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准备战斗的云雀子

    最新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并盛最近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氛。

    商业街的莫名破坏,路上愈来愈多的风纪委员还有夜晚不要出门的令莫名让群众有些紧张。

    不过却完全没有什么流血事件的发生,大概是因为并盛的人都十分相信他们的保护神云雀子的能力吧,即使是恐惧也控制在一个很好的限度内。

    为并盛之神的委员长云雀恭弥是不会让其他人打破这个小镇的平静的。

    他们对于云雀子的相信已经近乎于信仰。

    “最近可能会有不明人士进入并盛。”云雀子扫了一下面前几百号的风纪委员,很严肃的训话。

    “遇上了不明人士,不要试图抵抗,立刻联络我。”他深知瓦里安人的实力不是他们这些不良少年可以招架的,所以一见到人通知自己才是正道。

    “这次任务可能会有一定的危险,”他顿了一下,“如果不愿意参加的话,可以私下里和我说。”

    “誓死保卫并盛!”

    听见那整齐划一的口号,云雀子有些汗颜,也不知是谁教他们的,每一次听见都有一种奇异的既视感。

    “同志们好——”

    “首长好——”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云雀子揉了一下子自己的额角,果然是因为最近比较辛苦吗,竟然思想不受控制的飘到了这样诡异的地方。

    不行,脑补是种病,得治!

    和云雀子预计的一样,没有一个委员来私下里找他,他们似乎真的像他们所说的一样准备为了并盛献了。

    莫名的有些感动,无论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愿意在这样危险的况下守卫并盛,无论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愿意跟随自己,他们这样的精神都十分可嘉。

    在并盛,风纪委员早就不是不良少年的代名词了。

    他们是并盛的守护者。

    时间就在这么一又一中流逝了。

    云雀子每天都过的一样规律,去学校、维持风纪、教导凪、和六道骸交手、收拾房间,以及……

    云雀子看了一下坐在桌子前的六道骸还有凪。

    做饭加上打扫卫生。

    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角色有一点微妙?云雀子将火关了要想越觉得莫名其妙。

    这种已经提前进入老夫老妻的生活模式是怎么回事!

    绝是他的错觉吧!

    【嘿嘿嘿嘿嘿——】宿主你不要逃避现实了!这句话系统君绝对是藏在肚子里的。

    他才不要被恼羞成怒的宿主训斥呢!

    就让他纠结着吧!

    “你没有吃饭吗,凪!”云雀子的声音带着隐隐的怒气,“力道大一些!”

    “是!”凪妹子急切的应了一声,然后又加快了手上的攻势。

    云雀子又在教导凪了,他每天每天都会亲自指导凪的格斗。

    比起平里对凪称得上是宠溺的态度,作为老师云雀子的严厉程度连六道骸看了都不由得咋舌。

    “到时间了!”站在庭院边上的六道骸看了眼屋内的时钟,说道。

    凪几乎要滩倒了。

    相较之下云雀子几乎没有出一点汗。

    “今天还不错,”云雀子点了点头,夕阳那暧昧的色彩柔和了他的眉眼,“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吧,凪。”他扶起了有些站不稳的小姑娘。

    “等一会记得放松一下肌知道吗?”他每天都会嘱咐上一句这样的话,“要不然你明天会四肢酸痛的。”

    他每天都控制的很好,训练结束时凪正好达到了体能的极限。

    看着她慢慢的走回了房间,云雀子也准备进屋子里了,他准备做晚饭了。

    “今天吃天妇罗怎么样?”六道骸开口道,他最近在一道道的尝本的菜色。

    没想到恭弥的手艺好的出乎他意料。

    云雀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绿意盎然的并盛,不大不小中庸最好~”突然云雀子的手机响了,他眼神一凛从怀里摸出了手机。

    “喂,在141号街道吗,我知道了。”他挂了电话,直接跑出了家门。

    “真是的,”六道骸摸了他那翘起来的头发,对从自己房间探出头来的凪喊话。

    “晚饭自己吃,库洛姆。”他的形渐渐的消散,“记得喂云豆。”

    凪也不管六道骸有没有听见,应了一声。

    “又出什么事了吗?”她看了眼远处的火烧云,心里止不住的担心,“一定要平安回来啊,哥哥、骸大人。”

    “Kufufufu,小虫子似乎还真不少呢?”六道骸看了眼给云雀子利落咬杀掉的黑衣人,那群人拿这根诡异的小棒子。

    上面通着细小的电流。

    “看样子似乎是瓦里安雷之守护者手下的人。”六道骸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就不说话了,他不动声色地看起云雀子的反应来。

    云雀子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他怒极反笑,“哇哦!这群人胆子真大!”

