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遇上青王的云雀子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云雀子这两天在酒吧借住的不亦乐乎,六道骸不在他也懒得回家,住在吠舞罗的公寓里吃好的和好的,醒了还有一大群人供他娱乐,多美好的生活。

    周防尊最近心一直很好,这一点吠舞罗的成员多多少少都能看出来了,他每天悠哉悠哉地带着吠舞罗的人上街,到处找那个无色之王,虽然连他也不知道那到底是谁。

    十束之前差点被杀,要不是给云雀子救下来了谁知道会怎么样,不管怎么样这种人一定不能放过他。

    吠舞罗的动静也引起了Scepter 4的警戒,在吠舞罗最近如此大范围的活动下他们也终于坐不住了,这一天在东京中心带晃悠的吠舞罗成员终于和Scepter 4撞上了。

    或者说是周防尊和宗像礼司撞上了。

    “黑之王,”宗像礼司看着云雀子,“你是否也会参加这次斗争。”

    “没有兴趣。”本来就是闲着没事干出来散心的云雀子,随意找了个可以靠着的大树,打了个哈欠。

    和周防尊越来越好的状态相比,云雀子已经处于很危险的边缘了,他每天必须要用上一半以上的时间来睡眠,否则能量所带来的冲击使他也无法承受的。

    他唯一能做的只是推迟能量饱和的时间而已。

    他们的对峙并没有引起然人员的乱,或者说再出现对之趋势时,跟着的一部分Scepter 4成员就已经着手开始疏散人群了。

    双方的对峙很快就上升成了以王为中心的斗争,巨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出现在了他们的上空。

    “那是!”宗像礼司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连他后的其他青组成员都那样很惊讶的样子。

    赤之王作为他们的重点观察对象,他们都知道对方的威斯曼偏差值有多么的危险,对方的状态有多么差,上一次交手时赤之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到了一种很危险的境界了,它已经崩溃的很厉害了,悬挂在空中时还会有碎屑从上面掉落。

    但是现在,赤之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像宗像礼司的剑一样完整,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出耀眼的光芒。

    “嘿嘿!”作为突击队长的八田美咲狠狠地一摸鼻子,对着对面的Scepter 4成员喊道:“怎么样,青狗,我们的王现在和你们的头一样,好得不得了。”

    “来战!来战!来战!”他后的吠舞罗成员各个些沸腾,因为他们王的原因他们也不能好好地战斗,现在他们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战斗了!

    “哼!”宗像礼司推了一下眼睛,“这样也不错,至少可以不用天天看着你了。”

    “毕竟我也有很多事物要处理,不能天天把时间耗在你上。”他一抬手,后的人开始一个个的拔刀。

    “宗像礼司,拔刀。”他的刀很漂亮,泛着冷金属特有的光芒。

    云雀子睁开了眼睛,他打开了自己的王之领域,原因不疑有他,那两人的能力实在是影响太大了,若不放开自己的王之领域他也没有办法好好的站在这里。

    “Kufufu,”六道骸的声音从他的后传来,云雀子一回头六道骸在那样强大的气势中悠闲着走着,就像在自己庭院中散步一样。

    “赤之王的剑似乎完整了?”他的话中带着一点玩味,“是你做的?”他点到即止也没有接着说下去。

    他能感觉到云雀子的状态还是很不好,云雀子虽然有着强大的责任感但也绝对没有那种会为了别人而完全牺牲自己的高尚品格。

    他既然现在还是这种况,那就证明用在赤之王上的东西绝对不能在云雀子上使用了。

    真想知道啊,他所不提及的那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虽然不止一次的这样想着,但六道骸却从来没有将他的想法付诸于行动,他和云雀子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这种小秘密是不需要开诚公布的。

    有些东西一旦见到了阳光就会化成灰,连一点痕迹都不剩。

    “那两个人的关系真微妙。”六道骸抱着肩站在云雀子旁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两人的相处模式有些微妙的熟悉感。

    那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人能比他看得更清楚了,微妙的羁绊,唯一特殊的彼此还有同样的孤独。

