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遇东洋人的云雀子

    (

    从云雀子与韩吉妹纸初遇的那一天起,已经过了近2个月了,期间除了自己以外利威尔也被百般扰、

    “云雀,被这个打到了你会感觉到疼吗。”韩吉妹纸拿着一根铁棍挥了一下。

    “利威尔你的心跳是多少。”拿着副听诊器在利威尔面前比划。

    “云雀,你一天需要摄入多少水分?”拿着个统计表盯着云雀子。

    “利威尔你的跳跃力有多强?”拿着副卷尺站在利威尔面前。

    云雀子和利威尔从被从角斗场门口或是佣兵协会门口拦截,到被从家门口拦截,甚至到现在被天天扰,他们已经习惯了。

    也不知韩吉妹纸是干什么的竟然直接将窝挪到了地下街里。

    估计是孤儿吧,他们可从来没有见到她边出现过什么人。

    在最开始,遇上脾气比较好的时候云雀子或者是利威尔还是会回答韩吉的问题的,但是即使这样也经不住她复一扰,现在两人几乎可以无视韩吉妹纸的存在了。

    韩吉妹纸的手很好,否则她也不能在云雀子他们房子边上抢到居住位置了,为了她伟大的实验,韩吉妹子决定以涉险。

    云雀子第一次在角斗场上碰上韩吉的时候,颇有一种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感觉。

    然后他很是利落的将韩吉妹纸收拾了一顿,一边是系统君在脑海里大喊【要成为中二之神的男人是不能怜香惜玉的,判断一个人的标准只能是那人实力是否强大!】

    至于另一方面呢,是他这段时间实在是被韩吉妹纸给烦到了,想收拾她一顿而已。

    常年殴打幼稚园年龄孩子,还以抢劫为生的云雀子表示,下限那种东西早就被吃掉了。

    而且如果把韩吉妹纸打了一顿,说不定她就会知难而退了?

    云雀子是抱有这种美好的幻想和韩吉妹纸交手的,但之后的一系列事让他悔的肠子都青了。

    “哇哦,原来云雀你是这样出拳的。”被打了一拳的韩吉妹纸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气声,“终于感受到了。”

    云雀子的手有些不稳了。

    “云雀你快一点在打我一拳!”韩吉几乎是在往云雀子拳头上撞,“我刚才没能很好的分析你的力道,快点再打我一次!”

    云雀子的鸡皮疙瘩起来了。

    他终于无法忍耐的在韩吉妹纸的脖子上敲了一下,然后在不满与悔恨之中韩吉妹子晕倒了。

    这场比赛的最终结果除了韩吉妹子在上躺了一周以外,还有的就是她将再也没有进入角斗场比赛的资格,大概那天除了云雀子起了一鸡皮疙瘩,观众们也起了一鸡皮疙瘩吧?

    云雀子原本以为这至少可以给韩吉妹纸一个教训然后让她在上躺上1个月,这样他就至少可以过上一段清静子了。

    利威尔为了躲韩吉已经出佣兵任务有2周有余了,云雀子怀疑他已经住在了佣兵协会那里,因为他这次走之前还带上了前不久买的消毒工具。

    他走前是怎么说的?

    “我再也不想见到这只‘奇形种’了。”据说“奇形种”这个词是形容一种特殊品种巨人的专业术语。

    在3天后,看见韩吉妹纸拖着一瘸一拐的腿还坚持不懈的出现在云雀子面前时,他第一次觉得利威尔那个家伙的话如此正确。

    他也不想见到这只“奇形种”了!

    再三思索下,云雀子打包了最简单的衣物然后跑到了佣兵协会门口。

    然后在某一个时刻,利威尔打开了佣兵协会宿舍的门时发现了门口站着一个秀气的东洋人。

    “怎么?”利威尔挑了挑眉,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终于受不了那个‘奇形种’了?”他的语气中颇有一点嘲笑的意味。

    “哼!”云雀子用鼻子回答了他的问题,然后一点都不客气的将行李提了进去。

    利威尔早就想到有这么一天了也没有拦他,就让云雀子顺顺当当地进走去了。

    他特意要了个两人的宿舍,还给云雀子打扫了房间。

    闻着自己卧室里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云雀子有点小后悔,虽然这两天天天被那个“奇形种”扰,但也正因为如此云雀子才脱离了消毒水的迫害,突然闻道久违的消毒水味道,他很想打个喷嚏。

    但是,悄悄地看了利威尔一眼,他还是忍住了自己喷嚏的**,如果他真的打了那个喷嚏的话,那么真.洁癖.神经质.利威尔一定会以空气中飞舞的唾沫为由再将这个房间从内到外给喷一遍消毒水的。

    “那么以后你准备怎么样?”他大摇大摆的坐到了云雀子房间的沙发上。

    “当佣兵。”云雀子一边整理自己的东西一边回答,他早就计划过自己未来的子了,如果回角斗场的话那么一定会被那个奇形种给看见的,虽然在佣兵工会也有可能被那个奇形种抓住,但长时间在外面奔波,那人总不能跟着跑到其他城市吧?

