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一章 上山

    分别十几年,难得相见,大郎夫妇留林翠丽住些子,两人算算假期,也还有富裕,便也答应下来。

    自林翠丽夫妇来那天始,大郎与贵成便来了精神,稍有闲暇,便与她夫妇对打戏耍,家中奴仆也被练起来,乡民才知,林家原来是练武之家,有胆大者,求大郎与贵成收其为徒。

    大郎初时还有犹豫,因他与贵成当练武,也只为强,从未想过要收徒,还是林翠丽丈夫耿勇强提出,林庄地处偏僻,且离其他村镇也远,周围又无甚屏蔽可挡,若是真有强盗来袭,村民会些功夫防也好,大郎觉着有理,便答应下来。

    有其一必有其二,从收第一个徒弟开始,村民来央求学武者越来越多,男女均有。

    林翠丽夫妇觉着好玩,自发将愿学武之人编成班制,分成四班,她带女班,耿永强与大郎贵成各带一男班,相约好,十五后,她夫妇二人离开之前,四班进行比试,看哪班强些。

    耿永强还提出,四个班每要轮班巡逻,他这是按自己当差时习惯,村民虽觉无此必要,不过也知,徒弟须尊师傅言,也即遵守。

    毕竟大家都是林家佃户,还是以务农为主,名曰巡逻,实际还是在自家所租地里干活,只不过,有甚大事小,以轮值之人为主来做。

    几下来,强盗未遇一个,倒是互相间帮了不少忙,本是来自不同地方,平自扫门前雪,偶尔因相互习惯不同,或因鸡毛蒜皮的小事,打打闹闹的村民之间,也团结了许多。

    林芳除每坚持练五禽戏及甩针以外。便是按时去学堂上课,此时的她,练五禽戏时,也是不再踉跄,可以很稳当将一五禽戏做下来,甩针也是进步很大,可将全部十根甩针扎于软木盘上,偶尔也可扎于木盘中心黑圈内。

    林芳按她前世的上学习惯,规定,每上五课休息一。这一刚好是休息。林芳耍完五禽戏,拿起甩针,正要练习。就见林翠丽背着个背篓要出门,林芳好奇,问道:八姑,你这是要去哪里?

    林翠丽答道:上山,我那上山玩耍。见有一些草药,白白坏在山上,真是可惜。

    哦,这倒是真的,当买下此山,只是大郎向往那山水生活。两年来,只开垦荒地,建设庄园。已是忙不过来,哪里还顾得上那座小山。即便这山属自家,估计爹娘也无几回上山,山中有何产物,恐他们也知之不详。

    林芳心中一动。可否让林翠丽带自己上山,自己来两年。还从未上过山。

    她平里要上课,休息时,倒是清闲,也想过上山去玩,不过,家中只有线儿一人陪她,若真上山,不是不可,但她知自己缺点,还是少给家人添麻烦为好。

    她也知,只要她提出想上山玩,爹娘无论如何都会陪她,即便爹娘实在抽不开,也会令一帮下人陪同,可是,爹娘与家下人等各个忙碌,她又不是真的稚童,还是知道分寸,觉着自己帮不上忙也就罢了,若只为自己玩耍,打乱爹娘计划,实属不该。

    林翠丽很是干脆:这有何不可,山中虽不好走,有八姑我在。

    林芳出行,自是少不了线儿。

    与线儿说起为她找个娘亲第二,林芳便问过蓝婆子,蓝婆子自是欣喜非常,她没想到六小姐竟如此为她打算,她与线儿相处,也是喜欢这个活泼的小丫头,只是线儿是六小姐贴丫环,她不敢奢想。

    自从有了娘亲,线儿仿佛一下子懂事许多,做事不再如往般风风火火,没头没脑,即便再贪玩,线儿也会谨守本分,时刻守在林芳边,这倒让林芳一时适应不来。

    一行三人来到山脚下,进制衣坊告知李翠梅一声,正在教刺绣的林翠娥听之,也要跟随,李翠梅由她。

    林翠娥近些时越发的走神,李翠梅也知,孝期将满,妹妹这是忧心婚事,也曾劝慰过,效果却是不大,她既愿自己出外散心,李翠梅巴不得。

    林翠娥出行,贴丫环自是跟上。书琴与书棋立誓,此生跟随林翠娥,林翠娥已满十八,书棋与书琴比林翠娥还要长一岁,也是未嫁。

    三人变六人,一行人正式出发上山。

    八姑,可否带上缘儿。

    听到魔音,林翠丽很是想逃。

    来林庄没几,她已是怕了这个小魔头,一个女孩家,竟是比自家两个儿子还调皮,只要被林缘缠住,一刻不得消停。不知这小家伙哪来如此多问题,稀奇古怪,何事她都想知,林翠丽觉着,便是那博学的夫子,也不一定答得了林缘的问题。

    随后跟出来的董盼羽喝斥:缘儿,不可调皮,你八姑上山有事,不是玩耍。

    董盼羽这几年跟着李翠梅学会制衣,此时在制衣坊任一小管事,专管制作布扣。

    林缘辩驳:八姑有事,难不成六姐也有事?十一姑也有事不成?

