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二章 旧债

    大年三十晚上,是一年中最黑的时候,可谓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墙上的时钟已指向十点,出去追人的四个人还没回来,林贵成和另外三个工人有说有笑,脸上毫无焦急之色,林源民倒是坐不住了,不时问一句会不会有事。

    林贵成劝慰:大哥,你放心,别说是一对一,就是再来十几个,都不是他们四个人的对手,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安心包饺子,看电视,别让几个不识眼色的影响了咱过年的心

    他这一句话根本就不能解决问题,林源民还是不时朝窗户外看一眼,尽管外面黑咕隆咚的啥也看不见,毕竟人家是为了自家儿子儿媳出气,除夕夜还在外奔波,要真出点什么事,自己心里怎么过意的去。

    见自己的话没有效果,林贵成转移话题:大哥,大嫂做吃的手艺好,既然咱在县城里的地买好了,我看干脆咱俩合作,我准备办个度假村,你和大嫂开个饭馆,或食品加工厂啥的,咱俩互惠互利,你看咋样?

    林源民包饺子速度很快,三个人擀皮,刚好跟得上他一个人用,虽然由于心中焦虑,今晚状态不是很好,手上的速度也不算慢,听了林贵成的提议,林源民暂时将心思拉了回来,答道:我和你大嫂也不是没想过县城的地怎么用,可是我两个没啥经验,年纪也大了,折腾不了几年啦,这个还得听听几个孩子的想法。

    林拓接话:爸,我觉得成叔这提议不错,政府要真把温泉开发出来,度假村肯定赚钱。咱家开个饭馆也能跟着沾光。

    可钱从哪里来?在另一张案板上擀饺子皮的林勇,提出关键问题。

    贷款。林芳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朝她看过来。

    满屋子大男人的眼光全落到自己一个人上,林芳有点不自在:我是不是说错了?

    没有,你没说错,贷款是个好办法,我妹子是越来越聪明了。林拓说着话大手一伸。林芳立时变成了小花脸,满脸的面粉。

    屋里顿时满是哈哈大笑声,林芳气不过,从抽屉里拿出梳子,摁住林拓不准动,三两下就给林拓弄了个造型,一米八几的黑大个,黑黝黝的脸膛,头上用红头绳绑着两个朝天小辫。乱糟糟的络腮胡子,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这下屋子里笑声更大。

    董慧欣进屋时,屋里依然笑声不断,她笑着问:啥事这么高兴?她刚刚在林勇屋里哄小元元睡觉来着,熬年就是图个吉利。孩子太小,根本就撑不到半夜,没必要守这个规矩。

    大嫂大嫂。你看。林贵成指着林拓,脸笑得通红。

    呵呵,调皮。一看二儿子这造型,就知道是自家闺女的手笔,董慧欣也笑了起来,动手准备做点胡辣汤。

    熬年要过了晚上十二点,这会儿大家包饺子手里没闲着,桌上放的零食一点都没动,当地习俗,今晚要包够三天早上吃的饺子。自家五口大人,林贵成那边八个人,十三个人的份量。估计包够的时候差不多大家肚子也该饿了。那四个人走时连晚饭都没吃,大冷天的在外折腾,回来要能喝碗乎乎的胡辣汤,体也舒服。

    人多,做胡辣汤得用大锅,炉子的火肯定不够用,林勇自动自觉的抱柴进来烧火,董慧欣开始准备材料。

    胡辣汤,顾名思义,胡椒粉和辣椒是少不了的,喜欢的话,还可以放点姜末,还有盐、酱油、醋,油就不用放了,因为汤里用的主料都是油炸食品,加上油泼辣椒里的油,油量是完全够了。

    水烧开后,先将油炸丸子放进去,等丸子煮软,再将油炸红薯、油炸豆腐、油炸山药、油炸素丸子放进去一起煮,这些东西煮的时间不能太长,否则就煮化了,也是稍微煮一下,待材料变软就可,最后放进白豆腐、调料,用红薯粉稀糊稍勾芡,加入切碎的菠菜和葱白,熄火,就着汤的度,菠菜和葱白不一时就会熟。

    胡辣汤酸辣适口,且色彩好看,红的辣椒,白的豆腐,深绿的菠菜,金黄色的油炸制品,趁喝下去,浑毛孔张开,微微出汗,胃里立时舒泰十分,要是再就着汤吃下乎的馒头,浑别提多舒服了。

