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紫禁之颠

    {最新章节阅读请到(www.gendUba.com)

    紫金之颠,终是改为了紫之颠,江湖上往紫金山前去的人,都已停了步,返了程,转而向京城而去。。

    八月十五,也终是改为九月十五。

    唐言与宫九算是最先接到消息的一批人,彼时他们正在江湖游湖,吃最新鲜的莲子,钓着二两一条的小鱼。

    “延期了?”

    直至今,唐言依旧不清楚,南王父子以及叶孤城,包括边的这位九公子,准备怎么办到这一点。

    然而他们确实成功了。

    手里的信件是最新传来的,上面的消息正是决战延期,并更改地点的消息,着实与宫九所料分毫不差,其他书友正在看:。

    “怎么回事?”

    信里并未提及的原因,唐言十分好奇,除却妻子怀孕,需要安排这等大事,西门吹雪还会因何事让决战延期。

    “陆小凤。”宫九给了她三个字。

    唐言挑了挑眉,从一堆信件之中,扒拉出陆小凤的那几封,拆开之后,一目十行,几张信纸很快扫完。

    “……”

    看完之后,除去无语还是无语,没有了西门夫人孙秀青,更没有了怀孕一事,西门吹雪却还有一个朋友。

    偏巧,他这个朋友还惯惹麻烦。

    这次的麻烦有些大,弄不好可能会将小命玩掉,陆小凤为此就去求了西门吹雪出手,据说还付出了‘血’的代价。

    但最后,剑神还是出手了。

    因为西门吹雪的朋友并不多,陆小凤算是其中一个,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友去送死而不顾。

    小凤凰这次惹的麻烦着实有些大了。

    本只打算对付黑虎堂的飞天玉虎,让重伤未愈的沙曼得以重见笑颜,却是不料一脚踩进了西方魔教的谋之中。

    唐言总算明白了。

    “……”抬起头,她突然问,“阿九,你们不会早就算着这一吧!”细细想来,当真是一环着一环。。

    果然,就见宫九点了点头。

    “本来准备用孙秀青来拖住西门吹雪,却不料那个女人竟然失败了。”他说,“如此,便只能换沙曼来了。”

    唐言:“……”

    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好奇心,唐言问,“孙秀青原来竟是你的人?”峨眉派究竟有多少叛徒啊这到底是?

    九公子嗤笑一声,“她本就心萌动,我只是推她一把而以。”

    原来还不是,只不过是被宫九看上,准备利用一翻而以,就例如如今的沙曼,便是在照着规定的路线前进。

    虽然,她本并未查觉。

    虽然一直都清楚宫九的心智有多高,唐言却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看得清楚,也更加心惊佩服。

    被自家女人这般瞧着,宫九很是舒坦。

    再之后,关于此件事的后续,便时常出现在唐言面前,让她远在千里之外,却通常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陆小凤去了拉哈苏。

    他是去找罗刹牌的,唐言知道在那里将会有两块罗刹牌现世,却也知道都是假的,因为真的在她手里。

    车夫又递送来了新到的信件。

    拆开之后,唐言便嘴角直抽,并未如往常一般讲给宫九,后者一伸手便夺了过来,之后便眯起眼睛笑了。

    “陆小凤……他竟然被丢到了江里!”

    松花江一般重阳节前后封江,现下已经八月中旬,江里的水定然已经极凉,可是与江南水乡有着天差地别。

    唐言抽了抽唇角,好看的小说:。

    “到底是谁这么狠?”她又将信件夺了回来,一句一句的往后面瞧,九公子已经笑着替她揭晓了答案。

    “楚楚。。”

    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还外加了丝鄙视及不屑,“见到女子就走不动道,人家推他也不知道躲。”

    ……于是,这就是真相?

    唐言斜眼描一眼,已经探过爪子又准备吃豆腐的九公子,脑子里想的却是,要不要学一下威风的楚楚姑娘。

    一脚将人给踹下去。

    宫九瞧见她的眼神,哪里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探向耳垂的手改为腰间,一揽人就到了怀里,再无法作乱。

    “要是真想……”他蛊惑道,“回岛上了给你踹!”

