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 逃生

    深夜,一老一少两个女子,在深山中深一脚浅一脚摸黑前行,老者已过花甲,气喘疲累至极,少者高挑个子,却是生就一双小脚,比别家女子特意缠过的三寸金莲还要小巧,这二人正是林芳和随伺候的刘妈,两人都不是适合长时间跑路之人,此时为了逃命,不得不忍耐疲累与疼痛,拼了命的往前跑。

    刘妈,我跑不动了,咱们歇息一下吧。

    六小姐,老奴来背你,此时还不能停下。

    算了,刘妈年纪大了,哪里背得动我。

    六小姐,咱再坚持一会儿,等到得安全地方,咱再歇息。

    自从上的毒解后,林芳发现,自己也有了轻微的夜视功能,此时的她,与刘妈相互搀扶,黑暗中她可以分得清近处哪里是树,哪里是草,哪里有石头,为防被后面的人发现,她专往树林密处跑。

    而在她们逃出来的山洞里,史斌华先痛后笑,继而又喊痒,双手满乱抓,若不是旁边有人及时阻止,史斌华差点将他自己脸抓花。

    痛痛痛,痛啊,救命啊,痛啊,痛……

    哈哈哈哈哈,痒死了,哈哈,啊——,哈哈哈哈……,痒死了,……

    痛痛痛,痛啊,救命啊,痛啊,痛……

    哈哈,哈哈哈,痒死了,哈哈,啊——,哈哈,哈哈……,痒死了,……

    ……

    看着满地打滚的主子,在场人不知该如何是好,纷纷看向护卫头领,意思很明显,要他拿主意,护卫头领从怀中掏出迷药。伸到史斌华鼻下,却是心下大惊。按说此种迷药效力很快,普通人闻之立时晕倒,哪怕是功力强大者,也撑不到半刻,史斌华乃是一文弱书生,对此药却是闻之毫无反应,时间已过一刻,仍在地上翻滚嚎叫,并无要晕过去的征兆。

    啪。无奈之下。护卫头领只得一掌将史斌华打晕,若是由着他如此翻滚下去,定会出事。到时振武侯追究下来,谁也担待不起。

    史斌华昏倒,山洞中一时安静下来,随行医者给史斌华诊脉后,只是摇头。诊不出主子如此症状到底是何原因。

    众人正自商量接下来该如何安置,有几人急匆匆跑进山洞,神色恐惧,磕磕巴巴的报告护卫头领,几十人只剩他几人活着回来,其他人都已毙命。

    护卫头领不信:胡说。林家六小姐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那位刘妈更是老不中用,怎可能杀得了几十个大男人。

    那人辩驳:头儿。千真万确,不知那六小姐使得什么暗器,兄弟们毫无声息便毙命。

    护卫头领正要斥骂,又听人喊:头儿,你快来看。这里有几人。

    山洞深处,一张睡四五个大汉都很宽松的大上。一超大的被子摊开,掀开被子,内里胡乱躺着四个护卫,这四个护卫上衣服颜色与他人不同,乃是史斌华贴护卫特制衣服,不过此时这四人已是没有呼吸,四人脸上表一致,均是一副惊悸的神

    史斌华好色,大大被均是他着人特意制作,对他芳心暗许的女子,也有被骗至此处者,就为满足他的,而后,那女子便成了孤魂野鬼。

    护卫头领吩咐:高大夫,检查一下,看他们是死于何因。

    高大夫乃是随行军医,听令后上前,仔细检查过后,高大夫摇头,四人上既无伤口,又无其他症状,难以判断死因。

    派人沿着追赶林芳的路径找到几十人尸首,天色已经大亮,众人观看之下倒抽一口气,所有尸首的面部神,与上死去那四人无二样。高大夫一一检查之下,也与那四人一般样,上既无伤口,又无其他症状,难以判断死因。

    为防暴露踪迹,护卫头领做主将那几十人就地掩埋。

    史斌华醒来时已是第三,问起追赶结果,得知不止追丢了人,自己的人手也损失几十,心下大悔,暗怪自己太过急,也暗骂老天不睁眼,为何令自己关键时刻犯病,那痛痒难耐的感觉,已折磨自己十年,美人在前,却是错失良机,如今那小女子不知跑到了哪里。

    他却是不知,若不是他动了轻薄林芳的念头,他的旧疾也不会恰巧那时发作,且比往任何一次都厉害。十年来,为能缓解他的症状,各地大夫不知给他用了多少种迷药,以至于他渐渐对迷药产生耐药,所以才导致护卫头领给他闻迷药,对他却毫无效果。

