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三章 求教

    看闹的人都走了,书店里现在除了林芳三人,就剩窦雅琳和孙爷爷祖孙二人。球去唤醒孙爷爷,林芳冷着脸道:窦雅琳,戏散场了你还不滚?

    信心满满的来砸场子,还叫了人来观战,没想到竟会是这么个结局,自己煽动来的同学,不但没能帮自己的忙,反而让林芳又发一笔小财,而且,这会儿同来的人都走了,没人等她,窦雅琳傻了,她实在是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反驳,不甘的看了林芳一眼,扭头就走。

    林芳头疼,中饭时间已经过了,自己三人没回去,王老师还不知道在家怎么着急呢。只要没睡着,郭老师边一下也不能没有人,否则他就像小孩子一样没有安全感,有他在跟前,王老师根本什么都做不成。这会儿回去,就是做了饭自己三人不吃,也赶不到公交车了。

    算了,已经赶不上了,愁也没用,给家里打个电话吧,看哥哥能不能来接自己三人。

    爸爸——。

    还没拿起话筒,林芳就听小孙敖欢快地叫唤,抬头,见门口进来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弯腰把他儿子抱起就抛了一个高,小孩子乐得咯咯笑,刚被叫醒的孙爷爷不干:快放下,你手没轻没重的,别把孩子摔着了。

    这是人家的家属找来了,林芳赶紧道歉:真是不好意思叔叔,刚刚有事耽搁了孙爷爷回家,还劳烦您来找一趟。

    她这一说。提醒了孙爷爷,孙爷爷向林芳伸出手:哦,对了,刚才我是给你们比赛当模特来着。快给我看看,你把我画成啥样了?

    林芳把画像递给孙爷爷:画像在这里,既然是给您画的,这幅画就送给您,还有我答应送给您的书,红萍,把孙爷爷刚才看的那本书拿过来。

    像,像,画的就是像。一家三口人围在一块看画像,孙爷爷一个劲点头。手上倒也没忘了接过郭红萍递来的书。

    看了几眼画像。孙敖爸问林芳:你会画画?

    林芳点头。

    嘿嘿。这下好了,不用费心到处跑就能完成媳妇交给的任务。孙敖爸一脸满足的笑。

    林芳和球对看一眼,这位什么意思?

    马上。两个人的问题就有了答案。

    你别啥都听你媳妇的,孩子这么小,学毛笔字就够累的了,再学画画,还不给累坏了。这是孙爷爷听到儿子的话后做出的即时反应。

    孙敖爸马上就说:爸,我觉得小敖他妈说的也对,我两个是给耽搁了,希望就寄托在小敖上,技多不压,多学几样本事没坏处。语气中带点不耐烦。

    不用接着往下听也知道。这又是一个将自梦想加于儿女上的爸爸,林芳很无奈,从动年代过来的中青年,几乎每个人都有这种思想病,可问题是,他们只管在那里争论,这里是自己的地盘,他们争论的问题里好像也涉及到自己,怎么就没人问一问自己愿不愿意教,今天怎么净碰到这种极品。

    那个,孙爷爷,孙叔叔,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家吃饭了,而我们呢,也要赶着回家,明天可是元宵节。林芳不得不打断父子俩的争论。

    一句话提醒了父子俩,两人赶紧拉着小孙敖就要出门,可小孙敖却撅着股使劲往后遁,嘴里嚷嚷:我不要走,我要跟林老师学画画。

    哦,对了,小林老师,你会画画,就连孩子的画一起教了吧。经孙敖这么一叫唤,他爸话题又转了回来。

    林芳气闷:可是我也只是一个学生,而且自己下午也要练琴,没时间呀。

    她是想多赚钱,可也会量力而为,最近虽然感觉体没异样,可自己的体质差是事实,要是因为过度劳累而犯病,受罪的还是自己的亲人,说不定又会要花很多钱,要是家里的美好规划再因自己而受连累,那自己还不如不要重生的好。

    这还不简单,你现在上午是九点上课到十一点,把时间改一下,上午八点上课,八点到十点上毛笔课,十点到十二点上画画课,不就有时间了。孙敖爸倒是反应快,立时就替林芳调好了时间。

    可是,我总得留点时间给自己写作业吧。林芳再找理由。

    这句话管用,自己确实是个学生,是学生就有作业,孙敖爸没办法了,只好不再纠缠。

    爷孙三人出了门,林芳拿起电话打给家里:二哥,我赶不上车了,你一会儿能不能到王老师家来接我们?

