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狼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轶三皇 书名:铁蹄无泪
    细雨之后,头从云间钻出,深秋的光却像夏雨后的那般强势,比之要温和许多。

    “这鬼天气,刚刚还下着雨,这会儿又放晴了”开车的彭万里眼角扫过文义山庄的上空,朵朵白云缀满蓝天,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呵呵”一旁的段飞笑道:“谁说不是呢,这天气倒是和人的心有些相似假如没有意外,今天下午市里的个帮会老大就会如这天气一般了,只不过是由晴转罢了。”

    “哈哈哈哈哈哈”

    段飞二人的笑声没有让双眸紧闭的石浩天的脸上有任何波澜。一如既往的平静。汽车在文义山庄院内带速行驶不到两分钟就缓缓停在了正堂前面的小型广场上。

    这广场倒是和天一苑的布局有些相像,广场正中央有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喷泉池,池中央坐落一座高达六米左右的假山,山间水秀,直流而下进入泉池,再由泉池至下而上,整个池塘构思和设计倒是完全归于物理学和山水学的综合体。

    偌大的广场除了这中央的泉池外,空无一物,哦对了,还有那正对正堂大门的两座火麒麟,麒麟为石头所做,雕工细腻,技法精湛,两尊麒麟栩栩如生,前爪微抬大有前捕未来的倾向,麒首低垂,眼睛却斜立上天,只一看就让人明白了什么是目空一切,傲视乾坤。

    “呵呵,浩天来了啊,快随我到餐厅去,老爷子听说你来了,又特意让厨房准备了一份絮语笋。”石浩天未等下车,正堂门口,麒麟旁边早已等候的许老就急忙上前招呼了。

    石浩天一听说话声便知是谁出来迎接自己了,一边下车,一边长笑一声,“呵呵,浩天冒昧前来,还让许老亲自出来相迎真是让晚辈受宠若惊啊。”走到许老面前,两手急忙相握,然后便礼貌的双手搀扶着许老,“许老今体安好?”

    “呵呵,不行了,精神头倒是还行,只是这力气散了不少,有些力不从心了。”许老回道。

    听了许老的话,石浩天深有感觉的点点头,这人老了,就真成了掉了牙的老黄牛,只要出的劲没了进的劲。想当时许老应该也是一个震慑江湖,实力超群的人吧,可现在年老病衰,体萎靡,哪还有半点江湖人的气魄。

    “我看许老还很行壮嘛”

    “唉~~~~~~~~~老了就是老了,我可是个服老的人,对了,听说前几你已平了猛虎帮。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他这天下就是你的了。”许老将几人带到一个青瓦红墙的堂屋前说道。

    “许老过奖了,浩天也只是侥幸罢了。”石浩天脸上平静,看似没有喜色,其实心中非常开心了。

    “呵呵”许老微微一笑,说道:“年轻人有冲劲是很好,但是也要做到张弛有度”

    石浩天侧目看向许老,心里已是一下感动,像是面对老师一般轻轻的点点头。许老又说:“你了解过狼吗?”

    不明白许老为何突然问自己这个,石浩天驻足看向许老,微微摇摇头。许老先是一笑,接着点点头,眼神深邃,像是回忆什么事一样,说道:“狼,凶残,灵敏,善于任何战争,不论是群战,单战,游击战,阵地战还是野战,他们都是草原上无可争议的王者。”

    见石浩天洗耳恭听,许老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停下脚步,慢慢说道:“其实一切不褒义的形容只是对狼的误解而已,实则狼是一种十分灵的动物,他们坚守的生存原则十分简单,但又非常有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血债血偿!’而且他们又具有高超的军事才能和作战能力茫茫草原,其实和我们这喧嚣的城市又有什么区别呢?”许老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感而发,停顿片刻,无奈的摇摇头。

    “和你说这些,我只想让你明白,不要将自己视为不败的猎人,这个世界远胜于老虎的动物还有很多,其中狼,才是你最要倍加小心的。”许老说道,“不过你还年轻,等你到了我和老爷子这般年纪自然就会懂得这些理儿的。”

    石浩天听完,深思片刻,感激的对许老笑笑,接着双手抱拳恭敬的弯腰施礼说道:“浩天多谢许爷爷教诲,浩天定当将今之言铭记于心,每朝读寐思,好好悟道。”

    “哈哈哈,好好,好啊,凡江湖中人,自古都不乏英雄出少年,你有这般谦逊随和,悉听教诲,我很是安慰啊。”许老满意的点点头,轻轻拍了石浩天的右肩,“好了我们爷俩就不要这儿磨叽了,老爷子该等急了,要不是行动不便可能这会儿都出来了。嘿嘿。”

    石浩天也是一声轻笑,随后搀扶着许老走向了那间青瓦红墙的堂屋——文义山庄的膳食房。

    未等进门,膳食房中飘来的笋香气。这笋是陈文特意为石浩天准备的,石浩天明白老爷子对自己的苦心,这份没有名分的祖孙倒是让石浩天很是感动,心中也是早早接受了陈文这位爷爷。

    久违的味道总是能够勾起自己的回忆,这个世界上能够让石浩天回忆深长的事不是太多。但是笋却是这其中之最,不是思物而是思人,想念那久别十几年的父母。这笋便是宝乐孤儿院领养自己的所在地。

    “猜猜我是谁?”石浩天刚进门内,从门后蹦出一个白衣少女。不等石浩天反应,少女的双手已经掩住了他的眼睛,并用最稚嫩的甜声询问着他。

    其实不用多想石浩天也知道来者是谁,在文义山庄能够这般调皮,这般造次,这般戏弄石浩天的无非只有一人,陈媚儿。石浩天故意迟疑稍许,然后竞猜式的回答道:“这个这个有点难猜哦。我要好好想想”

    “哎呦~~~~你怎么这么笨好吧就给你点提示吧嗯~~~~~~~~我是个女孩子。”少女先是一声不满,接着故意乐逗石浩天一番。

    听了少女的提示,石浩天暗暗发笑,心想这丫头倒和自己开起玩笑来了,“嗯,你是天空中的精灵?”