    史斌华倒不怕林芳会跑出去告密,此处是他千挑万选的隐秘地方,没有知人的引导,无论如何是跑不出去的,只要派人仔细寻找,不怕抓不到林芳。

    而此时的林芳与刘妈,正站在一户人家门外,踌躇着该不该进去。

    望向四周,天高地阔,方圆视力所及范围内,只此一家。说此家是农户吧,却是高墙大院,倒像是某富户的乡下别院,可内里传出的鸡鸣猪哼哼,偶尔还有几声牛叫,又与富户别院格格不入,且门户大开,显得很是怪异。

    两天两夜的逃命,两人已是心疲惫,此时更是又冷又饿,若这家真是歹人,以两人此时的境况,也已无力气逃跑,不如搏上一搏,进门求助。

    刘妈嗓门疼痛已说不出话,林芳上前叫门:家里有人吗?

    连问几声,内里无人应答,林芳想要提声,却是没有力气,干脆搀扶着刘妈迈步进门,边往内走边出声相问,同时环顾院内,越看越觉似曾相识。

    这家院子从外看虽然是富户别院,内里布置却属于常见的农家院,不过比平常农家院大许多。方方正正的院子,正屋一排六间,东侧屋五间,西侧屋三间,东侧屋紧挨着的两间房,应是伙房。院子西侧一排稍矮的房子,与西侧屋之间稍有空间,看模样应是马厩,院子南侧有鸡棚和猪圈。不管马厩还是鸡棚与猪圈,门都是打开的,鸡满院跑,猪悠闲的四处散步,牛卧在当院,享受着并不暖和的光浴。

    院子中间,分成一块块地畦,地畦很是整齐,内里还用细木杆或树枝搭着架子,架子上还有已经干枯的秧子,看样子是种过豆角或丝瓜之类的蔬菜,只是天冷后没有清秧。

    地畦周围种着一圈果树,苹果树、梨树、山楂树、桃树、杏树、枣树,甚至还有极少见的樱桃树,最打眼的是靠近主屋的一丛低矮枣树,与旁边高大的枣树形成鲜明对比,此时已是冬天,所有的树叶已落光,林芳还是能够认得出,这丛枣树,正是少见的葫芦枣树,她在外祖父家李音薇的院子里见过。

    家里有人吗?我母女二人来讨碗水喝。

    主屋有东西两个门,二人已经到了主屋门前,内里仍是没有人应,林芳和刘妈对看一眼,稍犹豫后,伸手掀开主屋东边门上厚厚的门帘,屋门紧闭,门上挂着一把锁,却是虚挂着,并未锁上,轻轻拿下门锁,推开屋门,内里的景象更让林芳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入眼一张靠墙的八仙桌,两边各摆着一张圈椅,八仙桌上方墙上悬挂着一副寿星图,桌子中间有一个托盘,托盘中间是茶壶,茶壶周围整齐倒扣着一圈茶碗。抬脚进屋,待眼睛适应屋内与院内的视差,可看清桌子上已积累了一层灰尘,再看地上也是,很显然主人家已有段时间未有打扫屋子。

    掀开东隔墙上的门帘,内里靠窗有半间屋子是一铺炕,炕上两边墙角摞着整齐的被褥,另外半间屋子靠墙放着一张方桌,方桌两侧各有一张方凳,上面摆着梳妆用品,这张桌子应是兼做梳妆台来用。桌子下放着一个炭盆,不过内里除了木炭燃尽的灰烬外,便是盆上与周围一样的一层灰尘。

    扶刘妈坐在炕沿上,林芳上炕拉开被褥铺好,道:刘妈,看来主人家不在,已顾不得许多,你先上炕躺着,我去找找看有甚可吃。

    刘妈直摇头,看那意思是要林芳休息,她自己来忙活。不由分说,林芳使劲拉刘妈上炕,嘴里劝着:看此景,你我二人一时间也是回不去了,往后咱两个便要相依为命,我到底年轻一些,比您能扛累,先不忙着休息,刘妈且不要忙着讲究主仆之分,待你休息好了,咱两个都吃饱了,再来商量个长久之计,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不再执拗,乖乖顺着林芳的扶持,刘妈留着眼泪躺下,林芳给她盖好被子,下了炕,一步一步挪着生疼的小脚,去各个屋子找吃的。

    挪到对间,屋内的布置与刘妈所躺那间相同,没有任何吃食,林芳出了主屋往看似伙房的那两间屋子挪去,伙房没锁,看内里的布置确实是伙房,只是找遍整个伙房,除了装满水已经冻裂的水缸内厚厚的冰,再没有找到可入口的东西,而其他所有的屋子,门上的锁是实打实的锁上的,窗户紧闭,推也推不动,林芳泄气,上更是没了力气,一股坐到地上,子已经冻僵的她,根本感觉不到冷。

    om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om高速首发穿越随我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一七一章 逃生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