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想通

    “吴月,一个人是什么都做不了得。即使能做成什么事也绝对不会感到满足的,内心一直都会像缺少什么一样无法感到充实。”

    “这样啊。”

    “吴月,我们相见你还记的是什么时候吗?”

    “就是在那次暑假过后的一个星期,唯一和自己相处的小枫都离开自己的那个时候。”

    “是啊,就是在那个时候。其实对于你阿姨的死我也感到很是自责,以前一直都没有出现在你的面前,就是因为对于自己到底该不该出现而感到迷茫,担心自己的出现会给你带来困扰。但是,在那场车祸之后我就下定决心了,我应该出现在你的面前,如果我能够更早出现的话也许事的结局会不一样了。”

    “格斯大哥,你不用那么自责的。事毕竟已经过去了,现在再懊悔也是无济于事的。”

    “啊,是啊。哦,有客人来了。”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吴月看过去,看到李云阳正在向自己跑来。

    李云阳一边跑一边喊:“吴月,老师让我叫你回去上课。”

    吴月起拍了拍上的泥土说道:“哦,知道了。走吧。”

    “你至少让我歇会吧。你知不知道跑到这很累的。”李云阳半蹲在地上说道。“算了,还是快点吧。啊,格斯先生,你好啊。”

    格斯点点头。

    “还是老样子啊。”李云阳有点苦笑的说道。随即又去追吴月了。“吴月,你等等我啊。”

    追上吴月后,李云阳问道:“这次的事件爸爸听到后也是很欣然的帮忙了。应该没事了?算了,真是废话,看到你现在若无其事的翘课肯定没事。咦,你看我干嘛?”

    吴月将脸转向前方,说道:“没事。李云阳,这次谢谢你了,说实话,揍人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想那么多,最多也就是退学而已。这次如果不是你们帮忙的话估计我的后果应该不只是退学那么简单了。”

    “没错。”李云阳非常赞同。“爸爸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虽然答应帮忙解决,但是要我转告你一句。年轻人可以狂傲但是不要狂妄,做事不要一股脑向前冲,多想想后果和后路。”

    “嗯,这次如果不是有你们的话真的不敢想。”吴月搔搔脸说道。“我会记住的,下次做事前一定会三思的。”

    “知道就好。”

    (后来从胖子的口中才知道这次的事因为李云阳的父亲,白灵的爷爷,乔沛涵的父亲,樱的父亲出面全面镇压才会那么风平浪静的,要不然光医药费自己家估计都会倾家产了。看来以后做事真的要多想想。

    时间是一道激流,所有的痕迹都会随着时间的冲刷而逐渐的泯灭。这次的事虽然刚开始让吴月一瞬间成为学校名人,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冷却了。这是后话了,暂时就先不说了。)

    回去后,着实被老师数落了一顿,毕竟在外面摸鱼那么久。但是也只是被训了一顿,然后回头在写份检查就没事了。

    下课后,吴月的周围再次围了一堆人。

    “喂喂,吴月你到底是怎么做的?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那对夫妇竟然没有吃了你这还真是让人吃了你,真让人惊讶。”

    “不用赔什么吗?医药费啊,精神损失费一类的,他们没敲竹杠?”

    ......烦不胜烦啊。

    “我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够烦的了,不要再烦我了。”

    吴月直接站了起来,穿过人群便开始往外走。其他人看到这样也无趣的离开了。

    吴月在经过白灵的旁边时,说道:“小泽,跟我来一下。”

    “嗯。”白灵站起来跟着吴月出去了。

    两人在*场上一直走着。白灵想说什么但是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小泽,可以的。”

    “啊?什么可以?”白灵不解的看着吴月。

    “小泽,你不是想要听我拉小提琴吗?我和老师商量过了,但是只有小泽你一个人能听,而且听到后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样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为什么要这么神秘?”

    “泄露的话可能会给我带来很多的麻烦,可以吗?小泽,能答应这个条件吗?”

