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观看比赛的云雀子

    (

    木叶的考试政策还比较粗糙,所以云雀子收到的通知中他们只要通过两关就可以。

    一是在东部较安全的死亡森林地段中收集完卷轴,还有一项就是一对一的比赛了。

    收集卷轴这是木叶的传统项目,每三人一队随机发放天之卷轴或者地之卷轴,凑足了一对就前往森林中心的集合塔,在规定时间内到达的人就算是胜利的。

    这样的规则看起来没有一点问题,但事实上却是为学生们准备好了一个修罗场。

    再场地内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给警告。

    “比赛时一定要小心!”云雀子在下忍出发前仔仔细细地又提醒了一遍。

    “如果他们有什么行动的话,就地斩杀!”他已经多次带着他的学生进行了C级的剿灭任务,甚至有一次任务出了特别状况,临时提升成了B级,换句话说,他们就是连忍者都是单独追杀过的。

    因为这段时间里着刀口的生活就连最温和不过的野乃宇上都凝成了一股不小的气势。

    “啰啰嗦嗦,烦死了!”阿斯玛一挥手,“都说过会赢得漂亮的,你至于这么再三提醒吗?”

    “外村的人如果有什么企图,我们是不会放过他们的。”伊比喜说这话时格外的有威慑力,他喜欢刑讯,有的时候还会在自己上亲自试验那些刑具的用处。

    云雀子曾经近距离的看过他的训练,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孩子在刑讯上确实有天赋,就连云雀子看了都不由得汗毛倒竖。

    “我、我一定会努力的!”野乃宇说不出什么漂亮话,她憋了半天也只吐出了这么一句话,但是却是带着十成的真心。

    云雀子没有送他们去死亡森林,在他们进场比赛的时候他正在南部死亡森林防线中巡逻。

    “恭弥你带的那批学生也在参加这次考试吧?”水门似乎想挑点话题,于是一边察看着四周的况一边向云雀子问道。

    “啊——”云雀子的面容柔和了两分,“那群孩子的话,应该没有问题。”

    “哦呀,”六道骸一,跟上了云雀子,他现在恰好可以看见云雀子的侧脸以及他嘴角上着的笑意。

    “你对孩子还真是格外的宽容。”六道骸好像有些抱怨,就像在说云雀子把他忽略了一样。

    他从以前就发现了,云雀子对待老人小孩还有小动物都十分的温和,真要说的话他对于弱势群体有一种天生的责任感。

    即使,他现在的那群学生一点也不弱,也不能减少他这种下意识的关

    云雀子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们在森林中活动了近8个小时,然后和赶来的自来也一队人换了班。

    “喂,水门,”云雀子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喊了水门一声。

    “什么?”

    “你现在是在和自来也学习吧?”他已经多次看见被自来也拉到居酒屋的水门了。

    “你成了他的亲传弟子?”六道骸也接了话,还没有等水门说话他就自顾自地接了话下去。

    “不错啊,”他笑了两声,“加上我和大蛇丸还有不错的交,我们三人倒是凑齐了。”

