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八章 探望

    等处理完手头上最紧急的事,离林文与李子易聊起李子阳夫妇已过了五天,林文抽了个空去将军府上看望小舅李子阳,却被告知,李子阳与大凤已于大前办了和离,李子阳接了个去江南寻人的差事,办完和离手续便急急离京,连将军府都未回,只着人捎了个口信回来,大凤也已于昨搬离将军府。

    林文愕然:也就是讲,二舅讲过那话才过两,小舅便与小舅娘和离,怎会如此快?

    唉,早和离早解脱,郭佳怡叹道:你是不知你小舅内心有多苦,若不是我与你二舅着人跟着看着他二人,他二人还不知会发生甚事,如今和离,你小舅便无所牵挂,用全心去寻你五表妹。

    林文点头:去江南也好,近处几省小舅几乎已找遍,都未有五表妹的消息,若不让小舅去他处找找,小舅恐是要憋疯去。

    陪着郭佳怡又闲聊一会儿,林文告辞:二舅娘,您可知小舅娘搬去哪里,这几年小舅娘虽变化过大,我兄妹小的时候,她与小舅一样疼我们,我想去看看她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郭佳怡仍是叹息:唉,枉她活了几十年,还没有你一个小孩子活得明白。你二舅总也对我讲,等过几年退休后,便回到你外祖父母边,不仅可承欢父母膝下,还可与姊妹们同处,既可享受亲,又可重温惬然田园生活,我老了,每里虚于应酬,也早已累了,就等着你二舅退休,好与他退归田园。偏你小舅娘想不开。

    得了大凤的住址,林文骑马往大凤住处赶去,半路却被林孟拦住,说是况有变,齐彪找他回去商量调整计划,并讲等事定了,他也跟林文一块去看大凤。

    振武侯生多疑,虽对义子委以重任,却也不是完全相信他们,派出他们执行任务的同时。还会另外派人监视,所以每个义子在外的行径,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史斌华那里自然也不例外,自己的脔竟然在外留恋花丛中,振武侯大为光火,当即决定另外派一个义子去多陵县代替,继而召回史斌华。

    齐彪在多陵县那边已有安排。若是史斌华真被振武侯召回,以前所做计划大部分得作废,再说,他原本就想利用此次机会将史斌华除掉,怎可能让振武侯如愿,派林孟往李子易府上找回林文商议。林孟到李子易府上时,林文已离开,林孟根据郭佳怡所给地址一路追来。

    几人商量完对策。又有别事缠,原定去看大凤的林文林孟,只得将时间一拖再拖,等两人稍得清闲时,已是十天之后。二人来到李家给大凤买的小院。只见大凤一人坐在院里,面容消瘦。神木然,唤了她几声,都未得到回应,二人讶然对视,不明白这是怎地了。

    你两个可是来看我笑话?

    就在二人面面相觑时,大凤突然的出声,将二人吓了一跳,不过也只是呆愣瞬间,很快二人便反应过来,林孟立时气得脸通红,张嘴便要反驳,见林文摇头,才勉强忍了回去。林孟鲁莽而武力过人,林文冷静且主意多样,二人在一块,向来是林孟听林文的。

    阻止了林孟,林文笑答:小舅娘,大哥和我来看看您,这段子您的体怎样,可有需要我二人帮忙之处。

    大凤撇嘴:来看我?我的亲生女儿都不来看我,我这个当娘亲的,主动上门去找她二人,一个两个的避而不见,你二人会有如此好心?是来看我如今有多狼狈吧。

    林孟又张嘴反驳,林文已是预料到他会有如此反应,先他出声道:大哥,路上买的蜜枣呢?你可是又犯糊涂忘在了马背上,还不快快去拿进来。

    哦?哦,刚刚只顾急着进院来,还真给忘在了马背上,我这就取来。

    二人一对一答,大凤愣住,她喜吃蜜枣,进京城以来,忙着学习京城规矩礼节,跟随郭佳怡应酬人往来,奔走于各个官宦人家,急于适应京城贵夫人生活,几乎已经忘了自己原来的喜好,和离后,处处碰壁,受打击,沮丧间,更是胡乱过子,没想到,李子阳的这两个外甥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喜好。

    林孟出了小院去马背上拿东西,林文弯腰向大凤施礼,赔罪道:小舅娘,请恕文儿和大哥来得晚了,您向来疼我兄妹六人,无论往后怎样,您都像以前一样,是我兄妹六人的长辈,往后请莫要再讲来看您笑话之事。

