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元素英雄对战命运英雄

    “我召唤,鬼青蛙。发动鬼青蛙的特殊能力,将卡组中的一只等级2以下的水属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等级2的粹蛙送入墓地。然后发动魔法卡,迷你胆识。将自己场上一只怪兽解放,选择对方场上一只怪兽。选择的怪兽攻击力变为0.而被战斗破坏的时候,给与对方被破坏怪兽攻击力数值的伤害。因此,堕天使阿斯蒙蒂斯,攻击暗黑界的龙神格拉法。”

    阿斯蒙蒂斯飞了起来。猛地张开自己的翅膀。黑色的羽毛飞舞在周围。阿斯蒙蒂斯手微微甩动,羽毛顿时向着埃斯场上的暗黑界的龙神冲去。一瞬间,羽毛便贯穿了格拉法的体,径直向着阿斯的体插去。

    三根羽毛狠狠的插在了埃斯的体中。立刻化为了黑光消失。

    “啊啊啊啊啊啊!!!!”

    埃斯捂着自己被插中的地方发出了痛苦的惨叫,捂着自己的腹部浑颤抖的蹲了下去。生命值开始下降,瞬间便降到了500分。

    “哈啊...哈啊...哈啊...”

    埃斯手捂着口蹲在地上。不断的喘着粗气。

    “怎么?是不是觉得有可能会死呢?”

    吴月看着地上的埃斯笑道。

    “你结束回合没有?要结束就给我快点!”

    埃斯不服输的立刻喊道。看了看自己最后的手牌。

    罪星辰龙和暗黑界的狩人布劳。可恶,只要我能够抽到场地魔法便能够瞬间召唤出强大的怪兽。但是为什么,想要的卡片总是得不到。

    “真是麻烦的家伙。既然如此,那么就先等一下吧。还剩最后一件事。”

    吴月晃了晃自己的最后一张手牌。

    “什么?”

    “发动永久魔法卡,通灵外质体。”

    “什么!别开玩笑了!”

    埃斯吓得跌到在了地面上。全颤抖的指着吴月。

    “你...你要干什么?”

    “原因,一开始就说明了吧。当然是因为要弄死你啊。毕竟黑暗游戏开启之后,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吴月笑着说道。

    “解放堕天使阿斯蒙蒂斯。给与你怪兽攻击力数值一半,也就是1500分的伤害。”

    堕天使再次展开了自己的翅膀,指着地面上跌坐在地的埃斯,发出了轻蔑的嗤笑声。

    “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侯爵!千辛万苦才得到的这个地位!还有蚂蚁一样多的民要孝敬钱财给我。还有数不胜数的美女我还没有......”

    阿斯蒙蒂斯的翅膀已经扇动,无数的羽毛向着埃斯冲去。

    瞬间,羽毛插满了埃斯的体。埃斯的生命值疯狂下降,缓缓向后倒下。生命值降到了0.旁边早就已经饥渴难耐的黑影瞬间就涌了上去,铺盖了埃斯的体。黑影不断的蠕动着,逐渐的吞噬了埃斯的体。黑影散去,埃斯完全的消失在了原地。

    “这么狗血的心愿,还想要长命百岁玩美女啊。不把那膘减下去你也活不了多久吧。”

    吴月收起了自己的决斗盘。周围笼罩的黑影慢慢散去。

    接下来是毅和特伦的决斗

    “决斗!”

    两个人同时喊道。在两人中间的骰子停下后,毅的是3,而特伦的,却有5.

    “哈哈哈哈。所以说你这个民竟然想要和我决斗。真是找死。我选择后攻,让我看看你这个民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特伦看到自己骰子的点数后哈哈大笑着。极尽狂妄。

    “我的回合。”

    对于特伦那种狂妄的态度,毅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有着浓重黑眼圈的眼睛慢慢看着自己的手牌。

    “召唤,命运英雄钻石人(等级4,攻击力1400,守备力1600)。”

    那种不紧不慢的声音瞬间让特伦火大起来。

    “你那种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既然想要决斗的话就给我好好决斗!”

