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误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轶三皇 书名:铁蹄无泪
    石浩天和段飞跑进胡同未走几步,从胡同两侧的单元走道里突闪出数十人,在二人距离二人不到五米的地方站定。

    看其穿着倒和饭店的四具尸体有些相像,石浩天无奈摇摇头苦笑道:“看来你我兄弟今当真是揪了老虎的尾巴啊?!”

    “哼!天哥放心,对于这点纸作的老虎,属下还没放在眼里,看我取其首级,给天哥压惊。”听了石浩天的话,段飞不但没有什么畏惧,反而豪气冲天,血气更浓。一边说出狂话,一边从腰间拔出双锏,此锏呈四棱形,锏宽一寸,长有一尺半,通体乌黑,打眼看去好似两把烧火炉棍。

    “哈哈哈哈,好!我怎能让我的兄弟独自冲锋陷阵,自己坐享其成呢?”说着石浩天也被段飞的这种豪气所感染,顿时心血上涌,内心沸腾,也抽出了别于腰间的战刀。

    不待段飞说话,石浩天已经举刀冲了上去,他体宛如离弦之箭,开山刀在胡同中映着丝丝阳光而被显耀眼。

    猛虎帮众人看见对方二话不说就上来一人,心中既有些吃惊又感到欣喜。不等石浩天跑到近前,一个头发有些泛白的黑衣汉子冷笑一声,道:“谁人取其首级?”

    话音刚落,旁边闪出一人,这人材魁梧,整洁的黑色西服也难以掩盖上的肌。此人娴熟的抽出片刀,迎着石浩天而去。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在如此狭窄的胡同里,为了误伤到自己人,他们放弃了枪支,采取最原始最火辣的冷兵器交接。

    “嘭!”刀与刀的碰撞发出刺耳般的撞击声,尖锐的声音划破了整个胡同的安静,也敲打着在数每一个人的心。

    段飞看见天哥已和对方交上了手,不敢怠慢,一挥手中双锏,对着战场后的众人飞奔而去,到了近前不等对手反应,双脚一蹬,体腾空而起,对着面前最近的敌人恶狠狠的砍了下去。

    “咔”又是一声巨响,那人受力不住,倒退数步方站定体,暗中惊道“好强的力量!”待体站定,大喝一声:“你也吃我一刀试试?!”

    “来的好!”段飞狂笑一声,举锏迎上。虽然这黑衣人,力量也强,但是要和习武几年的段飞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刚开始还能过一两招,但是随着段飞的攻势越来越快,招数的不停变换,黑衣人已经有些力不从心,招数更加的没有章法可言了。

    在这种敌众我寡的形势下,段飞是不可能给对方喘息机会的,不等黑衣人站定,突然横刺一锏,黑衣人慌忙举刀挡之,怎奈段飞此招竟是虚招,锏头在临近对方口不足三分处停下,而左手的锏头却直插对方小腹,黑衣人虽然知道大事不妙,但再想挡住这致命的一击显然没有可能,举起的片刀停在了空中,双眼直瞪段飞,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和无奈。

    时间紧迫,段飞果断的抽出四棱锏,黑衣人直的倒了下去。后面的众人看见眼前的一幕,心中除了胆寒和痛苦,只能硬着头皮齐齐举刀向段飞砍去。

    砍倒一人段飞没有停顿,收起双锏后退数步站定,中间闪出两米多远的距离,此时石浩天已经顺解决敌人,和他站在一处。“天哥你的腿没事吧!?”段飞担心被弹头擦伤的石浩天,柔声问道,眼神却紧紧盯住迎面上来的黑衣众人。

    “哈哈哈,没有大碍,对方人数过多,你我必须分庭抗礼,转移对方人数。”石浩天快速说道。

    段飞没有答话,轻点一下头,向着跑在最前方的那个白头汉子奔去。虽然现在况紧张,但是段飞头脑很是清晰,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就在石浩天举刀刚要上前时,后面突然传来大喝声,转头一看,原来是街边那两个便衣虎徒,此时正手握枪械对着石浩天,说时迟那时快,石浩天急忙转,“啪!”子弹贴着他的衣服前襟插过,准确无误的打在了正飞奔而来的一个黑衣人上,黑衣人中枪倒地,眼神流露出惊奇和无限的怨恨。

    误伤自己人,握枪便衣异常愤怒,丢下枪支,抽出片刀对着石浩天狂吼一声。石浩天倒是满心自在,没有想到贼人如此之笨,竟然开枪杀自己人。心中暗笑一声,举刀迎上。

    残酷的胡同战进行了不到五分钟,双方可以说是势均力敌,一方人数占优,一方是实力超群,就在两方都想给对方致命一击时,胡同外面竟然响起了“呜哇,呜哇”的警声,不用去看也知道这是公安的报鸣声。

    警察的突然到来对石浩天二人看来简直就是天使下凡,但是对交战正酣的猛虎帮众人看来,他们好比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让他们即使想置石浩天于死地也是无计可施。

    不论他们在P市是如何猖獗,但是在QI文,他们可没有不必把警察放在眼中的本钱。白头汉子转头看看后的七八名同伴,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收起兵刃,向胡同那端跑去,只是转瞬间,就消失在胡同口,撤退速度之快让人不襟佩服。

