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知心哥哥的云雀子二更

    最新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云雀子第二天早上一早就去看了阿斯玛,他和绑在树桩上的阿斯玛大眼瞪小眼看了许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是不是应该先把我放开?”这是被绑在树桩上一晚上的猿飞阿斯玛,虽然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毕竟还是不太舒服的。

    云雀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决定等他想好了感化阿斯玛的方式后再放他下来。

    但是这一思考就思考了很久,他等到了太阳出来了都没有想到。

    云雀子他和其他两人定的时间是正午,所以时间还早着呢。

    “我们先去吃早饭吧。“云雀子终于决定了,我大天朝的官场理论就是饭桌上谈话比什么都奏效,3杯就下肚什么都说出来了。

    当然他不可能灌阿斯玛酒就是了。

    阿斯玛看着自己面前的盘子有些莫名其妙的,这到底是什么况,他看了眼对面一心一意吃早餐的云雀子,明明是昨天还在暴怒,但今天就跑出来请自己吃早餐了,他完全不能理解云雀子在想什么。

    事实上完全不知道怎样在短期内补全阿斯玛缺内心的云雀子决定用细水长流的方式感化他,作为自己的第一队学生,他觉得自己应该充满耐心。

    云雀子已经做好从生活小细节无微不至的关照他的准备了。

    这将是一个长期抗战的过程。

    云雀子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让阿斯玛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大概是云雀子用更加严厉的态度对待他,他才会觉得更加有反抗精神吧。

    现在这样反而让他不知道该讲什么。

    云雀子一直按自己的计划进行着教学,中午去领D级任务去做,下午进行基础的训练,晚上他会由各自的特长对他们进行单独辅导。

    感谢云雀子的多才多艺吧,即使伊比喜所的刑讯他不能多深入的带着他学习,但提供各种各样的书籍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野乃宇和阿斯玛的话他也能进行更加细致的指导,毕竟除了木遁必须的水、土两属之外云雀子还有风属

    野乃宇是个好孩子,对医疗忍术充满了而且又有着不错的天分,更重要的是她还有一颗出于医者的仁心,虽然这对于忍者来说也许不是什么好事,但也恰恰证明了她有成为伟大医者的潜质。

    上一个让他感觉到医者仁心的人就是纲手,虽然因为连年的战争她必须抑制住自己的悲痛。

    如果是野乃宇的话一定很适合成为一个驻守后方的医忍。

    至于阿斯玛的话也表现出了让云雀子感到惊讶的天赋,虽然因为自格的原因在攻击上显得有些鲁莽,但是他确实能很好地发挥出风属“锋利”的特质来。

    整个人就像一把锐利的尖刀一样。

    也正是因为这样,云雀子对于阿斯玛的引导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哈?将棋!”阿斯玛看着云雀子面前的棋盘一副见了鬼的表

    “你让我早一点来找你,就是为了和你下这见鬼的棋?”他的口气愈发重了似乎马上就要爆发的样子。

    “你太急躁了。”和阿斯玛气急败坏样子相对的则是表平静的云雀子。

    “下将棋能磨砺磨砺你的子。”云雀子端着平静的皮子,体内部的小人却在不断的打滚,你以为我想陪着你耗陪着你耗吗?别开玩笑了!

    云雀子表示他其实一点也不想下将棋,而且他真的也不会这么高端的东西!

    但是……

    【主线任务:成为合格的老师吧!

    为要成为中二之神的男人,怎么能没有教育过学生呢?

    为要成为中二之神的男人,交出来的学生怎么能没有两把刷子呢?

    努力教导学生吧,年,你面前这个就是很好的试验品!

    任务奖励:《那些你所不知道的木遁用法》

    啊,好像真的很久没有见到宿主了,有没有想念伟大的系统君我啊!

    说起来,宿主你的恋进度真的很慢啊,若没有好心肠的系统君我帮助你要到何年何月才能修成正果啊!

    其实如果你向系统君我提一下的话,我可以提供各种口味的润、滑、剂哟!就连榴莲口味的都是有的,免费的,亲!】

    系统君你可以滚了!这句话是云雀子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完全不用出现彰显你的存在感的!

