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诡异的小岛

    遵命,少爷。

    楚杨向格斯尊敬的一个躬之后便转向前跑去,瞬间便离开了格斯的边。

    看到楚杨的影消失在视线中,吴月立刻从空中飞到格斯旁。

    格斯大哥,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周围没有任何人啊,已经没有必要在按照这个设定进行演练了。

    吴月,现在我们正在被监视。不仅仅是我,还有楚杨。

    对于吴月的话语,格斯仍旧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的向前走着,现在只有在心里和吴月对话。表面是看不出任何的问题的。

    监视?

    吴月再次飞到空中四处乱逛,飞了一圈后又回到格斯边。肯定的说道。

    我已经很认真的确定过了,应该没有人跟踪。这个小岛有磁场,监视器或者窃听器之类的应该也没有办法使用才对,为什么会被监视?

    后颈处的衣领。

    格斯没有任何动作,只是静静的向前走着。甚至就连眼神也没有任何的转动。

    后颈?

    吴月飞到格斯的背后,仔细的看着。虽然现在是夜晚,但是自在黑暗能量的辅助下完全不影响视力,可以清楚的看到格斯的后。

    现在体的脖颈处很平整,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吴月的视线渐渐往下移,仔细的注视着脖颈周围的衣服。

    一开始还没有感到任何的奇怪。然而吴月在逐渐的靠近格斯的体,甚至都快贴到衣服处,吴月才察觉到一丝丝的违和。

    衣领处好像有点奇怪的地方。是什么?

    眼睛已经睁得比牛都大后,吴月这时才看到,后颈的衣领处有一点点绿色。绿色非常的微小,甚至连一毫米都没到,而且正好在衣服的皱褶处,如果不是格斯事先告知,吴月是绝对不可能察觉到的。然而在经过仔细的观察后,吴月才惊讶的发现,那点绿色并不是这个衣服自带的颜色,而是一个类似萤火虫一般形状的超微小虫子,在尾部发出一点点的绿色微光。因为太小反而无法看清虫子的外貌。但是吴月可以肯定这种虫子是自己见过的最小的虫子了。

    这是虫子?

    吴月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景象。

    没错。

    格斯在心里平淡的说道。

    在你刚才进行祈祷的时候,你上的绿色气息流露完毕后,在你上留下了这么一点痕迹。当时如果不是前面的人脖颈处发出一点点的绿色荧光我也无法察觉。

    也就是说楚杨的上现在也

    没错。当时的每个人的上都有。

    我

    吴月有种想骂人的冲动。本来还以为那个教派还不错的,又清净又温和,虽然上会出现奇怪的绿色气息但是气息出去过后体反而轻松了,所以也不算坏事。但是没想到,搞了半天还是个邪教。那个虫子自己就是再傻也知道那东西出现不是巧合。不过也是,这个教派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如果真的像表面看到的那样美丽自己还真不好下手。

    那么格斯大哥你刚才所说的

    叫他为楚风,就是告诉他现在要继续扮演管家。告诉他回去要铺好铺并说我要休息,就是告诉他回去后也不要多说话。明天要加入教会,因为这样才能更好的调查。托今晚的小提琴的福,我们的嫌疑应该被洗清。只要接下来做事的时候不要露出马脚就好。平时走路说话也要小心,很难保证这些虫子不是与什么进行连接监视的。

    格斯的声音非常平淡,这让吴月更加的佩服了。不愧是格斯大哥,什么都不说但是却什么都看在眼里,什么都计算清楚了。

    今天要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再将这件衣服处理掉。

    明白了格斯大哥。

    就这样回到旅馆后,楚杨果然和格斯所说的一样,仍然是一副管家的摸样。而且整个房间内都收拾的井井有条。也没有乱说话,看来是明白了自己现在正在被监视吧。

    夜晚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

    第二天经过一夜的休息过后,吴月的精神好了很多。

    晨光透过窗户,照到吴月的脸颊。让吴月紧闭着的眼睛略微抖动了一下,缓缓睁开。

    还好,似乎经过一夜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少爷,您醒了。

    在吴月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边就传来了一个尊敬的声音。吴月转过头,就看到楚杨此时正站在边躬看着吴月。

    啊,我的衣服准备好了吗?

    吴月坐起,揉了揉迷迷糊糊的脑袋缓缓说道。

    是的。已经准备好了。

    楚杨恭敬的说道。

    经过昨晚的事之后,楚杨也明白了两人现在正在被监视。体昨晚楚杨已经清楚的检查过了,并没有问题。周围也没有监视的人,也不可能有监视器和窃听器,那么剩下的嫌疑也就只有衣服了。而昨天晚上临睡之前格斯也向楚杨说道,今天在岛上受到的灰尘不小,明天要换衣服。这也让楚杨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所以一大早楚杨就起去商店街买了几衣服。至于昨天的衣服,楚杨老早就扔到垃圾场里的焚化炉了。

    那就好。

    吴月打了一个哈欠,站起让楚杨帮自己穿好衣服。毕竟现在是管家和主人的设定,有管家在旁边也不可能让自己动手穿衣。

    少爷,今天有什么计划?

    一边帮吴月穿着衣服,楚杨一边说道。

    接下来要在这里住几天,所以今天我想一个人四处走走。找找适合我休息的地方。楚风你去帮我捐款,顺便帮我加入追月神教。

    吴月打着哈欠懒散的说道。

    明白了少爷。

    海滩吴月站在海边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大海,闭上眼静静感受着湿润的海风。这是第一次自己见到大海,而且又是第一个在海边清醒的早晨,这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这种平静的感受。

    吴阳!

