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番外.利威尔

    (

    头一次利威尔痛恨起自己敏锐的直觉起来。

    在调查兵团回来的那一天,他和韩吉列在平民的队伍里,一遍遍地寻找那个人的影。

    没有出现。

    啊,果然。不知道为什么利威尔的心头反而一松,大概是他早就预料到这个结局了吧。

    即便如此他还抱有侥幸的心理来寻找了一次。

    果然,没有找到。

    他和韩吉就像平时一样慢悠悠的回到了位于地下街的房子,期间没有人说话。

    当然,也没有人哭。

    对于死亡,他们从小就有很深刻的体会,每天每天都有人死亡,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连人们都会逐渐忘记他们的存在。

    云雀的死,充其量让关于他的记忆只是在他们心里停留的形象比较长一点而已。

    所以实在是没有哭的必要。

    但是当晚,利威尔还是听见了隔壁屋子里传来了像野兽一样低低的呜咽声。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想喝酒,即使他从来都没有喝过那种东西。

    在地下街的男人总是走路都离不开酒瓶,他们说酒是男人的象征,但从第一次闻到利威尔就本能的不喜欢那个味道,云雀估计也是不喜欢的,因为他当时皱了皱眉头。

    利威尔回忆起了云雀当时的表,甚至连眉头打了几个皱都看得清清楚楚,人死之后,你对他的印象会越来越清晰,这大概是真的。

    第二天早上,收拾好自己的韩吉推开了利威尔家的门,就看见了正在打扫卫生的利威尔,房间内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但五官灵敏如韩吉终是在其中闻到了一丝酒气。

    他们两个心照不宣,既没有提昨晚的呜咽声也没有提那些酒气。

    “云雀离开前只说了一句话,”韩吉直直的看着利威尔,语调平静的就像在说今天的天气,“他说,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不应该成为我们道路上的障碍。”

    这句话是说给韩吉的更是说给利威尔的。

    “切,”利威尔喷消毒水的手顿了一下,“真是自作多的家伙。”

    由于缺少人手,如果有人要新加入的话,调查兵团是会接受利威尔这样结束训练后就暂停军籍的士兵的。

    也不知是不是云雀那句话的效用,他到底没有在第二年加入调查兵团。

    他回到了自己原来那三点一线式的生活,佣兵协会、角斗场、家。

    只不过无论干什么都只有他一人罢了。

    他在角斗场打过几次,那时云雀的不败纪录似乎已经成为了历史,那里的人们似乎有了新欢,他们开始追捧其他的人。

    连那个敢在他和云雀僵持时结束比赛的主持人都不在了。

    怕是死了吧?利威尔想到。

    也不知是出于怎样的绪,他也走上了擂台,将那个新一轮的宠儿打的个半死。

    利威尔开始了他在角斗场的连胜纪录。

    他似乎又成为了一个新的传奇。

    然后在某一天他也达到了109胜的记录,那时候似乎终于有人想起了那个创下记录的少年。

    “啊,不知道利威尔能不能打破云雀几年前创下的连胜纪录成为新一届的地下街之王呢?”主持人的话语慷慨激扬。

    但在场的观众似乎对于云雀这个名字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们只会不断疯狂的大叫“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

    然后利威尔很轻松地跳下了擂台说:“我认输。”

    那一瞬间似乎整个角斗场都安静下来了。

    果然无论生前怎么样,只要死了,就完全没有人记住啊!利威尔是这样想的,然后就毫无留念的走出了角斗场,并且再也没有进来过。

    云雀那个纪录保持者的名字也一直挂得高高的,从未有人能打破。

    在那一天后,利威尔彻底从角斗场里消失了。

    他又投入了他的本职行业——佣兵。

    在某一两次的护送任务中,他路过了原本和云雀一起救出东洋少女的那个村庄,甚至还看见过一次那张柔和秀美的脸。

    那个少女已经成为了年轻的少妇,带着一个可的孩子。

    那有些熟悉的轮廓让利威尔心头有些住不住的烦躁,他想他再也不会接要路过这地方的护送任务了。

    他实在是不想看见那张相似的脸。

    云雀莫名其妙的死亡终究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然后在不知道过了几年后,他再一次见到了韩吉,和原本的样子没什么变化,只是她戴上了眼镜。

    韩吉找他的时候不复她一贯的嘻嘻哈哈表,而是很严肃的样子。

    她说:“云雀并没有死在那次任务里。”

    他们见到云雀没有回来的主观意识实在是太强了,再加之根本就没有收到云雀的遗体或者是骨灰什么的,他们都以为云雀葬送进了巨人的肚子里,尸骨无存。

    在完成那三年的学习后,处于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韩吉加入了调查兵团,在一次偶然的谈话中她听见了一段话。

    “杀巨人最多的一次?”被问话的是一个老人了,他在团里呆了整整5年。

    “好像是4年前吧,来了一个特别强势的新人,”他比划了一下,“个子不高,还是个东洋人。”

    “东洋人?!”问话的人很惊讶,“竟然参加了调查兵团?”

    “你可别小看那个东洋人啊!”那老兵嘿嘿的笑了两声,“说是人类最强也不为过,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单枪匹马干掉100多只巨人的家伙。”

    “那东洋人强的可不像是一个人类。”

    “这么强?”那问话的人十分难以置信,“既然这样的话,他怎么会死呢?”

    “谁说他死了。”老兵敲了那新人脑袋一下,“整件事莫名其妙的。”

    “我们进城的时候,那人还在呢!”他想了一下当时的景,“但好像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吧就消失了。”

    “据说有人看见他和一个黑衣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找借口走了,团长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也没有拦着他。”

    “谁知道这一次就没有再回来过了。”

    忽然那老兵发现自己的衣领被什么人抓了起来。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叫云雀恭弥?”韩吉妹子一脸激动的问道。

    “啊……是的。”老兵愣了一下,反条件似的回答了。

    “况就是这样,”韩吉重重的点了点头,“后来我将所有在那次调查中活下来的人挨个问了一遍,都说云雀没有死在那次战斗中。”

    “哈?”利威尔好像丝毫不在意的看了韩吉一眼说道,“就这事?”

    “就这事。”然后“啪”的一声,房门合上了。

    在门的那一侧,利威尔张开了拳头,指甲抠出了两条深深的血印子。

    他看了眼那血印子勾了下嘴角。

    不管怎么说,只要活着,就终归有希望。

    只要活着,他们终有相见的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阿素发烧了

    目前正可怜兮兮地在上躺着

    之后的子要麻烦存稿君了

    不过大家放心

    不会断更的

    还有谢谢半月酱和吱吱的地雷

    吾辈实在是太感动了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