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又见穿越的云雀子

    最新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载入新世界10%、42%、76%、100%

    欢迎宿主来到火影世界

    恋绑定程序启动

    您的恋人“六道骸”进入火影世界!】

    云雀子这一次是自主穿越进下一个世界的,或者说他是在系统给出提示后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进入下一个世界的。

    将凪托付给泽田家,风纪财团的事务交给草壁打理,顺便还好好的威胁一下已经开始“黑兔子成长路线”的泽田纲吉。

    对了,说起来在指环战的时候他真的是见识到什么叫“吾家有儿初成长了”,泽田纲吉那只蠢兔子成长速度堪比火箭,一下子p、p、p,竟然连Xns都打败了。

    不过说起来,那个六道骸也进入火影世界是怎么回事!云雀子听见系统君的提示抓狂了。

    怎么会这样!

    【啊,伟大的系统君我没有告诉宿主吗?】系统君的声音特别无辜。

    【你们的恋点数已经超过20了,所以将有强制绑定功能开启哦!】

    【系统君我可是很人道的,怎么能让你们分居两地呢?不要太感谢我啊,宿主!】

    呵呵……

    云雀子觉得自己完全说不出话了,都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系统君已经超越这个境界很久了。

    反正早就不对系统君的下限抱有期待了,总觉得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啊!

    托系统君的福,云雀子这回又要重温美好的童年时光了,而且这次的时光倒流还厉害的紧。

    千手恭弥,现年5岁,有个大自己20多岁的阿姨叫千手纲手。

    据说云雀子是传说中木叶原本的第一大族千手的最后血脉。

    呵呵,这绝壁不科学!

    到底是为什么才能让原本的木叶第一大族森之千手只剩下3个人!

    多出来的是千手纲手的弟弟,目前还在忍者小学的千手绳树。

    云雀子才出生不久时,父母就在战争中死亡了,所以他现在住在纲手家里。

    纲手十分喜欢这个孩子,就像母亲一样的照顾云雀子长大。

    终于今天到了他开始进入忍者小学学习的子。

    “一定要努力学习知道吗?”说这话的是绳树,他现在忍者小学念5年纪,还有一年他就可以毕业成为一个下忍。

    他很高兴现在能在恭弥面前耍一耍哥哥的派头,即使这个自己的小弟弟继承了传说中森之千手的血脉。

    木系忍术,这就算是对于千手家族的人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自己这个废柴还真是完全不行啊!绳树想一想有些尴尬,不过他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怎么能被这一点小事打败呢?

    为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在弟弟面前必须更加有威严才行!

    “别在弟弟面前作怪,绳树。”纲手拿着给云雀子整理好的忍者包走进了屋子。

    “别听你哥哥的,”她蹲□子和云雀子保持平视。

    “学校的东西听听就可以了,剩下的我会抽时间教你的。”从这里就能看出来,纲手在学生时代绝对不是一个好学生。

    “我知道了。”云雀子看似沉稳地点了点头,他在别人眼中总是一副天才儿童的早熟面貌,冷静、寡言而且有些高傲。

    殊不知他内心正在疯狂地吐槽千手纲手的教育方式:对一个小孩子说这样不求上进的话真的没问题吗?来自大天朝的灵魂默默地燃烧了。

    不管怎么样第一天上学顺便赙赠纲手一只的云雀子收到的关注出乎预料的多。

    这也是正常的吧,木叶最后的千手一族,还附赠着战功赫赫的纲手姬以及木遁的继承人千手恭弥。

    除去中间那个附赠的绳树,怎么看都是一对非凡的组合。

    同样吸引眼球的还有宇智波大长老家的孩子,宇智波骸,虽然没有开写轮眼但却拥有很不错天分的孩子。

    他们两家人正好站在同一排,而千手和宇智波之间有些微妙的关系一直延续至今,即使离得这么近双方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云雀子微微侧头,看了骸一眼,而对方也正好对上了云雀子的视线。

    骸笑了一下做了个口型,云雀子认出来了。

    “找到你了,恭弥。”