    听见了话,云雀子多看了六道骸一眼。

    他可没有注意到六道骸的交友状况,但是听见他和大蛇丸搭上了关系,不知道为什么一点意外的绪都没有,他们两个到底还是有相像的地方。

    “大蛇丸前辈?”倒是水门听见这话有些吃惊了,他可没想到一向有些沉不容易接近的大蛇丸会和六道骸一个后辈有交

    “那个男人有着天真到愚蠢的野望。”他下一句话把水门的疑问憋回了嗓子眼。

    六道骸的话一听就充满了讽刺意味。

    这个话题就那么止住了,他们都马不停蹄的向着死亡森林中的集合塔看去。

    今天的时间已经过了近10个小时,要是快的话应该已经有人从死亡森林里出来了。

    但那只是最好的预想罢了,塔中有的只是三代火影以及各个忍村的一众上忍而已,他们都围在三代旁边看着三代的那个小水晶球,表肃穆。

    云雀子瞟了一眼,看到的就是他熟悉的脸,是他的那个小队成员。

    “现在况怎么样了?”他直接问了出来。

    “很糟糕。”回答的是纲手,因为中忍考试的关系她专门被召了回来。

    “云忍的忍者在森林里进行了屠杀。”这是他们原本预料到的况,这次考试云忍带了大量的忍者,他们一进入死亡森林就摒弃了原本的组队,所有人聚集在了一起。

    所幸的是木叶这次参与考试的也都是精英,他们在发现云忍的况后立刻组织了起来,准备将他们就地格杀。

    倒是有其他忍村的人看到这个况提出应该暂时停止考试,但云忍方不同意,他们说这是正常的考试比斗。

    “那群孩子做的不错。”纲手插了一句嘴,云雀子看见自己的那个小队现在肃然成为了木叶下忍的领头羊。

    这不是中忍考试,这是一场战争。

    这场战斗维持的时间并不长,在双方的实力有了一定耗损的时候就自动结束了战局,云雀子发现云忍的几个忍者从头至尾就没有动过手。

    是为了下一场保存战力吗?真是打得手好算盘。

    在战斗结束后,阿斯玛他们很快的拿到了相应的天之卷轴然后赶到了塔内,期间他们还斩杀了2个云忍的小分队。

    在那场小战斗结束后,上忍就回到了他们各自的岗位上,云雀子在塔内迎接他的三个学生。

    “做得很好,”他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

    “我为你们骄傲。”

    饶是最沉稳的伊比喜脸都红了。

    他们是第一队到达塔中的,所以有充足的时间可以休息,毕竟距离这场考试结束还有足足两天时间。

    和他们预计的一样,出现最多的是木叶的忍者其次是这次来参赛最多的云忍。

    云忍的目的他们算是摸清了,无非是想在这次打压一下木叶的气焰罢了,作为战争的做大战败国他们已经没有多少资源了,所剩下来的只是些才培养起来的下忍罢了。

    他们似乎想趁着这次机会把木叶的下一代屠个干净。

    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云雀子是这样想的。

    他看了眼和他们离得很远的云忍导师,不知道为什么那群人毫无表的脸让他有点不舒服。

    他突然想到了之前在死亡森林中没有动手的那批学生,他们应该是对方的王牌吧?

    两天过得很快,和云雀子他们预计的差不多从死亡森林里出来的只有原本一半不到的人,其中大部分是木叶以及云忍的。

    他们的比赛对手是由老师随即抽签决定的,换句话说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

    从私心而论,云雀子并不希望自己的学生对上那几个云忍,特别是在他们不知根底的况下

    不过……

    他看了一下牌子,第一场药师野乃宇vs大川则。

    那个大川则就是云忍中没有出过手的人。

    云雀子看着那人对着野乃宇笑了一下,眼里满是云雀子说不出来的感。

    大概是蠢蠢动?那人似乎迫不及待的想将野乃宇撕碎了。

    就像野兽一样。

    “野乃宇,”云雀子喊了她一声。

    “怎么了,千手老师?”野乃宇看了一下牌子有些紧张,她听见云雀子叫他就立刻回头了。

    “一会儿一看况不对,就弃权!”他的话没有一点犹豫。

    “唉?”野乃宇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她顺着云雀子的目光看过去,正好和云忍野兽般的目光相接。

    她狠狠地一皱眉头,那个人看他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个人类。

    “我知道了。”她在关键时候愈发冷静下来,眼睛后的眼神十分坚定。

    不管怎么说,现在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将对方的底子给探出来,这是她将要做的事。

    野乃宇一步步的走到场上,扶了一下眼镜,当然如果能把这个人直接揍到爬不起来的话,那就最好了!

    “野乃宇那个女人,认真了啊!”阿斯玛趴在栏杆上,看见野乃宇扶眼镜的动作笑了。

    “那个女人的体术,可是连我看了都要躲开的。”为云雀子弟子的野乃宇除了一手好医术以外还有很强的体术,真要说的话,大概是深得纲手姬的真传吧。

    那个怪力可真是不得了。

    “哦,那个小女孩能力不错吗?”纲手看着野乃宇向地上砸了一拳,然后整个擂台都裂出了一条大缝。

    “喂,恭弥。”她喊了一声云雀子,“比赛后把她交给我教两天吧。”

    “恭弥?”她见云雀子没有回答,又叫了两声。

    云雀子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场上,完全没有听见纲手在叫他。

    现在看起来场上还是一面倒的趋势,但是……

    那个男人笑了一下,然后人不见了,再出现时已经在野乃宇的后了。

    “瞬!”木叶的上忍都哗然了,那是少数上忍才能掌握出的技能。

    他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云忍。

    他们送来的这批下忍中,有不少都聚有上忍的实力。

    每个村都有这样的人,实力很不错却没有通过考核,现在他们把这群人全部送到木叶和下忍一起考试了。

    “野乃宇,弃权!”云雀子的声音从场地边上响起。

    “唉?”野乃宇愣了一下,那个云忍又消失了。

    “弃权!”云雀子的声音愈发坚定了。

    她的头脑让他下意识的听从了云雀子的话。

    “我弃权!”就在同一秒,那个云忍又出现在了她的旁边,手上里利器还向着野乃宇的脖子刺过去。

    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什么抓住了动都不能动。

    “比赛结束了。”云雀子冷冰冰的声音从他后传来。

    就像死亡的钟声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