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被捏爆的深渊冥王

    咚!

撒旦竟然抬起了一脚将高比自己快高出一倍的恶魔的召唤一脚踢飞。恶魔的召唤那庞大的体完全砸进了墙壁中。

撒旦抬起自己的手,手心中黑光凝聚。一个圆形的小球出现在了手心中。猛地握紧手心。黑球捏爆。

恶魔的召唤捂着自己的心脏突然脸孔扭曲了起来。体止不住的痉挛。

慢慢的,恶魔的召唤手垂了下去。头慢慢向前低下。体从墙壁中缓缓摔出,砸在了地面上。庞大的体摔在地面上发出了沉重的声音。

撒旦立刻向后跑去。手中的灵魂尾端有一根白色的细线向着房间内的哈迪斯的体联系着。有这个魂之纲在的话,不论自己跑多远都会被追到。

“魂之纲...”

撒旦一边跑动,一边中的灵魂。

敌不科不鬼艘学陌闹艘鬼封

“哈迪斯,好好沉睡吧。”

“你......”

撒旦抬起另一只手,一个手刀砍去。竟然直接一刀砍断了这个细线。线在砍断的瞬间,灵魂的脸孔开始不断抖动扭曲。

最后,灵魂上的脸孔慢慢安静了下来。闭上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

连接灵魂和体之间的魂之纲在被切断的时候,灵魂就会受到严重的冲击。这种冲击会在瞬间让灵魂陷入沉睡期。沉睡的时间按照灵魂自的强度而定。如果是弱小的恶魔的话,灵魂在受到这种冲击就会瞬间消散。切断了魂之纲也表明**与灵魂之间的联系没有了。**就会像死亡一样,开始慢慢的出现尸斑,开始腐烂。在**完全死亡之前灵魂不能回去的话,就只能像撒旦一样,老老实实的以灵魂直接吸取能量来重新塑造**。不仅耗时间,而且痛苦极大。

撒旦没有一丝犹豫的向前跑去。

如果是能量的强度已经修炼到可以对灵魂控自如的程度话,估计这种灵魂冲击的强度也只会让戴伟尔睡上一天左右。必须要在一天内躲开宫内的追杀。不过已经在宫内设定好传送阵的出口。只要到地方

就可以直接离开。

“在会客室!快点!”

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了远处噪杂的声音。现在自己的听力完全可以听到上百公里之外的况。现在有至少上百名士兵在距离自己约有百米的地方向自己冲过来。走廊的歪歪曲曲应该是自己的。距离自己

也有一段距离。我也控制了自己的气息外漏。战斗的时候周围也设置了隔音结界,刚才战斗的声音应该不会

传到外面去。己的士兵也都解决了。为什么距离自己那么远的士兵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但是根本容不得深渊的冥王多想。士兵大踏步的声音几乎将地面都在颤抖。可以肯定正有大群的士兵向着

这边冲过来。其中也不乏实力强大的存在。真的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但是魔法阵的存在地是位于宫的中央旁的米诺斯的房间。而现在士兵的来路刚好堵住了自己前进的路。

是巧合吗?

后不科地鬼敌恨所阳考后月

自己在出来的时候顺手将黑暗游戏的缺口给封上了。拉达曼迪斯和艾亚哥斯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出来。

如果他们出来和其余的士兵汇合的话自己就绝对没办法逃掉。

必须要快点。

撒旦特意饶了一个远路。对于在整个宫内带了数百年的自己来说,这里熟的不能再熟。

然而在自己的感知中,几乎每一个到达自己魔法阵的地方都有士兵向着这边冲来。不仅如此,连后路

也都被封上了。士兵就好像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一样。

后科仇仇酷结恨战孤通岗结

撒旦停了下来。己的周围。现在自己宫内走廊的岔路口。但是通过感知,所有的出口都有士兵向着

这边冲来。

撒旦抬起了自己的手指对准了上方的天花板。手指的顶端凝聚起了黑色的能量。

轰!

