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准备咬杀的云雀子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少女连续拐事件?”云雀子把玩着女王的信封皱了皱眉头。

    “女王她是不是真的把我当做法多姆海恩那样的番犬来使唤了?”对于这时不时出现的信件云雀子很是厌烦,按照系统君给他的背景来说他是不需要替女王办事的,但最近这种事一件又一件的不断出现。

    为了让这种事彻底杜绝,他决定做一点小动作,至少要一劳永逸的让女王无视他才可以。

    当晚一份信件出现在了女王的案前,大意就是摩萨德尔伯爵因为最近过于劳累所以不便为女王处理案件。

    女王最近频繁的要求摩萨德尔处理那些案件的事已经在贵族中传遍了,大部分人都猜测终有这样的一天,大概是摩萨德尔家的份太特别了没有哪一代的王可以如此的命令他们。

    据说摩萨德尔家本来就是王族。

    而女王最近的行为明显是不理智的,她将摩萨德尔当成了她私人的番犬这让许多老牌贵族都颇有微词。

    “这样子就可以了吧?”云雀子又重重的跌回了沙发上,最近女王那些事件让他连好好休息一下的时间都没有,摩萨德尔家本来就是大贵族他需要处理很多的事物,但现在却还需要给女王排忧解难天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他应该管理的事件。

    “那么要不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呢?”六道骸指了下报纸。

    “八十年来中第一次冰上集市,应该很有趣。”他笑眯眯地看着云雀子。

    “泰晤士河吗?”云雀子看了眼那个标题点了下头,虽然他在英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竟然连泰晤士河都没有到过,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真希望这次会是一次不错的旅行。

    但是他的指望注定会落空,当他看见披着斗篷的夏尔时就皱了一下眉头。

    他将怀里的布鲁托抱紧了一点,对方毛茸茸的毛皮在这种天气中显得格外温暖,当然云豆那肥肥小小的体也很温暖。

    “摩萨德尔?”夏尔挑了一下眉头,“你不是因病在家休养吗?”

    云雀子还没有说话六道骸就开口道:“少爷因为愁思过多所以患上了疾病,这次是出来散心的。”

    “哈?”夏尔的语气里满是嘲弄,疾病?真的有云雀子这样健康的病人吗?

    那人的体简直就强壮的就像个怪物。

    “这次你是来干什么的?”云雀子开口问道。

    “只是单纯的出来散心罢了。”显然这次夏尔也不是因为案件出现的。

    “那就好。”云雀子的眼光很奇怪,大概是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的欣慰感,“至少这次不用遇上奇怪的事件了。”

    “你似乎总有种奇怪的体质,会招致非人的东西。”他看了眼站在夏尔后笑眯眯的塞巴斯蒂安。

    “你怎么不说你自己。”夏尔开口就是讽刺的话语,“似乎是从遇上你开始那些东西才开始不断出现的。”

    云雀子没有说话与他擦肩而过。

    现在时间还早冰上集市还没有闹起来,云雀子想去看看泰晤士河畔的景象就向着河边走过去,然后就看见了被警方封锁的那块地方。

    冰上坐着一个满脸惊恐的男人,看上去好像还活着一样。

    “刚才是怎么说的,”云雀子在布鲁托的背上抚弄了两下,“法多姆海恩伯爵的特殊体质。”

    “他似乎有招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云雀子离那个封锁场地很近,in到了他可以看见那个男人上细小的伤痕。

    那个男人是被钢琴像一样的东西给勒死的。

    “走吧。“云雀子对着六道骸说道,他这次是来度假的可不想再次介入这种事件了。

    这些事还是交给小伯爵来处理吧。

    他在集市上逛了两圈,看见了一个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店面,走进去就发现了许多穿着旗袍的女人,帐篷里很暖和,那些女人即使穿着无袖的短旗袍也不觉得冷。

    “好久不见,摩萨德尔伯爵。”刘的声音从云雀子后传来。

    “我可是听说了,伯爵你连女王的面子都会驳回的事。”他勾搭上了云雀子的椅背却被六道骸一把打开。

    “不好意思请你和羸弱的少爷保持距离。”他笑得还是彬彬有礼的样子。

    云雀子安抚了一下布鲁托然后还将桌上的糕点捏成小碎屑给云豆吃。

    “刘,“云雀子开口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里是我开的店面,”刘耸了耸肩膀,“当然可以自由出入了。”

    云雀子没有说话,他知道刘在和他装傻。

    “好吧好吧,”刘开口了,“我只是对于希望碎片很好奇而已。”

    “那个厄运的宝石据说是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听见这句话云雀子放下了杯子,他在六道骸的帮助下穿上了斗篷似乎准备离开了。

    “哎哎?”刘很惊讶,“不准备再座一下吗,伯爵?”