    特伦愤怒的指着毅吼道。

    “发动命运英雄钻石人的效果,翻开卡组最上方的卡片。通常魔法的话送入墓地,下个自己回合的主要阶段从墓地发动效果。不是的话放到卡组最下方。”

    毅直接无视了大吼大叫的特伦,翻开了自己卡组最上方的卡片。

    “是通常魔法抵价购物。因此送入墓地。下个回合发动。再发动场地魔法,幽狱之时计塔。埋伏一张卡。发动永久魔法,魔法年代记。舍弃自己所有的手牌。从卡组选择5张魔法·陷阱卡从游戏中除外。每次对方把魔法卡发动,给这张卡放置1个年代记指示物。可以把这张卡2个年代记指示物取除,从被这张卡的效果从游戏中除外的卡之中让对方选择1张,加入自己手卡。这张卡从场上离开时,这张卡的效果从游戏中除外中的卡每有1张,自己的基本分受到500分伤害。”

    毅抽出了自己的卡组后说道。

    “我选择终末之始,外部离子线,不幸,暗之惑,死者苏生五张卡。从游戏中除外。回合结束。”(80000)

    “一回合用完了所有手牌就召唤出了这些杂鱼吗?我的回合,抽牌。”

    特伦抽出了自己的手牌。

    ”在你的准备阶段,幽狱之时计塔的效果,增加一个时计指示物。“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为了夜色,后方出现的一座钟楼上显示的巨大时钟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吱吱声音。指针缓缓转动,到了3点的位置。

    “我舍弃手中的沼地魔神王(等级3,攻击力500,守备力1100)。从卡组中将融合加入手牌。魔法卡,增援,发动。将卡组中一只等级4以下的战士族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等级4的元素英雄天空侠(等级4,攻击力1800,守备力300)。魔法卡,融合,将手中的元素英雄天空侠和元素英雄烈焰侠(等级4,攻击力1200,守备力1800)融合。融合召唤,元素英雄新星主(等级98,攻击力2600,守备力2100)。”

    场上火焰交错,一只穿着火红色铠甲的怪兽跳到了场上。

    “接下来发动魔法卡,融合回收。将墓地中的融合和元素英雄天空侠加入手牌。召唤元素英雄天空侠。发动效果,在元素英雄天空侠召唤召唤成功的时候,将卡组中的一张英雄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元素英雄海洋侠(等级4,攻击力1500,守备力1200)。接下来再次发动融合,将场上的元素英雄天空侠和元素英雄海洋侠融合,召唤元素英雄绝对零度侠(等级8,攻击力2500,守备力2000)。战斗了元素英雄新星主,击破那只砸碎。”

    火红色铠甲的怪兽抬起了自己的拳头,拳头上火焰熊熊燃烧。一拳挥出,自上而下的火焰完全笼罩了毅场上的命运英雄钻石人。毅的生命值开始下降,到达了6800.

    “发动元素英雄新星主的效果,这张卡战斗破坏对方怪兽的时候,抽一张卡。”

    “连锁你的元素英雄新星主的效果,启动盖牌,发动陷阱卡,命运标记。自己场上的怪兽被战斗破坏送去墓地时才能发动。从自己的手卡·卡组特殊召唤1只名字带有命运英雄的4星以下的怪兽。我从卡组中特殊召唤,命运英雄破灭人(等级4,攻击力1000,守备力1000)守备表示。”

    天空中突然照出了一个大大的d字。紧接着,从那个明亮的d字中,跳出了一只双手是炮口的矮小怪兽,蹲到了毅的场上。

    “元素英雄绝对零度侠,攻击命运英雄破灭人。”

    在绝对零度侠手中发出的冻汽下,命运英雄破灭人化为了冰块,碎裂在了场上。

    “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80001)

    “我的回合,抽牌。”

    对于面前的两只大怪,毅始终是不紧不慢的进行着自己的决斗。

    “在我的准备阶段,发动墓地中命运英雄钻石人和命运英雄破灭人的效果,我发动墓地中因为钻石人丢入墓地的抵价购物效果,抽两张卡。破灭人的效果,这张卡被战斗破坏送去墓地的场合,下次的自己的准备阶段时发动。从自己墓地选择命运英雄 破灭人以外的1只名字带有命运英雄的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墓地中的命运英雄钻石人攻击表示特殊召唤。然后是魔法年代记的效果,你发动了三张魔法卡。因此在魔法年代记上有三个魔力指示物。我取出其中的两个。你选择我除外的一张魔法卡加入手牌吧。”

