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误解的消逝

    “一群笨蛋!”

    听到陆明的话后,鹰眼突然怒喝道。刚才的人是格斯,格斯的实力他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格斯会那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就不要在这里妄加推测。他也是你们龙组的一员,难道说你们想要排挤他吗?”

    “那种家伙”

    楚御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大家都住嘴吧,我来说两句。”

    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的离宇,在确定过影兰没有危险之后突然开口阻止众人道。

    众人都将目光聚集在了他上。

    “吴月刚才那么做也是迫不得已。就像老师说的一样,我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离宇看着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摸摸你们的后颈吧。”

    除了鹰眼之外,众人都奇怪的摸着自己的后颈。似乎抓住了某个东西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众人都惊奇的看着自己的手掌。每个人的手掌中都有着一团黑色的烟雾,奇怪的是,每个人手中的黑色烟雾就像有生命一般不断的扭曲蠕动着。而且明明就看到这么一个东西在手中,然而众人却完全感觉不到他的重量。

    “这是?”

    陆明手一抓,直接将手中的烟雾抓为了空气。

    “刚才那个黑袍人上的黑雾,你们也该看到了。那个黑气可以随意的将人类转移。那个黑雾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黑袍人装在你们的后颈上的。如果说刚才这股黑气突然蔓延到你的头部,但是体却没有蔓延的话,你觉得你会怎么样?”

    离宇平淡的看着众人说道。

    众人听到离宇的话,背后都不约而同的冒出一股寒气。的确正如离宇所说,那个黑袍人既然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利用黑雾将所有的人员都转走,那么也同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所有人的脑袋搬家。

    “吴月在刚才召唤出那三个怪兽之后,体的消耗极大。他也没有把握可以在保护我们所有人的况下打败那个人。鹰眼老师也无法乱动,因为很难保证鹰眼在动手杀掉那个人之前,我们不会死。薛老师为了维持结界的完整无法动弹,再加上影兰还在他手上,所有的况综合分析下,我们能做的只有老老实实的将那些人还给他。”

    离宇的话让原本还有些激动的各人都冷静了下来,都回想起了刚才的况。的确,能够瞬间秒杀掉所有人的吴月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投降,既然那么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但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任意的凭主观意见妄加猜测。

    “在场除了离宇之外竟然无一人能和吴月比拟,所有人在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好好的锻炼你们。”

    薛仁祥突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满脸怒容的说道。

    “更加无法容忍的是,吴月也同样是你们的同伴,为了这次的活动不惜大量消耗了自的力量,但你们竟然只是仅凭一件事就对他大家排挤,所有人回去都给我写一份检查上来。扣掉一个月的薪水。锻炼程度加重一倍。明白了吗?”

    “是。”

    除了离宇之外,众人都无奈的回应。这次都是自己的错,还擅自的怀疑别人。吃点惩罚的确不算什么。

    “薛老师,我也甘愿受罚。”

    离宇突然走上前说道。

    “离宇怎么了?你是在场所有人唯一愿意相信吴月的人,为什么还要接受惩罚?”

    薛仁祥看着离宇有些奇怪的说道。

    “不。”

    离宇却摇摇头。说道。

    “我一开始的时候也对吴月的行为感到气愤。但是你也知道,我的能力是心灵探查。是一直以来都无法探查的吴月的内心,突然传出了一句话才使我打算相信他。”

    “什么?”

    薛老看着离宇问道。周围的人也都被吸引了主意。

    “稳定住众人,影兰我会保护好的。”

    离宇的声音显出淡淡的无奈,自己实在是太无能为力了。

    “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便打算相信他了。那个到来后便一个人独自解决掉所有事的吴月却在拜托我。这让我知道这个人绝对不简单,至少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后颈的事也是后来吴月通过心灵告诉我的。否则我估计也会鲁莽的冲上去就影兰吧。所以我希望也像大家一样受罚。”

    “好吧。大家这次也当个教训好了。”

    薛老点点头,看着众人说道。

    “但是那个吴月真的是吴月吗?怎么感觉不太像。”

    影兰听到众人的谈话,再结合自己醒来后看到的事,也大概猜到了事始末。不说出了自己的疑问。同样的,这也是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这个吴月感觉好冰冷,和以前见到的那个可的小鬼头完全不一样。”

    “不,这次的吴月应该不是吴月。”

    瑞尔文摇摇头说道。随即看向薛仁祥和鹰眼说道。

    “薛老师,鹰眼老师,没错吧。”

    “唉~~”

    薛仁祥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自己的上,叹了口气。看向众人说道。

    “是的,这个人的确不是吴月。不过也不全对,应该他是一半的吴月。其实在吴月的心里有着另外一个灵魂。”

    “什么!”

    众人都吃惊的道。另外一个灵魂,这听着是多么的匪夷所思。

    “好了,这次的事就不要在问了。我答应了我一位友人,关于那个人的事我是不会随便乱说的。你们只要知道吴月不是一个人就对了,那个人是吴月,吴月也是吴月,都是龙组的一员。好了,大家都回去调整吧。”

    薛仁祥挥手示意众人都回去。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沉默的离开了现场。

    看到这个况,鹰眼突然说道:“明天晚上还会有保卫活动,那时候吴月应该也会参加。我会让他在这里负责今天瑞尔文的活动。”

    对于鹰眼突然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薛仁祥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而原本还有些沉默的众人在听到这句话后,眼睛都突然一亮。

    “知道了,老师再见。”

    所有人瞬间都消失在了现场。

    “呵呵呵,这些孩子真的不论什么时候都长不大啊。”

    薛仁祥看着迅速远离的众人微笑着说道。

    鹰眼在众人离开后,脸色凝重了下来。看着薛仁祥说道:“觉得吴月旁边的那个女生怎么样?”