    他丢下了那个人,发了条短消息让草壁多带几个人来处理残局,然后就向着街道的前方走了。

    前面就是并盛的至高点——并盛神社。

    六道骸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影渐渐消散,化为了尘埃。

    “小心,对方的术士就在前方。”低沉的男音传进云雀子的耳蜗中。

    六道骸就在他边,而且离得很近。

    这个认知让他的面貌扭曲了一瞬。

    这个贼心不改的熊孩子!云雀子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

    算了,现在更重要的是快点赶到并盛神社,他脚下的速度又加快了。

    他正好赶到瓦里安众人登场的时机,泽田纲吉他们已经赶到这里多时了。

    “喂,小鬼!”斯库瓦罗眼尖地看见了云雀子,立刻喊出了声音。

    “你是拿到雨之戒指的那个渣滓吗?”

    云雀子没有回话,山本却开口了,“是我!”

    “什么吗,是你?!”斯库瓦罗衣服很不屑的样子,他举了举自己的剑。

    “三秒,”他比划了一下,“只要三秒我就能把你剁成粉碎!”

    “完蛋了、完蛋了。”泽田纲吉抱着脑袋在哪里尖叫,只不过现在可没有人注意他。

    云雀子满心满眼都是站在最高处的那个男人,几十隔这么远他都能感受到对方上的凶悍之气。

    这,是个强敌!他暗暗地在心里打了个股。

    “那就是瓦里安的首领,Xnus。”六道骸的声音只有云雀子能听见。

    “那个发动了叛乱的男人,拥有连我都为之震惊的野心。”

    云雀子轻松地换了一个站姿,他看了看周围,除却被吓的跌在地上的泽田纲吉,山本和狱寺都被对方的气势锁定,不能动了。

    “泽田纲吉。”男人抬起了手,一团火焰从他手里形成。

    云雀子摆好了防御架势,他能感觉到那团火焰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到此为止了,Xnus。”一把矿工用的镐打断了他的行动。

    云雀子看了眼那个一脸严肃的男人,没有说话。

    “泽田家光,倒还有一点能耐。”六道骸在他耳边讽刺一样的说了一句话。

    泽田家光拿出了九代目的赦令,大意就是他觉得Xnus是不泽田纲吉更适合的继承人,但为了公平起见,他同意两人进行战斗。

    “那份信件不太对。”六道骸在云雀子耳边悄悄说道,几乎将整个北意大利一网打尽的他自然知道了不少黑手党之间的辛秘。

    “彭格列九代目曾经在几乎所有的彭格列同盟家族面前取消了Xnus的继承权。”

    “而且之前他们进入并盛的时候,你没有接到阿尔克巴雷诺的通知吧。”

    “这么看来的话,彭格列九代目还是不是原本的人都难说了。”

    云雀子听完了六道骸的解说,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

    “无聊,”他说了一句率先离开了。

    彭格列怎样都和他没有关系,他所在意的只是并盛的安全罢了。

    “云雀前辈!”注意到云雀子离开的泽田纲吉喊了一句。

    “家族决斗?”他没有回头甚至都没有停下脚步。

    “我会按时到的,泽田纲吉。”

    “不管怎么样这种破换了并盛秩序的家伙,必须要给个教训才可以。”

    不过现在,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才对。

    云雀子一边走一边想,似乎他必须先把在并盛里的那些人的钉子全部拔除才可以。

    一个都不能留!

    第二天,并盛中学发出了一道几乎让所有学生都为之兴奋的通知。

    “因为校园翻修问题,所有学生停课2周!”泽田纲吉前面的男生大声的将通知读了出来,脸上是忍耐不住的兴奋。

    “真是太好了!”他一下子跳了起来,揽上了泽田纲吉的脖子。

    “你说是吧,废柴纲。”他的口水几乎喷到了泽田纲吉的脸上,“这个假期几乎和假一样长了!”

    周围的同学不少都和他有一样的反应,都十分高兴的样子。

    “唉,”泽田纲吉应了两声,但是他却无法笑出来。

    他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后一点的山本和狱寺,两人的脸上都是一样凝重的表

    他们都知道,风纪委员发出这则通知的原因是什么。

    当天晚上,并盛中学附近都拉起了“止进入”的分界线,风纪委员也一个个都驻守在几个进入校园的入口处。

    居民区也有大量人口驻守。

    看见这幅景象,泽田纲吉狠狠地咽了口口水。

    他似乎已经看见了,即将开始的激烈战斗。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