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妮子有才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轶三皇 书名:铁蹄无泪
    看罢,石浩天暗暗心惊这中年人的份,出于顾虑,他不得不收起手臂,片刀也自然落下,垂于手中。

    “呼~~~~~~~~”俊美男生像是从鬼门关逃出来的一样,长长的叹出口气,当刚才看到石浩天举起片刀时,那一刻他的确想过自己必死无疑了,因为面前的黑眸似乎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神光,反而更像是虎狼之目。

    石浩天放下片刀,周围的围观者和那中年人皆是长出一口气,他们也不敢想象眼前的白皙少年当真会刺下去。就在众人以为石浩天放弃猎物,将要罢手时,石浩天却眼神飘向中年人,嘴角挂起微笑,迅速抬起手臂,只是迅雷之时,片刀脱手而出,不偏不正的刺在了俊美男生的右手肘部上,死死的定在墙壁上。

    “啊~~~~~~~”俊美男生在慌乱中得以解脱,又在解脱时遭受苦难。俊美男生右手臂被石浩天毫不留的刺穿,疼痛感如万马奔腾,滔滔江水一般袭卷而来,人也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啊!?他刺了?!”

    “是啊!他既然真刺进去了”

    “好快,好狠,好毒!!!!”

    周围顿时人声鼎沸,大呼小叫,不依不挠的指指点点。有打电话的,有看见这残酷场面吓的魂不附体的,也有兴高采烈暗中紧张的。

    陈媚儿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那么害怕,惊慌,而是玉手轻轻拂面,小嘴微有颤抖,心中更多的是对石浩天的担心。这也仅此而已。

    “小子,人在世上难免有彼此帮助之时,行走江湖重要的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出手未免有些毒辣了点吧。”中年人看在眼里,感觉眼前的少年,心气高昂,浑霸气不容小觑,定然不是一般人,走到石浩天面前,似有深意的说道。

    “呵呵,有吗?如果我不心怀仁慈,此时的他早已去和阎王聊天了。”石浩天双手扶襟,简单的整理整理衣服——那新换上的白色中山装。

    眨眼之间伤残一人,居然没有丝毫胆颤和惧意,反而面带微笑,剑眉舒展,好像这事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何为谈笑间杀人,这便是了。中年人观其神色,对石浩天说道:“小子,你来到这里应该明白,谁才是这里的主人。现在你要为你所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

    中年人说完,向后的十几个黑衣汉子微微一点头,这群汉子齐齐应声是,便大步流星来到石浩天面前,刚想上前进行逮捕。

    “聂叔叔!”一声亲切的童音从旁边翻到的座椅废墟中传来。这喊声不是别人,正是站在一旁,双手掐腰,目视石浩天的陈媚儿喊的。

    中年人听见喊声,转眼看向声源,见陈媚儿亭亭玉立,丁字步淡雅站定,眼睛着实一亮,惊问道:“媚儿?你怎么也在这。”

    陈媚儿呵呵一笑,缓步来到中年人面前,纤臂环住中年人的手臂嗲声道:“聂叔叔,这是我浩天哥哥,他今天是为我出手教训那不要脸家伙的。你就放过他吧。嗯?”

    “他是你哥哥?我怎么不知道你这小丫头有个哥哥啊?”中年人显然很是疼,或者说有些惧怵陈媚儿眼神飘向石浩天,平静的问道。

    “哎呦,哥哥就是哥哥嘛,我们结过义了。呵呵。”陈媚儿一阵笑,双手还不忘摇晃着中年人的胳膊。由于她答应过陈文,不能把石浩天的事告诉任何人,所以中年人问道时,她也只能心生一计,诳话说两人已经结义了。