    董盼羽当然知道林芳和林翠娥是上山玩耍,可她并不想女儿也上山,她听丈夫讲过,山上树木杂草丛生,根本没有路,极难行走,自家女儿的调皮好动她自知,一个不好便会伤到。她就这一个孩子,若真有个三长两短,她该如何是好。

    林翠丽很是不想带林缘,可已带了林芳和林翠娥,拒绝之话实在说不出口,正为难间,就听林芳问道:七妹,昨放假时,我布置你两写五十个字,你已完成几何?

    嗯?六姐,今才是放假第一,离上课还有近两,写字有何可急。

    一听这话,便是连一字都未写。

    林芳又问:还有,这五所教你二十字,你只认得六字,布置你将其余十四字临摹五遍。你可是已完成?

    林缘理直气壮:六姐都讲那十四字我并未认得,不认得又怎能临摹的出。

    缘儿,还不进去写字,若今不能完成,从明起,不得再出门。

    林芳与林缘一问一答之间,董盼羽已是羞愤至极。林缘比林芳小不到一岁,林芳也才八岁,已是受村人尊敬的小夫子,而同为林家小姐。自己女儿却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不甘不愿,林缘回制衣坊管事屋内,继续对着字帖发呆。林芳也是无奈。她怎会不知,当着众多人面问林缘,会惹恼董盼羽,可林缘实在难缠,若真要带上林缘。所有人都别想好好玩,全都看着林缘,也不能保证不出事。

    经此插曲,个人不再如先前兴奋,各自默默往前走。

    小山不算高,山上树木也不是很密。树种不一,榆树、杨树、槐树、桑树都有,还有些她认不得的树木。

    建设农庄时。已将大些的树砍了一些,平里也就是几个顽皮的孩子上来,摘些野果,抓几只小动物玩耍,极少有别人上来。所以,并没有因踩得多而形成小路。野草不算高,还有不少带刺的低矮杂树,确难行走。

    走没多长时间,林芳已是走不动,不过她还好,来时听林翠丽的话,换了方便衣裤,手上也带了娘亲给她特制的砂布手,脚穿厚底鞋。线儿一样打扮,一只手牵着林芳,另一只手拨开挡住去路的杂树枝。

    林翠娥就显狼狈,尽管已将裙摆提起,还是时不时被刺刮扯,手背已被刮出很多印子,甚至还有血珠渗出,书棋书琴更是不堪,一面要为林翠娥开道,一面还要拉扯她们自己的裙摆,且她三人所穿,并非登山厚底鞋,此时脚底已是生疼。

    林翠丽无奈停下,要是就林芳一人,她还可背起走,还有一个林翠娥,便有些麻烦。

    将几人安置在一块开阔地处,林翠丽自己去找草药,她昨来过,知草药在何处,离此地不远,若是有事,只要呼喊,她便可听到。

    六小姐,你看,这是何物?

    林芳坐下来休息,线儿却是闲不住,在可以看得到林芳的范围内,蹦来跳去,很是稀罕的看着各种未见过的东西,此时拿着几片黑乎乎的东西给林芳看。

    线儿手里的东西很是面熟,黑色不规则块片,卷缩而不平整,表面平滑,黑褐色面较淡,看起很像是黑木耳,不过还不能就此确定。

    让线儿带自己到她发现此物之处,就见几根已倒地的朽木树干上,零零落落长着一些黑色似耳朵般的东西,哈,这不是黑木耳又是什么。

    林芳欣喜,黑木耳可是好东西。

    黑木耳是一种质优味美的胶质食用菌和药用菌,质细腻,脆滑爽口,营养丰富。其蛋白质含量远比一般蔬菜和水果高。且含有人类所必需的氨基酸和多种维生素。

    其中,维生素b的含量,是米、面、蔬菜的十倍,比类高三至六倍。铁质的含量比类高一百倍。钙的含量是类的三十至七十倍,磷的含量也比鸡蛋、类高,是番茄、马铃薯的四至七倍。

    而且,黑木耳还有极好的药用价值,具有益气强、滋肾养胃、活血等功能,它能抗血凝、抗血栓、降血脂,降低血粘,软化血管,使血液流动通畅,减少心血管病发生。

    黑木耳还有较强的吸附作用,经常食用,利于体内产生的垃圾及时排出体外。黑木耳对胆结石、肾结石也有较好的化解功能,它所含的植物碱具有促进消化道、泌尿道各种腺体分泌的特,植物碱能协同这些分泌物催化结石,润滑肠道。

    林芳没有立时将黑木耳摘下,而是催促道:线儿,再找找,看哪里可还有此物。

    线儿不解:六小姐,此到底是何物,黑乎乎极是难看。

    林芳故作神秘:哈哈,线儿,你若能找到更多,我便告诉你。

    两人正自逗乐,忽听一公鸭桑道:哈哈,小爷我何其兴哉。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