    “不是”

    “那是花丛中的蝴蝶?”

    “唉~~~~~~~”少女长叹一声,显然是被石浩天气迷糊了。

    “那是谁啊?该不会是可精灵的媚儿妹妹吧我看不像唻,媚儿怎么会像你这样胡搅蛮缠啊?”石浩天嬉笑道。

    “哎呦,浩天哥哥坏死了~不理你了!”说着少女收回那双白玉纤手,红唇微厥,背过脸跑向了正仰面而笑的陈文面前,愤愤说道:“爷爷你看他,他欺负我”

    “呵呵呵”厅堂里包括彭万里和段飞在内无不对陈媚儿的这个小孩玩法捧腹大笑。陈文慈眉和颜道:“呵呵,谁让你自找苦吃,单单惹浩天唻,人家可是小狐狸,精的很呢。呵呵”

    “哼!”

    “陈爷爷!浩天冒昧来扰,还请陈爷爷不要见怪才是。”石浩天面带笑容,剑眉舒展,缓步走到陈文面前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

    陈文点点头,收起老态笑容,但是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此时的他心中很高兴。“不怪不怪,爷爷我这些天都想和你唠唠了,只是你忙于正事,我也不好让你分心。”陈文一边说一边将石浩天拉到自己边的座椅上坐下,又向许老点点头,示意让他安排其他人入座。

    “爷爷你偏心!”石浩天还未接话,坐在陈文另一侧的陈媚儿反倒双手托腮,没来由的嘟囔了一句。陈文和石浩天同时转向这个生气包包,不知她为何这样说。陈媚儿不理眉宇紧锁充满疑虑的二人,接着说道:“我也好几天没见您了,可您却不想我,今天要不是爸爸让我来,我就打算试验你什么时候接我过来呢。”

    “啊?哦,呵呵呵”陈文故意装作糊涂,说道:“有吗?我记得是我派人去接的你啊?”

    “才不是呢!爷爷和浩天哥哥一样都是坏蛋!”陈媚儿口无遮拦,直接将爷孙二人都骂了。旁边的许老听了陈媚儿的话,先是一愣,接着释怀的笑了。能够同时骂这二位,但两人又不生气的,这个世界上可能只有陈媚儿了。

    “小丫头说什么呢?没大没小了吗?”陈文故作生气道,实则白眉微颤,嘴角难隐一丝丝微笑。

    “哼!”陈媚儿像是感觉自己没有做错什么,脑袋一耷拉,动筷开吃了。全然一副气煞你等与我何干的样子。

    这副摸样又是引来餐桌上一阵大笑。

    陈文准备的这顿饭还算丰盛,有酒有,有鱼有虾,可谓是吃的尽兴喝的尽心。菜过五味,酒过三巡。陈文先开了话题,“浩天啊,现在你已是昆明市独一无二的老大了,即便是在整个云南也可一枝独秀。之后有何打算吗?不会是仅此为理想吧?”

    说到这,不光是许老停住了酒杯,就连彭万里和段飞也是放杯细听,他们也很想知道天哥下一步的目标和计划。

    石浩天挠挠头,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长出口气说道:“实不相瞒老爷子,要是说眼前的地盘和利益就能让我满足,那肯定是骗人的。”陈文笑而不接,石浩天接着说:“自从打下猛虎帮,我就感到有些空虚,这种空虚让我很迷茫也很担心,我不知道让自己继续征战还是驻足而立,占据一方。几下来我也是不食夜不寐,纠结的很,也头疼的很。”石浩天这样回答,只能说是应付陈文,但是最终陈文能否得知,就无从考究了,或许陈文就是喜欢石浩天这种深城府,狡谋略呢。

    “呵呵,浩天啊,如果你信任爷爷我,那我不妨直言相告。”陈文说道。

    “但请老爷子明示,浩天必定谨遵教诲!”

    “教诲谈不上,你我这样也算是忘年之交了,为前辈,我还是希望你能够舍下眼下利益,多为以后谋福的好。”陈文亲自为石浩天斟了酒,继续道:“好男儿当志在四方,区区云南这片土地也只是一块垫脚石而已。在当代就要活在当代,人不可一不前,即便是前方路途艰辛无比,坎坷崎岖,也要奋不顾,带着理想带着责任去跨越他,超越他。即便是临其境后的头破血流,那也一样是精彩的,刺激的,值得的!”

    血液难以沸腾,原在此时激

    此时石浩天已被陈文的言辞所打动,眼神中的坚定,和那份对未来探知的渴望犹如浪海一般袭来,“老爷子所言极是!浩天受教了。”石浩天站起感激道,既为刚刚的愚蠢谋略也为现在的尊服。

    陈文仰面而笑,智深老者的形象顿时显露无疑。“浩天啊,切记狼之格言我想来时,小许已和你说了。”陈文转头看看许老,见后者轻轻点头,笑道:“我能有如此霸业也权杖小许的这般狼言。现在回想起来”

    石浩天看向眼神远去的陈文,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老爷子是这在回忆当年吗?还是(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铁蹄无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