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〇章 留教

    “此时你是芳儿一人的贻哥,到时不知你会是多少女子的贻哥。芳儿相信贻哥此时的话,可世上还有势所四字,你为皇家人,要顾全大局,又怎可能随心所,与其到那时两相为难,各自痛苦,不如此时便不要开始。”

    “贻哥,芳儿自私,芳儿只想过平常人的子,教教书,赚赚钱,睡睡懒觉。俗话讲,数钱数到手抽筋,睡觉睡到自然醒,此生足矣,教书是我的喜好,赚钱是生活必需,也是人生乐趣,若是有机会出外旅游,欣赏各处风土人,那更是锦上添花,也是芳儿平生所愿,不枉芳儿来此世一趟。”

    芳儿,此生我只愿做芳儿一人的贻哥,也定如芳儿所愿,不会拘你于一苑之地,随芳儿怎样都可以,但贻哥我此生绝不放手,必陪芳儿终生。

    骑车将秦然送回招待所,秦贻去找老朱,他要仔细了解林家的况,也好找理由接近林芳,他可没忘了,林芳的魂魄是被自己的毒吻回来的,林芳昏迷前的话,还犹在耳边:

    “我有资格恨你么?我的命是你所救,我的上有你的血,你是堂堂亲王嫡子,人上人,可为所为,而我,只是一个小小民女,在你面前便如那蝼蚁般,想让我生,我便可苟活,让想我死,我又有何能力反抗。”

    言语中所含的伤心与无力,秦贻每每想起,都觉揪心得痛,此次一定要谨慎,莫要再伤着芳儿,更莫要将芳儿吓走,若是在老和尚规定的期限内,不能使芳儿回心转意,自己宁肯魂魄飞散于此世,也绝不独回。

    从彩星吃货到公安局招待所。一路上,秦然纠缠着秦贻问,那句“叫我贻哥的女子,此生只有一人”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哥哥已经有了心上人。可秦贻却一直保持沉默。沉在他自己的思绪中,没有理会妹妹的纠缠。

    秦贻走后,秦然一人呆在招待所无事可做。想要出去玩,可此时还太早,睡回笼觉吧,这会儿她也已经没有了睡意,练习瑜伽吧,刚吃完早饭,这个时候不适合练。看电视就更不可能了,昨天服务员就告诉她,招待所的电视。也就是个摆设,实在是想看的话,那就只有欣赏满屏雪花点的份。

    转来转去,无聊之下,秦然干脆玩起手机游戏。这个时候的手机功能很简单,手机游戏品种更是不多。秦然玩的是俄罗斯方块。

    练习瑜伽时,一般人做不到的高难度姿势,秦然都不在话下,可就这么简单的俄罗斯方块,她硬是玩不转。最高玩到五级,便会失败。

    失败了九从第零开始级重来,反反复复,好容易这回五级马上就要过关,手机响了,秦然瞪着来电显示的陌生号码,由着手机响,赌气就是不接。

    打电话的人,比秦然玩游戏还有耐心,一遍遍的打过来,最后还是秦然自己没有了耐心,接了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林氏才艺学校,请问您是秦然老师吗?”听声音,打电话的是个女孩子,似乎还有些熟悉,可秦然一时想不起是谁。

    “林氏才艺学校?你们校长昨天不是说不要我吗,你又打电话来干什么。”秦然不耐烦。

    “秦然老师你好,我是林芳,是林氏才艺学校的法人,关于你要教授瑜伽的事,我想和你面谈,你看周末这两天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见一面好吗,我明天晚上就要回省城,得等到大学生放寒假的时候才能回来。”对方没有介意她的态度,口气依然温和。

    “林芳?彩星吃货的小老板?怪不得声音这么熟,早上咱们还见过面。好,我这会儿就有空,你说在哪儿见面吧,我这就过去。”想起早上那个落落大方,讲话条理分明,能耐心化解纪晓蓉无理取闹的小姑娘,秦然来了兴趣。

    林芳答道:“既然是商谈你教学的事,咱们还是在学校见面吧,我在这里等你。”

    “行,我这就开车过去。”不管自己教学的事成不成,这会儿能找到事打发时间,秦然很是兴奋,给秦贻打电话交代了声自己的去向,秦然便开车直接去了林氏才艺学校。

    林氏才艺学校的占地面积,比它对面的二中稍小,不过,因住校的学生不多,且教学楼都是三层的楼房,相比于二中的平房,才艺学校的教学区域,倒比二中还大。

    校长办公室在教学区办公楼二楼,林芳在那里接见的秦然,一见面,林芳开门见山:

