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三章 存疑

    又是一周过去了,舞会那天跟踪林芳的人没再出现。

    球实在耐不住总在学校里呆着,离舞会那天才过去半个月,星期六一大早,他就跑到林芳的彩星吃货,列了长长的一个单子,让负责采购的人给他买回一大堆食材,他乐呵呵得在后厨开始了他的新菜式实验。

    “球,来一碗鸡丝馄饨。”刚把鸡塞入猪肚,马淼伸脑袋进后厨门,冲着他一句大喊。

    “忙着呢,没空。”球没好气道。

    “没空?”马淼整个子进了后厨,来到后,越过球肩背,长臂一伸,球手里的东西就被她拿走,举到高处,问道:“这下有空了吧?”

    球急了,伸手去抢:“你别太过分啊,快还给我。”

    马淼把东西举得更高:“林芳说你做的鸡丝馄饨好吃,我想尝尝,你做给我,我就还你。”

    “你想的美,你要我做,我就给你做呀,我又不是你什么人。”球急得往上蹦。

    马淼笑哈哈:“不给我做是吧,没关系,我不强求,只要你够得到,我就把东西还你。”

    球个子只有一米六,人又太胖,而马淼一米七八的个子,段灵巧,手长脚长,球再蹦跳脚也只是稍微离地而已,哪里够得着马淼手里的东西,没几下,球就累得直喘气,厨师在一旁给逗得哈哈大笑。

    “好男不跟女斗,你不给我,我还不要了呢。”球累得一股坐在凳子上,就剩了嘴硬。

    “行了,不逗你了,林芳给我发信息,让我来找你。说是肖亚鹏转告他哥肖医生的话,要林芳去一趟医院,有要紧事找林芳帮忙。林芳让你陪她一起去,她还有一节课时间才能出来。让你等着她。”马淼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案板上。

    林芳就只给肖亚鹏一个人当家教,不是去肖亚鹏家,而是肖亚鹏周末来林芳学校上课。

    “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球纳闷,林芳嘱咐自己不要出学校,自己可是偷跑过来的。林芳能猜着自己会过来,有可原,自己也打小已习惯了没事能瞒得过林芳,可怎么马淼也能逮着自己。

    马淼嗤道:“这个得问你自己。我从校门口就开始听到有学生说,彩星吃货今天的东西味道跟往常不一样,店里的厨师又没换,除了你在这儿瞎折腾,还能有谁有这个本事。”

    “这。倒也是哈。”球摸摸脑瓜子,立时脑袋变得油亮。

    一会儿要去医院,猪肚包鸡是来不及不做了,时间不够,球干脆将手洗干净。给马淼煮了碗鸡丝馄饨,是用他自己的配方。

    马淼这回很捧场,吃完一碗又要了一碗,把个球给乐得,这说明他做的东西好吃。他却没想,人家马淼那么高的个子,能吃两碗也是正常。

    林芳上完课出来,马淼和球正猜测肖冠鹏找林芳什么事,最后两人一致下结论,肖冠鹏纯属没事找事。

    “要不要我陪你去?我去了更有杀伤力。”马淼女生男相,跟林芳在一起,两人关系又亲密,不熟的人,会以为她俩是恋人。

    “你去?我怕某个人会拿话淹死我。”林芳说着这话用眼瞟球。

    “嘁,要不,你再等等,我给何姐打了电话,她就快回来了。”

    马淼嘴里的何姐,就是林贵成派来给林芳做助理的人,兼任保镖,今早确定林芳不会外出后,她去市场上看装修材料,跑得地方远了点,接到电话后到现在还没回来。

    “不等了,我跟球去就行,我今天事多,等来等去的耽误时间。”林芳径自往外走。

    在追求林芳的男人里,林芳最不愿跟肖冠鹏多接触,这个人虽然家世好,医术高,很有前途,对林芳也够,但这个人太表现自己,却又过于自我,做为一般朋友可以,做恋人却不合适,何况林芳就根本没想过跟任何人发展感

    球自己也不太赞成林芳跟肖冠鹏发展感,所以,林芳让他陪着去医院见肖冠鹏,对于即将要做电灯泡的他,没有一点思想压力,球巴不得自己这个灯泡亮得肖冠鹏睁不开眼。

    不过这次球想错了,肖冠鹏找林芳确实有事,皮心红昨晚醒了。

    让人不解的是,醒过来的皮心红,胆子变得很小,对什么都很好奇,房间没人的时候,她便左顾右看,虽然子还没恢复,下不了,却也摸摸这个,动动那个,只要她够得着的东西,都小心翼翼得碰一碰,一旦听到有什么动静,立刻钻进被窝,整个人蒙在被子里。