    在吴月还在闭着眼睛享受海风的时候,后突然传来叫声。吴月转过,看到李勇正在沿着海岸向着自己这边走来。

    早上好。

    吴月笑着向李勇打招呼道。

    早上好。

    李勇也笑着向吴月招呼。

    今天有什么打算吗?

    四处在岛上逛逛吧。

    吴月双手枕在脑后悠闲的说道。

    这样啊,我来给你当向导吧。

    李勇指指自己说道。

    不了,我想一个人单独在岛上逛逛。

    吴月摇摇头说道。

    一个人?

    听到这李勇似乎有点惊讶,随后看着吴月怪异的说道。

    吴阳,你就是再找,这个岛上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你用来偷窥的女子更衣室或者浴室的。就算有如果你敢做绝对会受到惩罚的。

    才不会做的!

    吴月瞬间吼道。

    我到底在你心中有多肮脏啊!我难道看起来就是这种人吗?

    不是吗?那么你为什么想一个人呢?

    李勇奇怪的看着吴月。

    这点啊

    吴月摸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因为不是一个人的话,心里总有点平静不下来。我接下来想加入追月神教,所以想找找可以让自己全心放松的地方。有人在旁边的话,没办法静下心好好寻找。

    这样啊。

    李勇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

    这个我能理解。既然这样,我也就不打扰你了。那么你想找我的时候就来找我吧。

    明白。

    吴月点点头笑道。

    李勇无奈的摊摊手。吴月转离开,沿着海滩行走。脚印在行走的道路上留下一个个痕迹。

    吴月,为什么你没有让李勇做你的向导呢?有人领路的话难道不会更容易探索这个吗?

    在吴月离开李勇一段路程之后,格斯出现在吴月边问道。

    格斯大哥你也该知道的,既然要探索这个,那么就要尽量减少和追月神教的人有所接触。

    吴月现在在心里和格斯交谈,在表面上也不再露出半分表。经过昨晚的事后,吴月也明白了这个岛上可能有很多像那种虫子一样的东西,如果不能好好控制自己的言语,说不定会被发现什么。

    而且,李勇他算了,希望只是自己的猜测。

    是吗?看来吴月你也经过了一定的思考呢。

    听到吴月的话,格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温和。

    吴月在一点点的进步,不管有多微小,吴月的这种状况也绝对比原地踏步好。

    接下来的时间,吴月行走了的所有地方。不论是海滩,还是树林深处抑或是暗礁里。但是不论吴月怎么寻找,也完全找不到任何奇怪的地方。

    最终,吴月来到了那个教堂。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教堂,吴月深呼吸了一下。开始走进教堂。

    岛上应该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那么剩下的也只有这个教堂了。

    吴月也不想在观察那个奇怪的虫子了,那玩意那么小除非自己非常仔细的去看,否则根本看不到。难道说这里让我趴在地上一个个的去看?如果这样做就真的是没事找事了。

    白天的教堂和夜晚有所不同。空无一人的教堂里,昨晚的平静与虔诚的感觉在白天然无存,只有空洞和令人背脊发冷的怪异感觉。

    应该是这里吧?昨晚心跳的地方?

    吴月来到自己昨晚演奏小提琴的地方。抬起头静静的看着面前巨大的女神画像。

    说起来格斯大哥也说过,在这个教堂里听到过心跳声。昨晚虽然没有察觉到,但是现在仔细想想的话就觉得当时有点诡异了。心跳声应该不是自己的,但是也不可能是那个主教的,而且当时心跳声也只听到一次。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而且昨晚的绿色气息,格斯大哥虽然不知道,但是昨晚在梦里询问过微风她们了,按照微风她们的见解来看,那种绿色的气息应该是疫病气息。至于真正是什么微风她们也不清楚,所以现在也只能靠自己来寻找了。

    要尽量小心点,不要露出任何的马脚,很难保证这里不会有昨晚那种怪异的虫子。虫子虫子?

    这个时候,吴月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格斯大哥,有件事我想问一下。

    吴月站在原地,抬起头看着面前那巨大的女神画像。

    怎么了?

    漂浮在空中的格斯双手环抱,疑惑的看着吴月。

    昨晚你看到的那种虫子,除了在人的后颈之外,别的地方你有看过吗?

    没有。出现荧光点的地方,除了每个人的脖颈之外,别的地方都没有出现。不过我也没有去仔细探查别的地方。所以也不能保证说别的地方没有。

    格斯想了想后说道。

    怎么了吴月?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说每个晚上在人祭祀过后,皆有人体内所冒出的疫病之气来形成虫子的话。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岛上到底有多少虫子呢?

    听到吴月的话,格斯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冽。

    这么说的话,这个岛上像那种虫子,有着数不胜数的数量。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

    吴月仍旧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画像,在心里和格斯说道。

    昨晚进行祭祀的人,应该不是第一次进行祭祀。那么为什么他们的脖颈处仍旧会出现那种虫子?而且虫子为什么是出现在容易被丢掉的衣领的部位,而不是依附在不容易离开的皮肤表面?

    听到吴月的话,格斯闭上眼思索了片刻。睁开眼看着吴月说道。

    能够猜到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个虫子没有行动能力,只能存在于起先出现的位置。而且必须要在人体周围,依靠人体所散发的量才能生存。它们如果直接接触人体的话说不定会有什么况发生,所以不能够直接接触人体。如果这么想的话,这个岛上说不定没有任何的监视况才对。吴月,你这么认为吗?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