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春华楼变

    (http://www.genduba.com/)及时阅读请上

    华楼并不在城中心,而是在城北,若是把整个京城分成南北两城,华楼就是那北城之中的中心。

    唐言到的时候,这里已经坐无虚席。

    “倒的确是闹。”

    近来因为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两大剑客要比剑的事,整个京城都多了不少的江湖人士,并且还在不断增多。

    若大的花楼,已经被坐得满满的,再塞不下一个人。

    “这边。”

    宫九却丝毫不担心,上了二楼,径自走到一个劲装男子侧,后者立马起,干脆利落的结帐走人。

    唐言咋舌,“你吓他了?”

    若是什么都没做,就凭九公子这副样貌,再加上那通的气度,如果也不可能让人看出其变态的本质。

    即如此,那个人如何会走?

    店小二已经利落的过来收拾桌子,并重新换上茶盏,宫九笑着瞧了她一眼,这才解释,“那是我的人。”

    唐言:“……”

    “不光花楼,这几这京城里的客栈,十有**都是少有坐位的,是以昨我便特意请人来占了位置。”

    宫九问,“夫人可还满意?”

    本是很寻常的一句问话,唐言的脸却瞬间红到了耳根,低着头抿了口茶,才抬起头恨恨的瞪了宫九一眼。

    这人,昨晚上就非‘缠’着她问,满意与否的问题。

    茶楼本是风雅之地,然而此时此刻,这花茶楼却与风雅沾不上边,因为来此的都是江湖侠客,而非书生秀才。

    虽无刀光剑影,谈论的却全是江湖中事。

    “我本以为,西门吹雪为剑客,竟如此畏战,此战定然是未战已先败,所以我之前已经压了叶孤城三百两银子。”

    旁边一人跟着叹了口气,“可不是,我也压了二百。”

    茶楼里这样的人占绝大多数,毕竟之前拜宫九所赐,几乎少有人压西门吹雪胜,赌局一度曾达八比一。

    其中一人无奈道,“谁能料到,叶孤城竟然受了伤。”

    老实和尚说的话,江湖之中无人会怀疑有假,更何况有鼻子有眼,根本完全看不出一丝虚假的痕迹来。

    最重要的是,众人没有看到叶孤城。

    就跟轻易会相信西门吹雪改期之事是缘于害怕一般,所有的人都很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叶孤城‘受伤’的事实。

    唐言却知晓不是这般回事。

    她看了一眼宫九,想着如果叶孤城真的中了毒,中伤未愈,不敢见人,今又怎会约他们二人在此相见。

    叶孤城尚未到,茶楼却先迎来了另一个人。

    风头正盛的陆小凤,边跟着一位冷漠高傲的紫衣美女,一双狭长的猫瞳轻轻扫过,吸引了众多侠客的目光。

    唐言也瞧了过去。

    不过她的目光只在沙曼脸上停留了一秒,便落到了其另一边的男子上,常来京里的其他人也是一样。

    因为这个男人叫李燕北。

    京城城北这块儿地儿,都是他的地盘,里面的多数产业,都是他手底下的,他手里的人,也是极多的。

    常在京城混的,没有人会愿意招惹他。

    三人才刚上了楼,就已经有人自觉起为他们让座,陆小凤却径自带着其余二人,朝唐言这边而来。

    “宫夫人。”

    他打了招呼,也不等对方同意,便已经厚着脸皮坐到了对面,沙曼自然只能跟着,李燕北便也坐了下来。

    但他的心很急。

    与陆小凤的闲适,沙曼的不自在相比,李燕北更比较关注楼梯口,他似乎正在等着什么人上来一般。

    他要等的人很快便来了。

    穿的极为考究,态度又显斯文,通的气派瞧上去倒更像是一个朝中清贵,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

    这人叫杜桐轩。

    虽然别人称他为学士,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黑道头子,整个京中城南的暗中势力,就是握在他的手中。

    他与李燕北一南一北,关系虽不至水火不容,却也并不怎么好。

    就在他走上来的时候,有许多人已经悄悄的结了帐,再不引人注意的低调离开,然而他却跟没看到似的。

    杜桐轩的目光一眼便落在了李燕北上。

    “李将军别来无恙。”

    在他笑着说出这话的时候,李燕北本已铁青的脸都快发紫了,与杜桐轩喜欢被人称为学士不同,他素来不喜别人唤他将军。

    杜桐轩已经又看向了陆小凤,正准备打声招呼,却是发现了另一个人。

    “九公子。”他笑着道,“真没想到,我们二人还尚且会在这里遇到。”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确是有些惊奇的。

    但宫九压根没搭理他,唐言默默装死。

    杜桐轩也不在意,只继续说道,“既然在此相遇,呆会儿出了这华楼,不若去我的醉仙楼去坐上一坐。”

    唐言这才道,“我们在等人。”

    杜桐轩了然的点了点头,只说,“那等以后有机会再请九公子与夫人吃饭。”之后便又看向了陆小凤。

    “这位可是陆小凤陆大侠?”

