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接风洗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轶三皇 书名:铁蹄无泪
    98年9月下旬刚刚到来,傍晚,天空乌云密布,夏的晚风像是停止了一般,没有一丝凉气,让人不觉有些发闷。

    昆明市夏安区,城西的破旧厂房区,一栋白色的三层厂房门口伫立而站不下一百人。这百人腰溜直,穿清一色的灰色中山装,穿笔精神。

    位于人群前方站有八人,为首一位材瘦弱,一纯白色立领中山装让他原本秀才的形更显抖擞。在他左右分别站有七人,一个个目视前方,眼神明亮,面容齐整严峻。

    这几人不是别人,正是千门掌门大哥石浩天连同刚刚从普洱风尘朴朴而来的千门七帅。

    眼前的灰色服饰之人也正是他们七帅带来的千门兄弟。这也只是明面的,暗中千门的第一大堂口的当家,青龙堂堂主林正在抵达昆明的前一分钟,命令各个堂口弟子全部分散于整个市区,没有命令不得暴露份。

    千门门规森严,纪律严明,一声令下堂下弟子莫有不从者,到达昆明后迅速分散开来,只留这百十人作为护卫人员随同来到暂时的据点,厂房。

    石浩天站在门前,明眸一扫众人,顿时心中欢喜,看到这久未见的兄弟们,心中难免一阵激动。“众位兄弟一路远行至此,想必是十分辛苦,厂房内已为大家设了酒席,好为各位兄弟接风洗尘。”

    话音刚落,众人齐声呐喊“天哥万岁!”声音之大,久久在山中盘旋,萦绕枝梢。石浩天微微一笑,摆手示意大家不要喧哗,脸上自是满意非常。对这种一呼百应的效果显然是十分在意。

    闲话休说,石浩天让各位兄弟进入厂房内入座,自行带领千门的各位堂主上了破旧厂房的三楼大厅。刚入厅堂,酒的香气已经飘入人心。

    “哈哈哈,天哥就是天哥,就连吃饭的事都能安排的如此之后。”刚刚走上楼来的钱枫看到面前的一大桌酒菜,香气扑鼻而来,不由得咽口吐沫,仰面大笑说道。

    在数兄弟们相处数月,早已对彼此习,各自格了如指掌了。知道钱枫本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人,听了他的话,一个个相视而笑。

    “看来小风在普洱受苦了啊,今天我要好好的犒劳犒劳你。”石浩天摆手让下众人入座,看着钱枫笑道。

    听了石浩天的体谅之语,别人都是仰面而笑,倒是这钱枫本人面容严肃,转过头去看着坐于边的张子丹眉头紧锁,满面疑虑的问道:“你说为什么天哥这么神呢?就连我在普洱的生活他都能事事皆知,看来,我以后得让自己好好休息一番,不可让天哥为我担忧啊。”

    看着钱枫说话时的表,坐在他对面的石浩天眼都未眨一下,等他说完仰面又是一阵大笑,无奈的摇摇头。“啪!”“听你讲话就是放,难道我们这些人就你自己受累吗?”坐在钱枫另一边的彭万里,不等钱枫收敛表,对着后者的脑袋就是一个爆栗。

    “哈哈哈哈哈,我以为只有我是傻*呢,原来万里比我还*啊!哈哈哈哈。”钱枫挨了一下不但没有反抗反而大笑起来,说着只有他自己能懂的胡话。

    众人听后简单的附和笑了一下,接着齐齐背过脸去,笑声也戛然而止。钱枫顿时面色通红,扑哧扑哧喘着粗气,抬头看看众人,一脸不屑的说道:“哼!谁想带你们笑,一群冷蛋驴!”说完也不管旁人,独自拿来一瓶佳凤,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看来我们的活宝是当真生气了哦。”林正体前倾笑着对大家说道。众人看着钱枫的小孩样,都是一阵摇头,彻底对其无语了。

    片刻,石浩天站起形,拿了一瓶酒微笑道:“大家一路辛苦,这杯酒算我大家接风洗尘了。来干!”“干!”众人也是站起形酒杯向上抬举,一饮而尽。

    接着石浩天又对大家说道:“这第二杯便是此次来昆明的真正意义,征战不息,蛟龙入海!”

    众人听了石浩天的简短的一句话,知道天哥所言何意,想到马上就要进入新的征程,再次面对那刀与刀的碰撞,心中顿时激动不已,浑的血液也瞬间沸腾起来。齐齐站起,朗声说道:“干!敬东哥,愿东哥带领我们打下江山!”

