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对手

    林芳所在的祁悦县没有火车站,要做火车,还得去相邻的辛棋市,而路过辛棋市去往省城的火车每天只有一趟。

    火车站有贵宾候车室,花五块钱就可以进去,不但比普通候车室宽松很多,有电视看,有水喝,还可以提前进站。当第二天晚上在火车站贵宾室内,秦贻和林芳再一次相遇时,秦贻心中只有那么一刹那的惊喜,而后便是备受煎熬。

    看着上官林清对林芳的细心呵护,秦贻很想上去将上官林清痛揍一顿,坐在林芳跟前,做这些事的,原本应是他。要是在原来的世界,他会毫不犹豫将上官林清灭掉,可这里不行。

    秦贻和林芳刚好坐对面,中间是很宽的过道。林芳口中的孙哥,也就是开车送林芳和上官林清来火车站的孙思源,只要秦贻稍微跟林芳多讲几句话,或多看一下林芳,他便会冷着脸故意在秦贻和林芳中间不时穿插,很显然他是在干扰,且对秦贻一直怀着戒备与敌意。

    虽然孙思源一直是一副面无表的样子,但从细微处,秦贻能感觉得出,孙思源对林芳,并不是林芳所讲只是朋友关系。

    能够让秦贻自我安慰的是,不管和上官林清,还是和孙思源,林芳尽管说笑自如,看似亲,从言语中听来,林芳对他俩都很客气,更没有进一步的亲昵动作,似是刻意在制造距离,秦贻能看得出上官林清的失落与无奈。

    林芳和上官林清的火车票是提前定好的,买的是卧铺。秦贻是临时起意要坐火车,只买到了站票,进站后,他不得不强忍不舍,和林芳分开,去挤座位车厢。

    一路上,秦贻很想找理由去接近林芳。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毕竟现在是晚上,再怎么思念,也不能干扰芳儿休息,他还记得,他的芳儿很贪睡。

    座位车厢很挤。到站时,秦贻费了很大劲才下了车,而从卧铺车厢下车的林芳和上官林清,已经快走到出站口,正排队等着验票出站。秦贻一路急走,想在离开火车站前。跟林芳多讲几句话,哪怕是多看几眼林芳也行。

    好容易快挤到林芳后,林芳已经到了出站口。就听有人喊:“小林老师,这里,这里。”

    “肖医生,你怎么来了?”这是林芳的声音。意外中夹杂着惊喜。

    秦贻看向出站口,那个林芳口中的肖医生,正朝林芳边招手边笑道:“哦,我昨天开会回来就听我弟弟说你回家了,今天回来。我要去上班,刚好这个时间点可以顺便接你去学校。”

    “谢谢肖医生,有劳您费心了。”林芳在前。上官林清提着两个行李箱在后,两人跟肖医生会和,往停车场方向去。

    “肖冠鹏——。”急之下,秦贻叫住兴致勃勃的肖医生。

    肖医生回头,看见出站口的秦贻,欣喜道:“秦贻?你这是去哪儿了,也坐这趟火车?”

    秦贻快步追上三人,插在肖冠鹏和林芳中间,这才回答肖冠鹏:“我去了小林老师那里出任务。”

    “哦?那你们是一起的了?”肖冠鹏觉得有些意外。

    “算是吧,先上车再说,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我都快累死了。”秦贻说着径直往停车场走去,找到肖冠鹏的车,率先坐到了副驾驶位。

    等上官林清将行李箱放到后备箱,林芳和上官林清上了车,肖冠鹏才坐到驾驶位,边发动车边笑道:“你这都出院两年了,三天打不出半个来,这会儿一下子就跟我说了好几句话,早知道你小子去小林老师那里出趟差会变,我老早就该跟你们领导说让你去那里。”

    秦贻一拳打过去:“小林老师还在车上呢,别总把脏话挂嘴上。”

    “嘿嘿嘿,”肖冠鹏躲过秦贻的袭击,扭头对林芳道:“小林老师别见怪,我跟秦贻是发小,说话随便惯了。这小子自打前年去鬼门关转了一圈,就变成了一个没嘴的冰葫芦,他这突然一变回来,我这一高兴,脏话就顺嘴溜出来了,呵呵。”

    林芳笑道:“你们不用特意照顾我的感受,我喜欢你们这样的相处方式,自在而真,要是人活着总带一副面具,那该多累呀。”

    她这一句话,前面两人都郁闷了。

    活泼是前秦贻的真,此时装着齐彪魂魄的秦贻,这几分钟内说的话比平时几天都多,他只是想将林芳的注意力从别的男人那里多转移些到自己上,巴不得林芳不看别的男人,眼里只有他一个人才好。而且,考虑到往后要是真的改行当了律师,不说话根本无法处理事务,也无法跟上他的芳儿的节奏,这才强迫他自己用前秦贻的

