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九二章 无奈

    林芳很是疑惑,近段时,五哥看似一闷似一,心下纳闷,便出声叫到:五哥,今爹娘给我画像,你也一块来吧。五哥长得如此俊美不凡,若不留下画像,长大岂不遗憾?

    大郎夫妇听之也笑,小儿子自小子讨喜,不仅天生手巧,且嘴巧会哄人,高兴时会夸夸其谈,自命不凡,姊妹里,林武与芳儿最是要好,芳儿嘴巴也是不饶人,两人在一起时,经常互相捉弄,倒显得亲近。

    呼唤几声,林武都未应,李翠梅笑道:莫再叫唤,必是你五哥又在研制新鲜事物,入进去了。

    大郎却觉出异样,抬步进入林武屋内,片刻便传出怒吼:这是哪个干的?

    是武儿不小心自己摔伤。林武辩解,听之底气不足,又似语带委屈。

    觉出不对,李翠梅与林芳紧步进入林武屋内,顿时心底抽痛,就见林武满脸是伤,颧骨处已是淤肿,显然是与人打架所伤,且不是与一人打架。

    李翠梅拉过林武,弯腰细看,问:武儿,到底是怎回事,说与爹娘,可是有人欺负?

    呵呵,无事,小孩子打打闹闹而已,嘶——。林武本想笑着安慰爹娘,却是扯痛伤口,顿时抽气皱眉。

    小绳呢,主人受伤,他哪里去了,钎儿,去找小绳过来,我要问他,五少爷到底是怎受得伤,若有虚言,重重惩罚。

    大郎已是忍耐不住,他知道孩子会受父亲弃绝自己的牵连,只想着会是些冷嘲讽而已,没想到会受如此大伤害,林武虽不满九岁。在武功上,自己却是严加训练,林武本又心思灵巧,即便是一般成年护卫,要想制服林武,也是要费一番心思,今林武竟被打成如此模样,他怎能不怒。

    嘶——,李翠梅在给林武上药,听得爹爹所言。林武忙道:爹爹莫要为难小绳,他比我受伤还重,已是爬不起来。武儿告诉爹爹就是。近段时间,武儿与人打架,只是爹爹养病,娘亲繁忙,武儿不忍爹娘担心。才未告知,武儿无事,武儿虽受伤,他们也不比武儿强,爹娘莫要再气。

    家中奴仆尽皆由大郎和贵成教授武艺,小绳即是林武跟班。自是被林武当作陪练,年纪不大,武艺也算不错。今竟被打得爬不起来,可见那些人打得有多狠。

    大郎痛声问道:可是因弃绝之事?

    林武安慰:爹爹莫要难过,武儿年纪虽小,却是记得小时之事,分得清楚是非。此事不是爹爹的错,是那些人黑白不知。跟着胡吠乱咬,武儿不怕。

    儿子小小年纪如此懂事,大郎心中五味杂陈,揽过儿子端详片刻,转出屋。

    翠梅,搬家可好?你我已是如此,自不会受此事牵连,孩子虽懂事,怎奈世人看人皆有色。文儿虽也还小,却是少年老成,不用太过担心,武儿却是太小,受此事影响较大,长此以往,孩子子必会扭曲,芳儿是女儿家,若还居于此处,婚事必受牵连,搬家远离,兴许会好些。

    我原本也是如此想法,怕你伤心,未敢提,你既已想通,明便去找婶母,将一概事物交于婶母打理,有叔父相佐,自是不用担心。

    可想过去哪里?

    随你去哪里都可。

    去吉乐镇吧,那里是你舅家地盘,你也好过一些。

    还是去个无人认识的地方吧,不会被人认出,孩子可免重受伤害,你也不必处处受我娘家掣肘。

    我无碍。

    此次听我的,可好?

    晚间,大郎与李翠梅商量好搬家之事,第二带着林武林芳一起回了村里,给童氏和林仲嗣讲起离乡之事。童氏夫妇虽不舍,也知此是无可奈何之事。

    林仲嗣怒问打人者是谁,林武一一道来,首恶者便是史斌华,林仲嗣提鞭怒奔而出,打理生意他不会,打人他是行家里手。

    大郎夫妇要阻止,童氏笑着摆手,随他,这些时呆在家里,闲闷无事,林仲嗣整要与她比武,如今丈夫好容易寻得乐子,她也乐得清闲。林芳好笑,这也叫乐子,看来良平镇往后有的闹可看。

    林仲嗣倒也未真打人,而是将打人者家长一一揪上大街,当众严加训斥,教子无方,小则乱家,大则祸国,并让史廖良自打嘴巴,其他家长效仿。

    对外,林仲嗣虽自称是捕快,却非一般捕快可比,他是正经朝廷护卫,虽只是六品,当街训斥乌合之众,却也不算逾越。

    敢挑衅林武的孩子,家中在本镇也是地位不一般,这些家长,平里耀武扬威,今却好端端被人从家中揪出,当街教训一通,还无可辩驳,颜面大失,肚里憋气,回到家中,对子孙自是无好颜色,尤其是史斌华,一而再挑衅林家,如今竟惹得人家找上门来侮辱,史廖良回到家中,二话不说,对他便是一顿毒打,旁边还有众侍妾煽风点火,若不是史斌华亲娘拼命护拦,史家差点自断香火。

    得知外孙被欺,李翠梅竟被迫离乡,李家恨得无名火怒起,可林伯嗣已死,又不能将其怎样,邪火无从发泄,暗地里将那些挑衅林武的恶者家中依存之事,一通乱搅,自此,良平镇竟是有不少富户败落。

    林翠娥知大哥大嫂离乡,哭泣要跟随,李翠梅劝她,离乡本就为避林伯嗣留下影,难免不会被落脚处居民知晓底细,她好好的一个女儿家,若是跟随,对亲事有碍。林翠娥不管,只是抱住大嫂哭求,李翠梅怎样劝慰,林翠娥都不撒手,李翠梅无奈只得答应。

    这里林翠娥刚得安抚,任谁也未想到,林翠萍竟也要跟随,问她为何,林翠萍苦笑道,她目的也是相同,只为避开以往影,并求大哥大嫂也要将那一群羊带上,她已是舍不下。 林芳也求爹娘带上这一群羊,她养山羊主要为取绒,已是养了这么久,离来年不远,就此放弃,实是不舍,再说,到了新家也可养羊。

    贵成自小与大郎相随,听得大郎要走,也要与常年般,不离不弃,携妻女一起。大郎苦笑,自己并非游玩,而是无奈躲避,怎的竟觉似荣升官职般,众多人愿意跟随。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