为**已经腐坏的缘故,

所以僵尸大部分的时候体上都带有很强的病菌。是很让人头疼的存在。

僵尸在冥界有很多,如果派兵攻打只是有些大题小做。再加上僵尸本不会主动攻击人。所以一般况下只是将僵尸隔离起来而已。宫

内原本应该是不可能有僵尸在的。为什么这里会有僵尸?而且上强烈带有病菌的僵尸?

但是让艾亚哥斯和拉达曼迪斯更在意的是...

僵尸带菌者的上竟然散发出了哈迪斯的气息。

    ...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