    “我选择暗之惑。”

    特伦说道。

    “那么我将除外区的暗之惑加入手牌。”

    毅抽出了卡片。

    “然后发动魔法卡,暗之惑,抽两张卡,然后除外手中的命运英雄扣杀人(等级4,攻击力1200,守备力1700)。接下来继续发动命运英雄钻石人的效果,翻开卡组嘴上方的卡片。”

    毅抽出卡组最上方的卡片,看了看后,翻过来展示给特伦说道。

    “是通常魔法,妖鸟羽毛扫。因此送入墓地。下回合发动。”

    “什么!怎么可能总是这么凑巧!你这家伙出老千。”

    特伦立刻愤怒的喊道。

    “如果说出千的话算对也不算对。”

    毅那种嗡嗡的声音慢慢说道。抬起了自己的手。

    “因为我,得到了力量。”

    黑色的雾气慢慢笼罩在了周围。成为了一层屏障,完全笼罩了两人的周围。放佛带有质感的空气,让处在这片黑暗区域中的人都显得呼吸困难。而且周围总有种若隐若现的黑色物体在黑暗中蠢蠢动。

    “这个是......”

    看到周围的况后,特伦那张肥脸不断抖动着,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向下落去。

    “为了向你复仇,我得到了这份力量。但是作为代价......算了,说这个也没有意义。有这个力量在,我也算是作弊吧。但是这种作弊在决斗中,是可以的。”

    毅看着面前满脸抽搐的毅,将自己一张手牌插入了决斗盘。

    “发动魔法卡,命运抽卡。从手卡丢弃1张名字带有命运英雄的卡才能发动。从卡组抽2张卡。我舍弃手中的命运英雄魔人(等级6,攻击力800,守备力800)。抽两张卡。然后发动通常魔法,超越命运。从自己墓地选择1只名字带有命运英雄的怪兽。从自己卡组选择1只选择怪兽的等级一半以下的名字带有命运英雄的怪兽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在这个回合的结束阶段时破坏。我选择墓地中等级6的命运英雄魔人。我可以特殊召唤卡组等级3以下的怪兽。我召唤,命运英雄圆盘人(等级1,攻击力300,守备力300,注意,这张卡是止卡,在这个决斗世界,因为没有多少决斗的比赛,所以没什么止卡,只能说有些过强的卡片在卡之决斗中是止使用的。圆盘人不位列其中。毕竟这个世界对于决斗的完善程度又不像是ocg那么狠。)。然后我发动墓地中命运魔人的效果,除外墓地的这张卡,将卡组中的命运英雄魔人特殊召唤。”

    毅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后说道。

    “我召唤命运英雄顽强人(等级3,攻击力800,守备力800)。接下来,将圆盘人,魔人和顽强人作为祭品,从手中特殊召唤,命运英雄血魔d(等级8,攻击力1900,守备力400)。”

    一滴血液突然出现在了空中,落到了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这个声响在这个安静的空间显得极为恐怖,让特伦的体不又颤抖了一下。

    瞬间,地面上的那滴血不断的向外冒出血液,放佛那个地方是个小口,小口内是无尽的尸体。血液一阵阵的向外蔓延,缓缓流到了特伦的脚下。空中甚至弥漫着令人恶心的血腥味。

    “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那些血液快到自己脚下的时候,特伦像杀猪一样叫的非常凄惨,不断的向后退去。

    “有命运英雄血魔d在。你场上所有怪兽效果无效。然后根据血魔d的效果,一回合一次,吸收你场上一只怪兽。并获得怪兽的一半攻击力,我选择命运英雄绝对零度侠,因此血魔d的攻击力上升1250,到达3150点。”

    放佛回应主人的命令一般,血魔背后那两扇有些破烂的骨翼突然伸出了数跟血的触手向着特伦场上的绝对零度侠冲去。触手在来到绝对零度侠之前的时候,顶端突然扩大,变成了一张有着无数利齿的血喷大口,一口接一口的撕咬着绝对零度侠。血液飞溅,绝对零度侠痛苦的喊声回在整个空间。

    “啊啊啊啊!!!!!!”