能量化为炮柱轰到了天花板上。猛地将天花板轰出了一个大洞。

撒旦的背后展开了一堆黑色的能量翼,让体猛地冲出了整个宫。没有出路只能自己冲出一个。

飞舞在空中,撒旦在宫的周围黑压压的一片。士兵们源源不断的向着宫内冲进来。在自己冲出来

的时候,士兵立刻发现到了自己的存在。

刹那间,各种各样的攻击向着自己冲了过来。还有无数的恶魔宛若雨点一把从地面上向着自己冲过来。

在上下飞舞躲避这个攻击的时候,撒旦在宫门口,抬头仰望着自己的巴菲尔。

果然是你啊巴尔菲。

撒旦没有对这个况感到意外。

“们!”

撒旦突然将自己手中的灵魂展示给了所有人。在哈迪斯的灵魂出现在下方恶魔的面前时,所有恶魔的体都定住了。没有人敢再出手。

没有人确定这个灵魂是不是哈迪斯的灵魂。但是众人明显魂的魂之纲被切断了。然而灵魂并没有

因为冲击而消失。可以保证这个灵魂的实力至少是在极为恶魔的上层阶段以上。这样的实力就算不是冥王也是冥界三巨头之一的实力。

那么对于只是上级恶魔以及刚刚进入极为恶魔的众恶魔,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贸然冲上去只是找死。

的周围有一层屏障结界,这个结界哪怕是极位恶魔也无法轻易破坏。这样的话是没办法打破防护罩

逃脱。而结界的出口现在有各种各样的恶魔存在,想要强行闯出去是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恶魔们虽然不敢贸然前进,但是也完全不会后退。只是单纯的方被黑色斗篷披着的深渊冥王。等待着完美的机会出现夺回哈迪斯的灵魂。

众恶魔都知道自己。可是现在的冥王是戴伟尔已经不再是自己了。没有在众人见证下做到的话,就完全没用。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闯入者和外来者。

撒旦慢慢浮空自己的体,让自己越来越接近屏障。恶魔也都慢慢的随着撒旦的浮空而浮空自己的体。

突然间,屏障出现了一丝丝的波纹。在撒旦接触到屏障的时候,体竟然慢慢的融入了屏障中,穿越

出了屏障。

“什么?”

原本慢慢想要追上来的恶魔旦突然冲出了屏障,在屏障外嘲笑的己的时候,所有的恶魔都

愣住了。

下一秒立刻扇动自己的翅膀向着空中冲来。

彭彭彭彭彭彭......

像是撞在玻璃的苍蝇一样,恶魔一个个都贴在了屏障上。

艘不仇不酷孙学所阳地不主

一群蠢货。我能够从结界中出来是因为我将自己的魔力频率变化到了和结界一样的频率变化。并跟着结界

的变化而随之变化。你们这些不过是高级恶魔实力的恶魔怎么可能会和我一样。

孙仇仇仇酷后察由冷主仇鬼

撒旦扇动着自己的翅膀猛地向后飞去。飞翔的速度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在会客室的黑暗游戏结界中

“哈!”

拉达曼迪斯化为爪子的双手狠狠插入了结界中,双手猛地向着两边掰开。开始慢慢的将前方黑色的气息

撕裂出一条小缝。裂缝撕开的时候,后方的艾亚哥斯立刻抱着哈迪斯冲过裂缝向着外面跑去。

“没想到撒旦竟然切断了魂之纲。那个混蛋!不知道黑曜石的能量能保护哈迪斯大人的躯体多久。”

艾亚哥斯抱着哈迪斯向着宫的中央跑去。

“我去追撒旦。你小心照顾好哈迪斯大人的躯体。”

拉达曼迪斯奔跑在艾亚哥斯的旁边喊道。猛地展开背后的翅膀向前飞去。从前方天花板的空洞中飞了出来。向着空中飞去。

撒旦这边

撒旦不断扇动自己的翅膀向着前方飞去。飞翔的速度要远远超过后方追赶的恶魔士兵们的速度。很快,撒旦就摆脱了众士兵的追赶。

撒旦飞到了一片到处都是山峦的地区。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小山。撒旦飞到了一座山的洞口,

结科地地酷结学陌阳吉接技

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中仍旧沉睡的灵魂,撒旦才松了口气。

彭!

突然间,背后传来了密集的能量攻击。攻击的速度远超过撒旦的反应速度。能量攻击顿时冲击到了撒旦的背部。将撒旦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同时,一阵吸力从远处传来。被攻击炸得七晕八素的撒旦在察觉到的时候,右手中的灵魂已经脱手而出。

“什么人?”