    端看这一句简单的问候,再辨其刚刚对待宫九的态度,无端的就令陆小凤心里一阵不爽,所以也不甚客气。

    然而有人却先他一步说,“他是。”

    这一声,就连一向很少变色的杜桐轩,都诧异的看向出声者,发现正是坐于陆小凤旁边的那位紫衣少女。

    他笑了一声,并没有再接话,只径自坐了下来。

    沙曼却继陆小凤的不满之后,连脸都黑了下来,她不甘的瞅了一眼唐言,紧了紧桌下袖口里紧握的拳头。

    凭什么?

    她就能代表边的男人回答,赢得尊重,而换了她就不成,难道就因为她还尚未嫁给陆小凤为妻么?

    然而在场却没人关注她的想法。

    争锋相对,李燕北与杜桐轩谁都不肯让谁一句,直至杜桐轩轻飘飘的丢下两个字,才犹如投下了一颗炸弹。

    “解药。”

    手一挥,便有一个黑衣人落到了后。

    那是整个人罩在一件极其宽大的黑袍子里的人,露在外面的脸惨白且毫无表,眼睛却异常的漆黑有神。

    李燕北终于忍不住问,“即要杀我,为何还要救我。”

    “因为他反悔了。”唐言说,“对于死了的人,不用履行赌约,同样的,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履行赌约。”

    “所以他现在觉得叶孤城可以胜?”陆小凤很快反应过来。

    杜桐轩点了点头,“九公子的消息果然还是那么灵通。”紧接着他又看向李燕北,正待说些什么,却突然停住了。

    因为他闻到了花香。

    紧接着,就见六个乌发垂肩,白衣如雪的俏丽少女,正提着满蓝的黄菊,从楼下一路往上酒了过来。

    一个熟悉的人影踩着鲜花,慢步走了上来。

    白衣,执剑,虽然只是一步一步,极为缓慢的踏着撒满了黄菊的阶梯而上,却硬生生的给人天仙降临的感觉。

    满场静寂。

    白云城主叶孤城,剑似飞仙,人也似飞仙,中原武林众人自是极少有机会见过,然而此刻却没人会认错。

    等得叶孤城上楼,已经有人咧嘴笑开了。

    怕不是现下场面出奇的静,会有人不顾一切的直接跳了起来,叶孤城出现了,他并没有中毒,也没有死。

    他们的银子,还会回来,并且跟着大赚一笔。

    然而有一个人却例外,那个人本来坐在角落里,一个人听着众人哀叹,颇为得意的在笑,此刻却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僵了脸,

    “唐天容?”

    叶孤城的目光落到了他的上,虽然用的是问句,但显然,他已经确定了这一事实,并专程为他而来。

    他站了起来,“我是。”

    两人中间本隔了数桌,且坐满了人,此刻却一瞬间变得空无一人,众人全都散开,退到了相对比较安全的角落。

    剑拨怒张!

    胆小惜命的,已经赶忙下楼离开,毕竟再大的闹,也比不得命重要,然而更多的人却是留了下来。

    他们也确实没有事

    唐天容出唐门,善暗器,更善毒,本是极容易误伤,但他却根本没机会出手,就被叶孤城一剑穿了琵琶骨。

    “好一招天外飞仙。”

    虽不是第一次见,陆小凤却依旧对这一招极为赞叹,叶孤城也从来不是什么懂得自谦之人,当场就道。

    “本就是天下无双的好剑法。”

    陆小凤只得承认。

    就听叶孤城又问,“西门吹雪呢?”嘴里问着西门吹雪,然而他的目光却不着痕迹的扫过唐言与宫九二人。

    陆小凤说,“我不是西门吹雪。”

    似乎怔了那么一瞬,转而叶孤城却笑了,他凝视着陆小凤,表变得十分奇怪,半晌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幸好你不是。”

    转的瞬间,他的目光又一次扫向宫九,眼里流光滑过,再次心下道,‘幸好你不是。’,不然能轮得到我?

    宫九那个人,可是自三年前就盯上你了。

http://www.genduba.com/ 最新最快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