    “那么就去领任务吧。”云雀子的回答和利威尔想的没有差别。

    他们两个现在可是迫不及待要离开这个地方了。

    晚了一步都有可能被那只“奇形种”追上。

    也许是为了赶时间,他们就粗粗的扫了一眼大概就领个了任务。

    好像是看守什么的,地点是玛利亚之壁内的一个小村庄到希娜之壁。

    赏金给的只能说是还算不错而已。

    但是一到那个任务地点两人的脸就黑了。

    “喂,利威尔,你有仔细的读那个任务条吗?”云雀子的一张脸黑的都可以滴出水来。

    “谁知道,”利威尔的脸色也很不好,“那个任务条上只说了要送一个人进入希娜之壁,也没有其他什么解释。”

    他们的面前是一个被捆绑起来的少女,还有一个肥的流油的男人,外加2个小弟。

    因为小时候的经历,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很讨厌人贩子这种职业,特别是被绑起来的那个少女还顶着张让云雀颇有些熟悉的脸。

    典型的亚洲人样子,乌黑的头发,细腻的皮肤还有那不是很立体的清秀五官。

    那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女孩是个东洋人。

    那个人贩子的男人似乎连打量他们的胆量都没有,一直低着头唯唯诺诺地说些恭敬话,就像是不是他雇佣云雀子,而是云雀子雇用他一样。

    这胖子他的钱也不多,所以发布任务时只想找个普通点的佣兵来做任务罢了,但谁知道来的竟然是利威尔!

    那个佣兵界中称得上是最强的男人,据说他的任务完成率是100%。

    没想到竟然能让这大神来跑一趟,真是让胖子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那女孩没有挣扎,似乎已经放弃了希望,就那么蔫蔫地躺在地上,明明是睁着眼睛的,但眼里却一点光芒都没有。

    然后她看见了那两个被雇佣的男人中有一个向她走了过来,停在了她的前。

    那个人低头与她平视,而她也终于看见了那个男人的面貌。

    “!”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但是却有一张秀美柔和的脸。

    他,也是东洋人。

    阿雅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涨,然后眼中就流出了某种温的液体,那是她的眼泪。

    她的爸爸妈妈都死了,就在今天她以为自己成为了世界上最后一个东洋人,并且还将遭到那些可怕的事

    但是现在,他却见到了自己最后一个同族。

    刚才那一副了无生气的样子消失了,阿雅在默默地流泪。

    云雀子一言不发的给她松绑,等到阿雅坐起来的时候,他发现那3个杀了他爸爸妈妈的男人已经全部死了。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被杀死的。

    “啊啊,第一次没有完成佣兵任务呢?”才杀了自己雇主的利威尔啐了一口,“不过若是这种渣滓的话,不管给多少钱都应该杀吧。”

    仅仅是一会儿,阿雅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她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嘛?”云雀子努力柔和了声音,大概是在这里终于有一张脸让他觉得熟悉了,语调竟然都变得温和了些。

    “没有了。”阿雅摇了摇头,“但是在家乡里还有一户远房表亲,他们应该会同意照顾我。”

    云雀子也不知道怎么去安置她,索就和利威尔两人将阿雅送到了她说的那个村庄。

    这是一个很宁静的村子,但现在整个村子里都透着一股慌乱。

    “是阿雅!”某个女人忽然看见了阿雅,一下子惊呼起来,还留在村子里的人都向阿雅围过去,还有几个孩子跑出去通知他们正在寻找阿雅的父亲。

    很淳朴的村庄,阿雅应该能收到很好地照顾。

    似乎是觉得自己已经尽到一个同族应该做的事了,云雀子转准备走。

    虽然他们说的上是这儿世界里唯二的东洋人了,但这并不是他们扯上关系的理由。

    阿雅也没有留他,她知道云雀子为她做的这些事已经足够多了。

    只是临行前,她塞给了云雀子一块小小的帕子。

    那是他们一族从古至今就流传下来的刺绣绣成的。

    帕子上面是一棵樱花树,绽放的八重樱,很美丽。

    “见到同族的感觉怎么样,”利威尔看了眼云雀子手上的帕子问道。

    云雀子没有回答,他正细细的端详着那刺绣出来的八重樱,这树他在这个世界可是从来没有看过,怕是已经灭亡了。

    利威尔看了云雀子一眼,这人心不错,他是这样感觉的。

    作者有话要说:在这里普及一个小知识哈

    在三爷15岁时,利威尔是三十代前半

    也就是30到35岁之间

    所以你们呼叫的三爷,这时候还没有出生哈

    收到了知的手榴弹

    肿么办这种感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了哈~

    谢谢小知O(n_n)O

    还有我是一只好猫的地雷

    你每天扔一个,阿素我好感动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