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斩草除根的云雀子

    (

    那大汉像丢垃圾一样将云雀子随意一抛,只听见“轰隆”一声,云雀子就被重重的摔倒了地上。

    “小心点,刮坏了他的脸怎么办。”另外一个大汉骂了两句却将利威尔也同样扔到了地上。

    这房间很老旧的样子,他们倒地的时候激起了一阵阵的灰尘,木质的地板上满是倒刺。

    “有什么关系,”那大汉摆了摆手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能搞到那种药剂还治不好小小的擦伤吗?”虽然这么说着他却还是蹲下子细细地打量了云雀子的脸一番。

    “一点事都没有。”他放心了。

    “去喝一杯怎么样。”两个大汉一边走一边聊天。

    “等一会吧,老板说要验货。”

    “很快的,”那大汉顿了顿又加上两句,“他好像迫不及待的要这批货了。”

    “我呸!”其中一个大汉啐了一口,“虽然我是做这行的,但是那种买卖真是碰了还会觉得脏手。”

    “刀口生活的哪有这么多挑剔?”

    “人各有志罢了,但是做这种买卖的——”他嗤笑了一声,“真是想想都脏啊。”

    那两人一路聊着出了房间,然后就听见“咔嚓”一声,房间被从外面锁上了。

    等到终于听不见门外人的声音了,云雀子才微微抬起了头,他看了一眼利威尔,对方正睁着眼睛看自己。

    “人走了。”云雀子开口说道。

    “但是没有走远。”利威尔利落的爬了起来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他不停地拍着自己的衣服衣服,眉头皱的紧紧的,他现在很厌恶自己的衣服,上面沾满了灰尘。

    简直不能忍了!

    “你确定要在这种时候犯洁癖吗?”看到他那副样子云雀子很无奈。

    “哈?”利威尔抬头看了云雀子一眼但是手上的动作却还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快了。

    “算了,”也许是认识到了利威尔对于干净的执着,云雀子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你的武器还好好的收在上吧?”

    “啊,”利威尔从长靴里拔出一把短刀,他在之前的战斗中将匕首扔出来了,但也是他们有先见之明其他东西都收得好好的。

    云雀子也将自己的浮萍拐拿出来挥了两下,很好在刚才的战斗中他们没有受一点伤,甚至体力也保存的很好。

    “云雀,”利威尔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了。

    “什么?”云雀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我之前就一直想问了,”他指了下云雀子,“你那个武器到底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终于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吗?云雀子感到了一股暖流直达心田,终于有人意识到他从异次元背包里拿出浮萍拐很不科学了!!!

    【没有意识到才是正确的,为中二之神怎么能没有什么未解之谜呢?就像披在肩上永远不会掉下去的外一样,凭空出现的武器才是中二之神的代表啊!】

    哈,那外是什么为什么他没有听说过?

    不过即使利威尔问出了他一直希望别人注意到的问题,云雀子也沉默了许久。

    到底怎么回答才好呢?

    “其实那是从异次元背包里拿出来的。”云雀子摆出一张正经脸,他说的可是实话。

    “哈?”利威尔一幅不屑的嘴脸,你在玩我?他的眼神明明白白地透出了这样的意思。

    “我说的都是真的。”难得的在云雀子脸上见不到一贯的高傲神色。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一说谎就会神色不一样?”利威尔这样说道,他对于这种一听上去就是假话的借口完全不能理解,值得表扬的是至少云雀子的表比较像他在说真话。

    这世界上最大的悲剧是什么?理想世界中的云雀子45度角忧郁望天,事实上他只是微微动了下脑袋而已。

    明明你很认真的说了真话,但是没有人相信你!

    【这、个、愚、蠢、的、世、界、啊!】系统君发出了深沉的呐喊。

    【怎么样宿主,系统我有没有说出你的心声啊?】系统君现在很得意,他实在是太了解宿主了。

    云雀子很庆幸,他及时止住了自己吐槽的**。

    要是真的和系统君一样,那岂不是证明自己也是白痴了?

    “你觉得那个老板什么时候会来?”利威尔估摸着云雀子绝对不会说他的那浮萍拐是怎么来的,索就换了一个话题。

    “很快。”这话和没说一样。

    从前几次对方可怜巴巴的雇几个佣兵来绑架他们,失败了几次却还没有增加人手开始,云雀子就知道这次来绑架他们的只是个有些钱的人贩子罢了,并不是什么份很大的贵族。

    但是对方一次又一次的扰实在让他们很不耐烦,想着这样天天被找麻烦又实在是太烦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打入敌方大本营,直接将那个老板给宰了!