    有这么好的事?“真的?”唐言不敢置信的抬头瞧向抱着自己的男人,却见对方一脸正色的点了点头。

    “回屋踹。”

    增加趣!!!未尽之言,唐言自动自发的给补齐了,紧接着便不由自主的抖了抖,为什么这么霸气的事会变成……

    一晃眼,已至八月底。

    陆小凤已经从拉哈苏回来,沙曼一剑刺死了飞天玉虎,岁寒三友自相残杀,剩下的一个被西门吹雪一剑了结。

    西方魔教教主玉罗刹‘死而复生’。

    至于黑虎堂,从外面来看,似乎依旧如旧,但唐言却十分清楚,内里的主事之人已经换成了玉罗刹的人。

    这一次,他们可谓是钱势两得。

    江湖上人的目光却不在西方魔教,也不在黑虎堂之上,更多的人关注的还是九月十五的那一场旷古烁今人决战。

    唐言与宫九二人也悄悄的到了京城。

    宅子已经换了一,比之前的要小上一些,却更为精致,最重要的是,……大了不只一丁半点儿。

    “……”

    唐言颇为无语的瞅了一眼大,决定无视,尔后撤出了房间,转就朝宅子外面而去,只留下一句,

    “我去极乐楼瞧瞧。”

    现如今,他们再进极乐楼,自然是不用遵守什么规矩,白来了也尚且有人开门,并且恭敬的接待。

    “再开一个局。”

    唐言坐在宫九旁边,扫过最近几天的帐册,突然说,“就赌月圆之夜的决战,究竟是西门吹雪胜,还是叶孤城。”

    管事的立马应下。

    宫九何其聪明,一瞬间便明白了唐言的想法,加之他已经知晓那场决战的结果,这件事必须是只赢不亏。

    这是一笔暴利。

    只不过,这其中还得小心经营一翻,顺便再派些人,出去撒些消息,例如西门吹雪为何突然推迟决战期。

    有时候,话说多了,就成了真理!

    当晚过后,京城便多了这么一项赌局,在极乐楼开了先例之后,京城里的其他赌坊也不甘落后,纷纷效仿,。

    唐言仿佛已经看到钱往口袋里面飘了。

    但是九公子说,这一场决战,他们能拿到的,并不只这些,还有另外一个大财主,会给他们一笔银子。

    是谁?

    唐言把跟这件事有关的人物全部列了一个表,采取排除法,最后,指着上面其中一个人的名字,问:

    “李燕北?”

    原著里,紫之颠一战,李燕北下注于西门吹雪,最后却又毫无信心,将赌注转给了青云观的道士顾青枫。

    毫无疑问,顾青枫背后的人是最后的利益者。

    唐言会猜李燕北,完全是有根有据,然而宫九却摇了摇头,往皇宫的方向伸了一指,轻软的扯开唇笑了。

    “当今圣上。”他说。

    唐言讶然,她完全没有想过,这件事的背后,竟然还有当今圣上,那个习天子之剑的皇帝的影子。

    “没想到?”宫九轻笑,“他可是个高手。”

    这点唐言并不怀疑,毕竟原著之中,不究其他,就单单论武学一道,叶孤城对这位年轻皇帝的评价也是极高。

    “若入江湖,必可名列十大高手之林。”

    想了想,她终是忆及叶孤城的这一句评价,一向眼高于顶的宫九竟然难得的没有反驳,反而点了点头。

    可是……“你们什么时候跟皇帝搭上的线?”

    宫九伸手入袖,从内里取出一块牌子,然后置于桌上推了过来,仔细看去,竟是代表世子份的腰牌。

    “莫忘了,我还是太平王世子。”

    原来早在两年前初遇之时,他们在京中居住的那段时间,宫九便已经见过皇帝,并定下了这条计策。

    同时,也谈好了条件。

    “不然你当叶孤城为何好好的白云城不呆,会去替南王父子这对‘傻瓜’卖命,来做这把开道的‘剑’。”

    “……”唐言:“……可能是为了复国?”

    这话说出来,唐言自己都不信,且不说计划成功与否,就算当真成功,坐上皇位的人也依旧不姓叶。

    而且,“就算要复国,也不至于与那两个傻子合作。”

    宫九这话说得相当直白,抽了抽唇角,唐言真心觉得,南王父子二人着实是倒霉透顶,才被这三人联手算计。

    其实算起来,南王父子的智商应该还没低到水平线之下。

    若是当真如此不济,哪里还轮得到他来算计着造反,怕是早在之前,就已经被抄了百八十回的家了。

    一切也只不过是因为,他们遇到的对手太过变态!

    不论是宫九还是叶孤城,甚至是久居深宫的那位皇帝,智商都恰巧比他们高出不少,就显得他们愚不可及。

    这回这三人刮分的,八成就是南王的家底了。

[(www.geNduba.com)最及时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把九言欢[陆小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