    “呵呵,江山是大家共同拼来的,还望以后各位兄弟能同心同德,各显神通,为我们的千门开辟只属于她的万里江山!”石浩天摆摆手,大家入座后,豪言说道。

    “一切听从天哥安排,誓死伴随左右!”众人又是齐声喊道。

    虽然刚刚分离十余,但是彼此已是思念如焚,心中含泪了。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整个话题都是围绕着石浩天,看到大家一脸的真诚,石浩天细心的回答着众位兄弟的问题。

    “天哥,听小凯说你遇袭了?对方是什么人查出来了吗?”林正问道。

    不等石浩天答话,王凯回道:“查清了,是这昆明的一个名为赤龙的组织所干。”

    “收拾他们了吗?”段飞问。

    “没有,天哥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不过我已经派人暗杀了他们八大干部。”

    “那有个毛用,人家死了八个人,我们却连场子都丢了,还呆在这个破……”

    “小风!”不等钱枫说完,一旁的林正厉声打断,瞥眼看向王凯。

    见王凯面红耳赤,脑袋低沉,石浩天呵呵一笑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胜败乃兵家常事,如果当换做小风,恐怕早已全军覆没了。”

    其实石浩天所言也是实话,当时形势危急,如果不放弃宾馆,很有可能看场的十余一个也走不掉,王凯为人细心,本来就是军人出,面对危险时刻时,能够很快衡量得失,做出决定。当然,钱枫虽说是有些智力不高,但是也不至于像石浩天所说,弄个全军覆灭,至少他能保住自己。

    听了石浩天的话,再看看王凯的表,钱枫也感觉到自己有些口无遮拦了,尴尬的挠挠头,笑道:“小凯不用和我一般见识,正如天哥所讲,如果换做我,早就不能坐在这和各位兄弟畅饮了。”

    知道天哥和钱枫都是在安慰自己,王凯也不是小气之人,放下酒杯,站起形说道:“各位放心,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查出赤龙组的一举一动,我一定也会手刃这些敢跌老子面子的狗崽子们!”

    听了他的一番咬牙切齿言语,在数各位都是有些吃惊,一向沉默寡言的王凯,还能说出如此豪迈心动的话来。众人先是一愣,接着眼神充满坚信和真诚的看向王凯,齐齐的重重点点头。

    石浩天看到这一幕,心中感动,不是因为王凯的这段激四溢的讲话,而是因为兄弟们的这种心系心,血相连的感。如果一个团队没有团结一致,同仇敌忾的斗志,就不可能战胜敌人,只有人人宽心以待,真诚相拥,才能打胜仗,夺江山。

    一段小插曲,或许让场面有些冷淡,但是却将在数众人的心紧紧的连在了一起。众人酒足饭饱,石浩天让大家休息一夜,一切明再说,具体行动也等王凯报查回再做决定。

    石浩天安排好众人,不想在此逗留,以免让学校宿舍的同学怀疑,想立刻回到学校。“天哥,这昆明俺可是第一次来,听说昆明的夜景是全国最为壮观的。我想……”“不行!现在你们哪都不准去,特别是你!”不等钱枫把话说完,石浩天挥手将其打断,语气干净利落的说道。

    “为什么?”钱枫不解。

    “呵呵,因为你没脑子呗。”钱枫话音刚落,彭万里从厂房里走了出来接着说道。

    “妈的,你就是一个瘟神,哪都有你插话的地方。”钱枫怒眼看向彭万里。

    “呵呵,这天下之大又没写你的名字,我高兴到哪就到哪,而且嘴巴是我的,我想什么时候说话就什么时候说话。”说完不理钱枫紧握的双拳,眼睛别过,看向石浩天。

    “天哥,我感觉我们今前来,肯定赤龙组有所察觉了。”彭万里说道。

    “不要脸!”一旁的钱枫这时已经快炸了,本来自己趁没有其他人在,好与天哥细细相商,看他能否带上自己去到市里溜达溜达,可正到关键处,这该死的彭万里竟然出来了,“不好好在上画地图,净他妈的给人不自在。”钱枫越想越气,心中暗骂一句,蹲下体吸烟了。

    {在这里我要解释一下这个画地图是什么意思:所谓地图定然是不规则的多边形,上面杂物俱在。而钱枫所说的地图,就是男人到达一个生理期时,往往会在夜间发生早*泄况,即使是当事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分泌物排泄之后,印在被单上,好似地图一般。这其实是每个男人都要必经的,钱枫这样说,也是故意调侃彭万里。}(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铁蹄无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