    看到绝对零度侠的那个样子时,特伦又发出了更为凄厉的惨叫。不断向后跑去,但是前方有一面看不到的墙,特伦撞到了墙上被弹了回来。

    “没用的。黑暗游戏开启后,除非有着绝对实力的人可以取消,否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看着特伦的这幅丑样,毅却没有一点想笑的感觉。也没有怜悯。只是用那双有着黑眼圈的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特伦,淡淡的说道。

    “很可惜,我的实力不够。因此这场决斗已经无法停止。那么战斗继续,我用命运英雄血魔d,攻击元素英雄新星主。元素英雄钻石人,对玩家直接攻击。”

    在新星主被血魔d上的蝙蝠撕咬的时候,特伦开始在地上疯狂的滚起来,不断的发出嚎叫。

    “好疼!好疼啊!全上下放佛都在被撕咬一样的疼!”

    然而下一秒,钻石人就来到了特伦的面前,一脚踢在了特伦肚子上,将他一脚踢飞,撞到墙壁之后才缓缓落下。

    “咳咳咳!”

    特伦捂着自己的嘴不断咳嗽着,放开手掌后,手心一片鲜红,嘴角也不断的流下血液。

    “这是,真实的伤害。”

    看到自己手心的况时,特伦全都在颤抖。生命值开始下降,到达了6050点。

    “已经说过了,这是黑暗游戏。不甘心的话,就召唤出怪兽打倒我,这样我也同样会受到伤害。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68000)

    “不要不要不要!我绝对不要死!我的回合,抽牌!”

    特伦疯狂的惨叫起来,抽出了自己的卡片。

    “在我的抽卡阶段,我启动盖牌,陷阱卡活死人的呼声,特殊召唤墓地的元素英雄海洋侠。”

    “但是因为血魔d的效果,你的怪兽效果无法发动。”

    “速攻魔法,忌的圣杯。选择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1只怪兽才能发动。直到结束阶段时,选择的怪兽的攻击力上升400,效果无效化。我选择你的命运英雄血魔d。”

    特伦立刻将一张手牌插入了决斗盘。

    “这样你的血魔d的攻击力就只有2300点。然后到准备阶段,发动元素英雄海洋侠的效果,在我的准备阶段可以将自己场上或者墓地存在的一只名字带有英雄的怪兽回到持有者手卡。我选择墓地的元素英雄天空侠加入手牌。”

    “因为你到准备阶段,所以幽狱之时计塔的计数器又增加一个。”

    在巨大指针的慢慢晃动声中,指针转到了6的位置。

    “启动另外一张盖牌,陷阱卡融合准备。把额外卡组1只融合怪兽给对方观看,那只怪兽有卡名记述的1只融合素材怪兽从卡组加入手卡。那之后,可以选自己墓地1张融合加入手卡。我选择额外卡组的元素英雄闪光火焰翼侠。将元素英雄电光侠(等级4,攻击力1600,守备力1400)加入手牌。然后再将墓地中的融合加入手牌。然后召唤,元素英雄天空侠。发动天空侠的第二个效果,可以选最多有这张卡以外的自己场上的名字带有英雄的怪兽数量的场上的魔法·陷阱卡破坏。我选择元素英雄绝对零度侠,破坏。因为绝对零度侠离开场上,在墓地发动效果,破坏你场上所有怪兽。血魔d和命运英雄钻石人,破坏。”

    在天空侠背后翅膀扇动的旋风下,血魔人翅膀上的一个凸起突然被刮为了碎片。而碎片在出现到场上的瞬间,场上产生了剧烈的寒气。眨眼间便冻结了毅场上的怪兽。怪兽结为了冰块,消失在了场上。

    “战斗!天空侠,海洋侠,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旋风和激烈的水柱冲击到了毅的体上,毅立刻就被打飞。

    但是仅此而已。

    毅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那双死鱼眼仍旧没有任何生气的看着特伦。

    “战斗阶段结束了吗?”

