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四章 找伴

    自从林芳打了窦雅琳,球就觉得林芳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他觉得,可能是因为体好转,林芳子有了力气,所以脾气跟着长吧。刚才苏老师一开腔,球就感觉出林芳绪有变化,尽管他怕苏老师,还是接了腔,就是为缓和气氛,他也一直在观察着林芳。

    这下眼见林芳要发火,球反应也不慢:林芳,苏老师说得对,你子也才在好转,要是天天赶来赶去,确实对子不好,如果真再犯病,体又病回去了,还真是划不来。

    林芳沉默,球说的话不是没有可能,老天给了自己重新来过的机会,要是自己不珍惜的话,还真是白费了,到头来,伤心的还是关心自己的人。

    行,谢谢二位老师,我和球一定不会把二位的东西弄坏的。这就算是答应了。

    那是肯定,我这人只会把东西修好,绝不会把东西弄坏。球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上官干事和苏老师每人留了一片宿舍钥匙,提溜着二十几本书走了,林芳和球把桌子重新布置一下,也关了店门回家。

    从书店里出来,上官干事和苏老师提着书往二中方向走,两人出来逛街没有骑自行车。

    感觉到手上提着的书随着自己走路而晃悠,苏老师调侃:哎,你是不是真的看上那个林芳了,想来看人家,拿我当陪衬,用你们那儿的话来说,就是我成了你的托儿。

    上官干事换了一只手提书。反驳:胡说啥,她是学生,我虽没带课,可也算是老师。按理这差着辈分呢,我怎么可能喜欢自己的晚辈。

    苏老师嗤道:拉倒吧你,还差辈分呢,你也就个子高,衬得好像年龄大了那么几岁,其实你也就才二十二。什么叫越描越黑,你这就是典型,越是这么说,越显得你心虚。

    我不就是没跟你商量就把你的宿舍贡献了出去。你至于这么胡说八道吗?你可别乱说,我是男人脸皮厚,人家还是个小姑娘,还要念书呢。上官干事站住,神色认真。

    行,我不说了,自己的心思自己知道。都是过来人,苏老师也知道流言对学生有多厉害,把手里的书提溜老高,在上官干事眼前晃悠着换了话题:那我问你。这些书你真得打算拿回家去?

    当然要拿回家,不过是分次拿回去,要是一次全拿回去,老爷子知道我一下子就花了半个多月的工资,还不又骂我败家子。上官干事接着走路。

    那你打算把书放哪儿?垂下胳膊,苏老师跟上。

    当然是放宿舍了。

    你把书放宿舍,你又让人家住你的宿舍,要是人家看见你买的书还在,那你说会是什么结果。

    那就放你宿舍。

    跟放你宿舍有什么不同?

    也对。看样子小胖球听林芳话的。他看见了还不得告诉林芳,得。我还是拿回去吧,放到别的老师那里更说不清了。

    书的问题解决了,苏老师又说起别的:我就想不明白了。林芳瘦的像干柴棒,脸色青得像死人脸,还透着黄,明摆着不长命,你到底看上她哪点了,就因为她聪明?人再聪明,体不行管什么用,还有心脏病,能不能结婚生孩子还说不准呢。

    上官干事有点动怒:人家的脸哪里像死人脸了,明明比以前有了血色,你没听小胖球说,她的病在好转,快过年了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你今天怎么这么话多,吃错药了。

    自己好心提醒对方,没想到对方不但不领,反而怪自己,苏老师当时就翻了脸,将手里的书往地上一掼,气冲冲扭头就走,上官干事心里更气,提起书也快步往学校走。

    苏老师也就才大学毕业一年半,上官干事高中毕业后就来了二中,虽说已干了几年干事,比苏老师沉得住气,可毕竟也只有二十出头,两人都年轻气盛,这样就红了脸。

    尽管心里有气,冷静下来后,苏老师还是回学校把宿舍收拾了一番,当然,他只是把东西整理齐整而已,上官干事用的心思多些,不知他们根据什么就断定,林芳会住上官干事的宿舍,而球是住苏老师的宿舍。

    偏偏事与愿违,林芳打了窦雅琳后,流言虽渐渐止住,可为了保险起见,林芳还是跟球说好,她住苏老师的单间宿舍,球住上官干事的间,而且两人只是晚上才过去,早上早早就离开,不多做停留。