    皮心红现在已能讲话,因口咽受伤,声音嘶哑,却也能听得清她的发音,令人奇怪的是,醒来后她就只说过一个字:“饿”。其他的无论问他什么,她都不肯开口。

    肖冠鹏怀疑皮心红为求自保,在故意装疯卖傻。

    但是,皮心红醒来后的神态,跟先前大不一样,肖冠鹏又不敢肯定自己的想法。先前的皮心红,每次问起她有关受伤的事,她虽讲不出话来,却眼含怨毒,根本就不像现在,倒似一个无知孩童般,眼内除了胆怯与好奇,纯净再无他物。

    林芳跟皮心红是高中同学,肖冠鹏让林芳来医院,他想让林芳试着跟皮心红沟通,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林芳和球来到肖冠鹏办公室,除了肖冠鹏外,另外还有一个男人,也是一医生打扮,林芳不认识,在肖冠鹏介绍况的时候,那人面无表,但眼睛却大多时间停留在林芳上。

    陌生医生的这个做派让球很恼火,球故意站到林芳和他中间,圆滚滚的子,刚好挡住坐着的陌生医生视线。

    林芳倒是不在意,一进门她就猜出了是怎么回事,只是不方便给球解释。

    林芳跟随肖冠鹏和那个陌生医生来到皮心红的病房前,隔着窗户向病房里看。

    病房里就皮心红一个人,正如肖冠鹏所言,皮心红躺在上,只露个脑袋在外面,左看看右瞧瞧,不时将手慢慢伸出被窝,摸一下她能够得着的东西,但凡外面传进一点声音,她便立刻整个人缩进被窝。片刻后,似乎感觉没有危险了,又把头露出来,开始重复前面的动作。也许是边的东西已被她摸遍,她开始尽力伸长胳膊,去摸离远一些的东西。

    这根本就是一个胆小幼儿探索环境的行为,林芳也觉得奇怪,观察了一会儿,她推门进去,肖冠鹏和陌生医生留在门外。球也认得皮心红,也想跟着进去,却被肖冠鹏阻止。

    门刚一响动,皮心红便立刻缩进被子,大的个子缩成一团,在上也有老大一堆,看起来着实好笑。

    林芳走到侧,对着上静静不动的大球笑着道:“皮心红,我是林芳,我来看你了,你把自己弄成个包子,你让我看哪?”

    慢慢地,被子开始往下滑,皮心红将眼睛露了出来,以探究的眼神看着林芳,眼内的纯净,确实不是林芳印象中霸道的皮心红能有的。

    “你是何人,可否再讲一遍?”皮心红嘶哑的嗓音很是难听,声音极小,林芳却听清了,皮心红讲话的语气,令她心觉怪异又熟悉。

    “我是林芳,你可还认得我?”林芳学着皮心红的口气说话,她一点也不觉着别扭,她也曾经这样说了十几年。

    “六姐,你怎地变成这副模样?”皮心红声音稍有提高,同时将整个脑袋露了出来。

    皮心红的话语一出,林芳大惊,愣在当场。

    林芳的方位,背对着病房窗户,门外的几人看不见她的神,皮心红却是看得很清楚,拉起被子又将自己头盖住,在被子里小声嘀咕道:“你不是我六姐,我六姐面貌姣好,声音甜糯,气质高雅,乃是夫子,你无有一点与我六姐相似之处。”

    皮心红这话说完,林芳虽仍有些愣神,不过还是确认了对方的份,靠近病,扯住被子将皮心红头又露了出来,她的子刚好挡住窗外肖冠鹏几人的视线,林芳手指搭在皮心红手腕,小声道:“缘儿,你且不要言声。我确是你六姐,你若不信,我讲些事给你听。

    我小时满脸血瘤,迁到林庄后,血瘤渐消。你叫林缘,你小时曾缠过小脚,后来放开。你爹爹林贵成,你娘亲董盼羽,你爹爹带着你和娘亲外出寻祖,不知为何你会来到此处。

    我爹爹林大郎,娘亲李翠梅。大哥林孟,行事冲动。二哥林文,人如其名。三姐林娟,绣成痴。四姐林霞,顽皮好动。五哥林武,喜食甜品,人如其名,好武。

    二祖母医术高超,红姨做得一手好菜。二叔不喜言语,好铁艺,六叔喜木艺,我所言可有差错?”

    皮心红双眼大睁,小心道:“毫无差错,你真是我六姐?”

    林芳点头:“你切记,此处与你我来处不同,你才来此世,对此世尚无任何了解,你往后尽量少言,便是吃食,也只吃我送与你的,待你病好,六姐会接你出去。”

    皮心红点头:“我听六姐的便是,从此不再言语,六姐可莫要哄我。”

    林芳笑道:“六姐何时哄过你?你且安心在此处呆着,晚饭时六姐便来。”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