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中忍考试的云雀子二更

    最新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在战争结束的第二年,各村的建设终于迈上了正轨。

    然后因为之前的战争而停止数年之久的中忍考试终于又重新开始了。

    战后的第一届中忍考试,地点理应定在作为最大战胜国的火之国,考试由木叶来主持。

    参加过战争的人都知道,战后第一年的大型邦交活动是最艰难的,因为战争的影还没有从各个国家中淡去,很多激进分子会接着外交的机会制造一些事端,这些事端往往都是大规模而且有很强大的杀伤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次的中忍考试会格外的艰难。

    “参不参加考试有你们自己来选择,”云雀子将报名的卡片送到三人手上,然后他也说了一下这次考试的危险

    “一旦开始考试,你们的安全就不是我能保护得了的。”云雀子将所有能说的话都说了,剩下的就不是他能控制的。

    “你在小看我们吗,千手老师!”一段时间的相处了,虽然有时态度还不是很好但阿斯玛至少会叫他老师了。

    “这种时候当然要展现我们木叶战胜国的风范了!”其他两个孩子听着这话也跟着点了点头。

    云雀子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虽然格不一样但他手下的三个学生其实都是意志坚定之辈,只要没有什么意外发生他们都能成为木叶很优秀的上忍。

    “既然如此,一定要赢得漂亮。”他所能做的只是鼓励他的学生而已。

    他给学生们放了假,让他们自己领一些D级任务做,而自己作为木叶的上忍被召集进了火影楼。

    进门的时候正好遇见了波风水门,他似乎是进了暗部,云雀子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他了。

    “好久不见。”他率先对云雀子笑了一下,脸上似乎能带出光来。

    随着年龄的长大,波风水门那张圆乎乎的眼开始变瘦了,现在看来眉目倒是越来越漂亮了。

    “好久不见。”云雀子和他肩并肩的走着,一起进了火影办公室。

    六道骸已经站在那里了,他旁边的是一大票宇智波家的青年才俊。

    云雀子一进门那宇智波家的一票人就好比探头一样齐刷刷的盯着云雀子,有少数几个甚至亮出了兔子眼。

    好的,至少有六道骸在这里没有人敢冒出杀气来。

    九岁开写轮眼的宇智波骸现在已经成为了宇智波一族的青年偶像,再加上他偶尔对族内的青年进行一些高级的幻术指导简直让他成为了青年中精神领袖一般的人物。

    宇智波族崇拜强者。

    所以在听见那个该死的、一点用都没有的千手勾、引了他们的精神领袖甚至还让他连族人都不要的时候,他们深深的愤怒了。

    云雀子表示被那群宇智波家的兔子眼瞪着已经习惯了,平里要是偶然遇见的话他绝对会被放杀气的。

    他看了眼站在那群宇智波最前面的六道骸对着自己抛了个媚眼。

    好吧……云雀子沉默了一下,那应该是媚眼对吧?

    “咳咳——”三代火影咳嗽出声打断了那对小侣的眼神交流。

    当所有人将视线转移到他上的时候终于开始说话了:“战后第一届中忍考试将在木叶举行。”

    “目前看来,参加的忍村很多,除了在战时保持中立的草忍和泷忍以外,其余的几大忍村都会参加。”

    “特别是云忍。”这话一说完,几乎是在场的所有忍者都严肃了下脸色,云忍和他们的关系尤为的恶劣,在战争期间不仅仅是对木叶造成了不可估计的人员伤害甚至还大规模地屠杀火之国境内的平民。

    种种原因导致他们双方结下了很大的梁子。

    “今天将诸位召集到一起就是为了共同商议中忍考核期间的安全问题。”

    “所有被召集来的忍者,将分成几个小队,在木叶各处巡逻监视外村人员的行动况。”

    “一旦有异动,视况可以就地处决!”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三代的眼里闪出了精光。

    底下的一众上忍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在战争才结束几年的现在,各个忍村间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木叶为这次战争的最大赢家,有权在各方面确定他们战胜者的地位。

    杀鸡儆猴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他们没有必要对任何忍村忍让!