    对此利威尔可是举双手同意的,托那人的福他最近的生活可以说得上是一团糟。

    他们对于自己的手还是颇为自信的,特别是托那人孜孜不倦地绑架他们的福,在和真正的佣兵交手后,他们两人的实力增长的很快。

    【作为一个要成为中二之神的男人,你怎么能没有愈战愈强的特质呢!】系统君义正言辞。

    【从每一次战斗中吸取经验然后迅速变强,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啊!】

    “!”云雀子有着敏锐的感官,几乎在第一时间他就注意到了外面那突然变得有些密集的脚步声。

    再看利威尔一眼,他已经和原本一样躺在地上了。

    衣服上好不容易拍掉的灰尘又沾染上去了。

    利威尔那个熊孩子一定很不舒服吧,云雀子拉开了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谁叫你刚才不相信我的话呢?

    其实这两件事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绝对不妨碍云雀子恶意嘲笑一下利威尔,他事实上是个睚呲必报的人。

    门锁那里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人来了。

    利威尔动了动小拇指,他躺下的姿势很微妙,腿是蜷缩的,而手就放在了鞋子的旁边,连一秒钟都不用他就可以拔出短刀。

    来人的呼吸声有些急促,显然不是个练家子,而跟在那人旁边的只有看着他们的两个雇佣兵罢了。

    这时候云雀子就不得不感谢这个时代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了,只有散弹枪而且数量稀少只控制在宪兵团里面,人们还是在用冷兵器战斗。

    赞美他们两人间的默契吧,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便一个撑地,跃了起来,然后冲向了那两个佣兵。

    那两人显然是以为他们还是在昏迷中的,一点点准备都备有,于是被云雀子和利威尔干净利落的干掉了。

    利威尔的短刀已经贴到了那个老板的脖子上了。

    “等一下,”云雀子拦下了他的动作,他挑剔的打量了那个人贩子一眼,然后一拐子抽到了他的腿上,骨头被敲断了。

    抓住他的头发迫他看着自己,“你要是晕过去的话,就不要要这条命了。”这威胁显然很有用,那个原本已经翻了白眼的人贩子硬是撑了过来。

    那人看上去体积颇为庞大,肚子圆滚滚的似乎戳破了就能冒出油来。

    “人贩子都是这样的肥猪吗?”他想到了之前的几伙人,似乎都是这副肥的流油的样子。

    “谁知道?”利威尔懒懒的回答了一句。

    “来说说看你是干什么的,后有什么人,抓我们想干些什么?”云雀子还是那副高傲的样子,却让男人不断地颤抖。

    “不说实话的话,就将你的四肢像刚才一样,打断哟!”暴力威胁一向是很有效的。

    和云雀子意料的一样,那人就是个颇有钱的人贩子,也没什么背景,于是将他随带的钱搜出来了以后,云雀子就给了他一个痛快。

    这种人贩子也不会在上带太多钱,但那点钱却足够云雀子他们买上2瓶消毒水了。

    对于这点利威尔很满意。

    “回去的时候顺便去一次药店。”他还是副面无表的样子但是云雀子却还是能感觉到他心愉悦。

    “你不会回去后准备用消毒水擦吧?”云雀子颇为警惕地问了一句,他觉得以利威尔洁癖的子还真是做得出这种事的。

    “那玩意直接用在上的话是会烧伤的。”他想了想还是尽责的提醒上了一句。

    然后就看见原本心不错的利威尔脸黑了。

    “啰嗦。”他低低的骂了一句。

    云雀子知道他还真是猜中了!

    利威尔来的时候记了路,所幸那人把他们带离得并不远,仅仅是一会的功夫他们就回到了地下街,当然在途中利威尔还专门绕路去了药店一次。

    他对购买消毒水这一件事十分执着,虽然家里应该还有2、3瓶连盖子都没有打开过。

    在当天晚上洗澡的时候,云雀子亲眼看见利威尔在水里倒了一点消毒水。

    “稀释成这种样子总不会烧伤了吧?”他很高兴的试了下水温,显然这样洗澡会让他觉得自己很干净。

    云雀子说不出什么话了。

    洁癖是病,要治!

    作者有话要说:妹纸们点个收藏吧,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综]披着云雀壳子伤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