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三章 回心

    林芳只是好奇秦然对孙思源的态度,没想到秦然竟然说起了秦贻,林芳也想知道齐彪是怎么到秦贻体内的,便装作不经意的问:“那他怎么会变成万年冰山脸的?”

    秦然皱眉:“这个谁也说不清,连医生都没个定论,大多人都说他脑子坏了。那年我哥受伤在医院里抢救,医生已经判定他死了,送到了火葬场,没想到我哥竟然在被送进火葬炉前醒了,那以后就成了这样。”

    “啊?还有这种事,那你哥可真是个奇迹。”林芳故作惊讶。

    “可不?我哥的事当时可是轰动了一阵呢。只可惜,我哥从那时起就成了一块冰,那些围着我哥转的女孩子,一个个都被我哥给吓住了,只有纪晓蓉,还一直坚持缠着我哥,我爸妈也让我哥娶她,结果,我哥对人家说,能叫我贻哥的女人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但不是你,人家纪晓蓉也不理他了。”

    用了一周的时间,林芳和秦然查完彩星公司各个分店所有的账目,清走了一部分员工,整个过程中,郭红萍都没有出现,林芳也没联系她,郭红萍就此从林家人视线中消失。

    郭红萍是林源民堂妹的女儿,林源民和董慧欣还是问起了郭红萍,因为一般林芳在家时,郭红萍只要没出差,大多时间都会跟林芳在一起,也会来林家吃饭,客现在只有林芳一人,老两口便觉得有些奇怪。

    爸妈都是经历过风雨的人,郭红萍这点子事,对他们来说也不足为怪。他们既然问起了郭红萍,林芳也不再隐瞒,只是说郭红萍想单干,自己就把她分出去了,多的也没提。

    老两口嘱咐林芳,生意兴隆和为贵,倒也真没再提此事。

    排查付红霞插手生意的事,也在加紧进行中。

    除林氏才艺学校的副校长职位外。孙思源接手了林贵成的所有一切,包括专门培养保镖的安保公司。林贵成的世故圆滑他还没有学到十足,倒是那股狠劲比林贵成更甚。

    很快,被付红霞收买的人便被给了出来,以孙思源的作风,那些人的下场可想而知,过后。用周宏的话来说,那些人恨不得爹妈没把他们生出来。

    呃,想象着那安保公司培养出来的保镖,一个个都跟孙思源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模一样的冰块脸,林芳暗自好笑,估计雇佣他们的人家里都不用买冰箱了。

    等林氏集团大清理结束。时间也到了快放寒假的时候,马淼打电话给林芳,让她回去参加期末考试,旷课的这段时间她可以替林芳请病假,可考试这事她就不能代劳了。

    秦贻自从去追付红霞后,就再没了消息,跟他同去的小飞还有另外两个人,也联系不到,林芳和秦然都心急如焚,林芳回学校。秦然也一起回了省城。

    考完试那天,秦然来找林芳,给林芳看一样东西,问林芳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然手上拿的,正是秦贻那晚给林芳看的,齐彪强吻林芳的木雕。秦然问林芳:“为什么雕像中两人的相貌,跟前段时间自己和林芳易容后的容貌,几乎一模一样。”

    林芳接过雕像。没有回答秦然的问题,反问秦然:“这个雕像是从哪里来的。”

    秦然黯然:“其实哥哥早些天就回来了,是局里派人从外地接回来的,就住在省人民医院。局里本来打算等哥哥好点再通知家里。谁知哥哥一直不醒,现在还昏迷着。怕家里人着急再出个什么事,局里不得不在哥哥昏迷不醒的况下,通知家里人去医院探视。

    接哥哥回来的人说,他手里一直紧握着这个木雕,怎么掰也掰不出来,还是医生给他做手术时拿出来的。”

    “你想知道的事我会告诉你,但你必须现在就带我去看你哥。”林芳的心揪痛,巴不得马上看到秦贻,看他到底怎么样了。

    秦然是开车过来的,路上,秦然告诉林芳,付红霞团伙,光骨干就有近十几个,这些骨干下面,按级别和分工不同,还各有若干小头目,每个小头目手下,又有若干小喽啰,所有的人加起来,不下二百人,这次几乎被一网打尽。

    这次行动,是各地一起的一次大行动,付红霞和她的义父在对战中被击毙,警方伤亡也比较惨重,伤亡有二十几个,连秦贻一起,和秦贻一起去的四个人里,只有秦贻一个人活着回来了。

    “你哥伤得厉害吗?”不管秦然的确切消息是哪里来的,林芳此刻只关心秦贻的安危。

    “还不都是刀伤和枪伤。不过听医生说,这次手术做的很成功,只要不出意外,应该不会再出现上次那样的反复。我爸说,这次我哥伤好后,无论如何,也不让他再当警察,要是他再不听话,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在家里。”