    “哈哈哈哈,你这妮子也知道拜把子了,有意思,不愧是虎父无犬子啊。”中年人仰面大笑。

    “那您是不是不怪我家哥哥了?”陈媚儿借机问道。

    “嗯~~~~~~~~~当然了,他既然是我们媚儿公主的结拜大哥,哪能不给面子啊。”中年人故意加重结拜两字,满心调侃眼前的陈媚儿。

    “哼,聂叔坏死了!”陈媚儿扭过脑瓜,不再理会中年人了。

    中年人看着陈媚儿小家子气发作又是一阵大笑。笑罢转头对手下道:“你们下去吧!”后的黑衣汉子点点头,然后转出了酒吧的大门。

    中年人又吩咐几人将墙根处的俊美男生拉走,问清姓名,好把他送走,临行时,这中年人还不说道:“他们对小姐不敬,将其送回去之后,再教训一番便是。”

    此言一出,连石浩天在内无不有想喷饭的冲动。

    中年人交代清楚之后,转眼打量起石浩天,这少年相貌还算清秀,剑眉浓密,丹凤眼神光劲,肤如冠玉,嘴似涂脂。

    “小朋友年龄不大,气势不凡嘛。”中年人先对石浩天说道。

    石浩天呵呵一笑,谦卑道:“叔叔谬赞了,小辈只是看不得别人欺负幼小罢了。”

    中年人刚想继续与石浩天交谈,想探出点信息,但是边的陈媚儿却没有想他所想,不等中年人开口,她先一步说道:“聂叔叔,您来这肯定是有重要的事吧,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哥哥我们走吧。”

    不等石浩天问,陈媚儿已经拉起前者快速的向门口走了。中年人先是一愣,暗道这妮子还真是心急手快呵。但是转眼一想,陈媚儿似乎不想让自己多接触这个被她唤作哥哥的少年。

    “你们去跟上他们,好好查查那年轻人的背景。”中年人见石浩天二人消失在黑幕中,脸色沉的犹如秋中雨天色一般,急忙摆手交代两个手下道。

    陈媚儿拽着石浩天的衣袖一路小跑,径直来到酒吧西侧一里多路的凌中广场。

    “呵呵,好久没有这么跑过路了”二人跑到广场中央的莲花喷泉池边,陈媚儿一股坐在池边的大理石台阶上,急喘两声之后,看着五颜六色的泉水从地面喷出,开心的说道。

    “呵呵,我也好久没有跑过了。”石浩天附和她道,转过头看着秀发飘逸,含苞未开的陈媚儿,笑着问:“刚才那中年人是谁啊?”

    “哪个?”

    “就是你叫他什么聂叔的那个啊。”石浩天说,“看其风度和气势,似乎也是道上混的吧。”

    “他啊!?”陈媚儿站起,双脚一蹦跳到了石阶上,说道:“他是聂振远,青帮的一个长老。和我爷爷交匪浅。”

    “哦,难怪气势如虹嘛,看他对你的眼神,充满了父,莫非他是爷爷的之交?有或许是伯父的好友。”石浩天对自己仅见一面的中年人——聂振远大感好奇,试图想从陈媚儿口中出一些信息唻。

    “这个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在我每年的生会上,他都必须到场的,来了之后便和爷爷畅谈,至于认不认识我爸爸,我就不得而知了。”陈媚儿耸耸肩,很抱歉的解释道。

    “唉~~~~~~~~~”石浩天心中叹息,原本以为能够探出个所以然来,可这小妮子惊如猕猴,一点也不上当。

    其实现在的青帮对于石浩天而言越来越是个迷了,陈文老爷子不肯相告内,至于自己派出去的探子全都无功而返,好似这青帮隐藏极深。这种对于事物想知不能的感觉却是比懵懂装傻还要难受。

    既然老爷子曾说过,自己总有一天会和青帮碰面,自己也不必急于一时,来方长嘛。想到这里,石浩天心中释然,转眼岔开话题,说道:“今天那几个男生是什么人啊。”

    “一群瘪三而已。”陈媚儿随意回道,接着又道:“如果不是本小姐闲来无聊才不会和他们来这哩。”

    听到这,石浩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突然急剧下降,冰到了零点,语气不善的说道:“既然他们是不入流的瘪三,你贵为老爷子的掌上明珠,三合会的小姐,怎么这样随意就跟着出来呢?”

