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欢度新年的云雀子

    (

    这段时间云雀子的生活已经精彩到了一定地步。

    当然,他要忙碌的事也有很多。

    里包恩注意和云雀子的交涉,每一个出入并盛的人员都是记录在案的。

    前段时间甚至多了整整50个人,据说是泽田纲吉的师兄,来检测他能否成为一个优秀Boss的。

    云雀子对那个男人的第一印象不太好,大概是因为那个男人长得太不正经了,就像是从牛郎店里跑出来的一样。

    然后他的第一印象就被委员送来的照片给颠覆了,那个叫迪诺的男人竟然左脚踩右脚摔了好几个马趴。

    云雀子发现那个男人和泽田纲吉一样是个蠢货。

    同时云雀子对于泽田纲吉家的翻修速度觉得有点不能理解,不应该说他对彭格列的效率不能理解。

    这一年他们破坏了以学校在内的大量公共设施,但几乎只用了一天就将他们完全恢复了。

    吵吵闹闹的一学期就这样过去了,云雀子的并盛商业扩张计划也迈入了正轨。

    他的“风纪财团”已经注册了,并且目前来看运营良好。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系统君一定很坚持叫这个名字。

    新年就在这种气氛中来了。

    今年云雀子还是和泽田家一起过新年,只不过今年的新年比前几年还要更加闹。

    云雀子一大早就起来了,新年据说要有个好气象。

    【宿主新年快乐!】连系统君都跟着跑出来了。

    【今年还是要向着成为中二之神而努力啊!】

    如果你不说这句话,我的心会更好!云雀子很无奈,每年每年系统君的新年祝福总是这句话。

    不管怎么说,还是下去帮忙吧。

    奈奈妈妈每年做年菜的时候都很忙碌,所以云雀子经常都会帮他打下手。

    “□/最高”的这个技能就是在这种时候才会发挥效用。

    云雀子起来的时候奈奈妈妈已经在厨房里忙碌了,外加一个碧洋琪。

    “早上好,恭君。”奈奈妈妈率先打了个招呼,碧洋琪也对他点了点头。

    “早上好。”云雀子看了一下子奈奈妈妈的进度就做起了其他年菜。

    “云雀也会做菜吗?”碧洋琪很意外,在她的印象里意大利的男人可都不会干这种事的,当然在本他也没有看见泽田纲吉帮过忙。

    “恭君是个好孩子呢!”奈奈妈妈幸福的转了一个圈,“每年每年都能帮我很大的忙呢!”

    云雀子默默地发动“□/最高”技能,托他在巨人生活那么多年的福,这种生活技能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甚至云雀子在厨艺上还相当擅长。

    云雀子看了下时间已经8点了,虽说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但是还是要早点起来的。

    “要去叫阿纲吗,伯母?”云雀子问道。

    “没有关系的,”奈奈妈妈摆了摆手,“里包恩会喊他起来的。”

    她话音才落,云雀子就听见了一声尖叫声响彻整个泽田家,“里包恩——”。

    “啊拉,”奈奈妈妈笑了笑,“新年第一天纲君就能这么有活力,今年一定会过得很顺当呢!”

    不!云雀子在心中默默吐槽,刚才那个完全说不上是有活力吧!

    他似乎已经可以看见泽田纲吉多灾多难的一年了。

    “妈妈,”泽田纲吉的喊声从楼上传了过来,“我的和服呢!”

    “啊拉!”奈奈妈妈说了一句,“又找不到了吗?”她顺势就想解开围裙。

    “我去吧,伯母。”

    云雀子站在泽田纲吉房间门口,他想他可以理解为什么泽田找不到自己的和服了,那个房间乱得就像个狗窝一样。

    “新年一大早乱嚎什么泽田纲吉!”他挑了挑眉毛。

    “完蛋了,今年第一天一醒来就见到云雀前辈,一年肯定会过的不顺心的。”泽田纲吉一脸崩溃的碎碎念道,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吐槽被云雀子听得个一清二楚。

    你说出来了哟,年!