    林芳稍微松了一口气,最起码,秦贻的生命暂时没有危险。

    “其实,我哥当警察,是因为闲得无聊,想寻求刺激,反正我堂叔在局里说得上话,不会给他安排有危险的任务。上次我哥受伤,是因为跟我爸吵架,一时意气用事,本来没他什么事,他自己跟着人家去的,结果差点死了,这次却是以他为主,还是差点死了。”说起这个,秦然觉得一阵后怕。

    秦贻的病房里,只有一个护工守着,秦然解释,爸妈得忙公司里的事,白天来的时间少,就由自己陪着哥哥,自己干不了的事,护工帮忙。晚上爸妈会来医院陪哥哥一会儿,不过他们年纪大了,不会整晚呆在医院,哥哥的同事,晚上会来替换自己。

    因上盖着被子,林芳看不到秦贻上到底怎样。只看脸上,除了留有擦伤印记,倒没什么要紧的。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要不是还有呼吸,整个人根本看不出有任何生机。

    想起齐彪凛冽而霸道的脸,看着眼前秦贻毫无防备的睡颜,林芳的心都碎了,她问秦然:“你哥就一直这样躺着吗?他有没有动过。”

    秦然摇头:“没有,开始时是医生不让动他,说是怕弄裂伤口。伤口拆线后,他也没醒,是我们给他翻,他从来没有自己动过。翻时,我们给他弄个什么姿势,他就一直保持什么姿势,直到下一次给他翻。”

    “秦然,白天你一个人陪着秦大哥,也累的,我和你一起吧。”林芳决定留下来。

    “林芳,你还没告诉我,那个雕像是怎么回事。”林芳提出跟自己一起陪哥哥,秦然越发想知道雕像的秘密,还有林芳和哥哥的关系。

    “等你哥哥醒来,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会跟他一起告诉你雕像的秘密。”这事得征求齐彪本人的同意。

    “好吧。”

    秦然答应下来,却又不明白:“我哥那么多红颜知己,各个都比你漂亮,平时当着我的面,她们都信誓旦旦的说多我哥。上次我哥受伤时,她们争着要留下来陪我哥,其实,看得出,除纪晓蓉外,其他人都是做得表面功夫,这次干脆一个都没来。倒是你,人长得不怎么样,跟我哥又不熟,偏偏要留下来,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雕像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芳盯着秦贻那张睡颜,喃喃道:“你想知道的一切,等你哥醒来,只要他愿意,你都会知道。”

    林芳让秦然去找医生,给自己也要一张陪人来,秦然便去找肖冠鹏。

    肖冠鹏这次依然是秦贻的主管医生。

    听说是林芳要陪,肖冠鹏心复杂,亲自将弹簧送来。他没有急着进去,站在走廊,隔窗看着里面的林芳。秦然也跟着站住,两人看见,秦贻的被子已被掀开,林芳正解秦贻的衣裤。

    秦然大惊,要冲进去阻止林芳,却被肖冠鹏拉住。肖冠鹏冲她摇摇头,示意她安静,接着看林芳到底要干什么。

    细心解开秦贻的衣裤,林芳将秦贻全从上到下查看一遍,就是那私密处也没放过。检查完前面,林芳费力的给秦贻翻了个,把他的背后也仔细检查完,而后又把秦贻翻过来,这才给秦贻把衣裤穿好,盖上被子。

    就在秦然以为林芳不会再怎样了的时候,却见林芳弯下腰在秦贻额头亲了一口,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

    秦然屏住呼吸,肖冠鹏也大气不敢出,两人侧耳倾听,隐约听见:“贻哥,别睡了,醒来吧,芳儿不会再躲着你了,只要你醒来,芳儿就嫁给你,叫你一辈子的贻哥。”

    而林芳这一番难得的表白,却没有能让齐彪高兴起来,无论他怎样努力,他的魂魄依然渐渐离开秦贻体,飘飘然萦绕在空中,眼看着林芳将秦贻体摸了个遍,听着林芳对着秦贻的表白,他的心酸楚难耐。

    自己的努力,终于唤回了芳儿的心,可是,到头来,自己依旧是孑然一人,芳儿面对着的,只是一个没有魂魄的空驱壳而已。

    齐彪怎会甘心,一次次想要重回秦贻体内,想要跟他的芳儿说,他这一辈子,只要他的芳儿,他永远只芳儿一个,可是,一次次的,他的魂魄被秦贻的体弹出,也越来越觉乏力,最终,齐彪陷入一片黑暗中,失去了意识。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