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〇三〇章 处理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林文他们是在学堂碰到齐彪的,齐彪也是来办入学,没有父母陪同,只是他一个人忙活,各自办完手续,齐彪还像以往那样,跟着林文就来了,根本就不用邀请,对于林孟一路上的冷嘲讽和怒视挑衅,他一概视而不见。

    “妹妹,妹妹,你看,五哥给你买糖葫芦回来了。”

    一进门,林武就举着一根糖葫芦冲到林芳跟前,只在林芳跟前晃悠,却是不给,等着林芳叫五哥,求着自己给她,妹妹说话很好听,软软糯糯的,很甜,

    小样,还学会擒故纵了,我就偏偏不如你意,看你怎么着,糖葫芦还能不给我?林芳把头扭到一边,装作不在意的摸样,眯起眼睛,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天知道,对于酸酸甜甜的东西,她最没有抵抗力,舌头底下已经开始冒酸水。

    “妹妹,这糖葫芦好吃,我挑了最大的给妹妹,妹妹你尝一尝好不好。”

    小林武有点挫败,明明爹爹说妹妹会喜欢吃的,怎么妹妹就不理自己呢,其他书友正在看:。

    糖葫芦都凑到嘴边了,不咬白不咬,林芳张嘴就把一颗糖葫芦含进嘴里,吓得李翠梅和刘妈赶紧哄她吐出来,这么大一颗,要是卡住就麻烦了。林武也吓得呆住,小手还举着糖葫芦在半空,不知该怎么办。

    “咯咯咯,”糖葫芦吐在刘妈手上,林芳直乐。

    几人都松了一口气,李翠梅点点林芳的鼻子,笑嗔:“你个小人精,想吓死娘啊。”

    “刘妈,糖葫芦给你,碾碎喂给妹妹,”林武也不敢逗妹妹了,把糖葫芦递给刘妈,又补了一句:“记得,挑出核来。”

    哈,这小子,真是聪明,我也不逗你了,就如你所愿吧,林芳小嘴一张:“五哥。”

    “哎——”

    这下终于如愿了,林武笑的是见牙不见眼,旁边的人也都给逗乐了,就连一直闷闷不乐的林翠娥都露出笑脸,林娟更是伸出手去捏林武的圆脸蛋。至于那个黑皮小子,直接被林芳无视掉。

    黑皮,对了,大哥养过的一条狗就叫黑皮,用在这小子上再合适不过,哈哈,以后就叫他黑皮了。

    “咯咯咯,”大家只见林芳笑得欢快,也跟着笑,可谁都不知道,就这一转念间,堂堂黑面神就被她冠以狗的名字。

    刘妈的二孙女二丫,抱着那个窝成一团的小娃娃,带着重新梳洗过的丫头过来,站成一排,给主人家见礼。今天交了差,她就要跟着她娘回村去,他娘要准备农活,而她,要和大姐一块伺候二太夫人一家。

    “你,为何躲。”

    林文略带严厉的口气,把大家的眼光引向一个八岁的丫头。

    “没,没有。”

    嘴里说着没有,可那丫头确实比整齐的队伍靠后一步,头比别的丫头低的更厉害。

    “你,抬起头来。”李翠梅眼里闪过凌厉,这个丫头是准备留在边帮刘妈照顾林芳的,马虎不得。

    “是,大夫人。”

    丫头抬起头,迅速看了一眼林芳,又把头低了下去。

    刘妈喝道:“大胆,大夫人让你抬头,竟敢不听。”

    “不,不敢。”

    丫头缓缓抬起头,却是眼皮朝下,看着地面。

    这下谁都看出原委了,林翠娥板起小脸,命令道:“抬起头来,看着六小姐。”

    哦,这是被我吓着了?至于吗。林芳其实不知道,她脸上的血瘤,在绪变化时,会跟着变化,尤其是兴奋时,越发红的好像能滴出血来,家里人已习以为常,所以她没看出什么端倪来,人家一个才八岁的小姑娘,害怕她,也是理之中。

    小丫头的头是抬起来了,眼睛也撇着林芳,可是已经瘪着嘴,使劲的憋着,满眼的泪。

    李翠梅叹气:“算了翠娥,别难为她了,她既怕,就喊牙婆过来,退了就是。你们几个,还有谁不愿留下,一并退后。”