    初期感冒的人,趁喝下胡辣汤,捂着被子睡一觉,不用喝药感冒也会好。

    孙思源和另外三个工人回来的时候,胡辣汤刚刚做好,炉子上得馒头也刚好可以吃,四个人乎乎的吃着,边说起追人的事。

    黑皮回来的时候,除了先被孙思源扔到草丛里的那个,他们又在野外抓了两个,孙思源安排两个工人看着被抓到的人,自己和两外人跟着黑皮,去追剩下那个,追到了一个村子的村口,两个人没有进村,很干脆的放弃追踪,大过年的不想闹得动静太大。

    将被抓的那三人送交县公安局前,孙思源他们进行了讯问,至于用的手段,四人没仔细说,不过光看几人的表,也知道那三人必受了不小的罪。

    那三人交代,他们提前得到消息,林勇两口子今天去丈人家干活,估摸着回家必不会早了,大概那时路上已经没啥人了,便埋伏在坡上,就等着林勇回来时进行抢劫。

    提供消息的那个人说的,林家这几个月给人加工辣椒酱,赚了不少钱,林勇自己也在养殖蘑菇,每天都要往附近镇上还有县城的饭馆送货,钱肯定是赚翻了,几人越听越眼红,就想到了抢劫,只是他们没想到林勇会武,四个人都没能把林勇拿下。

    至于是谁提供的消息,三个人都说不知道,所有的消息,都是跑掉的那个人转告的,他们只负责抢劫,然后五个人分赃。

    林芳心里暗叹,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自家这是被人盯上了,树大招风这句话,果然是万年不变的真理。

    实际上,看着家里忙得红红火火的,家里并没有多少钱,提前预支的技术费已经用来买了地,就一点加工费,也是到了手就还了债务。

    别看林勇卖蘑菇每都有进账,其实他也没有落到什么钱,全部都替爸妈还了债。

    要债是会跟风的,只要一个人要到了债务,其他人会一拥而上,唯恐自己迟一步就会要不到了,谁知道林家那个半死不活的女儿什么时候又会犯病,会要花大钱治病,谁知道林家加工辣椒酱的生意能干多久,说不定哪天就干不下去了,他们才不管林勇是不是已经跟父母分了家,只要碰到林勇出外送货,必会旁敲侧击的要钱,甚至有人算好时间等在商店门口,而后跟随着林勇送货,目的就是要钱。

    林拓也一样会随时被堵截,有人见他卖柴油挣了钱,提出用柴油抵债,林拓商店里的生意,说是跟人合伙的,他并没有本钱,每个月他能得到的钱,也只是一点分成而已,要真拿柴油抵了债,不但与合伙人不好交代,在提供柴油的人那里更会降低信誉度,他自然不肯。

    拿不到柴油,就有人每天守在柴油罐跟前,只要有人来加油,那人就伸手问林拓要钱,林拓无奈,卖了几个月的柴油,自己按分成该分到的钱,已经全部还了债,可以说是上一分钱都没弄到。

    尽管这样,林家所还债务,也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林芳从小到大,有无数次徘徊在生死线上,每次花的钱都不少,每次都得借钱看病,几毛几块的凑钱,欠人家的钱,林源民和董慧欣两口子记满了几个塑料皮本。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对于要债人过激的做法,林家人还是能够忍受的,可这明抢,就有点欺人太甚了,四人叙述完,林源民和董慧欣气愤不已,林勇林拓倒是沉得住气,只是一时没有说话,若有所思,林贵成脸色沉,其他人要么喝汤,要么继续包饺子,老板没有发话,自然没有他们说话的份。

    想清楚了关节,林芳愤然道:爸,妈,开年咱就贷款,多贷点,要干咱就朝大了干,那些人之所以敢抢大哥,还不是因为咱太弱,要是咱家有了厚家底,财大气粗,看哪个小毛贼还敢打咱家的主意。

    林源民叹气:我和你妈活了几十岁了,这个道理还用你说,可是贷款是要有东西抵押的,咱家有啥能抵?说起来有家商店,可商店又不是咱自己的,就咱家这几间房,根本值不了几个钱。再说,就是贷到了款,开了公司啥的,你就敢保证一定会挣钱?

    有了在异世的经验,林贵成对林芳很有信心,经过这几个月与林家的接触,对林源民一家人的能力也有信心,他很赞成林芳的提议,问林源民:大哥,要是你看得起,我来给你做个担保怎么样?

    林源民叹气,董慧欣道:有你担保肯定好,可是,你已经帮了我家很多,又何必沾惹这个麻烦上,你根本想象不到,为给芳治病,我家欠了多少人的,唉——。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