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同床了

    (

    花默尧的眸色深了深,把她按到车里,脱下衣服往她上一扔,遮住口,胡乱用安全带固定住。

    到家里的时候,她已经在车上睡着了,怎么喊都喊不醒。花默尧无奈,只好把她抱回去。

    除了他妹妹,他还真没抱过其他女人。

    把她往上一放,她立刻一个翻自己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睡得很熟。花默尧关上门,回自己房间。

    万籁俱寂,睡得正熟。

    “啊!!妈妈!”夜里,一道凄厉的惨叫声把他惊醒。

    光着脚下,推开门到隔壁房间,坐在前,却见她一张惨白的小脸皱着,双手不停的乱抓,似乎做恶梦了。

    “啊!”又一声惨叫,她直直的坐了起来,下意识的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体还在颤抖。

    “好多血!妈妈,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她眼睛都还没睁开,恐慌的抱着他,声音有些哽咽,像一个无助的小女孩。

    第一次见到如此脆弱失态的她,声音低低的满是祈求,花默尧搂紧了她,拍了拍她的背:“不会离开的,睡吧。”

    听了他的话,她果然安心了不少,躺回去继续睡,却死死的拉着他的手,不肯松开。

    花默尧抽了抽,她却抓的更紧,看着她依赖的把他的手放在自己前,不忍心抽出来,干脆躺在她边。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看她的脸,分开来看,五官都很精致小巧,皮肤也吹弹可破一般。长相虽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觉得惊艳的,却是越看越舒服。她本应该是一个清纯可的姑娘,在和他结婚之前为什么会去做那种乱七八糟的事?也许是先入为主的思想,让他对她有些排斥,偶尔,他觉得,她不是他想象中的坏女孩。

    第二天,肖睁开眼睛,看到旁边一张放大的脸,他的手还伸在自己前,自己的腿搭在他的腰上,肖下意识的尖叫:“啊!”

    再一次被尖叫吓醒,花默尧睁开眼睛:“你鬼叫什么!”她倒是睡得很好,夜里还打着小呼噜,他却是刚睡着。

    “色狼!你居然爬我的!你这个流氓!”肖已经完全忘了昨天夜里那回事,拿起枕头打他。

    “住手!你听我说!”花默尧去夺她手里的枕头。

    “我不听我不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是不是觊觎我美色好久了!我就知道!”她摇着头继续打。

    花默尧有些怒了,毫不留的一把夺过来翻把她压在下。

    肖傻眼了,他真的打算霸王硬上弓啊!

    “肖,你别太过分!是谁昨天晚上做恶梦拉着让我不要走的!”要不是看她可怜,他才不会管。

    肖一愣,也软了下来,肯定是自己昨天又梦到妈妈被车撞到的场景了。自从妈妈出车祸之后,她就时不时的做恶梦。

    “我对你不感兴趣,你大可放心!”他不屑的说完,走了。

    靠!这么过分!一天不打击她会死啊!

    “马上就要迟到了,给你十分钟时间,十分钟没准备好就不等你了。”花默尧站在门口说。

    肖一看表,赶紧奔去卫生间。这还是他第一次同意载她去上班。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反正肖也脸皮厚,死缠烂打让他载自己免费的司机不用白不用。

    慢慢的,两个人一起上下班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只要她偷偷摸摸的不被人看到就可以了。

    肖聚会酒醉被总裁大人亲自送回家可以说是传遍整个公司,不少女人都用愤恨的眼神看着她,恨她居然不折手段的想染指总裁大人。

    一天下午,肖去茶水间倒水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两个女人的谈话。

    “那个新来的肖真不是什么好鸟,还,一听名字就很,还想方设法的勾引总裁!”

    “人家勾引男人的手段谁能比的过啊!看着年纪轻轻的,恐怕早就是公共汽车了吧,随便人上的。”

    “就那野鸡样,还妄想飞上枝头做凤凰!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孩子,恐怕她妈也是不知廉耻的妇。”

    肖拿着杯子听到里面传来的恶俗的话语,以及很刺耳的笑声,登时握着杯子的手就有些颤抖。

    她肖从来就不是任人欺负的主,要不然她独混社会这么多年早被人欺负的生存不下去了。

    抬腿一脚踹开了门,沉着一张脸:“说什么!你们有种再说一遍?!”

    里面的两个女人一愣,很快回过神来,香水女端着咖啡看都不看她往外走:“怕被人说就不要做那种事啊!!”忽然手一抖,一杯滚烫的咖啡不小心洒她上,“不好意思哦,我不是故意的。”

重要声明:小说《恶魔总裁,偷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