    而肖冠鹏以往在林芳面前表现的温文尔雅,这才跟秦贻说笑了一句,便被林芳说成是真,那不明摆着说明,他以前的努力都是白费,人家根本早就看穿了他。

    从出站就开始郁闷的上官林清,此时心却是出奇的好,他很了解林芳的聪明,在林芳跟前,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诚实,但凡你耍小聪明,都是骗不了她的,她好似会读心术般。

    要是秦贻知道上官林清的想法,绝对会很不屑。他的芳儿自然聪慧,且六识敏锐,被她关注的人,只要气息稍有不同,她必会察觉,一般人怎会骗得了她。只可惜,自己这个躯体,与原本的自己差别太大,想要像以往那样,不吭声只散发自己的气息,芳儿便可识得自己,已是不能,只得另想他法。

    一旦下决心打开话匣子,秦贻嘴越说越顺溜,渐渐开始适应前秦贻的,嘻嘻哈哈倒不至于,偶尔露出笑容还是做得到。

    既然已被林芳识破本,肖冠鹏干脆也不装了,一路上插科打诨,其实是他自己说得乐呵,其他几人也就是应和他而已。

    从肖冠鹏和林芳的话中,秦贻了解到,肖冠鹏做为一个已经升副高的医生,能跟在校读书的大学生林芳认识,还是由于林芳喜欢教学的原因。

    肖冠鹏有个比他小近二十岁的弟弟肖亚鹏,今年才上初二,人很聪明,就是太调皮。对于这个老生子,父母惯的厉害,什么都由着他,上了初中后,成绩下滑,两个老人家舍不得狠心管教。肖冠鹏倒是能降得住这个弟弟,可就是工作太忙,没多少时间在家,跟父母一商量,干脆出钱请个大学生家教。

    林芳来省城上学后,机缘巧合,租下了学校门口被迫关闭的游戏厅,改成了饮食店,也叫做“彩星吃货”,店员雇得是在校大学生,厨师自然是自己老爸老妈培训出来的徒弟。

    肖冠鹏有个高中同学在艺术学院教书,这个人也是秦贻的同学。肖冠鹏有一次周末来找这个同学玩,带着个小尾巴肖亚鹏,他的同学请兄弟俩在彩星吃货吃饭,正好碰上林芳在跟同学下围棋,连着几盘那人输给她,肖亚鹏看得不服气,也嚷嚷着要挑战林芳。

    几个回合下来,肖亚鹏没赢一盘,气得抓起一把棋子就恶狠狠摔到地上,还要再接着摔时,被肖冠鹏制止。

    听到前面的动静,厨师怕林芳吃亏,从后厨跑出来,了解清楚况后,厨师嗤笑:别看我们小老板在这里是个学生,但在我们家乡,她自己教出的学生,你数都数不过来呢,你想要赢我们小老板,再学个几十年也不是我们小老板的对手。

    肖亚鹏不信,缠着哥哥肖冠鹏跟林芳下棋,结果,自小被称作天才的肖冠鹏,也输了几目。旁边看闹的人也有不服气的,轮流上阵,最后全都败北。

    子拗起来的肖亚鹏,点名要让林芳给他当家庭教师,暗自下决心要给林芳好看。至于肖亚鹏有没有给了林芳好看,从肖冠鹏对林芳教学方法的赞不绝口,秦贻已经猜出了结果。

    据说,肖亚鹏现在的成绩是全年级前几名,对林芳是言听计从,林芳在他跟前的威信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父母和哥哥,今天肖冠鹏要是没能亲自将林芳送到学校,肖亚鹏绝对不会让他哥哥好过。

    车子开到艺术学院门口,林芳和上官林清在彩星吃货前下车,林芳请肖冠鹏和秦贻进去吃早饭,但两人都要赶时间上班,尤其是肖冠鹏,还得先把秦贻送到公安局,自己再去医院。

    离开艺术学院,肖冠鹏问秦贻:“喂,你怎么惹着纪大小姐了。前几天还听小飞说,纪晓蓉得追到天涯海角,昨晚我一回来就听我妈说,纪晓蓉扬言要毁了你。”

    秦贻坦言:“没什么,就是烦了。玩了这么多年,我不想再这么活下去,想认真找个女人,安定下来好好过子。”

    “哈,你冷冰冰两年,原来是在痛定思痛,行,这也算终于出成果了。说吧,哪个倒霉丫头被你盯上了,我来替人家把把关。”肖冠鹏根本就没把秦贻的话当真。

    “这人你认识。”秦贻慢悠悠道:“你我将是对手。”

    “吱——”。

    肖冠鹏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到路边,扭头瞪着秦贻:“你该不会说的是小林老师吧。”

    “对,就是她。”秦贻答得很坚定。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