    【叮,“将棋大师模板”加载完毕,和你的学生下将棋吧!】

    【系统繁忙不在线】

    所以因为各种原因,云雀子不得不和阿斯玛面对面的下将棋。

    “如果你可以下赢我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申请C级任务。”云雀子抛出了十分有惑力的条件。

    D级任务都是些拔草、抓猫之类的小任务,阿斯玛已经不耐烦很久了,他现在天天就想着可以脱离D级任务。

    “这可是你说的!”他盘腿坐在云雀子对面,他的大哥一直很喜欢将棋这项运动,虽然他自己不下但可是从小看到现在,他可没有听说过除了他大哥以外还有什么忍者有这种奇葩的好。

    他只是个半调子罢了,阿斯玛是这样想的。

    事实上云雀子本人别说是个半吊子,他连菜鸟都算不上。

    可惜的是他拥有系统加载的“将棋大师模板”。

    所以,阿斯玛注定惨败。

    “这、这不可能!”阿斯玛盯着自己这边给杀的片甲不留的棋局,似乎可以看出花来。

    “再来一次!”不愿接受自己惨败局面的阿斯玛对云雀子不依不饶的说道。

    “今天已经快到训练时间了,”他淡淡的开口,“等明天再下吧。”他起离开了。

    不管你怎么下都不可能胜过我的,年!因为要给阿斯玛关而憋屈很久的云雀子觉得自己那股积累已久的怨气消散了不少。

    虽然是系统君给的模版好,但是可以这样把阿斯玛给打击一顿真的好爽啊!

    【快点膜拜伟大的系统君我啊!】这是被夸奖之后洋洋得意的系统君。

    你还真敢出现啊!云雀子迅速将自己的语调调整到咬牙切齿的频道。

    【系统繁忙不在线】这是看形势不对立刻遁走的系统君。

    准备回家吃个午饭的云雀子在他家门口发现了许久不见的六道骸。

    “好久不见,恭弥。”他上还带着尘土,估计是一回到木叶就跑到云雀子家门口来了。

    云雀子在心中叹了口气,然后拿出了门钥匙。

    “吃饭了吗?”他一边转动钥匙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还没有。”六道骸在云雀子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个得逞的笑容,然后挤进了云雀子的家。

    纲手和断买的房子是两层的建筑,装修的很是大气,然后又在居家好男人断的不断改造下透出一股子温馨的气息来。

    云雀子的厨艺很好,真要说的话连断都是比不上他的,所以家里根本就没有人给他留着菜,每天云雀子都是自己做的。

    他看了一下时间,离和那群学生约定的时间还有1个小时,如果是他自己随便吃一点什么打发一下就可以了。

    但是现在……

    他看了一下那个看上去颇有点劳累样子的少年。

    算了,做得好一点就是了。

    六道骸坐在餐桌前,正好可以看见云雀子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他无端的想到了他们还在之前那个世界的时候,他和云雀子还有库洛姆住在一起,每天每天都可以见到云雀子在厨房里忙碌的样子。

    那时候的他们就像一家三口一样。

    似乎因为突然回忆起那时的样子,他对库洛姆有些思念起来。

    不过算了,即使思念也只是思念罢了,他相信库洛姆是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而且对他来说到底还是恋人更重要了。

    虽然这个恋人还是未追上手的。

    他记得当时好像就听见了一阵诡异的机械音就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似乎还有:“恋人”之类的字眼?

    在他发呆的这个空挡,云雀子已经端着盘子站在厨房门口了,他看了眼一点动静没有的六道骸,开了口。

    “端盘子去!”那话里带着十成十的命令意味。

    六道骸也不恼,他对于云雀子在这种家庭地方的强势已经习惯了。

    或者说是在享受这样的命令?

    这样的对话让他感觉就像他真的和云雀子是一家人一样。

    他吃饭的速度很快,当云雀子收拾完碗筷的时候离他进门才过了30分钟,云雀子看了下时钟,这个时候走到训练场正好消消食。

    他打开了大门,想把这只不请自来的凤梨一起送出去。

    “恭弥,”突然后出来了轻微的呼喊声。

    “?”云雀子下意识的一回头迎接他的是六道骸那张放大的俊脸。

    然后他感觉到了像花瓣一样柔软的吻印在了自己的嘴角。

    “放开千手老师!”突然一声暴呵打破了他们之中暧昧的气氛。

    云雀子和骸同时一躲,一笑道风刃擦着他们过去了。

    “你这个变态!”不远处阿斯玛愤怒的大喊着,棋盘摔在了地上,棋子落了一地。

    如果不是这种况,我会很高兴你叫我千手老师的,这是思维一下子跳频道的云雀子。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