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章 前事

    红,从五岁时便被买来伺候林伯嗣,人虽长得不是很出众,却是极为耐看,在林伯嗣十四岁时,红十六岁,林伯嗣将红正式收房,后林伯嗣娶妻董氏,林伯嗣母亲做主,将红由通房丫头升为侍妾。

    林伯嗣与红自小一块长大,两人感甚好,林伯嗣娶妻后,对红仍是宠更甚,对董氏这个正妻,却是不甚理睬,一月内能去董氏房里宿夜,最多超不过五,这五之期,还是母亲强行定制,就为早点生下嫡长子。

    董氏恨极,用规矩来压制红,却每每都被林伯嗣袒护过去,董氏无奈,找公婆为自己主持公道,又因嘴拙不会讲话,得罪公婆,董氏在林家过得更是不如意。董氏将红恨了个彻底,巴不得红去死,几次下手,都被红躲了过去。

    天公作美,林伯嗣虽极少去董氏房中,成亲第二年,董氏便怀孕。董氏本以为自己怀有林家长孙,丈夫会对自己另眼相看,却没想到,林伯嗣却是更加冷待她,对那红反而更好,以董氏有孕不宜伺候为由,夜夜宿于红房中,殷勤为红寻医问药,希望红也能早怀有自己的子嗣。

    这下董氏彻底爆发,因林伯嗣将红看护太紧,董氏难以找到机会除掉红,后来利用林伯嗣凡事都喜算上一卦这个习惯,找到算命先生,拿出自己本就不算多的陪嫁首饰,让算命先生给林伯嗣讲,红与自己肚子里的孩儿相克,只有将红卖掉,才可破解。

    林伯嗣为林家长子,自是看中子嗣后代,可又实不忍卖掉红。红于他来讲,已是不可割舍的一部分,便问算命先生可有别法破解,算命先生便讲,只要红在尼姑庵为董氏肚里的孩子祈福,直至孩子出生,便会没事,林伯嗣欣喜,算命先生又得一份谢礼。

    为能让红早怀上自己的子嗣,林伯嗣更是殷勤去见红。不过他倒是对佛祖尊敬,每次都是将红从庵内接出,于旅店内行房。并会盘桓数,林伯嗣读书,红相陪,子过得比那正头夫妻还甜蜜。其实,在林伯嗣眼里。红已是他的妻,而董氏,只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

    本以为将红送走,丈夫便会对自己多看几眼,却没想,反而更少见丈夫的面。连每月婆婆规定的那五,丈夫都已是置之不顾,自己怀有孕。确实不能尽为妻之责,董氏找不到理由拴住丈夫,心中恨不得喝了红的血以解恨。

    更雪上加霜的事还在后面,林伯嗣一从外面回来,告诉董氏。红已怀有林家子嗣,不适再呆在庵中。应接回家中安胎,让她尽快将红的屋子重新收拾一番,也好让孕妇能舒适一些。

    自己做为正头妻子,怀着林家长孙长子,已满八月,丈夫对自己不闻不问,一个妾而已,丈夫竟让自己这个正妻,为之收拾屋子,董氏当时差点没气得背晕过去,为了能让丈夫觉着自己贤惠,幻想着丈夫能对自己另眼相看,董氏强忍着才没在丈夫面前爆发,而是不得不答应,心中却在想着找机会除掉红肚子里的孩子。

    机会很快送到了董氏面前。

    有同学约林伯嗣一块去盛城,参加那年的进学合格考试。林伯嗣原本觉着自己功课尚有欠缺,准备下一次再参加考试,如今红怀了孩子,想着试一下也无妨,说不准真就考过了,自己便是有功名在之人,也能让红及孩子过得更好,即便考试过不了,也无大碍。同学催得急,林伯嗣未及跟红说一声,只嘱咐董氏尽快将红接回,便匆忙与同学上路。

    考试完毕,林伯嗣等不及结果公布,急急赶回家中,给父母请安后,先往红屋内去看,却是未见影,这才往妻子房中,询问妻子红行踪,董氏却告知,林伯嗣去往盛城第二,她便去庵内接红,红已是不见,庵内尼姑讲,见红被一男人接走,可见是已与人私奔。

    林伯嗣自是不信董氏之言,且董氏做事不知掩盖,林伯嗣去往庵内,一问便知怎回事,内心气苦,却又不能将董氏怎样,因董氏已是即将临盆,自林伯嗣归家,父母便着人守护董氏,就怕大儿子一时气急,再将董氏弄个三长两短出来。

    董氏生下大郎后,林伯嗣看都未看,整里躲在红屋内,时哭时笑,自言自语,喋喋不休,父母也不能奈何于他。

    生了嫡长子,依然栓不住丈夫的心,董氏心灰意冷,不知怎地,忽地想到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若不是自己早早怀孕,也不至于给丈夫与红更多独处机会,红也不会怀孕,丈夫也不会对红更加怜,自己也不会完全失去丈夫。