    他挑了挑眉毛,没有作出回应。

    他们这一届的人员很特别,在入学前提前得到通知的纲手就和云雀子嘱咐过。

    宇智波、向都是些大族,但也完全不需要特别去注意。

    “在木叶没有任何族比千手更高贵。”云雀子到现在都记得纲手说这句话时的神,那是一种高贵到近乎高傲的姿态。

    因为他们是森之千手,所以他们生而高贵。

    教室很陈旧,连墙壁都有一种灰白的色彩,人们穿着也很单调莫越少因为社会生产力不够的缘故,一切都显得很简陋。

    纲手把云雀子送到教室门口就走了,云雀子就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

    “好久不见,恭弥。”然后某个不请自来的人就出现了。

    “黑发黑眼,看上去不错嘛。”他从看见骸开始就注意到了他的发色和瞳色。

    估计是原本六道骸的发色就是深蓝的比较接近于黑色,所以看上去也没有太多的违和感。

    而且,看到这样熟悉的颜色,来自大天朝的云雀子表示心很愉悦。

    “,”他自来熟一样地坐到云雀子旁边,用手支起了下巴。

    “不错的颜色,”他说,“和恭弥你头发的颜色一样哦。”虽然失去了原本的发色让他心不大好,但是一想到这事和他家亲的有一样的头发颜色心就稍微转晴了一点。

    至少是可以接受的。

    学校学生年纪都一样大,一年级的大部分都是6、7岁的样子,像云雀子这样5岁的也有一点。

    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和云雀子他们保持着距离,当所有学生进门的时候他和骸的旁边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真空带。

    这样很好,云雀子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讨厌和那群拖着鼻涕的小孩在一起。

    虽然即使这样那群小孩子还总是时不时地以他们感觉很隐蔽的视线看他们一眼。

    这种被像看稀有动物一样看着的眼神让云雀子他们感觉很差。

    “,”六道骸笑了几声然后压低声音对云雀子说道,“真想把他们的眼睛挖掉。”

    这话说的很血腥,但云雀子却莫名的有些赞同。

    不能因为小孩子就纵容他们,有时候过度的好奇心就是无礼的表现。

    比如现在。

    为中忍的老师进门了,他看了眼云雀子他们那里眼里闪过一丝了然,大概云雀子他们受排挤的况是他们一早就想到的。

    但是老师也有一点不解,为什么千手会和宇智波在一起?

    算了这也不是他应该揣测的,小孩子之间的友本来就很奇怪。

    “那么现在开始点名。”他拿着一个小本子,一个个的叫起名字来,被喊到的孩子都傻乎乎的举起手,大声喊“到!”

    的,云雀子这样想到。

    然后就是忍者学校的传统,自我介绍了。

    小孩子们的理想简单又充满了憧憬,大多数的理想都是些“成为伟大的忍者”之类的。

    其中唯一让云雀子注意一下的是一个一头金发的小孩,好像叫波风水门来着的,脸长的很精致,声音也温温柔柔的。

    “我叫波风水门,”他对下面人微微笑了一下。

    “梦想是成为让人认可的火影。”

    “哦,这倒有点意思。”六道骸故作大人状的摸了摸下巴,语气玩味的。

    “那个孩子倒是很坚定。”

    就连云雀子都听出来了,那个孩子相较其他的小孩对于自己的梦想是有一种坚信不疑的感觉,真要说的话应该是有一种低调的信心。

    很早熟,云雀子想到。

    那个孩子是真正的早熟。

    “那么,千手同学。”老师喊了下云雀子的名字,然后孩子们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正大光明看云雀子的理由,刷的一下全部转头,他们都死死的盯着云雀子眼里有说不出的好奇。

    “啧!”被这种堪比探照灯一样的眼神盯着,云雀子觉得全不自在。

    他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讲台上。

    “我叫千手恭弥,请多指教。”他完全没有准备说自己的梦想之类的。

    “那个,”老师出来打圆场了,“有没有梦想什么的吗,千手同学?”

    “我对你们印象很差,”他完全没有管老师在说什么抬高了下巴。

    “你们盯着我看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

    然后云雀子就下去了。

    “真是直接的方法,”六道骸起,在云雀子耳边留了句话。

    “那么我也来刺激一下这群小鬼就好了。”

    “我没有千手脾气那么好,”在别人面前他和云雀子至少不能称呼的那么亲近。

    “如果,让我再看见你们那种眼神的话。”

    “就挖了你们的眼睛。”

    “那个,”老师有点着急了,“宇智波同学……”

    他对于这种拽的没边的小孩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小孩子是最好挑衅的,”六道骸坐会云雀子的边,他已经感觉到了从面八方传来的不高兴的眼神。

    “他们的话,最多忍耐到放学就会来找麻烦吧。”

    一次把他们打怕了,这是云雀子的目标,一次教训足够让这些小孩子知道什么叫做礼数。

    和他们预计的一样,那群小孩子一下课就按捺不住的朝着云雀子他们走来了。

    “你们很拽吗,千手、宇智波。”带头的是个个子很大的孩子,一看就是个孩子王的样子。

    “不要以为你们的姓氏就这么拽,我会让你们知道教训的。”

    “哇哦——”云雀子合上了书本。

    “这也正合我意呢。”*_*(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