    “会带来麻烦吗?我知道了,我绝对不会说的。”

    “好,那就这个星期六吧。到你家还是到我家?”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吴月你能来我家。你自从上次去过后便一直没来了。”

    “说的也是,也要向你爷爷道声谢才行。”

    “嗯,那我可就期待着。你敢爽约的话我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明白。”

    这还不算完,白灵是第一个,然后是乔沛涵。直接抓住吴月说这个星期六来自己家,自己老爸想见你。不好拒绝,吴月也是只能点头答应。

    樱和李云阳倒是没有说什么,不过还是该谢谢,于是说好在星期天去他们家。

    晚上,回到家吃过晚饭后,吴月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上开始发愣。

    “咚咚。”

    轻缓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

    吴月本来想喊进来的,但是想了想,还是从上起来去开门。门打开后,在门外的果然是小枫。

    “进来吧。”

    吴月进了屋内,小枫也跟着进了来,顺手也把门带上。

    然后,吴月躺在上,小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低着头摆弄着衣角。

    静的有点讨厌,吴月心里想道:果然,还是应该由自己先开口吧。

    “小枫......”

    “吴月......”

    没想到吴月开口的时候,小枫同时也开了口,两人看了看,吴月说道:“你先说吧。”

    “不不。”小枫慌忙的摆着手说道。“还是吴月你先说吧。”

    吴月平静的说道:“不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想说的应该和我想说的是一样吧。但是,我更想知道小枫你的想法,就算你是怪我鲁莽也没关系。”

    “才不会!”小枫突然激动的说道,但是立刻就冷静了下来。“我怎么可能会怪吴月你呢?你这次会这么的做原因是什么我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我才担心。害怕吴月会发生什么事,虽然这次学校方面是没有什么了,但是很难保证对方父母不会做出什么事来。”

    “嗯,我知道,我会小心的。”吴月点点头,然后又笑道。“谢谢你,小枫。谢谢你会这么担心我。”

    小枫又激动的说道:“不要谢!那个,不要谢我。如果是吴月的话,不论什么事我都会接受,所以对我千万不要说谢谢或是对不起这一类的话。”

    “知道了。”

    “那我出去了。”

    小枫站起来便要往外走,看着小枫的背影,吴月突然叫住了她。

    “那个,小枫......”

    小枫回过头问道:“什么?”

    吴月张了张嘴,但是有搔搔脸。说道:“不,没什么。晚安了。”

    “嗯。吴月你也要早点睡。”小枫点点头,然后关门出去了。

    多尔瓦出现在吴月的旁,格斯也现在吴月的前方。

    多尔瓦问道:“吴月,我总觉得夏枫这孩子在面对你的时候内心好像很复杂啊。”

    吴月又再次躺到上。“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想应该是吧。”

    多尔瓦又问道:“你刚才似乎想说什么?方便说一下吗?”

    吴月沉默了一会,然后又说道:“其实刚才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看到小枫的时候突然心里有点堵,所以才会不自觉的叫住小枫。”

    多尔瓦看着吴月若有所思的说道:“这样啊。”

    格斯这时走到吴月的面前说道:“今天发生了不少事,还是先睡吧。”

    “嗯。”

    在吴月屋里的灯灭后,在门外的一个影笑了笑,便离开了。

    星期六今天上去要去白灵家,下午要去乔沛涵家。明天上午要去李云阳家,下午要去樱的家。程真是有够满的。

    将前的小提琴挂饰取下来,等到小提琴变大后,装入提包便提着去白灵家。

    到了白灵的家门口,吴月按了按门铃。

    开门的这次是白灵的爸爸,记得好像叫白羽绗。

    “白叔叔你好,我来打扰了。”

    “别那么多礼,请进吧。”

    进到屋里后,看到穿着围裙的白灵正向着自己走来。“吴月,你来了啊。”

    “嘿嘿,打扰了。这是礼物。”吴月将手中的礼物递给白灵,然后四处看了看。说道:“阿姨呢?怎么没有见到。”

    听到这小枫一脸怀疑的看着吴月说道:“你干嘛那么在意我妈啊?”

