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被告白了的云雀子

    (

    “这是怎么回事?”云雀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不过虽然躺在地上但底下垫着厚的布料,上也盖着衣服,总而言之没有任何让他感到不舒服的地方。

    “之前到底怎么了?”云雀子记得好像是自己来黑耀,见到了欧力克,然后……

    黑历史掠过。

    总而言之就是在自己抽了他一拐子后,他弄了很多樱花出来,然后自己在撑着抽了他两拐子就晕倒了?

    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收拾下那个校医,云雀子表示这次夏尔曼的事他可是记住了!

    看自己上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样子,似乎那个熊孩子也没有对自己动手啊。

    但是这一切都不能阻止云雀子抽六道骸的渴望。

    那句话叫什么“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六道骸那个熊孩子哪只是上房揭瓦,都爬到自己头上了!

    不管是他出于什么原因,云雀子都觉得自己要好好把六道骸抽一顿,直到他那些小心思连生都生不出来为止。

    不过说起来,云雀子看了看自己的周围,他记得云豆好像是和自己一起进来的,但是现在却完全找不到它的影子。

    云豆,去哪里了呢?

    “绿意盎然的并盛,不大不小中庸最好。”从耳边传来了有些难听的歌声,云雀子看了一下一个是自己扔在边的手机发出的铃声,还有一个则是从窗口传来的。

    【技能:并盛校歌,完成!】系统君跑出来打酱油了。

    “云豆,回来!”云雀子叫了他一声,然后那个黄色的毛绒小球就停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云雀子这才发现自己的校服外不见了,而现在盖在自己上的外……

    他拎着衣服在光亮处看了看,果然是六道骸那个家伙的,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一股巧克力的甜腻香味。

    那个家伙是变态吗?云雀子对于六道骸这种交换衣服的行为很无语,他似乎还有着小女生一样细腻的心思。

    而且这心思还放在了很诡异的地方。

    不管了,云雀子将那外扔在地上,索就穿着校服衬衫了。

    他的浮萍拐不在自己上,而且自己似乎给关在了一个密闭的房间里没有办法出去。

    云雀子将耳朵贴在了墙壁上,他似乎听见了隐隐约约的脚步声。

    他将云豆放到了自己的手上,“从那个窗户出去,然后唱并盛校歌,知道了吗?”虽然云雀子不指望云豆能听得懂,但他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但是云豆的智商显然超出了云雀子的预料,它竟然听懂了!

    只见他扑腾扑腾小翅膀站到了窗户上,开始放声歌唱起来。

    “绿意盎然的并盛,不大不小中庸最好……”

    然后没过多久云雀子就听见了“轰——”的一声。

    那堵墙壁,倒塌了。

    “虽然没有想到是你在多管闲事,”云雀子走出了废墟,空中残余的火药味让他一下子就猜到了是谁帮他破开了墙壁,“但是算是欠了你一次人。”

    他脚下灵活地一踩,那浮萍拐就到了他手上。

    “这两只给我可以吗?”他看都没看狱寺,就凭他那副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样子,就是有心收拾那两人也完全不可能了。

    “随便你。”狱寺也是知道的,但嘴上还要硬气两番。

    “那么,”云雀子将拐子竖到了前,“咬死你们!”他决定将自己在六道骸那里感到的憋屈在那两人上先发泄一番。

    云雀子可是睚眦必报的!

    他很是利落的干掉了那两只,还有些意犹未尽。

    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六道骸,但是自己的晕樱症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破绽,怎么办?

    “喂!”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狱寺喊了云雀子一声。

    “怎么?”

    “你的药,夏尔曼那个混蛋让我带来了,”他说道,“在上衣的口袋里。”

    “哇哦,”云雀子笑了,这还真是瞌睡了就送来枕头,“你偶尔还会干那么一两件能看的事吗?”然后他就蹲下神在狱寺的衣服上摸索起来。

    “你这个混蛋!”狱寺恨恨的骂了两句,然后他就痛呼出声,“你在按哪里好痛!”