    不用你二哥来接,我有车,我送你们。

    林芳话音刚落,孙敖爸又拐了回来,见林芳三人瞪着他看,赶紧解释:我不是偷听你说话,小敖不肯走,我根本就还在门口打转,这才听到了你的电话,我是开面包过来的,刚好可以送你们回去。

    孙敖拉着爷爷随后跟着进来,气的朝林芳道:林老师,我要跟你学画画,你就教我画画吧,学会了画画,我也给爷爷画像,画好看的像。

    孩子的话是最不会骗人的,林芳不忍看到孩子失望的眼神,哄道:老师也要听爸爸妈妈的话,我回去跟自己的爸爸妈妈商量下再答复小敖,好不好?

    孙敖乖巧的点头:哦,那你快点喔。

    芳,芳,你那头啥事呀?林芳和孙敖父子对话时并没挂电话,电话那头的林拓听了个大概,又不知道怎么回事,急得大声问。

    没啥大事,二哥,回去再说吧。你给爸妈说一声,王老师和郭老师跟我们一块回家过元宵节,这会儿我们还没吃午饭,你让妈做好饭等着我们,有一位叔叔用车送我们回家。

    林拓在电话那头答应,林芳便挂了电话,笑着朝孙敖爸道:我们也是实在赶不上车了,那就辛苦孙叔叔送我们一趟,我家在易平村,你把我们送到公路旁的林氏家常菜,那是我家开的饭馆,不过这之前还得去一中教师院接两个人,是我的老师。

    孙敖爸很是意外:啥?林氏家常菜是你家开的?我知道路,我出车有时候会从那里过,你家饭馆的饭做的好吃,走,上车,咱路上说。

    三个人上了孙敖爸的小面包车,先将孙爷爷和孙敖送回家,再往王老师家赶,孙敖爸很能聊,说他家有两个车,一个是大卡车,他自己用来跑运输,再一个就是这辆小面包,他媳妇平时开着拉客赚钱,说白了就是黑户出租车,两人平时都忙,孩子由爷爷一手带大,所以孩子跟爷爷比跟他两口子都亲。

    到了王老师家,王老师果然还没有做饭,高老师睡在躺椅上,拉着她的手,一步也不让她离开,就像一个霸道撒的小孩子,要是小孩子倒好了,大人可以抱起走,只可惜他是个大男人,王老师抱不动他。

    听林芳说要带她回家过节,王老师还不同意,怕麻烦到别人,而且郭老师这个样子,呆在别人家也不方便。球说他爸妈不在家,自己跟着林拓住在商店,也不在家里住,就让王老师和郭老师住在他家,也打扰不到别人。

    球的逻辑虽然有问题,可经过林芳和郭红萍在旁边不停的劝说,林芳还说她老妈已经做好了饭等着王老师,想着正月十六一早林芳还得赶回来上书法课,自己也就只在林芳她们那里呆不到两天时间,王老师便答应了。

    面包车在林氏家常菜前刚停稳,球第一个冲下车进了饭馆,进门看到董慧欣就小声说:林爸,王老师和郭老师住我家。

    林拓刚给人加了油,坐在饭馆歇息,一巴掌就呼了过来,笑骂:鬼小子,在电话里你怎么不说。

    球躲开林拓的大手,憨笑:嘿嘿,临时决定,临时决定,辛苦二哥了。

    二林子,你等下和你大哥赶紧把球家收拾一下。董慧欣吩咐完,出去迎接王老师。

    在回家的路上球才想到,他家已经大半年没住人了,老厚的灰尘,年前两个叔叔说要给他家大扫除,他嫌麻烦没答应,这下他才着急起来,这样的屋子怎么招待王老师,所以他急着先进来,就是想让人在王老师去他家之前,将家里打扫一番。

    当然,林拓和董慧欣也明白他的意思。

    听林芳在电话里说几个人都还没吃午饭,林源民和董慧欣当下决定,虽然王老师第一次来家里做客,不过现下饱肚子最重要,时间太紧,来不及准备丰富的菜,林源民和面擀面条,董慧欣做打卤汤,准备好后林源民被工人叫走有事,刚走没多久面包车就到了门口。

    董慧欣和林拓迎出去,跟王老师自是一番寒暄,林拓和董慧欣认得孙敖爸,相互也打了招呼。郭老师在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这会儿还没醒,林拓将他抱下车,抱进饭馆放在里间的单人上,这是林源民和林拓晚上轮班休息用的

    孙叔叔,您也没吃饭,进来跟我们一块吃吧。完成了任务,孙敖爸跟林芳打个招呼就要开车走,林芳赶紧叫住他。

    这——,嘿嘿。孙敖爸犹豫了,这家饭馆的饭确实好吃,可人家是开门做生意的,自己进去吃是给钱呢,还是厚着脸皮白吃,这种况下好像两样都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