    吴月赶忙慌乱的摆着手说道:“也不是啦,其实这次来我就是想谢谢你们的,所以如果不在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是吗?”

    “这样啊。不过我不是说了吗?”白灵有点气呼呼的说道。“不要那么在意这件事。”

    “没错。”白羽绗走到吴月的边笑着说道。“吴月你以前帮过我们,现在只是稍微回报一下而已。真的不用在意。谢饶的话爸爸叫她好像有点事,所以不在。吴月,你手里的是小提琴吗?”

    “嗯。”吴月点点头。

    白羽绗一脸期待的看着吴月说道:“那可以演奏一下吗?”

    “不行!”白灵立刻跑到吴月的面前说道。“我和吴月约好了,吴月的演奏只有我一个人能听。”

    “切。”白羽绗有点遗憾的咂了咂嘴。不过立刻又一脸兴奋的说道:“啊,厨房里还在烤着蛋糕,那我去看看了。吴月你就陪着白灵说会话吧。爸爸和妈妈的话会在吃中午饭的时候回来。”

    说完白羽绗就笑着走进厨房了。

    吴月看着白羽绗说道:“叔叔真的很喜欢做蛋糕啊。进厨房都那么开心,不像我爸爸,就是不喜欢进厨房。”

    “是吗?”白灵一脸无奈的说道。“我觉得刚才他的笑容好像不是因为要做蛋糕。算了,吴月,到我的房间吧。我想听听你的小提琴。”

    “哦。”

    这是第二次来到白灵的房间了,每次看都觉得真是不错啊。女生的闺房和男人的狗窝还真的是有着根本的不同。

    嗯,好香。

    “吴月你在干什么啊?”白灵脸红红的看着此时正在吸鼻子的吴月。“来演奏吧。我很想听听。”

    “啊啊,不好意思。失礼失礼。好了,开始了。”

    吴月从提包里拿出小提琴,用下颚抵住。拿起琴弓放在琴弦上,闭上了眼睛,回忆着乐谱。

    然后,手开始微微的活动着。

    随着小提琴柔和而又温柔的声音响起,白灵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安宁,这就是此时内心的感觉。就像孩子的时候被母亲摆在怀里,听着妈妈那强有力的心跳,那直达内心深处的平静。风,停止了扇动。鸟,停止了歌语。树,停止了摇摆。所有的一切,都在安静的享受着此时的安宁,放佛灵魂都在微微的打着鼾声,静静的沉睡。

    白灵此时在心里想着:这是多么让人安心的曲子啊。

    一曲终了,吴月睁开眼睛的时候,白灵还在闭着眼睛。

    吴月将小提琴放下,问道:“白灵,你觉得怎么样?”

    多尔瓦在旁边拍着手笑道:“GREAT。吴月,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你会进步那么大。”

    “嗯嗯。”格斯也是一脸温和的笑道。“我听得都有点想睡觉了。”

    “真不愧是《安魂曲》,效果超群啊。不过,这也是这把小提琴才行,其他的还是不行啊,拉不出这种让内心安宁的感觉。”吴月摆弄着小提琴。看到白灵还在闭着眼。啊...难道...“白灵。”

    没反应。

    “小泽。”

    “呼...呼...”

    有反应了,不过果然是......

    “哦,吴月真是厉害。”多尔瓦在旁边笑着说道。“竟然第一次拉就能让人睡着。干脆这名字改为《安眠曲》好了。”

    格斯说道:“安眠,安魂,我觉得都差不多吧。重点是先把白灵叫醒比较好。”

    “还是让小泽先睡吧。我去帮叔叔忙。”

    说完吴月便往楼下去了,看着吴月下楼的影。多尔瓦笑了笑:“嗯,吴月变得温柔了不少。上次吴月打人的时候,应该才是真正的格吧。”

    格斯叹了口气说道:“容易受伤,容易冲动,害怕独处,沉默,冷静,这就是以前的吴月,不过,现在变了不少。相比之下,我还是比较喜欢现在的吴月。”

    多尔瓦说道:“呵呵。这一切不都是格斯你的功劳吗”(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王之现世危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