    “秦然老师你好,王校长昨天在电话里跟我说了,她觉得学校没有必要开瑜伽课,是因为,我们这里是个小县城,没有多少人知道瑜伽。而且,也就是这两年,本地人才开始渐渐富裕起来,大家只是忙着赚钱,还没多少时间顾得上考虑赚钱以外的事。校长觉得,瑜伽课会招不到学员。

    呵呵,说句让你见笑的实话,虽然瑜伽和武艺一样,都是对人体有好处的事,可武艺是咱们民族自古以来的传统,大家觉得练武是强之道,而对于瑜伽,大家对它知之甚少,尤其是我们这个思想较为保守的小城市,接受瑜伽,估计还得等人们思想再开放些。”

    林芳口中的王校长,便是她上二中时的学校司务长王老师,现在是林氏才艺学校的校长,林贵成任副校长。教学区后方建有老师宿舍区,王老师已经从一中教师院搬到了这里来住。

    “那你叫我来干什么,就是为了听你这番言论吗?”秦然开口就不客气。

    林芳倒了一杯红茶给秦然,笑道:“现在人们不太能接受瑜伽,不代表往后不接受。我找你来,是想让你给我带出瑜伽几个老师。等人们渐渐钱赚得够多,真正的富裕起来时,消费将成为一种时尚。到那时,大家也必定会意识到健康的重要,瑜伽便会成为一种需求。”

    “所以你现在早早的储备好人才,以免到时临时抱佛脚?”秦然一点就透。

    林芳欣然一笑:“是的,如果你教得好的话,我给你大学教授的待遇。”

    “哈哈,你看我这年龄,也比你大不了几岁,我也是今年才大学毕业,你就这么相信我的水平?”秦然觉得有点意外,对方并没有见识到自己的水平,也没有见自己练过瑜伽,竟然开口就给这么高的条件。

    “呵呵,我虽没练过瑜伽,却也懂得欣赏,”林芳解释:“水平和年龄并不能划等号,你和王校长昨天的对话,校长给我详细讲了,从你自信而不夸张的言谈中,我相信你确实很厉害。我特意从学校赶回来,就是为了能和你见面谈这件事,希望我们能合作。”

    “可是,有那么多练瑜伽很厉害,又有名望的人,以你刚才提出给我的待遇,愿意来你这里的人肯定多得是,你怎么就偏偏愿意选我?”秦然这回是真的很疑惑。

    “我办这个学校,虽然也是为了赚钱,可我学校的老师们,各个都是真心喜教学这份工作,有名望的人,大多功利心都重,不能全心教学。而你,大学毕业不去赚钱,宁肯倒贴,也一心想教人瑜伽,说明你真心瑜伽。”林芳说的真意切。

    秦然又问:“你看,我是自己开着私家车来的,说明我家有钱,我并不需要费心去赚钱,所以我不必像一般人那样,急着找工作拿工资。这你还能断定我是因为瑜伽,才愿倒贴教人吗?难道我就不会是因为好玩,才来你这学校的吗?”

    林芳乐了:“你能这样问,就说明你对瑜伽的。兴许你昨天来我们学校,确实只是一时好奇或好玩,但你一旦开始了自己的心头,就不再是单纯因为好玩了。”

    “我很好奇,你年纪这么小,怎么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很有见地,好像有着丰富阅历的成年人一样,你当真只有十九岁吗?”秦然子直爽,说出心中想法。

    林芳答道:“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每个人都有她的生活经历。”

    顿了一下,林芳又道:“一个刚出生就被世人认为,她活着就只是为等死的孩子,家人却特别的宠溺她,只要她能活着就好,那这个有着漫长空余时间的孩子,她能干些什么呢?要么像人们希望的那样,就是为等死而活着,浑浑噩噩,要么就是不停的学习和思索,给自己空白的生活添些色彩。”

    “你便是后者。在长期的思索与学习中,有了自己的想法,甚至见地比那些有着丰富阅历的人还要高。”林芳停下,秦然接着道。

    林芳笑:“不能说我的见地比别人高,只是我比别人多了一份体会而已。”

    “好,我接受你的提议,不过我得跟我哥说一声。”与其说秦然对这份工作感兴趣,不如说是她对林芳这个人感兴趣,不同于一般人的成熟,有异于他人的朝气,同时汇集于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上,这一点吸引着在富贵者长大,没经历过挫折的秦然。

    “你现在就可以和你哥哥商量。”林芳说这话时有点调侃意味。

    秦然摇头:“现在不行,我哥在办案子,我不能随便打电话干扰他。”

    林芳的下巴朝办公室门外一仰,笑道:“不用打电话,你直接当着他的面说就是。”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