    毫不在意刚才的攻击,只是淡淡的问道。

    “你你你你你你不不不不不疼吗?”

    特伦全颤抖的指着毅结结巴巴的说道。

    “不疼。因为你的攻击没有成立。”

    毅语气中没有一丝做作。只是无趣的看着特伦,指了指自己场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立起的盖牌。

    “我启动了盖牌,陷阱卡无尽的恐惧。幽狱之时计塔指数器再增加两个。”

    在毅这么说道的时候,乌云密布的天空缓缓散去,一轮巨大的明月高悬空中。诡异的是,巨大的月亮上,一个显眼的d就那么显示在那里。而在同时,原本已经停止的指针又开始转动起来,缓缓的转动到12点的位置。时钟发出了令人心头颤抖的巨大声音。

    “有了四个时计指示物的幽狱之时计塔在场的话,我不会受到任何战斗伤害。”

    毅指了指空中那个写有大大的d的月亮。

    “那个d。既是dread(畏惧)的d。又是despair(绝望)的d。同时也是death(死亡)的d。”

    毅指向了对面已经浑颤抖的特伦。

    “你认为,这个d,会降临在谁的头上?充满了畏惧绝望和死亡的d出现在我们两个人任意一个额头上的瞬间,就表示着,那个人陷入了永远没有尽头,万劫不复的深渊。”

    “啊啊啊啊啊啊!!!!”

    特伦看着空中那轮写有巨大的d的明月不断往后退,就算碰到了背后那透明的墙壁时,脚也不断的蹬着。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想死!”

    特伦那沙哑而又恐惧的声音完全显示了此时的心

    “如果没有什么要做的话就结束回合吧。”

    毅对于特伦那种废柴的表现完全没有感觉,只是淡淡的说道。

    “我...我发动魔法卡,融合,将场上的天空侠,海洋侠和手中的电光侠融合。融合召唤,元素英雄地核侠。”

    地面突然破碎,从地面那黑暗到深不见底的裂缝中冲出了炽的岩浆。一双赤红色的眼睛从岩浆中亮起,一只怪兽从岩浆中跳到了特伦的面前。

    “哈...哈哈。怎...怎么样?这就是我最强的怪兽。地核侠(等级9,攻击力2700,守备力2200)。能够击破它你就来吧。然后我发动魔法卡,贪之壶。我将墓地中的沼地魔神王,新星主,海洋侠,电光侠和烈焰侠回到卡组。抽出两张卡。哈哈...好,我...我还有机会。”

    看到自己抽到的卡片后,特伦露出了扭曲的惊喜表

    “回合结束。”(60502)。

    “我的回合,抽牌。”

    毅抽出了自己的手牌后,淡淡看着对面的特伦说道。

    “发动因为钻石人效果送入墓地的妖鸟羽毛扫效果,破坏你场上所有的魔法陷阱卡。但是因为你场上没有卡片,因此发动无效。我启动盖牌,陷阱卡活死人的呼声,复活墓地中的命运英雄圆盘人。因为这张卡的效果,从墓地特殊召唤成功时,我抽两张卡。因为你上回合又发动了三张魔法卡,所以魔法年代记有了四个指示物。我除外四个魔力指示物。选择其中的两张魔法卡吧。”

    “......不幸,还有...死者苏生。”

    现在墓地还没有七只暗属,但是要堆下两只暗属怪兽就太容易了。必须要小心点。手卡充足的话可能就一次带有自己的生命值了。

    特伦满头都是冷汗。想了想后这么说道。

    “那么将不幸和死者苏生加入手牌。接下来发动死者苏生,我特殊召唤你墓地的元素英雄天空侠。接下来发动天空侠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时候,可以从卡组选择一只名字带有英雄的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命运英雄教义人(等级8,攻击力3400,守备力2400)。然后发动魔法卡,魔法花盆,将场上活死人的呼声送入墓地,我抽两张卡。因为活死人的呼声送入墓地,所以特殊召唤的命运英雄圆盘人也被破坏送往墓地。”

    看到自己的六张手牌后,特伦又将一张手牌送入了墓地。

    “舍弃一张手牌,发动魔法卡死者转生,借由舍弃一张手牌将墓地的一张怪兽卡加入手牌。我选择,命运英雄血魔d。然后发动魔法卡,融合,融合手中的血魔d和教义人。”

    说道这里的时候,毅原本半睁着的死鱼眼突然睁大,放佛要将眼睛凸出来一般疯狂的睁着,瞳孔不断的在眼眶中抖动。

    “融合召唤。出来吧!我的最强怪兽!龙骑士d-终(等级10,攻击力3000,守备力3000)!”

