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生死不离的云雀子

    最新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第一次遇见这种况。\(百度搜索书名+看最新章节\)

    云雀子他竟然无法控制应该属于自己的力量,他就生生的感觉着那股力量在肆虐却无法遏制住。

    这到底是什么况!

    【嘛。真要说的话大概就是系统不符吧?】系统君略有点心虚的跑出来。

    【果然强制把黑之王模板加载了果然不行,现在似乎完全没有办法兼容的样子】

    那到底要怎么办!云雀子咬牙切齿再这样的话他不保证自己边的人还能活着走出去,特别是那群年纪还小的孩子。

    【按理说,你只要将过多的力量发泄完就可以了】这是声音越来越弱的系统君。

    【应该很快就可以了吧……】到了最后,系统君的声音连蚊子哼都比不上,云雀子几乎都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混蛋!他一咬牙,既然无法控制这力量的收放,将它集中在一个点发泄出去还是可以的。

    云雀子一挥手,然后本来处逸散的黑色火焰就向着那群劫匪扑了过去。

    云雀子是不知道这火焰的力量有多大的,但那群劫匪却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他们占到火焰的皮肤都不正常的腐蚀起来。

    云雀子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所造成的破坏,他的火焰不只让那群劫匪受到了腐蚀,甚至连他所在的地面都受到了影响。

    真是危险的力量,他皱了皱眉头特别是他还无法控制的况下。

    “呀啦——”在他心不佳的时候,忽然听见了那熟悉的轻佻声音。

    “似乎我一睁眼就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呢。”云雀子回头看了一眼,六道骸那双完全湛蓝的眼里泛着笑意。

    “你醒了。”云雀子很平淡的说了一声,完全不管其他人是多么的震惊。

    孤儿院里的孩子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先是收到了劫匪的惊吓,然后又看到他们朝夕相处的同伴原来拥有那么大的力量,到现在他们竟然看见了那个估计会躺一辈子的废人正好好的站着,和云雀子聊天。

    他们今天似乎三观都被刷新了。

    “我是感到了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冲击才醒来的。”六道骸抱着肩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现在看来那股能量似乎是你发出来的?”

    “,”他笑了几声,“还真是熟悉的感觉,就像人间道一样的感觉。”

    “你很无聊?”到现在还没有发泄完所有力量的云雀子有些焦躁,“要不你来感受一下你自己的力量?”

    六道骸耸了耸肩没有说话,就在云雀子以为他不会有动作的时候,一把巨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再次出现在了孤儿院的上空,那把剑是通体绿色的,看上去就有一股生机勃勃的景象。\(百度搜索书名+看最新章节\)

    云雀子似乎感觉到了六道骸放出来的能量,感觉上去应该是很温暖很富有生命里的力量。

    就像草木的精华一样,温柔而又源源不断。

    “哦呀!”六道骸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是不是弄错了?”他指了指云雀子,“似乎我们两个应该交换一下才正常。”

    本来就错了,云雀子心里暗暗说了两句,然后就向着孤儿院外面走过去。

    六道骸也跟着他一起出去了。

    劫匪已经躺在地上不断的挣扎,而外面的异能者却完全没有放松警惕,甚至他们更加的谨慎了。

    他们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郊区的孤儿院里看见两把王剑。

    门移动了一下,他们感觉到自己受到的威压更加重了。

    然后,一个黑发黑眼长相精致的孩子从门内走了出来。

    六道骸跟在他后面,两人完全没有顾及拔出刀对着他们的Septer4的成员,还有一直观望他们的兔面人。

    两人走到了一阵空地上才停下来,然后完全没有征兆的云雀子纵者黑炎向着六道骸攻过去。

    六道骸整个人都被黑炎吞没了。

    他真的被吞没了吗?怎么可能。

    巨大的绿光形成了一个屏障包裹着六道骸,他在云雀子的强力攻击下一点事都没有。

    他完全没有扩大自己屏障的打算,就任凭云雀子攻击他,发泄着自己的力量。

    终于云雀子积攒很久的力量得到了一定的发泄,他停下了自己的攻击。

    力量就像被抽空了一样,他这样想着却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相反现在云雀子觉得自己很好,抑制过度饱和的力量终于得到了发泄,他觉得自己真是再好不过了。

