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惊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轶三皇 书名:铁蹄无泪
    “为什么不是我?石浩天,好久不见啊。”女警察微微一笑,只是笑容牵强,让人感觉很是不自然。

    “是好久不见了啊,秦夕!”石浩天平静道。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见她,原本磨憨一别,石浩天认为和她再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因为两人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里。

    其实秦夕又何尝不是这么认为呢。此事说来也巧了,当秦夕为见习警察被分发到磨憨当班,遇石浩天巧遇过后,便整脑中浮现后者,假想没有遇见石浩天后者或许仍在磨憨呢。

    上周刚刚被调回总部,今刚好当班,就有人报案说罗汉山发生枪械,死了十几人,而嫌疑人逃亡,有目击者证实嫌疑人就在中心医院,这便带人前来抓捕。

    “什么秦夕,这是我们扫黑大队长,秦警官!”不等石浩天继续说话,秦夕旁边的那个中年警察开口说道。

    “哼!”石浩天此时心中无奈,倘若是别人来抓自己,或许有一拼,但是换成秦夕,石浩天当真是没了注意,黑眸凝聚,似乎没有丝毫焦距,直直盯着秦夕。

    秦夕也有些心痛,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石浩天像是一团火,早已让自己火浑,左右为难。

    片刻,秦夕的理智终于战胜感,坚定的说道:“我们可以走了吗?石先生。”

    “当然,我不能不买你的账,请吧。”此时石浩天明白,纵然心中很是不愿,面对秦夕,昔的救命恩人,他只能应从。

    “天哥!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抓我朋友?”钱枫和王凯从医院外面走进来,看见石浩天双手上了手铐,心中不明缘由,一个纵跨到秦夕面前,强硬道。

    秦夕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石浩天,石浩天厉声道:“都让开,秦警官让我回警局去协助办案,你等不可造次。”

    石浩天的话完全是虚话,协助办案有带手铐的吗?钱枫当然不会相信,怒目略张,丝毫没有让步。一方警方,一方千门十余名兄弟,双方对峙,谁都不肯让步,形势开始紧张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快点让开”那中年警察先一步说道。

    “放了我的朋友!”钱枫冷冷道。

    “我靠,你无法无天了?!知道在和谁说话吗?”中年警察道。

    “你他妈的知道在和谁说话吗?!”旁边的王凯一推中年警察厉声道。

    他的动作也因此引发了一连串的动作,警方见对方动手,当然不肯罢手,纷纷掏出配枪,直指钱枫等人。千门一方虽然没有张狂到掏枪的地步,但是一个个也是环眼冷目,大有上前拼命的势头。

    “够了!”秦夕和石浩天几乎同时厉声喊道。

    “放下枪械,不要在医院影响到病者。”秦夕实在没有什么借口搪塞。

    “你们都让开吧,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万里马上还有手术要动,大家在此等候,不出意外,我中午就能回来。”石浩天的话柔而坚定,仿佛已经料到结果一样。

    看到石浩天声音不容拒绝,钱枫等人还是缓缓让步,不等警方离开,钱枫又喝道:“等一等!”

    中年警察以为钱枫反悔了,转脸看向后者,问道:“干什么!?”

    钱枫缓步走到中年警察面前,附耳说道:“如果天哥少了一丝头发,我保证你包括你的家人会多活一秒在世上!哈哈哈哈哈哈。”说罢,转带人向手术室门口走去。

    “你?!”中年警察被钱枫*的威胁,心中怒火中烧,作为警察他何时受过如此遭遇,心中暗道“难道没有王法了?!”

    其实钱枫的威胁可以说是一点重要也没有,这次扫黑是省公安厅亲自下发的文件,而石浩天恰巧被顶在了风口浪尖上。别说是威胁一个小小的警员,就是他们的大队长秦夕也不知道接下来石浩天会被如何处置。不管是证据确凿还是将其作为羔羊,以示天下,其结果都是不可能出来了。

    当天上午,医院里的彭万里再次被推到手术室,而一边的石浩天也被到笔录室问话。

    “你是石浩天?!”笔录室里两个警察中其中一个稍胖的问道。

    “是!”

    “为什么杀人?”警察问。

    “什么?杀人?我想警察叔叔搞错了吧,我是省立中学的在读学生,我怎么会杀人呢,平时我连蚂蚁都不敢杀的哦。”石浩天很无辜的惊诧说。

    “呵呵,呵呵哈哈哈”这胖警察听完石浩天的话,和旁边的同伴对视一眼,接着仰面而笑。“石浩天,你最好配合我们的工作,如若不然,这的苦头可是你尝受不起的!”那个材消瘦的警察突然收起笑容,拍案而起,指着石浩天大喝说道。

    “叔叔,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老师告诉我们,警察是不可以严刑*供的。”石浩天小嘴一嘟囔,好似一个无辜的绵羊。此言一出倒是让两位公安忍俊不

    “哈哈哈哈,不用听老师的,在这里,没有几个不被上刑的。识相点老实交代,我可不想对一个毛头孩子用刑。”

    “警察叔叔我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是学生,真不晓得你们在说什么。况且我还”

    “住嘴!”不等石浩天把话说完,那个胖警察抬手打断了他,并说:“石浩天,你当真不知道我们的能力吗?”

