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 忽悠

    林县令一走,林仲肆问大郎:老和尚何时定的规矩,一天只接诊五个病人,我怎不知。

    哈哈,今定的规矩,里间门上的隔帘掀开,一雪白衣裙的林芳,笑嘻嘻跑出来,后面跟着好笑摇头的李翠梅。

    林仲嗣这下明白了:哈,小人精,原来是你在捣鬼,快讲给二祖父听,到底是怎回事。

    一把抱住大郎胳膊,林芳竖起大拇指,夸道:嘻嘻,是爹爹聪明,我只让刘妈给爹爹讲了老和尚三个字,本意是不管县令大人到底是何目的,也要将话题引到老和尚上去。老和尚讲话从来故弄玄虚,模棱两可,只要县令大人与老和尚见了面,老和尚自会稳住他。哈哈,也真是凑巧,偏那县令大人要找老和尚,这可真是想睡觉有人给送枕头。

    刘妈刚才从帘后出来,在大郎耳边嘀咕了一下,这个林仲嗣倒是看见了,可他还是不解:这跟老和尚一只接诊五个病人有何关心?

    大郎笑道:我信口胡言而已,没想到县令大人竟是信了。

    哈哈哈哈,这下老和尚可有得玩了。如此幸灾乐祸,老和尚若是在当场,非得跟林仲嗣大干一场不可。

    这里几人幸灾乐祸,自行寺里,接到林芳暗卫消息的老和尚,却是哭笑不得。

    林家人最是知道自己,虽喜闹,却是不喜虚,如今,林家把跟县令的虚与委蛇任务交给了自己,很明显,是林芳那个小姑娘对自己的报复,谁让自己明明知道人家沾不得辣椒。为了看笑话,还将菜里的辣味掩盖,结果小姑娘吃了一口,便在饭桌上睡着了。

    至于所谓的这几接诊人数已排满,所求诊者非富即贵,根本是老和尚做了手脚。他给林县令看的近几准备接诊名单,上面的名字也确有其人,且也是他的病人,不过,大多是曾经接诊过。有他来林庄定居后接诊过的,也有云游时接诊过的,而绝非往后几要接诊的。他谅那县令也不敢去找人家求证。

    林县令当真信了自行老和尚的话。请求老和尚给他母亲尽早排个次,老和尚却讲:等诊完这名单上的施主,正好是老衲一年一度闭关,虔心拜佛祖的子,耽误不得。否则,不止自行寺,就是林庄上下几百口人也会有祸患,甚至有可能会牵连到与林庄相关的人物,比如,已安置在林庄周遭的难民。再比如,此时站在本寺的县令大人。

    怎会?林县令大惊:本县只是来此地求医而已,怎会算是与林庄有关之人。何况。此是寺院,并非林家祠堂,大师若是误了时辰,怎会只关碍与林家相关之人。

    阿弥陀佛,大人莫非不知。此山乃属林家,此寺也是林家所建。而我自行寺一众人等,皆由林家所养。

    老和尚一番话,林县令内心如百爪挠心,不上不下,也就是讲,如此大有名气的寺院,只算林家的家庙而已,此等高僧,竟只是林家和尚,而只要是经老和尚诊治过的病人,都算是与林庄相关之人,那些贵人为了富贵平安,自会庇护林家,自己就更是动不得林家。

    林县令倒真是孝子,母亲瘫痪,林县令已不知为母亲延请过多少大夫,却都是药石罔效,如今听闻老和尚医术高超,已是治好了不少疑难病症,自己娘亲的病很有可能治好,怎会轻易放弃,便询问老和尚何时出关,老和尚讲闭关最少一个月,林县令便请求老和尚出关后,第一个为自己母亲排期治病。

    老和尚沉吟片刻,道:林大人大可不必等老衲出关,林庄当家人林老爷的婶母,在老衲当年曾为护卫医者时,曾与老衲共事,她的医术,比老衲还要高些,且于妇科更为精进。你母亲瘫痪多年,先不说能否治好,即便是能够治好,恢复起来,也非一功夫,童大夫比起老衲,于你母亲更为方便些。

    这下林县令是真蒙了,他只知林仲嗣曾为六品护卫,虽只比自己高了那么一点点,却因林仲嗣多是与高官打交道,不是自己惹得起的,却没想,他的夫人竟也曾为护卫,不仅是医者,医术比高僧还高,于自己母亲的病更是有利,林县令真有种想撞墙的感觉,也想仰天长啸,自己这到底是幸运呢,还是不幸,本想利用林家,却没想,自家母亲的病,如今却是寄希望于林家。