    原本窝在二丫怀里的小娃娃,挣扎着从她上下来,躲到那小丫头后,探出个小脑袋看了一眼众人,又把头缩了回去。

    “这个,也退了吧。”李翠梅留下小娃娃,一是给林武找个玩伴,再来也是看他小小的年纪就离开父母,可怜他,他既然不愿意留下,自己也没必要为了一个无亲无故的人累心,还是算了,。

    接下来分配丫头时,又出了状况。那个原本打算要给林娟的丫头,觉得跟着一个侄小姐没前途,而要给林翠娥的一个丫头,喜欢刺绣,见林娟绣绷子不离手,觉得跟着侄小姐能干她自己喜欢的事,两人在梳洗时,私下里说好,互相换个主子,这会儿李翠梅一问,就说了出来。当然那个嫌弃侄小姐的丫头,只说是喜欢看书,因为林翠娥手里刚好拿着一本书,她就以姑小姐看书为借口。

    林翠娥年纪小,称呼姑不合适,称呼小姐,辈分上又不对,李翠梅就干脆让称呼姑小姐。

    李翠梅气得直乐:“呵呵,这哪里是来当丫头,分明是来做小姐,竟私下里换主子,说不定,哪就私下里把主子卖了,刘妈,这两个也留不得。”

    “大夫人,我们不敢了,我们不换了,求您留下我们吧。”在牙婆那里,饭只能吃个半饱,每里要学规矩,做错了就要挨打,好容易有人肯要她们,她们哪里想再回那个地方,想想都知道,回去后子会更加难捱。

    “住口,去留岂是你们说了算的,怪只怪,小小年纪,贪心不足。”

    刘妈一声喝,两个丫头立马闭了嘴,只是低声抽泣。

    还剩下两个妇人,两个丫头,李翠梅问她们:“你们可还有何想法,一并说来。”

    这四人都口称没有,大夫人处理起人来这么干脆,谁还敢有想法,就是有,也得等以后机会好时再提,这会儿提出来,不是上赶着送死吗。

    牙婆见卖出去的人,当就退回来一半,脸上绷不住,皮笑不笑的说了几句道歉的话,就急匆匆带着人出了院子。对于买卖人口,就像买卖货物一样,可以有退有换,而且,竟然还有官府出具证明,林芳很是惊讶,但她仍然谨记一条,就是,到了这个世界,就要遵守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

    “齐少爷,可有喜欢吃的菜,我让厨娘一并办来。”

    李翠梅处理家事时,齐彪全程旁观,一点也没有要避开的意思,林家人已是见怪不怪,不过,既然要培养孩子,就要给孩子做出样子,上门是客,以前是以前,以后做事就要方方面面想的周到,所以李翠梅才有这一问。

    “大夫人不必客气,我随林文就是。”

    咦,黑皮也会说客气话?林芳努力睁开已经迷蒙的眼睛,看了一眼满脸正儿八经的齐彪,即刻沉入梦乡。

    经过这半天的折腾,李翠梅也早已疲惫不堪,不是要给孩子们做个示范,她犯不着自己亲自处理这点琐事,完全可以交给刘妈做主,齐彪既然这么说,她也就不再客气,把剩下的事交给刘妈,抱起林芳回屋休息。

    妻子处理家事,大郎没插一句嘴,这后宅之事,本就该交给主母,自己只管多赚银子,让妻儿过得更好就是。抬腿准备跟着妻子进屋,贵成从院外进来叫住他:“大哥,贵成有事和你商量。”

    从原来的主仆,变成了现在的兄弟,两人没有一点不适应,贵成改口改的自然,大郎也没觉着别扭,笑眯眯的问:“何事,只是马车而已,你看中买下就是,何必还要商量。”

    “不是马车的事,大哥,我刚去准备养鱼的那块地看看,想到一事,这养鱼之人,咱是暂时雇呢,还是买人。”

    “以你之见呢?”

    “贵成觉着还是买人好些,雇的人怕不放心。”

    “我来喽——。”

    两人正想进一步讨论,一个小女孩飞一样的跑进来,后跟着气喘吁吁的李翠莲。

[(www.geNduba.com)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随我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