    陈媚儿被石浩天这突然的严厉语气吓了一跳,但是心中却有点暖洋洋的,想着往哪个胆敢和自己这样说话啊,没想到眼前这个仅相识不到两天的哥哥如此大胆。

    石浩天也不顾虑陈媚儿的想法,更加不理会她那疑问中带着略些愤怒的眼神。继续说:“如果今天我不在,或者是你喝了那杯带有氯胺酮的啤酒,后果怎样你想过吗?莫非那之事还要重演吗?”

    说到最后,石浩天已经完全蹦了起来,看其神色似乎很是生气。陈媚儿见他当真动了气,也不敢吱声,静静的站在一旁,像是邻家妹妹做错事被家长教育一样,傻傻的抠着手指。

    石浩天说完,看着一旁的陈媚儿,小嘴一撇微笑了起来,无奈的摇摇头。心想,如果不是自己教训于她,假如换了别人,这傻妮还不上前咬死他啊。

    一段严厉的批评说教,令两人顿时有些尴尬,时间冷却,喷泉静止,周围的空气也仿佛一下子凝固了。

    良久,石浩天掏出一支万宝路香烟,点燃,深吸一口之后,转眼看向陈媚儿,笑道:“我不明白你这小小年纪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无聊呢,你们老师都不布置作业的吗?”

    陈媚儿站起,目光直视石浩天,片刻,右手瞬时抬起,一把将石浩天嘴角的香烟夹于手中,调皮的一眨眼睛,然后深吸一口,说道:“哥哥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社会啊。”

    石浩天本以为陈媚儿辣是辣了点,但没有想到她会吸烟,刚想发问,陈媚儿先问了过来。石浩天无奈,微微摇摇头,表示不知。

    陈媚儿冷哼一声,说道:“现在即将进入千禧年,我们的生活每天都在发生着翻天地覆的变化,所以学校也讲究一个与时俱进,跟上时代的步伐,一切放手,学生自由支配课外时间。懂了吗?”问罢,石浩天还未回答,她又摇摇头,说道:“唉~~~~这么高深的道理想来你是不会懂的。”

    石浩天无奈苦笑,这陈媚儿还真是有趣的很。“好了,我送你回山庄吧!晚了爷爷肯定会担心的。”石浩天站起,双手插兜对精神饱满的陈媚儿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陈媚儿问。

    “那我就用我的手段来让你说行!”石浩天回答道。

    看着石浩天严肃的表,丝毫不懂什么是风趣,心中暗骂一声“冷木头”然后强颜笑色道:“那好吧,看来你赢了。”说罢,站起形,拍拍股,笑着说道:“请吧,我的好‘哥哥’”。

    石浩天拉着古灵精怪的陈媚儿,手掌用力,气传来,陈媚儿心中翻腾,小脸顿时绯红,本来不愿的手这时也轻轻的反抓着石浩天的手。只是这种微妙的动作,感马虎,对男女之事闭塞的石浩天来说却没有丝毫发现。

    二人走出广场来到路边,石浩天刚想伸手拦个的士,却被陈媚儿喝住。

    “怎么,到现在还不死心?!”石浩天问道。

    陈媚儿秀眉一紧,眼睛外翻说道:“是是是是,我不去山庄的。我要回家好不好?!”

    “回家?你家在哪?”石浩天茫然,在他的印象里,陈媚儿以及他的双亲都应该陪陈文住在山庄的。

    “呐~~就在那里。”陈媚儿指着马路对面一个名为洪都别苑的别墅区说道。

    “那里啊?!你没骗我?”石浩天还是有些不相信陈媚儿的话。

    “唉~~~~~~脑残啊!”陈媚儿没有回答他的话,吱唔一句,举步向别墅小区大门走去。

    石浩天紧跟着陈媚儿后,待后者进入小区并和门卫的打了招呼之后,石浩天这才转离开。(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铁蹄无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