    六道骸代替云雀子回答了,“少爷来这里是为了养病散心,但现在这个地方显然达不到少爷的要求了。”

    “有厄运宝石出现的地方怎么可能会让少爷安静的度假呢?”他好像歉意的笑了笑然后就跟着云雀子出门了。

    “六道骸,”云雀子路过一个店面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怎么了?”

    “这种地方连死神都要出来凑闹吗?”他路过的正好是一家殡葬馆,开在这种闹的地方让很觉得十分的不吉利。

    “啊拉?”一个留着银色长发的男人走到了云雀子的面前,他留着长的黑色的指甲,配上他的打扮一看就让人联想到森之类的形容。

    “小生今天真是走运了,竟然遇见了‘摩萨德尔伯爵’”那个男人阳怪气的让云雀子觉得很不舒服。

    “死神?”云雀子开口了。

    “你们很闲吗,不停地插手人间界的事。”

    “而且还是像你一样如此高级的死神。”

    “哎呀!”葬仪屋一惊,古怪的笑了两声,“真没想到还真的有您这样的人类。”

    “拥有看透本质的眼睛吗?”他凑近了云雀子但却立刻被凭空出现的藤蔓给绑住了。

    “请您离我家少爷远一点。”这是一只跟在云雀子后的六道骸,他能感觉到面前死神的强大,他已经强大到了需要六道骸警惕的地步。

    “大恶魔?”葬仪屋没有挣扎他看了眼六道骸,“真是不得了,最近来到人间界的恶魔能力都一个比一个的强呢。”

    “伯爵家的也是,都很有趣。”

    “走吧,”云雀子头也没有回就大步迈着向前走了,六道骸跟上了他的速度,等他们的人影都不见了,那藤蔓才慢慢的消失。

    “真是有趣呢,”葬仪屋用袖子捂住了嘴,“现在的人间界越来越闹了。”

    云雀子他们已经可以看见集市的出口了,期间甚至还和夏尔的小未婚妻打了个招呼。

    “少爷。”六道骸喊了云雀子一声,云雀子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加看见了不远处的圣母冰雕,她的手上戴着漂亮的蓝宝石戒指。

    “据说所有失踪的少女在失踪前都拿着一枚蓝宝石戒指。”六道骸好像漫不经心地说道。

    “希望碎片吗?”云雀子顿了一下还是慢慢地向那个方向走过去,他摘下了戒指丢给了六道骸。

    “还真是心软啊,少爷。”六道骸将戒指好好的收起来说道,“是为了那些失踪的少女吗?”

    “那是法多姆海恩的工作,”云雀子回答道,“这只是饵罢了。”

    “总觉得用它似乎能引出不得了的东西。”

    “我最近已经很久没有咬杀过像样的动物了。”

    “原来是这样,”六道骸意味深长的回答了一句,“那么只能希望这没希望碎片真的如奇传说一样可以带来厄运了。”

    “毕竟一般的炎灾可是完全达不到您的要求啊!”

    云雀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们就那样一前一后的走着,直到一个面容精致的男人与云雀子擦肩而过。

    云雀子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迈开了步子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

    “似乎这枚希望碎片真的很灵验,”六道骸“kufufufu”的笑了几声,“这么快就遇上了让人意外的东西了。”

    “现在只要等待就好了,”

    “那个碎片一定会为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客人的。”

    云雀子回到了宅邸,他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

    “什么物种才有装创造生命的能力?”云雀子的语调很轻就像他在自言自语一样。

    “在我的知识中似乎只有天使有这样的能力了,”六道骸从顺入流的回答道。

    “即使那只是个木偶罢了。”

    云雀子看着外面的景色露出了一个微笑。

    一定要是你啊,安洁拉。

    我可是寻找你好久了。

    毕竟你可是我心心念念的咬杀对象啊!

    一定要咬杀你!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惯例的求收藏,来收我吧,妹纸们~

    ()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www.genDuba.com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