    在血魔d和教义人跳入了场上的漩涡后,漩涡中雷电闪烁,伴随着如恶魔一般的吼声,一只巨大的黑色怪兽从漩涡中跳了出来。右手中的刀闪烁着森然寒光,左手中放佛是恶魔头颅一般的盾牌让人不寒而栗。

    “竟然是龙骑士?为什么你这种平民会有这张卡片?还有刚才的血魔d,这些强大的卡片应该是止贩卖的,而且贵族也不可能扔掉这些卡片。为什么?”

    看到毅面前的那只怪兽后,特伦的整张脸都开始抖动起来。这张卡他自然再熟悉不过了,曾经在他的地下室里,和埃特里亚手镯一起,是自己研究的对象。那张卡自己研究到了很强大的黑暗能量,龙骑士也主动和自己联络可以帮助自己实现愿望,但是作为获得力量的代价,他必须要付出自己的**与**。别开玩笑了,如果对玩女人和花钱都没兴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所以特伦一直研究着这张卡和那个具有邪神力量的手镯,并不答应龙骑士的要求。期待着有朝一自己可以完全控制里面的能量。这样自己统治这个国家都不是问题。但是后来自己在逃离毒尸而回城的那段时间内,埃特里亚手镯和这张卡片都消失了。现在出现也就说明......

    “是你偷了我的手镯和卡片啊?你这个小偷!”

    特伦愤怒的吼道。

    “我偷走卡片至少比你偷走别人的命要好。”

    在龙骑士d-终出现到场上的时候,毅似乎恢复了材。说话的语气中也充满了愤怒和憎恨。动作也变得流畅许多。

    “我发动魔法卡,不幸。选择你场上的地核侠。给与你攻击力一半的数值。这回合我不能进行战斗阶段。因此你受到地核侠1350点的伤害。”

    特伦场上的地核侠突然体发出了光芒,光芒向上凝聚,化为一道光线冲向了特伦的体。在光线的冲击下,特伦又发出了惨叫。生命值开始下降,到达了4700点。

    “接下来发动龙骑士d-终的效果,破坏你场上一只怪兽,给与你怪兽攻击力数值的伤害!上吧龙骑士!终结毁灭!”

    龙骑士d-终抬起了自己手中的刀,向前空砍。一道剑光瞬间向前飞出。剑光眨眼间就将地核侠砍为了两半,并径直向着特伦冲去。穿过特伦的体。特伦捂着自己的腹部慢慢蹲了下来,生命值开始下降,到达2000点。

    “好...疼...”

    现在连痛呼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这个瞬间,发动地核侠的效果。”

    特伦气喘吁吁的将手放到墓地。

    “地核侠被破坏的时候,选择墓地一只等级8以下元素英雄融合怪兽无视条件特殊召唤。我选择等级8的元素英雄绝对零度侠攻击表示特殊召唤。”

    特伦将卡片慢慢放到决斗盘上后,慢慢站了起来。

    “那么我发动魔法卡,上级抽卡,解放等级10的龙骑士d-终。抽两张卡。”

    毅看着自己刚刚抽到的卡片后,便放到了决斗盘上。

    “召唤,命运英雄恶魔人(等级3,攻击力600,守备力800)。这张卡在自己场上表侧攻击表示存在的场合,1回合只有1次,可以把1只对方怪兽从游戏中除外。使用这个效果的玩家在这个回合不能进行战斗。这个效果除外的怪兽在第2次自己的准备阶段时以相同的表示形式回到对方场上。我除外你场上的绝对零度侠。”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