    望着正下山的林县令,自行老和尚露出得逞的笑意,旁一个中年和尚问:师傅,您把林县令又推回林家,您不怕六小姐找您算账?我听说,六小姐跟着沈夫子,又学会一种毒药的用法。

    嘿嘿嘿,那咱这就云游去,让那帮家伙对外就讲,况紧急,提前闭关。

    嘴里这么说着,自行老和尚心里却是大骂沈夫子,好好的孩子给他教坏,同时心中也觉纳罕,怎的正经药品林芳分不清,偏偏那些歪门邪道的毒药,她倒认得蛮快。哦,还有,自己虽然贪玩了点,喜欢捉弄了她点,可也不用老拿自己来做试验吧。

    等林芳由林武陪着,来到自行寺,老和尚已经闭关了,林芳气得直哼哼,林武好笑:妹妹,莫气,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庙就在咱家,还怕报复不了老和尚?除非他再也不回来。

    这倒也是,林芳气平,告诉临时住持:我与司马小姐正研究新式素菜,等试做成功,便给寺内添新菜,不过,最先品尝新菜的,得是寺内所在最受人尊崇者,不在寺内的人便算了,你且告知他人。

    这话一听,便知是讲给老和尚的,寺内和尚各个心知肚明,临时住持莞尔,郑重其事答应。与老和尚这个老顽童相处久,寺内和尚多多少少都沾染了一些玩心,内心想象着老和尚回到寺中后,因没能最先品尝新菜,脸上的表,和那一番抓狂的动作,和尚们很是期待。

    一番望闻问切,童氏告知林县令,他的母亲兴许有恢复走路的希望,不过要经过长时间的针灸,按摩,服用汤药,再加外贴膏药,这个过程痛苦而漫长,需要极大的耐心,即便最后有所好转,也可能不会如常人般行动自如。

    有希望三个字,已是让林县令欣喜万分,哪里还会在意漫长的恢复过程,以往所延请的大夫,可都是摇头断言,已是治不好,林县令当即给童氏行大礼,言道,只要母亲能够好转,他必会重谢。

    无论贫富贵,早已不抱希望的病患,突然有了好转希望,病人及家属的绪都会有大起伏,童氏已是见惯此种场面,林县令给她行礼,她也只是淡然点头。

    林县令的母亲育有五个孩子,林县令是老大。每次怀孩子月份稍大时,她都会腿痛腰痛,不及临盆已是瘫痪,不过,等孩子出生,好生将养一段时间,便会好转,只是境况一次不如一次,生下最后一个孩子后,却是再也没有站起来,而那孩子,也因生产时无力,生出时已是没有呼吸。

    怀孕时腿痛腰痛,这种况,在很多孕妇上都有发生,是由于增大的子宫使脊柱的生理曲度发生改变,从而导致神经牵拉压迫所致,并非增大子宫的直接压迫,可以通过敷,按摩等方法改善,疼痛严重时,可以服用对胎儿无害的镇痛药物,孩子生出后,症状自然便会消失。

    若是孕妇腰椎本有问题,况会更为严重,胎儿月份很大时,会导致孕妇瘫痪,就如林县令母亲这般,生一个她便瘫一回,及至最后腰椎受损严重,再也没能恢复。

    林县令母亲宋氏这种病症,童氏以前曾经诊治过,患者后来能够走路,不过走路要借助外物。

    童氏记得,那个老妇好转以后,她儿子给她做了一副拐杖,可老妇嫌弃拐杖不便,而是改用板凳,双手将板凳向前挪一点,再用手撑住板凳拖着双腿向前挪一点,累了的话,就地坐在板凳上休息,经过一段时间的复健锻炼,那老妇已是能够不借助板凳便可行走,只是行动缓慢,且不能如常人般劳累,生活却是能够自理。

    童氏已是六十岁有余,而宋氏与之年龄相差不大,二人均已到了惜命之年,童氏在给宋氏治疗时,两位老人最喜聊的,便是回忆往事,其中大郎被弃绝之事,童氏最是讲得愤愤不平,将其中原委讲了个清清楚楚,顺便将林伯嗣不知骂了多少个一无是处,还有董氏,更是被她批得够狗不如。

    这一,童氏给宋氏施完针,正教授丫头今要改换的按摩手法,宋氏却是紧盯着她,虽一言不发,一副言又止的神,还是令童氏疑惑,问道:太夫人,你可有事?

    宋氏迟疑片刻,嗫嚅道:二夫人,你当真认不出我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