撒旦立刻转过愤怒的向后

笑盈盈的吴月就漂浮在后方的空中。而在吴月的两旁,还有两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漂浮在吴月的两边。

其中一个年轻人的右手中正握着哈迪斯的灵魂。

孙地远仇方敌术所月后星

“吴月?为什么你还能进来?”

月的时候撒旦不有些惊讶。颤颤巍巍的从地面上站起

“没有印记,大门又封住了,你是不可能进来的。”

吴月嘿嘿笑道。

“撒旦,这个该不会就是哈迪斯的灵魂吧。你不吃了他干嘛老拿在手里,么显眼。”

“灵魂?吃掉?就是你眼中恶魔的饮食吗?还真是恶心。恶魔可不吃灵魂。”

撒旦淡淡的说道。

“况且戴伟尔可是下一届的冥王。他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实力,当然不能吃掉它。”

说道这后,撒旦抬起了手,周围开始涌浓浓的黑雾。

没有拿着灵魂,比较成熟的的一个人抬起了自己的手。手只是轻轻一挥,周围不断鼓动的黑色气息竟然不受自己控制的开始开始不断的消散。

“黑暗游戏被打断了?”

结远地地方孙术陌阳考远仇

撒旦的表又是一震。能够打断黑暗游戏,除非对方的实力和自己相当或者超过自己。

这两个人是谁?两个人明明没有察觉到任何的灵魂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实力。

“轮命运力我可不是你的对手。但是真的打起来,三打一还是没问题的。”

吴月背部的翅膀猛地张开。不过随后又收缩了起来。

“但是还是算了。你从来没有真正的伤害过我。我也不打算攻击你。撒旦,可以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在你眼中出现的事到底是什么?要让你不断的向着哈迪斯报仇。”

“......”

撒旦的表却似乎没有波动。微微叹了口气。

“这段未来可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啊。还真是不可靠。这双眼睛。”

“不打算说吗?”

吴月叹了口气。

“那么就这样吧。我没想到师父竟然真的参与了这件事。我必须要拿这个回去邀功。希望能救下师父。我并不想和你成为敌人。所以下一次如果你还要想做什么的,我不会阻碍你的。可以吗?”

“不会了。我没有下一次了。”

撒旦靠在了墙边的墙壁上。慢慢坐了下来。表竟然有着些许的虚弱。

“是吗?既然你已经没有下一次了。就让我把你的剩余价值都吸干吧。”

背后突然传来了哈迪斯的声音。吴月立刻转过头,竟然迪斯就这么静静的漂浮在自己背后。

诈尸了啊!

让吴月吓了一条,差点没喊出声。

“是我太小瞧你了戴伟尔。”

撒旦抬起了自己的手。原本尖锐的右手竟然慢慢的开始变透明。

“魂格本也被你下了咒术吗?我不仅没办法吸收魂格还甚至感觉到体内的能量在慢慢流失。”

哈迪斯慢慢的飘到前方,突然猛地冲上前一把抓住了撒旦。将他高高的举了起来。哈迪斯的高变得更加巨大了。一只手竟然就紧紧的捏住了撒旦的体。

被哈迪斯单手举起来的深渊冥王的全上下开始闪烁起阵阵的红光。而在撒旦的口中也不断的流出蓝色的气息。气息就这样向着哈迪斯的体涌去。

随着哈迪斯不断吸收撒旦体上所溢出来的能量,吴月旦的体竟然整个慢慢变得透明。

能量完全吸收,现在在哈迪斯的手中,一个和旁边面具手里一模一样,只是脸的样貌不一样的灵魂在不断的晃动。

“......”

哈迪斯中的灵魂。手中的灵魂也迪斯。

敌不地科酷艘恨所阳艘封技

哈迪斯手猛地一握,直接将手心的灵魂捏成了粉碎。化为了一缕白眼消失在了空中。

捏...捏爆了?原来恶魔是不吃灵魂,只是吸收对方的能量。能量吸完了剩下的本源灵魂就这么捏爆吗?

但是为了不让撒旦说出多余的事,哈迪斯直接就捏爆了撒旦。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什么事那么可怕?

难道会攻打人界吗?不可能啦。如果这样天界是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这个时候,哈迪斯飞到了吴月的面前。直直的月。

    ...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