    虽然有一点点的疲惫,那是能力一下子过度使用后的脱力感。

    他没有意识到的是自己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似乎悄悄地落了一点小尘埃。

    “真是奇怪的体验。”六道骸撤销自己面前的防护罩,这种力量充满了正面的能量,无论是他的轮回眼还是宇智波的写轮眼拥有的都是相对的称得上是邪恶的力量。

    他还真是第一次使用这样温和的能量,让他感觉十分的不习惯。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希望和你换换。”他耸了耸肩,他还是更加喜欢那更加狂暴和深沉的力量。

    他们之间的战斗结束了,不那根本算不上是战斗,只能说是单方面的发泄罢了。

    看见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消失,Septer4和兔面人才敢向这里赶来。

    没有他们各自的王互为,他们是绝对不敢插入别的王的斗争的。

    “两位大人。”一个似乎是领头的兔面人,悄然无声的向前迈了一步,他弯下了腰看上去十分恭谦,“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让我领您们去见一下第二王权者——黄金之王吧。”

    “可以啊。”六道骸笑了一下说道。

    “反正就连恭弥你都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吧?”

    云雀子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真是危险,”看着石板上的亮光一下子放大了,黄金之王在偌大的房间内喃喃自语。

    “不管怎么看这次的黑之王都很危险啊!”在刚才那次爆发后石板的样子终于恢复了稳定,但在之前战斗中他那忽高忽低的亮光预示着黑之王的不稳定。

    那个样子和一年前陨落的上代赤之王一点区别都没有。

    “从诞生开始就注定陨落的王吗?”

    云雀子在这个世界的生命从一开始就是按照天来计算的。

    他能或多少年呢?

    “王,”兔面人出现在了黄金之王的后。

    “新任的王者,带来了。”

    “小孩子吗?”黄金之王完全没有对云雀子他们的年龄表示出惊讶的样子,他甚至还放出了自己的王之领域向六道骸试探而去。

    而六道骸毫不示弱的展开了他的领域,虽然才开始应用这股力量但他却表现出得心应手的样子。

    原因不疑有他,虽然这次的力量与他本的属不和,诞生在力量稳定温和,虽然并不是那么习惯这样的力量,但作起来却还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不错的能力,”黄金之王解除了自己的领域,“虽然刚刚才接触到,但是却意外地熟练。”

    “那么,”他看着云雀子他们,“绿之王应该是被黑之王的能量惊醒的吧。”

    不愧是黄金之王,他的耳目遍布本的每一个角落,才一会时间他就把云雀子和六道骸的底细查了个彻底。

    “关东事件”的幸存者吗?他无端想起了自己和威兹曼获得能力的时候,那时似乎也是在一次空袭之中。

    巨大的震似乎可以更加容易引起石板的共鸣。

    “虽然你们是小孩子,但应该可以理解我的话”黄金之王又再次开口,“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

    “黑之王的况很不稳定。”

    “这和能力本有关,但和你自也有关。”

    “你的威兹曼值也就是达摩克利斯之剑十分不稳定”

    “如果用上代的例子来看,你的寿命十分有限”

    “最多也就是十年而已。”

    黄金之王的话引起了长久的沉默,但云雀子却是没有什么意外的,他早就知道自己的体从内部被这股力量在逐渐的侵蚀。

    活十年已经是超乎他意料的长久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只有五年可以活着的。

    不过对他来说没有多大的关系,死亡对他来说从来不是终点,那只是一段新的旅行的开始。

    “无所谓。”出乎意料的是,最先开口的不是云雀子而是六道骸,他一脸漫不经心的表就像完全不在乎云雀子的死亡一样。

    “不管他什么时候死对我来说都没有区别”

    “因为在恭弥陨落的那一天我会陪着他一起的。”

    “无论是生是死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

    他的勾上了云雀子的手,十指相交。

    “无论多少次的轮回我们都会在一起。”

    “我会陪着你,走到轮回的尽头。”他笑了一下,那样子带着说不出的深意。

    云雀子看了他一眼,手上没有回应六道骸,但也没有挣扎开。

    正如六道骸所说的一样,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他们的羁绊超越了时空,超越了生死。

    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哪怕是死亡。

    ——T*_*(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