    这造就了两颗离得最近却隔阂最远的心。

    他曾经想过也许他和云雀子也会成为那种关系?如果没有那曾经的梦境相遇。

    他们两人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地位,那是一个人对于另一人的仰望和追逐。

    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最后有着平等的羁绊。

    “不要管他们了。”云雀子又打了个哈欠,他的睡意又上来了。

    “回家吧。”他率先迈开了步子,向着市中心的方向走去。

    那是家,那是他们两人的家。

    “叮呤呤呤——”电话传出来了一阵阵地铃声,云雀子正躺在沙发上,他的手摸了两下终于找到了电话的位置。

    “摩西摩西,”他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声音懒洋洋的。

    “怎么了?”穿着围裙的六道骸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他已经掌厨几年了。

    “是十束打来的。”云雀子将电话放回了原初,头又缩进了毯子里,“好像是澡堂什么的。”他咕囔了两句又睡着了。

    这就像一个小插曲,没有在他们心里留下任何波澜。

    第二天又无所事事的云雀子跑到了吠舞罗的酒吧里。

    “怎么了?”就连他看见酒吧内的景都很惊讶,几乎所有人都一点憔悴的趴在柜台上瞪大了眼睛看着钟。

    其实也不是很多人,至少十束和草雉就神采奕奕的。

    “尊先生,到现在还没有没来。”脸上黑眼圈最重的八田美咲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似乎每走一步都有摔倒的嫌疑。

    “哈?”云雀子真心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嘛~”十束多多良笑得尴尬的,“我昨天不是邀请你一起去澡堂吗?”

    云雀子想想好像还真有这回事,他点了下头,“抱歉,昨天当时在睡觉。”他的语气里倒真没有什么抱歉的感觉。

    “我知道,”十束点点头,“大概就是那之后King和宗像君一起去了居酒屋然后一直没有回来。”

    他靠近了云雀子声音压低了:“据说看他们进了一家旅馆。”

    云雀子向他后看了一眼,五官灵敏的八田美咲自然而然的听见了他们的对话,一脸快要崩溃的样子,就差呐喊出声了。

    云雀子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包括草雉和十束在内应该都已经多多少少知道这事了。

    显然现在一脸崩溃的都是些懵懵懂懂的。

    云雀子到没有再刺激他们的意思,倒也没说什么自己早就知道之类的。

    “现在况怎么样?”他说的是无色之王,按理说赤之王应该和青之王在这方面取得联系了才对。

    当然取得联系的绝对不是两个王,而是他们手下的草雉出云和淡岛世理。

    “啊!”草雉出云应了一声,他确实已经和他们达成了共识,在知道了“无色之王”的能力以及他的行为后,他们都已经达成了共识。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抓住他。

    “说起来今天好像看到了‘黑犬’”。他抬了一下头,一幅回想中的样子。

    “黑犬?”云雀子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自己并不清楚各个王的氏族。

    “上代‘无色之王’三言一轮的氏族,”他点了一支烟,在很享受的吸了一口后才接着说话:“那个家伙应该也是来找这次新的‘无色之王’的吧?”

    他回忆了一下,“不过要是三言一轮的话,黑犬应该能帮到我们。”

    “那个家伙的话,应该无法接受新任的王是恶王的事实吧?”

    听他讲了这么多,云雀子忽然想起来了自己到底是干什么来的,他坐到了吧台的椅子上,开口说道:“你知道这次六道骸被黄金之王叫去了很久。”

    见草雉和十束点了点头他才接着说道,“六道骸的能力因为和生命有关,所以有强大的治愈里。”

    “最近,这个城市里失忆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似乎又有些奇怪。”

    “六道骸是去查看他们的况的,那些失忆的人很多都灵魂不完整。”

    “是因为‘无色之王’吗?”草雉听见云雀子的话也皱了皱眉头。

    “估计是的。”

    “对了,你们要不要一起去一次我的学校?”他突然发出了邀请,十束和草雉都是一愣。

    “怎么了?”问话的是十束。

    “没什么,”云雀子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只是觉得上次的那个白发男人有些奇怪罢了。”

    【主线任务:小白的秘密

    小白他真的有那么简单吗,他真的想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普通吗?当然是不可能的!秘密多多等着宿主去探索哟!

    任务奖励:经验值2000点】

    系统君都发任务了,所以那个人一定有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一求,收了我吧!

    ()

    [(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