    云雀子叹了一口气,帮泽田纲吉把叠得整整齐齐的和服从底下抽出来,他觉得自己在照顾真.熊孩子.泽田纲吉的无数年中已经变得越来越向保父方向发展了。

    有一个永远长不大的低能幼驯染真是人生磨难啊!

    “快一点!”云雀子催促了两声就发现泽田纲吉竟然脸和服都不上。

    说他是低能还真是高估他了。

    “真是太难看了,蠢纲!”穿着和服的里包恩抡着锤子在泽田纲吉头上狠狠一敲。

    叹了口气,云雀子走出房门,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今天几乎算得上是云雀子第一次和泽田家的所有人坐在一起吃饭了,平里他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和他们错开时间。

    泽田纲吉对此也很不适应,甚至连拿着筷子的手都抖了再抖。

    云雀子盯着泽田纲吉的友值都快看花了眼,40啊!40!又不是4你确定要做出一副我会吃了你的样子吗!

    系统君一定是出错误了鉴定完毕!

    【喂喂,宿主你绝不可以污蔑我的人格,系统君我才不会出错呢!】系统君觉得自己受到了歧视,明明泽田纲吉的友值就是那么高,才不关他的事呢!

    “蓝波大人要吃那个!”某个穿着牛装的小孩指了指云雀子盘里的年菜。

    “这个?”他指了下自己的盘子。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蓝波!泽田纲吉几乎要哭了。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眼睛瞎掉了,云雀前辈竟然很是和蔼地将那个盘子递给了蓝波!

    “蠢纲,”里包恩抬了下头,“你那是什么表。”

    “没什么。”他气若游云的回了一句。

    虽然这样看起来很奇怪,不过想一想云雀前辈好像对小孩子和妈妈之类的人都很和蔼,所以说他只是针对我们这些人吗!

    感觉自己突然真相的泽田纲吉莫名悲愤了。

    不过云雀前辈好像还真是意外的温柔呢。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泽田纲吉的脸红了一下。

    云雀子一抬头正好看到他脸红的一幕,这只蠢兔子又想到了什么?他想了一下也没有深究。

    “咳咳,这个真好吃。”意识到自己思想拐了个弯的泽田纲吉试图转移一下话题。

    “那个是恭君做的哟,很好吃吧!”奈奈妈妈笑了一下。

    “什么吗原来是云雀前辈……”泽田纲吉摸了摸脑袋。

    咦?咦咦咦咦咦——?!

    “云雀前辈做的?!”他深深的震惊了。

    “有什么问题吗?”云雀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泽田纲吉觉得自己一下子被两柄利剑捅穿了。

    “没什么。”他讪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早饭还没有吃完,那个到现在还在非法停留在并盛町的牛郎就跑出来了。

    “新年快乐,阿纲。”也不知道跳马是从哪里进来的,竟一下子走进了房间里。

    “哦,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他似乎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年菜,“可以吃吗?”他可怜兮兮的看了眼奈奈妈妈。

    “唉,请用。”奈奈妈妈笑着递上了一副碗筷。

    “真好吃,”他夹了筷子年菜,正好是云雀子刚才做的。

    “伯母你的手艺真好。”

    “那个是云雀前辈做的。”泽田纲吉在旁边弱弱的补充道。

    “云雀?”迪诺顺着泽田纲吉的视线看过去,端坐在饭桌前的云雀子一举一动都透出一股优雅的韵味来,向坑死云雀100年不动摇的系统君致敬。

    “做的真好,云雀你可以嫁人了。”他想了想说出了自己心中对于本女最高的赞美,虽然剪着短发,但一看那容貌和周的气质一看就是女吗!

    男人怎么会有这种古典的美感。

    完、完蛋了!泽田纲吉觉得天要塌下来了。

    你作死不要拖上我们啊,迪诺前辈!!!

    “哇哦——”云雀子放下了手上的碗,怒极反笑,“你还真是有胆吗?”

    哎哎哎?!

    急忙侧一退迪诺躲过了突然出现的拐子。

    这是什么况?跳马君迷茫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