    “此地不易久留,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石浩天丢掉战刀,看着地下的十几具尸体冷声说道。

    段飞当然明白天哥的顾虑,此时警察到来,即便是市委书记谭德悟亲临现场,看到这满地的尸体也不能坐视不理。对着石浩天猛的一点头,看看周围的环境又无奈摇摇头。

    “不用担心没有路可走,这旁边是住宅房,你我必须分开躲藏,一切电话联系。”石浩天快速的交代了段飞一番,此时出去必然会被警察拿获,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藏匿在住宅区里。

    “明白!”段飞再无二话,轻快的答应一声,转向旁边的单元门走去。石浩天也不停留,向前快速走了数步,猫腰转进一个单元门直奔楼梯口而去。

    刚刚上了二楼,就已经听见楼下脚步声云集,不乏有各种命令的口吻发出,什么封锁现场,什么叫救护车,警察一批批进入胡同,迅速安排人手就地排查取证。

    石浩天转进四楼刚好看见四楼一间房门大开,一妙龄女郎正弯腰换鞋,简单思索之后,直闯房门而进。

    换鞋的妙龄女郎看见突然有人闯入房中,正要打声喊叫,嘴巴就被石浩天捂住,右脚一推,房门嘎然关闭,左手迅速拉上门栓。疾步搂住女郎来到客厅。

    未过十秒钟,就听见外面响起了快速的敲门声,几秒过后见房中无人应答,便草草离去,直奔五楼。

    这时石浩天方长出了一口气,捂着女郎的右手也自然放松了下来,被捂住的女郎,抬眼看向心中的这个冒失流氓,看到石浩天的面庞,不由得一阵心惊,此人年龄不大,面容白皙红润,略长的刘海随着窗外的微风自由摇摆。

    女郎看石浩天的同时,后者也在打量自己闯进的房间,这房子显然是只属于女人的,整个装饰以分红为主,满屋飘着浓浓的女人自然的香味,进入鼻孔似乎让整个体都为之一振。眼神扫过一圈,在怀中的女郎上停下。

    只是稍看一眼,眼神就快速的离开,柔声道:“很抱歉闯进你的家,我可以松开手,但是你要保证不许出声,不然……”石浩天说完,右手微微用力,示意不然就会命丧黄泉。

    女郎无助的眼神有些湿润,轻轻的点点头。石浩天这才移开自己的手,女郎快速闪到一旁,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刚要发出声音,却被石浩天利剑般的眼神喝回,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由于心跳加速的缘故,白色的衣裙下,丰腴的部上下匍匐,猛一看去倒是有些让人抓狂。

    但是石浩天不是这种好色之徒,只是浅看一眼便移开视线向窗外看去。轻轻拨开窗帘,向胡同看去,只见警察又是拍照取证,又是对左邻右舍进行笔录。

    “你…你是什么人?”石浩天正看着,后的女郎突然怯声问道。

    石浩天回过头来,看见蜷缩一团的女郎,淡淡一笑,说道:“总之我不什么坏人,下面躺在地上的人,是来暗杀我的。”这样解释是否有些过于笼统,“你不必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暂时在你家躲躲,警察走后我自然离开。”

    说完石浩天倒是不客气的坐到沙发上。女郎也不像先前的那种紧张,战战兢兢的站起,走到窗口微微看了一眼,转头惊问道:“下面的人都是你杀的?”

    “也不完全是,但是也可以这么说。”段飞杀的和自己杀的有什么区别呢,石浩天柔声回道。

    看到尸体,听了石浩天的回答,女郎刚放下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盈眶中满是无助和害怕。

    石浩天知道这女郎肯定是误认为自己会杀她灭口,轻轻一笑无奈的摇摇头,站起来到酒架旁边,随意拿出一瓶红酒,打开浅喝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自己住吗?”

    女郎没有说话,石浩天苦笑,举起瓶子刚想再喝一口,女郎却急忙开口道:“下面柜子里有杯子……”

    女郎突然的话,把石浩天说的一愣,顿时脸色通红,有些尴尬的挠挠头,放下酒瓶,弯腰从柜子里取出两个高脚杯,说道:“这是什么葡萄酒啊,怎么没有甜味?”。

    “扑哧”女郎失声而笑,对于石浩天的举动到是有些好奇,这少年最大不超过二十,体没有一丝出奇之处,一双丹凤眼明亮的有些过分,让人不敢直视。但是就这样的人竟然杀了十几人,而最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竟然潜意识的收留了他。

    “这是红酒,不是葡萄酒.”女郎放下依然拘谨的手,说道。

    “啊,红酒啊,呵呵,我还真是三炮进城啊。”石浩天无奈的摇摇头,把高脚杯放下,掏出一支香烟说道。

    一根香烟刚吸过半,就听见楼下胡同,脚步声再起,石浩天快速来到窗前,细看是怎么回事,只见地上尸体被清理干净,警务人员也陆续离开了。

    片刻,石浩天走到房门前,转头笑道:“谢谢你的宽容收留,后我必加倍报答。”

    说完再无二话,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我叫秦夕,你……”不等女郎说完,石浩天已经快速下了楼。

    好似一场惊心动魄又有些童话般的梦,女郎看着石浩天离去的房门,不襟有些想笑,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一个所谓‘暴徒’而自告姓名,而且还会任由他出入。(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C,方便下次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铁蹄无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