    脑子不是很好使的董氏,越来越觉着有道理,便将一切的罪过,都归之于一个襁褓中的孩子,若不是因祖母疼孙子,婆婆一几次过来董氏房中看,大郎差点被董氏饿死。大郎的祖母也怕林伯嗣夫妻二人斗气,再伤着自家宝贝长孙,干脆将大郎抱到边,自己喂养。

    丈夫不理自己,公婆嫌弃自己,就连可以用来撒气的儿子,都被婆婆抱走,董氏心中苦闷。恰逢老二媳妇怀孕,不止老二对之呵护有加,令人眼红,公婆也是一三餐对之照顾,与对待自己怀孕时,简直是千差万别,董氏内心嫉妒,每里以长嫂的份,找童氏的不是,不想童氏好过。

    童氏出大豪商家,又是独女,自是备受宠,且自幼练武学医,嫁给林仲嗣前曾为护卫,上沾有那男儿的豪气,哪里会将小家子气的董氏看在眼里。从她嫁入林家,因她的子正合了公婆喜好,两儿媳对比,公婆有些偏于她,董氏嫉妒,不时挑衅,她懒得理会,如今因怀孕,脾气变得暴躁,怎会受董氏的气,一言不对,便会和董氏闹将起来,甚至有一回差点动了鞭子。

    大儿子变成痴颠般,大儿媳又着实不让人省心,两位老人心生厌烦,一气之下干脆分家,带着孙子跟了老二一家过活。

    同学捎来消息,林伯嗣进学考试未合格,加之红连同肚子里孩子被卖的打击,又愤恨于父母对二弟的偏向,林伯嗣从那时起,开始变得狠,虽与董氏同房,却是未将董氏当作自己的妻子,而是一个发泄对象。

    董氏所生儿子,林伯嗣一概不关心,只有十郎长得与之最是相像,才引得他稍有心动,且因他连年进学考试不合格,四十岁时干脆放弃,而将希望寄于十郎上。对于几个女儿,林伯嗣倒很是在意,却不会管教,才养得林翠萍自大而跋扈。也多亏有李翠梅,林翠娥才未被他教养坏。

    体发肤受之父母,却是被父母极端厌弃,大郎一家后来所遭待遇,便讲得通了。

    唉——,红虽也可怜,可大郎遭大哥临终弃绝,却也与红关联甚紧,如今要是那林强认回林家,大郎怎堪忍受?反是那林呈祥,大郎未尝享有的父母疼,他却一样不缺,如今又为一方父母官,怎是大郎比得了的。

    唉——,作孽哟——

    林仲嗣与童氏夫妇,以往遇到他事,不管怎样难办,均会快刀斩乱麻,干脆利落处置,如今自家遇到这种事,竟是为难至极,宋氏既然已提出要与林家相认,虽暂时答应不会告知林强,可此事早晚要解决,无论何时解决此事,大郎都要再一次受伤害,而且此次的伤害,不会比林仲嗣临终弃绝那次差。

    林呈祥的长相,与宋氏年轻时很像,这一点,在宋氏讲明当年原委后,只有童氏和林仲嗣意识到了。而大郎的长相,倒与林仲嗣有几分相似,上也很难找到林伯嗣的影子,所以大郎虽与林呈祥为兄弟,却是根本无相似之处,若是无人刻意挑明,二人根本不会知道真相,林仲嗣与童氏便想借此,能拖多久是多久,甚至希望宋氏一辈子不要说出真相,林呈祥是否要认祖归宗,他二人并不在意。

    他夫妇二人,尚不知大郎已晓得董氏亲手淹死林芳之事,若是知道,二人不知该会有多心痛,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竟是吃了这么多苦头。

    再讲林呈祥,纵使生愚笨,也是知恩图报的。

    宋氏与童氏平里的聊天内容,宋氏也会说与儿子听,林呈祥原本只是想利用林大郎的心思,听了母亲转述童氏的话,知了大郎被弃绝之原委,再加上对童氏的感恩,那心思便改为真正想为大郎伸冤,于是主动开始调查当年大郎被弃绝之事。

    正如林仲嗣所料,良平镇已是一片汪洋,从此再无良平镇此地,当年案卷也是被淹,无处可查。林呈祥人不是很聪明,既然能读完精学,走上仕途,却也是有一股韧劲,凭着这股韧劲,费劲心思,经过一番周折,还真给他找着几个知人,证实了童氏的话非虚,大郎当年被父临死弃绝,确因林伯嗣为父不慈,可是林伯嗣为何如此心狠,林呈祥却是不解,也无人能答其疑惑。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