    说完,胖警察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资料袋,从中抽出一张文件,然后念道:“石浩天,汉族,出手年月不祥,据调查年龄应该在十七岁左右,普洱市仁里镇宝乐孤儿院孤儿。九六年五月底开始步入黑道,短短一个月便统一普洱,并成立黑社会组织千门,九六年七月征战祈文市,九月来到昆明”

    这胖警察一口气将石浩天的所有老底全部念了出来,令石浩天惊奇的是他们竟然把自己调查的如此清楚,甚至连偷袭猛虎帮的事都了如指掌。

    “石浩天,请问我有说错吗?”胖警察问。

    “呵呵,我都不知道警察叔叔在念什么东西,你说的这个石浩天我也听说过,好像现在已经占领了夏安区的部分场子,我们学校都传的沸沸扬扬了,而且我有好多同学都在模仿他。”石浩天面色平静,眼神凝聚成一条细线,仿佛警察说的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休得狡辩!石浩天,我怕你不承认,既然你对此事已无所知,那好,你暂且在此处等候通知吧。”胖警察心不好,急忙收起文件。其实他们也是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眼前的石浩天就是文件中的那个千门老大。

    一胖一瘦,两个警察快速的出了笔录室,胖警察还气急败坏的猛拍了笔录室单扇门一下,接着长吁口气,转离开。

    警察走后,十平米的笔录室只剩下石浩天一人,看看周围,除了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个天窗都没有。在这种寂静的有些害怕的空间里,石浩天除了睡觉真是不知道该干什么。

    现在的他只有一个做法,那就是打死都不承认,而且现在他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林正的上。

    不知过去了几个小时,石浩天躺在办公桌上,紧闭着双眼,却迟迟不能入睡,想着外面的一切事。现在万里是否度过了危险期,几个场子会不会因为自己被抓而遭受打击,陈文有没有得知这件事,昨晚暗杀自己的会不会是稻川会的人“小子,你这次是惹了大麻烦了!”就在石浩天苦苦冥想着一件又一件事时,内心深处一个沧桑而又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苍老?”石浩天坐起形,脱口喊道。

    “哈哈哈哈,小子,这次你是在劫难逃了。”苍老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我就此丧命不成?!”石浩天此时也有些担心。但是他并不害怕。

    自己死去倒是没有什么,但是苦苦创立的千门会因为自己的离去而饱受解散之苦,对于现在的石浩天来说,千门就好比是自己的亲人,孤苦十余载,好不容易没有了寂寞的感觉,不再受别人的冷嘲讽,好不容易找到了能让自己心跳的事业。难道现在当真要说拜拜吗?

    虽心有不甘,石浩天仍然平心气和的问苍老说:“现在我的兄弟这么样了。”

    “死不了,现在已经度过危险期了。”苍老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石浩天长出一口气,心中也安稳不少,如果因为自己而让彭万里送命,那自己真是死有余辜了。

    “你不害怕吗?”苍老问。

    “害怕?呵呵,难道你安排我走了这条路没有料想我的结局吗?”石浩天噬笑一声,反问苍老。

    “是啊,这条不归路,任何人都难逃法网。”苍老暗叹一声,接着说道“你现在不是没有离开这的可能。”

    “愿闻其详!”

    “呵呵,事道破了就没有新鲜感了,而且我来只是告诉你,以后做事定要先将后路想好。否则任谁都救不了你。”苍老打了个哑语。

    “妈的,你是调味剂啊。老绕弯子。”石浩天吐口骂道。

    “呵呵,你还是这么狂,对了,今天杀你的人是本稻川会的暗杀组织——血狼”苍老最后说道。

    “血狼?!”石浩天本想继续询问一些事,但是苍老却无声的离开了。

    “妈的!总是放个就走,当老子是素饺子吗?高兴就来调调味。”石浩天放声大骂,暗骂苍老不是个东西。

    苍老此来虽然没有说出缘由,但是石浩天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是什么也不在乎的。

    “嘎吱”一声,笔录室单扇门打开。

    石浩天转脸瞧去,只见秦夕手中拿着笔记本,一正装缓步走了进来。

    “说说吧,石浩天同学。”秦夕坐到办公桌前,摊开本子,抬头问道。

    “说什么啊?”石浩天怒火压制,面对秦夕他几乎没有任何秘密可言,想起她为自己戴上手铐的那一幕,心中更是疼痛难忍。

    “不用诓我了,你明白的,对于你的事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不是吗?”秦夕秀眉一簇,柔声说道。

    “呵呵,你清楚什么?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石浩天说。

    “很抱歉,我是警察,这是我的职责所在。”秦夕冷冷说道。

    “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是的”

    片刻,早已心灰意冷的石浩天突然站起,走到秦夕面前,聚目说道:“我知道你是不愿意看着我被抓的,今天的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果再有下次”

    “石浩天!有人保释!”不等石浩天说完,门口突然来了一个小警察,对笔录室的两人喊道。

    看着石浩天的眼神,秦夕心中此起彼伏,不知是个什么滋味,闻着这熟悉的气味,眼前突然浮现了磨憨小屋的一幕。

    “谁来保释他?!”秦夕移开视线,转脸问道。

    “齐书记!”

    “那个齐书记?”

    “云南省还有其他的齐书记吗?”这话是石浩天说的。刚刚听到有人保释自己,就已经猜到,林正的十万块送掉了。

    “齐安泰?省委副书记?”秦夕惊恐道。

    “聪明!”石浩天右手自然的打了个指响,然后转又对秦夕说道:“如果再有下次,我定会打你股!哈哈哈哈。”

    笑声在笔录室回,一脸惊恐的秦夕此时已经面红耳赤了,看着嚣张跋扈的石浩天转离去,想着他和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秦夕小声说道:“你敢!如果你敢打我,我非咬死你不可。”(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铁蹄无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