    回到家中,晚饭后林芳跟家里说起这事,家里人想得更多,阎萍甚至主动提出,陪林芳在学校住,一来给林芳作伴,再来,也能防止别人利用林芳一个人住在男人房间而胡说八道。

    林源民和董慧欣都同意,林芳倒是不乐意,自从家里有了生意进了钱,阎萍对她态度也好了许多,可她就是不喜欢阎萍,尤其是阎萍还总是刻意不让自己接近小元元。

    可话不能直说,林芳找理由:大嫂,你就在家看孩子吧,咱爸咱妈事多帮不上你的忙,大哥二哥也没时间,再说,小元元也离不开妈妈。

    阎萍也知道林芳的意思,不过她不能就这么放弃:这有啥,我把元元带着就是。

    她提出去陪林芳也是有目的的,家里人都忙,就她一个人专门在家带孩子,像个闲人,她也想找事做,自己能挣钱了,在家里说话也有底气。她一直认为,林芳看店那工资就是白捡的,她想趁机去看看,自己能不能也蹭点好事。

    董慧欣反对:不行,元元动,要是把人家的东西弄坏了咋办。

    元元现在正是好动的时候,见着什么都好奇,商店那边加工的是辣椒酱,要是一个不好,沾到孩子脸上或是进了眼睛,那可就麻烦了,就是沾在穿开裆裤的小上,辣起来也会很痛的,所以林勇不让阎萍过去搀和,阎萍就只能在家带孩子。

    别看林勇不给阎萍好脸色,可要是因元元调皮,家务没时间做好的话,累了一天的林勇也不会怪罪,反倒自己上手收拾,临了还会安慰阎萍几句,这也是阎萍怕他又依赖他的原因之一,这个男人从来都很理

    婆婆发话,这事基本就定了,阎萍不甘心也没办法,小姑子是全家宝,丈夫又很听公公婆婆的话,没有丈夫给自己撑腰,话说了也是白说。她又想起个人来:我昨天看到红萍了,她现在又没事干,让她陪着妹子咋样?

    行,我这就去找她。林芳跟红萍算是一块长大,红萍人实诚,林芳跟红萍关系不错,大嫂这个主意可行,她立时就答应。

    红萍姓郭,是林芳堂叔的外甥女,小时候就没了妈,上学的时候来的舅舅家,跟林芳同班,比林芳大几个月,没考上高中就没念书了,回家帮着后妈干农活,现在天冷也没事干。

    阎萍问:要不要我陪你,外面天怪黑的。

    不用,我打着手电就行。手电也是白拿,只是个幌子而已。

    小姑子这回没有跟自己唱反调,说明自己这个主意没出错,阎萍心下松快。

    阎萍大哥给阎萍分析过,林芳生下来子就不好,谁都知道她活不长,自家骨,只要过得舒坦就行,所以家里人才会惯着她。现在林芳体好转,她本来脑瓜子就聪明,家里人又什么事都由着她,将来肯定会比林勇两兄弟有出息,他让阎萍往后不要再跟林芳对着干,林芳不是个无无义的人,往后林芳出息了,对阎萍一家肯定有好处。

    阎萍又不蠢,怎么会想不通大哥的话,所以她现在老想在林芳跟前示好,尽管心存别扭。

    一听说可以去县城住,红萍很乐意去陪林芳,她在家呆得气闷才来舅舅家小住。后妈带来的女儿比她只大两个月,两个人同时辍学,家里来提亲的人不少,不过大多都是冲着姐姐。自己相貌普通,个子矮不说,还喝凉水都长,姐姐长得好看,材好,嘴巴也会说。

    小姑娘抱住林芳,嘴里嘟囔:林芳,你能不能给我也找份事做?天天在家看着姐姐忙活,我心里难受。我做衣服难看,做饭没有姐姐做的好吃,就是地里活,也没有姐姐干的利索。我爸妈不说什么,可我觉着自己就是个吃闲饭的。

    红萍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喜欢把自己当安慰抱枕,有事老闷在心里,也就在自己跟前说说,林芳心生怜惜:寒假里你先帮我干活,我管吃管住,看能不能凑机会给你找个事做,不过我也是个学生,不认识几个人,你可别抱太大希望。

    行,还是林芳最好了。小姑娘一高兴,手上就加了劲。

    哎哟,你想勒死我呀。林芳被勒得憋气。

    红萍松了手,傻乐:嘿嘿,谁让你老不长,往后你的饭就由我来管,保准把你当气球一样吹起来。

    就你那厨艺,我现在就开始担心我上这点,别一点都不剩,变净成骨头架子了。

    红萍的厨艺林芳领教过,真不是盖得,吃上一口她做的饭,恨不得你从来不认识她,要不难听的话还真说不出口。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