    云雀子恶意的按了按狱寺肩上的伤口,看见狱寺头上冒出来的冷汗,他恶意的咧嘴笑了笑。

    “安静点,”他说了一声,“要是你再吵的话,我就不带你过去了。”他深知凭狱寺现在的体就是连站起来都困难。

    “你这个家伙!”狱寺啐了一口,到底没有说话了。

    云雀子在心中悄悄比了个V字,这一瞬间他觉得附加忠犬属的狱寺君其实很好威胁。

    也许他可以借此机会……

    算了现在还不是时候,云雀子叹了口气,他将药包从狱寺怀里拿出来,一口就将苦涩的药粉吞了个大口。

    好难吃!云雀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那股涩涩的味道一直憋在嗓子里下不去。

    不过,他弯腰支起了狱寺。

    只要能把六道骸那个熊孩子抽一顿,什么都可以。

    他扶着狱寺快步在黑耀里穿梭,完全不顾狱寺磕碰到哪里。

    狱寺虽然很疼但也说不了什么,他现在心心念念就是到自己的十代目边去。

    十代目请再等一下,您的左右手马上就来了!这一刻狱寺已经完全忘记了体上的疼痛,他所能想到的就是赶到泽田纲吉边。

    云雀子才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泽田纲吉惊恐的声音:“那是云雀前辈的外,云雀前辈怎么了?”

    “ufufufu”云雀子听到了一阵莫名其妙姑且可以称为笑声的东西,“恭弥?他正在好好休息呢。”

    “恭弥?”云雀子几乎可以听见泽田纲吉石化后碎成一瓣瓣的声音,“这么亲昵的称呼是怎么回事?”

    我也想知道,云雀子觉得自己的额角阵阵发疼,不知道为什么那句“正在好好休息”让他觉得怎么听怎么不对味。

    或许是他的错觉?

    【嘿嘿嘿嘿嘿……】系统君插播中。

    云雀子在踏入房间前就将拐子扔了出去,却没有如愿抽中六道骸的脸。

    “云雀前辈,”泽田纲吉的语调就像是见到救星一样,在他的眼中云雀子是不可战胜的并盛之神。

    但是云雀没有去管其他人,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六道骸。

    “欧力克!”云雀子将狱寺像扔麻袋一样将狱寺一丢,完全不顾他那副痛苦的样子。

    “你做好被我咬死的准备了吗?”他将浮萍拐捡起来,挑衅地看着六道骸。

    “虽然我不想和你动手,”六道骸的样子有些为难但还是幻化出了三叉戟,“似乎不解决完我们的问题,是没有办法接着下去了。”

    “还有,我现在叫六道骸,恭弥。”他眼中的数字转成了“四”。

    “怎么回事,里包恩,”泽田纲吉听着两人的对话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不是敌人吗,怎么会有种怪怪的感觉。”

    “蠢纲,”里包恩一拉帽子,“他们两人显然是认识了很久的。”

    “我们就不要插手了,显然现在是他们两人交手的时间。”

    “好、好快!”再回头就发现云雀子和六道骸已经缠斗在一起了,他们两人交手速度极快,让泽田纲吉完全看不清他们的招式。

    “果然,和你战斗的话完全不能有手下留啊!”六道骸叹了一口气,手上的动作越发凌厉了。

    “手下留?”云雀子不屑的哼了一声,“你是在小看我吗,六道骸?”

    “怎么敢,”六道骸笑笑,“如果不用全力的话,那是对你的侮辱吧?”

    “不过,我这次的目标可不是你啊,恭弥,”他眼睛中的数字又切换成了“一”。

    “所以麻烦你先睡一觉吧。”云雀子面前全是樱花。

    他反的顿了一□子,不过也只是反罢了,现在对他而言樱花完全不算是什么。

    然后就冲了六道骸脸利落的抽了一下。

    终于抽脸了!云雀子觉得自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看了飞了远的六道骸,云雀子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一扬下巴。

    “仅仅这样就想打倒我?你在说笑吗。”那样子里带着股说不出的高傲。

    “晕樱症已经治好了吗?”六道骸仅仅是看了他一眼就知道是出了什么事,“速度还真是快呢。”他苦笑了两声,云雀子刚才那一拐子抽的他生疼。

    “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该结一下你欠下的账?”云雀子蹲□来。

    “并盛被殴打的学生,还有你之前做的事。”云雀子冷笑了两声,他又是一拐子直接将六道骸抽晕了过去。

    “里包恩!”泽田纲吉欢呼了一声,“这次事件终于结束了!”

    六道骸这样就老实了?云雀子觉得有些不真实,这么容易就把这个熊孩子收拾了,开什么玩笑?!

    他本能的觉得这次事件没有完。

    “?”他忽然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一低头发现是柄小小的三叉戟。

    他猛地一惊,回头一看,六道骸那双一色的眼睛中满是笑意。

    “睡一觉吧,恭弥。”他轻轻的说道。

    “醒来后,一切就结束了。”

    愈发明显的黑暗中六道骸的话变得格外明显。

    “抱歉”

    “还有”

    “Tmo。”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