    具体的巡逻表已经拟定完成了,就张贴在火影大楼内部,他们都可以去自行查看所在小队以及小队任务。

    云雀子看了一下,笑了,这是他最熟悉不过的小队组合了。

    波风水门、宇智波骸、千手恭弥,巡逻地点:南部重点防线——死亡森林。

    他们所巡防的地区是木叶在战争时期的最后一道防线,在危险而又地形复杂的死亡森林之外就是通向云忍以及沙忍的必经之路——大沙漠。

    接到这个巡逻任务的除了云雀子他们还有两个小队,一个是旗木茂朔带队,另外一个是自来也带队的。

    都是成名已久的前辈。

    “Kufufufu,”六道骸看了他们三的组队颇为愉悦的笑了,“真是许久不见的组队方式。”

    “是啊,”波风水门笑着摸了摸脑袋,“还真是透着一股熟悉感。”

    对他们三人而言这显然是最好的搭配了。

    “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波风水门提出来了,今天对他们三人而言都是难得的假期,有这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过了,不如好好聚一聚。

    “可以。”云雀子点头了,六道骸自然不会不从。

    考虑到云雀子不怎么喝酒,三人选择了一件格调比较高雅的茶室。

    如果是普通的忍者的话一定会感觉很不搭调,但偏偏是这三人,除去原本强大的武力值三人举手投足间都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风采。

    “你去了暗部吧?”云雀子泡茶的动作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那行云流水的感觉让人觉得他泡的茶就像一个艺术品。

    “你去了暗部吧。”云雀子一上来就单刀直入的说了,他总有种把问句说成肯定句的能力。

    水门笑笑,没承认也没否认,他们暗部有保密原则,即使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人选都不会说出来。

    水门一笑云雀子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他看了眼六道骸,六道骸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象征地举手示意了两下:“我在警卫队。”

    云雀子再看看他自己,在当老师。

    木叶上忍的3个职业他们算是占全了。

    三个人就那么坐着,也不知道聊些什么话题,回忆旧事?他们都还是少年的样子还真没有沧桑到可以在一起看夕阳回忆。

    他们好像真的没有可以聊天的话题。

    “那个,”打破了长久沉默的是水门。

    “玖辛奈生快到了,”他说话的时候脸红了,“你们觉得我应该送她什么礼物?”

    这话一出口,房间内的气氛更诡异了。

    六道骸慢条斯理的端起杯子,还轻轻的在水面上吹了吹,那纤细白皙的手指搭在背面上,十分的赏心悦目。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水门。”他咽下了口中的茶才缓缓回答道。

    “你在问我们,两个男人,觉得送什么给你的女朋友比较好?”

    “你应该问你的仰慕者才对,”他向水门眨了眨眼睛,有股挪揄的味道。

    “她们一定很高兴回答你的这个问题的。”

    “喂喂,别害我了!”他抱怨了两句,“玖辛奈知道的话绝对回来找我的!”

    “这不是正好吗?”云雀子也接上了话,“你就告诉她你在问别人送什么礼物最好。”

    “她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他喝了一口茶,就像刚才什么话都没说一样。

    “你们别和我开玩笑了!”水门也知道玖辛奈心里一定会很高兴的,但是在行动上他只会把自己修理一顿就是了。

    这对夫妻档实在是太有默契了,水门默默地揉了揉额角,果然自己不应该找他们问话。

    “你们绝对早就进入老夫老妻的状态了,”他一个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完全不能理解恋期的感受。”

    “老夫老妻?”六道骸“Kufufufu”的笑了几声,“这话说的还真是漂亮。”

    云雀子心平气和的喝了口茶才开口说道,“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他现在就是将拐子抵到水门腰上也只会让他觉得自己恼羞成怒罢了,还不如现在这样不做解释。

    这样,别人也就没有八卦下去的动力了。

    而且,说自己和六道骸一点其他关系都没有,连他也不相信。

    这么对年的相伴,对他们两人而言,对方都已经成为生活中潜移默化的一部分了吧?

    不是伴侣却胜似伴侣。

    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来不是靠维持的,但是却有种比挚友之间更加深刻的羁绊。

    比挚友更默契,比同伴更亲密,比恋人更平淡。

    他们之间的关系谁都说不清,但也是谁都无法插足。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