    “放心,不是威胁。那个女孩只对吴月有感觉而已。会暴露出实力也全是因为吴月。”

    薛仁祥看着鹰眼一脸放心的表,缓缓的说起了刚才的事。就在刚才,他在楼顶为这栋楼房支持结界的时候,格斯便来到了他的边。对于格斯的不到场,他的回答就是现在还不需要他。

    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薛仁祥也可以看出格斯是在担心他受到威胁。毕竟维持结界的话就没有时间在抵挡别的攻击。下面的打斗过于激烈,只要自己一个失神,整栋楼房也许就会受到重创。这样住在这栋楼里的人也会有极大的危险。原本是鹰眼在他边保护他的,但是现场突然来了一个实力不俗的人,不是自己这边的人可以应付的,所以鹰眼才上场。这也是为什么吴月在鹰眼受到攻击的时候才来到战场的缘故。而在吴月在薛仁祥旁边的时候,那个女生没过多久也来到了现场。原本激动地样子在看到吴月的时候便完全冷静了下来。也静静的待在了薛仁祥的边。

    在吴月去保护鹰眼的时候,也吩咐那个女生待在薛仁祥的边。尽管如此,在吴月受到那个黑袍人攻击的时候,还是选择去帮助吴月。尽管知道吴月不会受伤,还是选择了出手。而且还因为愤怒下来杀手,尽管有些过,但是还是可以看出那个女生对吴月的意。

    鹰眼听到薛仁祥的话后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那么那个女生能加入吗?这样的战力如果不能为之所用就太危险了。”

    “已经搞定了。”

    听到鹰眼的问题,薛仁祥满脸自信的说道。

    鹰眼有些疑问的看着薛仁祥问道:“什么?”

    “那个孩子一听到吴月加入了,立刻就要求加入。看来是担心吴月一个人在这个组织里不安全。”

    薛仁祥笑着说道。似乎对于这个事非常的满意。

    “明白了。”

    鹰眼听到薛仁祥的话后开始往门口处走去。

    “你去什么地方?现在单独活动的话”

    薛仁祥看到鹰眼又要一个人离开赶忙阻止道。就算刚才鹰眼没有怎么受伤但是毕竟也消耗不少,如果再受到攻击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没关系。刚才大部分的攻击都是吴月做的,我并没有怎么消耗。”

    鹰眼仍旧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到。只是瞬间的功夫,便消失在了道路中。

    “也就是说,下面这个烂摊子要我收拾了?”

    薛仁祥无奈的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头疼的想到。

    参赛人员休息室所处的楼房的一个窗户白灵掀开窗帘看着窗外的明月,夜晚的空气没有白天的温度,显得有些微微的湿润和冷意。白灵微微的呼吸了口气。转后的樱说道:“樱,你有没有觉得奇怪?”

    正在整理扑克的樱抬头看着白灵奇怪的问道:“什么?难道今天的月亮还是黑的不成?”

    “那是月食。”

    对于樱的神回答白灵无奈的说道。又转看向窗外说道。

    “从刚才开始外面的树木就没有在晃动。”

    “哈哈,也许是今天没有风吧。”

    樱笑着说道。将手中的扑克放好在上,再次愤恨的看着白灵说道。

    “我竟然连败20场,实在是太坑了。我这一盘一定要赢。”

    “只不过是你今天一直都心不在焉而已。”

    白灵回头看着白灵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不知道为什么,樱从刚才开始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注意力完全就不集中。精神似乎全都集中在外面。有时候出错牌了都不知道,这也是自己为什么注意外面的原因。参赛的选手都在休息室休息,使得休息室周围的环境变得安静且平淡,视野很开阔,可是自己在看向外面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仔细观察之后,白灵就觉得有什么地方奇怪,只不过总是被樱拉去玩牌所以就一直没有怎么在意。

    但是就在刚刚被外面的一阵清风吹佛过面庞的时候,白灵才察觉到了不正常。微风时不时的透过窗户吹进屋内,但是外面的树木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摇晃,简直就像是一幅画一般。

    可是现在外面的树木却又在轻轻的摇晃了,放佛刚才的一切完全不存在一样。

    白灵完全可以肯定外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也知道不是现在的自己要参与的。索也不再理会。

    “看我这次一定要来个逆转。”

    樱看着白灵双目喷火的说道。拳头紧握,一副势不赢决不罢休的态度。

    “是是。”

    白灵苦笑了一下。对于樱那有时候对一些事奇异的血这种心理也习惯了。然而在心里也不想道,樱邀请自己的时机似乎恰当的有些奇怪,这次的事会不会和樱有一些关系。

    “发什么愣啊,快点开始吧。”

    樱看到白灵看着手中的牌发愣不住的催促道。

    “哦。”

    应该不会吧。

    ===========夜晚的街道=============吴月,或者说是格斯,缓步行走在街道中,街灯从头顶轻缓的照耀在地面。尽管现在的灯光已经可以做到让夜晚犹如白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夜晚里街道的路灯仍旧维持着橘黄色的灯光。让幽静清冷的夜显得柔和许多。

    吴月后的女生仍旧在不紧不慢的跟随,然而她早已经脱去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了面具下的俏脸。冰蓝色的头发也变回了原本的黑色秀发。原本连的天蓝色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了普通的居家衣裙。这个女生自然就是夏枫。

    “格斯先生”

    夏枫走在格斯的言又止的看着格斯。

    “怎么了?”

    格斯平淡的问道。对于吴月的这个小人,格斯在不计较以前的前提下,还是对她很有好感的。(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