    怪?我此时还有资格怪哪个。十几来,只有二嫂曾来看过我两次,其他那些曾经与我很亲的夫人,见了我竟是好像不认识一般,即便应了我的招呼,也很是冷淡,原先常常称赞我衣着搭配好看,或是全鸡做的好吃的人,都讲不记得讲过此话。呵呵,就是容儿,也唯恐避我不及,好似我是那瘟疫一般,而华儿原本就没理会过我,我这才明白你小舅的话,靠将军府的名头来享受荣华富贵,就像那没有根的浮萍,离了将军府,我什么都不是。

    一旦开了话头,就像泄闸的洪水,大凤将和离这十几来的种种失意,喋喋不休的一古脑往外倒,林文静静听着,偶尔顺着大凤的话头应一声。林孟提着装有蜜枣的小篮子进来,将篮子放在石桌上,给了林文一个手势,又出了院子,没一刻便返回,手上多了一个瓷瓶。

    讲无再讲时,大凤才觉着很是口干,而石桌上除了蜜枣篮子,和林孟刚拿回来的瓷瓶,再无他物,想要喝水却是没有。

    大凤起要去烧水,林孟拦住她,将瓷瓶打开递过去,笑嘻嘻道:小舅娘请喝水,此是我在对面店铺自己兑的山楂蜂蜜水,小舅娘尝尝,可有您兑的好喝?

    一口气将瓷瓶内的水喝干净,大凤赞道:好喝,酸甜搭配刚刚好,孟儿何时长了这个本事。

    嘿嘿嘿。林孟傻笑,林文笑着戏虐:当然得酸甜搭配得当,否则晚间怎进得了房。

    大凤奇道:孟儿媳妇竟如此厉害,还敢不让自家丈夫进房?

    依然是傻笑:嘿嘿,孕妇最大,孕妇最大。

    你媳妇有了?我记得你今年开才成亲吧,这可是进门孕,最是风光,是否告知了家中?大凤此时已然开始放开怀,有了往爽朗子的模样。

    林孟频频点头:嗯嗯,已经去信告知,二祖母令我听媳妇的,千大万大孕妇最大。

    大凤心中百班滋味:想当年我怀孕时,你们外祖父母也是如此嘱咐你们小舅,万事以孕妇为重,你们小舅也是孝顺听话,处处让着我,顺着我,倒是养出了我跋扈的子。唉,此时讲这些已是多余,孟儿文儿,你两个可要跟媳妇好好的。

    林孟连连答应,林文环顾一周,皱眉问道:怎地小舅娘就一人么?连个端茶递水的下人都无一个?

    大凤也皱眉:刚出来时带了十几个,可是看他们心神不定的模样,一个个的让我给撵回了将军府,今你们来之前,我心气不顺,最后两个也被我撵了出去。

    林文又问:那小舅娘往后有何打算?

    这几我虽心烦,却也不是没想过此事。我嫁给你们小舅之前,做的一手好全鸡,家中每年养的上千只鸡,全是靠我一人做了再卖给各家饭店,和离时你们小舅给了我不少银钱,我想重旧业,就是不知我做的鸡可否合京城人的口味。

    这还不好办,孟儿我闲着无事,陪着小舅娘去京城各个饭店酒家去吃鸡就是,您既是行家,吃过后必会知配料与做法如何,再根据您自己原先的手艺,做出有自己特色又合京城人口味的鸡,应是不难。

    大哥言之有理,有大哥相陪,小舅娘只管放心品尝就是,不会有人为难于您。

    这——,大凤为难:好是好,可去饭店酒家吃饭花费很高。

    林孟豪爽道:小舅娘只管吃鸡就是,不用心花费,包管您不花一文钱。他要执行任务,游走于各饭店酒家,当然不会花费自己的银钱,齐彪便是那出钱的冤大头。

    听说大凤要开店卖鸡,郭佳怡提出想要入股,大凤婉拒,只是邀请郭佳怡时不时来她的店子走一趟就行。郭佳怡当然不会缺钱缺到分她那小小店子的一点点利润,大凤明白,郭佳怡这也是一片好心,将军夫人入股,店子自是多了一层保护,这层保护她不会拒绝,可也没必要让人家破费,将军夫人亲自光顾小店,也是一样能达到保护效果。

    于是,每里林孟带着大凤出入各家饭店,自是少不了点鸡,开始时林孟吃的津津有味,吃的多了,到后来,别说是看到鸡了,就是听到鸡都想吐,可他游走于各大小饭店酒家,打的旗号便是要陪着大凤品遍京城的鸡,如今想要退缩,已是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死撑。

    这段时间在与林文林孟兄弟商议正事时,齐彪不知是无意还是怎地,时不时便会提起与鸡有关的话题,林文更是煞有介事的应和,林孟中途告假齐彪还不准,搞得林孟是苦不堪言,后悔不该总是戏谑齐彪。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